2017-12-20 17:44:37陳跡

青衫隱3---玄魄


我用三天的時間,將九疑山上下爬了一遍。

當然不是爬著玩兒,我不時抬起頭。

 

不是看天,雖然看著天發呆是我的嗜好。

我看著樹葉,沙沙作響的樹葉。


九疑山頂終年積雪,空氣甚為寒冷,照理說,風應該會從山頂往山谷流動。

然而,這裡的風,卻奇怪地,由濕悶的山谷往上吹,吹向積雪的峰頂。

從我剛來到九疑時,就發現了這樣的反常現象。

那晚與宗煉前輩聊過之後,我心裡隱約有了答案。

風往山頂吹,除非山谷裡的空氣,比山頂更冷。


這三天的行程,讓我觀察更仔細,進而確定了我的猜測。

所有的風分明,是從西側深谷朝上捲來。


第四天,我帶著昆吾刀,割下一些藤蔓搓成繩索,由懸崖縋下。

沿著繩索,越是朝下,越覺得寒冷,溫度的變化,要比登上山頂更劇烈!

那絕非日照不及所能解釋。

我開始覺得身上的衣物太過單薄,該買件皮裘的。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我感覺腳下踏了實。

應是到了谷底。

於是,我放開繩索,卻硬生站立不住,滑了個倒栽蔥!


..............

我吃痛大叫一聲,連聲音都顫抖著!

實在太冷了......


原來,我落在一層冰上。

懸崖上盡是闊葉林,這裡竟然會有冰?


我不住搓著身體,這裡實在冷得,讓我半刻都待不下去。


山谷裡十分漆暗,但也並非光線全無。我拿出貼身的昆吾刀,調整角度,讓微弱的日光映在上頭,反射至崖壁上。

光線到處,我順手撫摸。土是鬆的,礦脈是硬的,光一照,一應手,我就能知道玄魄所在。

雖然土是黑的,玄魄也是黑的。


摸到山壁最底處,我的手猛地一麻!


......應該就是這個了!

我倒轉昆吾刀柄,敲敲那片令我手麻的山壁。


那是因為太過冰冷,讓我的手指失去知覺。

所以,我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敲下玄魄,以免我的手指失去知覺,動彈不得!


昆吾刀與玄魄相擊,發出清脆的鏗然聲響,回盪在幾乎不見五指的山谷裡。

幸好,昆吾刀不像其他金屬刀具容易傳導冷熱,讓我有餘裕在雙手失去知覺前,敲下兩塊玄魄!


............還真不簡單......

我輕輕吐了口氣,心上的弔桶終於放下。

....對了,這東西那樣寒冷,我才不讓它接觸我的身體.......


於是,我將玄魄綁在繩索下端,自己先爬上崖頂,再將玄魄拉上來,拖回我暫居的山洞藏好,便一路下山找宗煉前輩。

總之,我不要碰那兩塊石頭。還是讓宗煉前輩自己想辦法吧。


.....天青 .....你、你是怎麼找到的?

宗煉看見玄魄後,睜大了眼睛。

可見我沒找錯。


我將前因後果對宗煉前輩重新敘述了一遍。


「難為你這般細心.....竟有如斯觀察力。」

前輩嘉許地點點頭,從懷裡掏出一只布包。包一打開,裡頭塞滿了紅褐色的乾草。


「沒有啦,我是從小到大,常常爬青鸞峰,對山上氣候變化有所了解......對了前輩,那是什麼草?

我不好意思抓抓頭,岔開話題。


.......這是赤炎草,可以阻絕玄魄的寒氣。沒有它,誰揣著玄魄,就要結成冰棍!

宗煉小心翼翼地用赤炎草將玄魄包好,再放進布包裡。


「好了.....大功告成,我也該回瓊華去了。天青,跟我去麼?

前輩走出山洞,迎向太陽。


........我可以坐在前輩劍上嘛?

御劍飛行,我想到夢想就快成真,我可以跟鷂鷹一樣飛得那樣高,想得我血脈賁張!


..............找玄魄這五天,你也夠累了。隨我御劍無妨,只要你不害怕.....

宗煉點頭微笑。


.....當然不怕......摔死也甘願!

我點頭如搗蒜。


就像那晚,宗煉的劍飛出劍匣,但見他喃喃持咒,劍刃開始由三尺漸漸伸長,變寬。

幾乎成原來的十倍!


.....上來吧!

宗煉登上劍梢,朝我招呼。



從沒乘過劍。除了興奮,還有些害怕、緊張,我走上前去,用右腳試探一下夠不夠穩。


「不是說,摔死也甘願?

見我膽小如鼠的動作,宗煉笑道。


「當然!

經不起宗煉這一激,我兩腳騰空,躍了上去!


長劍嗖的一聲,凌空而去!


.............我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看不見.......

我不禁大叫!宗煉的劍飛得好快,好快,風極速地從我面前流過,掃得我雙眼睜不開,什麼也看不見!

只隱約覺得,高度正在改變!


不久,狂風消失了。風變得平穩、徐緩。


「好了,天青,你可以睜開眼,如果你不怕高。」

宗煉站在劍梢背對我,提醒我。


將雙眼緩緩睜開,我發現一片雲,正從我身邊飄過,我伸出手想抓住它,卻什麼也抓不住。

原來,那麼大的一朵雲,是沒法羈握的。


宗煉的衣袂飄飄,背影看來真像神仙。

不知下頭的人看我,也像個神仙嗎?


我朝下一望,一片薄薄的雲霧遮住我的視線,模糊中仔細分辨。


「前輩......後頭那頂上白白的小土丘,就是九疑山嗎?

「那條藍色的水,是沅江嗎?......那幢紅色的院落是什麼啊?

「西面那裡怎麼禿了一塊,灰灰的真難看........

......人呢?都看不到人耶,可見很高了.......

我沒在空中見過大地,一路上直問問題。

宗煉讓我問煩了吧!也或許是見怪不怪,他沒回答,任我像瘋了般的自言自語。


約莫一刻鐘,我們便回到了終年白雲繚繞的崑崙山。


「這麼快?前輩,崑崙山原來離九疑山這麼近啊?

落地時,我跟在宗煉身後,看著劍自己縮小,飛進劍匣裡。



........是不遠,千餘里而已。」

宗煉緩聲回答。



千餘里!我倒抽了氣,不再說話。





上一篇:青衫隱2---宗煉

下一篇:青衫隱4---玄霄

(悄悄話) 2017-12-26 14:3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