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比賽游泳時,身體失溫怎麼辦? 贊助
2019-05-01 21:12:16最貧窮的貴公子~小新

小姨的約談

半年過去

小姨這趟回來,約了我喝咖啡

我想應該也是談差不多的問題

但小姨當然也帶來了很多準備

就像她說的,她一直都是不想干涉我太多

她是做了充分的準備才來跟我談的

開場白就是:你這次,真的恢復的太久了

從她自己年輕時的例子開始

曾經和很要好的朋友變成無法相處

直到自己和自己寫下一個60歲後才能打開的信

寫下一切的過程、不解、生氣、責怪

然後再也不提不看這些事情

可是在60歲之前打開這封信

可以發現這一切都已經過去

其實我懂,就像之前說的要給自己決定一個時間點

讓所有悲傷難過都在這個時間點後放下

或是做一個能夠給自己一個交代的儀式

像是把所有照片放入硬碟,像是把很多東西丟棄

可是我也真的說我都做過

我們談到之前表妹失戀時那個放棄自己都要去自殺的時候

我們也是用了很多種方式希望幫助她走出來

一年過後,兩年過後,直到現在她有了可愛的小孩

美好的家庭~開心的工作

但可能我又是不一樣的人

在別人在的時候,不想讓太多人擔心

做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自己

小姨說我讓人有那種錯覺,是那個對什麼事都不是太在乎

很做自己,很隨興的過生活

但也是因為表現出這樣,所以當我需要幫忙的時候

沒有人能發現

我倒是覺得,我真的不太知道我現在該走什麼路線

有時候會覺得撐不過去了

然後撐著撐著,發現今天又過了

好像又把能夠承受的那條線,又往前推了一步

我還是說我已經有進步

不要再以偏概全的討厭這些有關的一切

慢慢恢復情緒的時間也可以縮短了一點

從幫弟弟工作回來

試著做一點工作

阿姨也說是不是讓自己忙一點比較好

但我是怕像上次一樣,因為狀態沒有調整好,耽誤了工作

畢竟有些工作真的也很需要穩定的心情

聽說爸媽為我的事情有點吵架

心裡也不是很好受

就像"我們與惡的距離"裡面講的

被殺死的,不是只有一個人

小姨說~

"她傷害的看起來只有我一個,其實我這樣子,身邊的人都受了傷害

所以,如果我救了自己,其實也是治癒了身邊那些因此受影響的人"

感覺好像是上次講到的,如果負責任是自己的特性

那就把一些責任扛住,逼著自己再恢復得快一點

嗎?

小姨說爸爸曾經想了很久要和我談談這個問題

還在紙上寫了該跟我說了什麼

很像他的風格,記得之前在反對我交女友的時候,也是認認真真的寫了

我好像很多次做事情的時候也是這樣

還為此被埋怨過很不像一般聊天,為什麼都要感覺像工作一樣

其實這是因為重視,所以才認真對待

分析了再多也沒有用

因為過去了就是過去了,我自己知道

最後還是要自己放過自己

才能真的好起來

或是

也許有一天會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上一篇:如履薄冰

下一篇:哭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