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駕】Hyundai渦輪油電來襲 贊助
2021-10-04 06:57:43↑Recipient 接收者↓

It’s all given to us 一切都是領受的

“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甚麼不是領受的呢?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彷彿不是領受的呢?

https://bible.com/bible/46/1co.4.7.CUNP-神
‭‭哥林多前書‬ ‭4:7‬ ‭CUNP-神‬‬

不要自誇 我們的一切都是出於神 都是神的恩典
學習憐憫 學習感恩 謙卑下來 感謝主
我們要學習以神的眼光看人事物

今天轉發一篇文章,讓我深深體會到神的奇妙,神的眼光真的和世人的非常不同。也讓我明白,我們也要努力的學習用這樣的眼光去看。我們每天都要更靠近神,我們才不會偏離,才不會又用自己的眼光想法去看人事物!


流浪漢君王(雷克喬納的末日決戰)

  我回頭去看我們身旁的寶座。我們仍然身在最高階層的王所坐的地方。這時我認出旁邊的一個人。

  「先生,我知道你從某個地方來,但我就是記不得是什麼地方。」

  「你曾在異象中見過我,」他答道。

  我馬上想起來,而且深為震驚,「所以你是真有其人?」

  「是的,」他回答。

  我開始記起有一天,當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基督徒時,我因著一些生命的難題而沮喪。我出門到公寓附近的戰場公園中央,決心等候,直到主對我說話。當我正坐著讀聖經時,我被帶入一個異象,是我最初所得的異象之一。

  在異象中,我看到一個人熱心地服事主。他不斷向人作見證、教導人、並拜訪病人為他們禱告。他對主非常熱心,對人也有真實的愛。然後我看見另一個人,顯然是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一隻小貓在他腳邊閒逛著,他開始踢牠,但極力控制自己,但還是粗魯地用腳把牠踢走。這時主問我,這些人中那一個最蒙祂喜悅。

  「第一個,」我毫不猶豫的說

  「不,是第二個,」祂回答,並且開始述說他們的故事。

  第一個人生長在一個美好的家庭中,這個家一直都認識主。他在一個興旺的教會中成長,就讀最好的聖經學校。主給他一百份的愛,但他只用了七十五份。

  第二個人生來是個聾子。他被人虐待,待在黑暗、冰冷的閣樓,到他八歲才被當局發現。人們將他從一個機構轉往另一個地方,虐待卻不見停止。最後他被趕到街上。為了克服這些遭遇,主只給他三份祂的愛,但他鼓起所得到的每一份來對抗心中的憤怒,以免傷害到這隻小貓。

  我看著那個人──一位坐在榮耀寶座上的王──那榮耀遠超過所羅門所能想像。天使們在他身旁列隊,等待他的吩咐。我敬畏的轉向主,我還是無法相信他是真實的,更不用說他是最偉大的王之一。

  「主阿,請告訴我他其他的事,」我懇求主。

  「當然,那就是我們在這裡的原因。安吉祿如此忠於我所給他的這一點點,所以我又多給他三份愛。他將這些全用來戒除偷竊,他幾乎餓死,但他拒絕去拿任何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他揀罐子,並偶爾找到一些人願意給他零工,藉此糊口度日。他不能聽,但他學會閱讀,所以我給他一本福音小冊子。當他讀的時候,聖靈開他的眼,他就將他的生命獻給我。我再次加倍地將我的愛賜給他,他也非常忠心地使用所有的愛。他想和其他人分享我,但他不能說話。儘管他的生活如此貧苦,他開始花費所得的一半以上購買福音小冊子,並在街角分發。」

  「他帶領多少人歸向你?」我問主,心想一定是一大群人,才能使他成為一個王。

  「一個,」主回答我。「我讓他帶領一個臨終的酒鬼歸向我,以此來激勵他。這件事大大地激勵他,所以他又待在那個角落許多年,只為帶領另一個靈魂悔改。但天上所有的人都懇求我帶他來這裡,而我也要他得到他的冠冕。」

  「但是,他作了什麼使他成為一個王呢?」我問主。

  「他忠於我所賜給他的,他克服一切直到變得像我,並以身殉道。」

  「但他克服了什麼,又如何以身殉道呢?」

  「他用我的愛戰勝世界。很少人能擁有這麼少,卻克服這麼多。我許多的百姓住在一世紀前的君王都會羨慕的房子裡,卻不愛惜,而安吉祿卻在寒冷的夜晚中為得到一個厚紙箱充滿感謝,使它成為我榮耀顯現的聖殿。安吉祿開始去愛每一個人、每一件事。他享受一個蘋果,遠超過我的百姓享受一次的盛宴。他忠於我所賜給他的,即使這些與我所賜給其他人,甚至包括你,相較之下,實在不多。我在異象中讓你看見他,因為你和他好幾次擦身而過。甚至有一次,你指著他對你的朋友談論他。」

  「我有嗎?我說了什麼?」

  「你說,『又是一個逃離車站的以利亞』。你說他是『宗教狂熱者』,是敵人派來使人們轉離福音的。」

  這是我此次經歷中承受到最嚴重的打擊。我不只驚訝,而是膽顫心驚。我試著回想這件事,但我記不得,因為有太多類似的事件。我從來不同情街頭的傳道者,他們對我而言,似乎是被派來使人們轉離福音真理。

  「我很抱歉,主。我真的很抱歉!」

  「你已經得到赦免,」祂很快的回答。「而且你是對的。有許多人因為錯誤甚至變態的理由在街頭傳道。即使如此,還是有一些人是真誠的。即使他們可能沒有受過訓練,也沒有學識,你絕不能以外貌判斷人。正如我有一些真正的僕人是很有修養的專業人員,身處人們奉我名建造的大教堂和機構中,我也有許多真正的僕人看起來就像他一樣。」

  然後祂示意要我注視安吉祿。當我轉過身來,他已經走下他寶座的階梯,來到我面前。他張開雙手緊緊地擁抱我,像父親一樣親吻我的前額。一股股的愛漫過我的全身全人,甚至讓我覺得超過我神經系統所能負荷。他終於放開我時,我仍如醉如痴地搖晃著,但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那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愛。

  「在地上時,他也可以這樣愛你,」主接著說。「他有許多可以分給我的百姓,但他們不願接近他。甚至我的先知們也避開他。他買了一本聖經和一些書,重複地閱讀,所以他的信心繼續地增長。他曾試著去教會,卻找不到一所教會願意接納他。倘若他們那時接待了他,也會接待我。他就是我叩門的聲音。」

  我又學到悲傷的一個新定義。「他是如何去世的?」我記得他以身殉道,但我如此問,一半也是希望我至少不需要為此負責。

  「他試圖救活一位醉倒在地的老酒鬼,自己卻被凍死。」當我看著安吉祿,我才開始意識到我的心是多麼的剛硬。即使如此,我不明白為什麼這樣做會使他成為殉道者,我一向認為只有那些堅守見證,不肯妥協而死的人才配得這樣的頭銜。

  「主,我知道他實在是一位得勝者,」我評論道,「而且,他來到這裡也很公平。但像這樣死去的人都算得上是殉道者嗎?」

  「安吉祿活著的每一天都是一位殉道者。他只求自己能夠生存,但他卻歡喜地犧牲性命拯救有需要的朋友。正如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你若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就算不得什麼。但是,你若因著愛捨已,那就大有價值了。安吉祿每一天都在死,因為他不為自己而活,卻為別人而活。當他在地上時,他總是認為自己是聖徒中最小的那一位,其實他是最大的一位。就像你已經學到的,許多自認偉大、也被別人認為是偉大的人,最後卻在此成了最小的。安吉祿不是為教義而死,甚至不是為他的見證而死,但他為我而死。」

  「主,請你幫助我記住這件事。當我回去以後,請不要讓我忘記我在這裡所看到的,」我向主呼求。

  「這就是我同你一起在此的原因,而且你回去後,我還會與你同在。智慧是用我的眼睛來看,不憑外貌判斷。我在異象中讓你看見安吉祿,是希望你在街上遇到他時能認出他。倘若那時你和他分享我在異象中啟示你關於他過去的事,那時他就會將他的生命獻給我。然後你可以訓練這位偉大的王,並且他會大大地影響我的教會。倘若我的百姓都能用我看人的方式來看待其他人,就會認出安吉祿和其他許多跟他一樣的人。人們會以他們為傲,邀請他們到各個重要的講台,我的百姓也會從地極而來,坐在他們的腳前,因為他們這樣作,就等於坐在我的腳前。他會教導你們如何去愛,並如何使用我所賜給你們的恩賜,使你們能結果子更多。」

  我慚愧到甚至不想注視主,但終究還是轉向祂,因為我覺得這痛苦又將我逼向自我中心。當我注視主,主的榮光幾乎使我雙目失明。經過了一陣子,我的眼睛逐漸地調適過來,使我可以看見祂。

  「要記住你已得了赦免,」主說。「我將這些事指給你看,不是要定你的罪,而是要教導你。永遠要記得,憐憫的心比任何東西都能更快地除掉心靈上的帕子。」

  當我們再次往前走時,安吉祿說:「請記念我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朋友們。如果有人去關心他們,他們許多人會愛我們的救主。」

  他的話語中帶著無比的能力,我被震撼得無法開口,只能點頭。我知道這句話有如偉大君王的命令,這位君王也就是萬主之主的好朋友。「主,你會幫助我去幫助那些流浪漢嗎?」

  「我會幫助任何願意幫助他們的人,」主回應。「當你愛我所愛的人時,你會隨時認得出我的援助。我會按著他們愛的度量,將那位幫助者賜給他們。你曾多次祈求更多得到我的恩膏;因此你將接受更多的恩膏。去愛我所愛的。你愛他們時,就是愛我。你給他們,就是給我,我也會更多地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