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出門烤肉!在家吃大餐的必備良伴 贊助
2021-08-24 19:37:48張真橙

台大社工系學生L到慈芳實習,訪問柳丁

更認識阿嘉是在第二周的藝文展訪問,他記得先永的藝文展作品,阿嘉說先永的家人都去世了,目前住在康復之家,看到先永獨自一人,阿嘉擔心自己未來會和先永一樣是一個人,想要有孩子,但又擔心生下的孩子很高機率會遺傳到自己的精神疾病,無法下定決心,害怕孩子有天會埋怨他。在一兩次的互動中,我隱約覺得阿嘉是個同志,但不敢向其他人求證,因此希望藉由文本故事多了解他並求證我的猜測,確認寫阿嘉的文本故事後,靜惠和宛珊說阿嘉是同志在慈芳不是個秘密後,引起我更多的好奇,擔心自己不結婚生子老年生活會很辛苦,那是要和男生還是女生?我身邊有一些男同志、女同志朋友,我也想知道不同世代的同志族群會不會遇到相同的事或是因著社會的改變而有不同的經歷。

我們總共有四次的對談:因為我的好奇,阿嘉對結婚生子的看法為其中一個主題,另一個則是阿嘉想讓大家知道台灣教育出的大問題。

阿嘉是個喜歡文學和音樂的男生,認識他的人覺得他的聲音細細的、很迷人,小時候有鄰居覺得他是徐志摩,阿嘉展現的氣質並非傳統觀念下男生該有的「男生樣子」,陽剛、孔武有力、會運動,喜歡的對象不是女生而是和自己相同性別的男生,這些興趣和特質讓他承受許多的壓力、擔心他人的目光,在高中時就因為思覺失調症而中斷學業,後來求職的路上也遭遇許多的阻礙。在社會的壓力下他不敢做真正的自己,他心裡有渴望的事,但擔心自己的特立獨行會被世界所排斥,因此低調、默默的隱藏自己,展現符合社會框架的樣貌。

阿嘉國中時的好成績讓他從居住的泰山到新莊讀高中,阿嘉就讀的新莊高中是所明星學校,阿嘉形容裡面很多都是達官貴人,大部分同學的家庭背景都和他不同,泰山和新莊之間的差距高下立判,不論是考試的成績還是家裡的經濟狀況,都讓阿嘉感受到很大的城鄉差距,學校注重分數、榜單,在意名列前茅的學生,沒有重視成績不好的學生的學習狀況,也沒有顧到學生的心理健康,阿嘉說台灣教育一直在比較,完全忘記孔子當初說的因材施教,硬是要讓所有學生都變的是一樣的,一樣的會讀書。

我問那時候有高職了嗎?阿嘉回答「有,但大家還是把考大學當成流行趨勢」,那時候要進入大學,讀高中是個必然的選項,回憶過去阿嘉說其實他讀高職就可以了,阿嘉喜歡文學但讀中文系並不能讓他溫飽,阿嘉認識高職畢業二三十歲去做模具的師傅,雖然很辛苦但一個月賺四五萬,最後成家立業;新聞報導過博士賣雞排的案例;有認識生物化學的碩士從事農業,用他的知識種出最好的米,一年就賺到一百多萬。因此覺得擁有學歷之後還要懂得變通,才能學以致用、運用自己的專業穩定經濟層面。我認同阿嘉的看法,高中和大學的我都就讀名校,能進到學校的人不是很會念書就是擁有資源,更有兩者皆具的,縱使大家能力和狀況都勝過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在都市生活的我還是能感受到差距,如能不能去補習、休閒興趣的花費、出國次數…,阿嘉所感受到城市和鄉鎮間的差異想必更加明顯。社會的各行各業,廚師、建築師、設計師不一定擁有高學歷,他們發揮他們的專業來生活,市場的攤販都比我會煮飯,身為大學生的我如果野外求生會先餓死,我時常想未來要以什麼樣的專業在社會上立足,同時讓自己的生活擁有餘裕。

高中階段除了課業的問題,阿嘉在學校也受到同學和老師的霸凌,老師說不喜歡女生的男生不是男生,對同性戀的不瞭解讓同學和老師想盡各種辦法要將阿嘉趕出學校,但那時候轉學和沒有上學都是很嚴重的,承受很多壓力下阿嘉生病了。因同志的身分而受到的壓迫阿嘉幾乎都沒逃過,小時候有兩個同居的男人,鄰居痛罵他們、倒垃圾在他們家,他們最後不得不搬走;爸爸知道阿嘉是個同志,因此不喜歡他,父子間的相處也不好;學校老師和同學排擠、霸凌阿嘉;求職過程中有老闆看完履歷確認阿嘉是位男同志後,就把履歷抽走面試就結束了,去麵包工廠應徵時,那裏的歐吉桑說「我們最討厭你們這種像女人的人,快走快走」。這些種種讓阿嘉認識到社會很重視「男生要像男生、女生要像女生」,不符合是很難生存的。阿嘉堅定的說要結婚生子才能生存下去,很多人跟他說不結婚生子活不下去,阿嘉的媽媽也說為了生存下去所以才結婚生子的,雖然阿嘉也聽過孩子沒有孝順父母的案例,但他更擔心自己變成獨居老人最終走向自殺一途,阿嘉多次提到自己不能沒有爸媽,我覺得除了生存下去,阿嘉更害怕家人去世後獨自活在世界上,失去連結、一個人的孤獨、經濟的不穩定讓他無法承受,因此希望能夠有個人做伴。

就算我和阿嘉說現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了,但他仍害怕社會的眼光,阿嘉提到在飲料店認識一位小弟,小弟是個同居中的男同志,阿嘉很佩服他們的勇敢,因為他們選擇承受輿論的壓力。「想要在社會上生存,越順服越好」,阿嘉覺得自己生病和是因為他是同志有很大關係,認為他不是同性戀就不會生病;阿嘉遇過很好的女同志,但他會希望對方喜歡男生,因為走一般人的路就是最好的路;阿嘉認為影星張國榮因為同性戀的身分承受過多壓力而自殺。阿嘉想結婚生子,有過男朋友但目前單身,不敢和女生交往是因為女生太聰明覺得自己會被欺負,不和男生在一起是因為擔心社會的眼光。阿嘉的回應讓我非常震驚,我們明明身處同個社會卻像兩個平行時空:阿嘉深信要和異性結婚生子才能生存下去,不敢大方的和男生在一起,我看到的則是大家開玩笑地要羽球國手王齊麟和李洋「原地結婚」,我的同志朋友有伴侶的多會同居。

十幾二十幾年前同志的處境很艱辛、很難被社會接受,阿嘉說有些男同志為了給父母交代會和女同志假結婚,即使參加過同志大遊行、知道同性婚姻合法,目前為止社會的改變仍無法讓阿嘉放心做自己,每次我的反駁阿嘉總是說因為我還沒出社會所以不懂,要順著社會走才不會很辛苦,但我想要有一顆為喜愛的事物感到快樂的心,不論選擇哪條路都會有要承擔的,都會有辛苦的地方,就像阿嘉一直在為創作而努力,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才能離死而無憾更靠近一些吧!否則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辛苦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呢?

喜歡文學也有在創作的阿嘉無法全心投入創作,一方面是因為需要賺錢來養活自己,另一方面家人朋友也認為連一個工作都做不好還在搞文學,這樣是個廢物,在重視產值的社會下,我們需要努力讓自己喜歡的事可以變現。因此阿嘉有一份正職的清潔工作,閒暇時會進行文學創作發表在網路上,阿嘉希望自己能夠全職創作,但迫於經濟層面的壓力,需要有一份能夠生活的薪水才能支撐他的寫作,阿嘉提到同樣是歌手,羅大佑的創作商機讓他後來不用當醫生能專注在創作,但張洪量則不同,中間雖然投入樂壇最後仍當回牙醫。這兩個案例也讓阿嘉更清楚創作是需要能夠賺錢的,無法溫飽就要有個兼職來支撐。

和阿嘉的對談讓我感覺很矛盾,我聽過很多和他類似的故事,也知道他的一些過去,我們看到同樣的風景卻有截然不同的感受,必須承認一部份是因為我還年輕,社會的枷鎖還沒緊綁著我,阿嘉則是身為當事人的經歷非常深刻,以致我們對社會所期待男生女生該有的樣子不同、要不要結婚生子也有相異的想法。我希望阿嘉能開始相信社會是越來越友善的,參加過了同志大遊行,看過那充滿活力、熱情、狂野的嘉年華後,希望他可以不再為喜歡和自己相同性別的人感到擔憂,想要的話也可以結婚。之前受過的傷雖然還是會存在,但終究會有不疼的一天,我們都這麼努力地走過來了,讓自己快樂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