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們沒說的參賽祕訣 贊助
2014-10-20 16:11:06冰封

從來就不確定自己。

  一年又一個月,規律的門診讓我越來越看清自己了。

   我們在一起一個月,我從懷疑自己愛不愛你,到懷疑自己配不配得上你,改變的是你對我越來越多的溫柔體貼,讓我轉身就走的勇氣越來越薄弱了,而不曾改變過的,是我對自己永存的懷疑。

   交往的第二個禮拜我規律性的要回去門診,雖然你已經知道我的狀況,但我還是不想讓你介入太多,對我來說,生病就像是惡魔,我就那個讓惡魔不斷纏繞的曖昧對象,我們約了九點半在醫院見面,但就在我到醫院插卡掛號後轉身的一瞬間,你就椅在門旁,沒有剛睡醒的樣子,沒有急急忙忙的樣子,就好像你已經在這裡站了一世紀,就為了等我這一刻的轉身。

   我的驚訝被你的笑容完整的蓋過,你說你先查了今天有哪幾診的心臟門診,再一間一間的看預掛名單上有沒有我的名子,然後,就等到我了。

   然後,也等到了我第一次主動牽起你的手了。

   我的確還是害怕,害怕你看到多不健康的我,你就會離開;害怕有一天我會把你的耐心磨光,你就會離開;害怕你看見外面的世界和我的窩居相比,你就會離開,我才發現,原來我又懷疑我自己了,和過去的這一年一樣的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

   你對我越是溫柔越是體貼,我就只能回饋給你更僵硬的禮貌。如果我是你,我大概會傷心難過好久吧,我想。不能向大家公開有我的存在、出去玩不打卡標記我、拍照上傳我的臉還要後製打馬賽克,你一一接受我的要求,但我知道那只是你的溫柔,我知道你體貼的了解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但我不確定你對我的耐心可以持續多久,我不知道我小心意義還會持續多久?

   我甚至不知道我們能不能等我願意張揚的那天了。

   一個月,這天你到我這裡過夜,這是第一次我們一起躺在床上,你抱著我哄我睡覺,但我卻張著眼睛,連呼吸都小心著計算速率,你主導著拉著我手環住你,然後輕輕啄了我的唇,我害怕的只能回覆你所有的僵硬,你看見我睜著驚慌的眼神,小聲呢喃的要我放鬆閉上眼睛就好,我感受到你的雙唇微微張開的緊貼著我,你的左手不安分的伸入我的衣服,在我的背部遊走,突然你將我拉近,整個人緊緊貼著你,我緊張的不知所措,只能感受到急促的呼吸和心臟不規律的脈動,我想,這就是激情纏綿吧。

   你吻了我好久,然後起身坐在我的身上,沿著我的耳朵、脖子往下親吻著,然後停留在胸部,我緊張的考慮是不是要將你推開,我知道我們都有了反應,你鬆開撫摸我頭髮的手,然後輕啄了一下我的唇,再躺回我身旁要我趕快睡覺了。

   我失眠了一夜,看著躺在身邊的你我卻失眠了一夜,我不曉得這樣好不好,關於讓你睡在我的床上,是不是太快了,但我又想著,為什麼你的動作停了下來,我矛盾著不希望我們太快發生甚麼卻又懷疑是不是我對你不夠有魅力,我總是這樣懷疑著自己,毫不意外。

  越是相處,那些心裡的聲音越是明顯了。失眠的那一夜,加上你輕微的感冒傳染給我,換來是我又再一次的發燒生病了,只是我一生病,就無法像平常了一樣,像是要把自己放進去無菌是裡面才安全,一袋又一袋的藥包,醫生說是抵抗力太差的結果,醫生病就昏沉沉的,連撒嬌的了力氣沒了,我以為我不需要撒嬌的。

   那些年,有魚在身邊照顧我的日子,雖然沒有什app可以使用,只能依靠最簡單的簡訊,只要我一生病,你總是會在我需要的時間出現,只是問我吃飽了沒,問我燒退了沒,我都可以感動好久好久,你總是願意安靜好久好久只是聽我喃喃的抱怨,你總是可以安靜的陪著我讓我宣洩那些多不公平的委屈,我們沒有約會,也沒有什刻骨銘心的承諾,但卻刻在我的心理好深好沉,那些日子,有你在的日子,我像公主一樣被你捧在手掌心過,如果一直是你,如果我不要那麼快的放棄我們,你是不是還可以一樣遷就我的體弱多病,是不是一樣會無條件的包容我的小孩子脾氣,是不是,我說的這樣多已經變成了謎,變成我心裡永遠的遺憾了。

   生病的日子,多了很多任性也多了很多念舊,就像我原本可以不那麼想魚的,我們還是會很偶爾的互相關心,很淡很淡的那種,也許是你也受不了的我的反覆,最好你是受不了我的反覆,這樣讓你多討厭一些,我才能多心安理得一點,反正你一定知道我是自私的。

   你呢?

   我一直覺得,你還沒認清楚我的狀況其實不太好,其實我多脆弱的,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細菌病毒感染,但你好像從來就不了解我的情況和你過去的女朋友們是不一樣的。我多想告訴你,其實你還是有選擇的,如果你想要現在轉身離開,我也是可以接受的,畢竟我從來就只是一個麻煩,我也不認為有多少人可以接受這樣的麻煩,你不用為了我而改變你的生活,我會愧疚。

   經營一段感覺好難,靜靜的聽著別人說話更難,能不能你也停下來聽聽我在想甚麼,聽聽我的害怕並不是無所遁巡的,聽聽我多害怕我=我一個不堅定,會讓我們走向我和魚的陌路一樣,只是彼此互相的感慨和我無限延長的愧疚感。我想,你不會懂吧!不管你說了多少次的我愛你,我想你還是沒辦法好好靜下來的聽聽我的害怕,再好好安撫我的不安。

   會不會其實我們也撐不過這一季,會不會我會在你放棄我之前再放棄我一次。會不會到最後最後我還是依然愛無能,會不會到最後,

   最後,我還是只能坦承自己根本不配愛人和被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