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18:24:44向日葵

就讓我們錯過吧!

我叫小西,今年19歲,母胎單身19年,因為我不曾勇敢的向對方開口,於是就錯過了。那是在國小56年級時發生的事。

    當時我暗戀一位男同學,他叫阿凱。阿凱是班上最成熟穩重的男孩,我是班上最穩重的女孩,我們倆的話都不多,聽說我們身上總散發著一股霸氣,是負責帶頭的大哥、大姊,身後總是有一群(小弟)同學追隨,;他負責擔任了兩年的體育股長,因為班上的體育成績也屬他最好,體育相關的班級競賽,我們不能沒有他,他在體育活動中更現耀眼奪目。他在我的眼中是個特別的存在,不知道為什麼,他的一舉一動都吸引了當時的我,問我看他做甚麼,我也不知道,但眼球總是會被吸引過去。

    因為當時我跟他身高是班上最高的,老師安排座位時常常把我們兩個分配在一起,坐在教室的最後面,這是造成我陷進他魅力的重大關鍵點,也是我們兩個常被班上同學拿來戲謔的起始點。他坐在我旁邊時,身上的霸氣銳減,感覺起來就只是個大男孩。他保持所有東西都盡量不超越桌面邊線,不過一找到機會,他的鉛筆盒或課本只要過線,我就會有點故意的說:「ㄟㄟㄟ你超線了喔!」他就會馬上把東西拉到靠近走道的邊上,一邊說著:「歹勢啦!」帶著一絲靦腆的笑容,讓人難以生氣但還是得裝作對他有所不滿,不然我在班上大姊的臉面怎麼掛得住;有時一大早進教室,有同學坐在我的位置上和他聊天,他看到我走進門,他就會要其他人換位置,也算是他貼心的一部分吧;他的鉛筆盒裡常常會放著一條軟糖,還會在上課的時候問我要不要吃,然後我們兩個就會默默地低頭把糖塞進嘴裡,再互相喵對方一眼,笑一笑;他家住在我家附近,放學走的是同一個路隊,我們會一起聊天一起走。現在想起來都是令人嘴角上揚的時光呢!

    時間一長,我們兩個的這些互動都被男生幫察覺,導致「阿凱喜歡小西」、「小西喜歡阿凱」這樣的話語不停在班上出現直到國小畢業

,我承認當時內心是真的喜歡他,但我不能確定他內心對我抱持什麼樣的想法,所以聽到這些話,我只會回「聽你在放屁,我沒有喜歡他好嗎!」阿凱也用差不多的方式回應那些小男生,其實我聽到他的回覆時,心裡有點小激動,一則因為我們有相同的默契去回應這個問題,二則擔心他是不是真的不喜歡我,自此之後我收歛了許多,相信他也一定感受到了,我和他雖然仍坐在一起,但互動卻不如從前,別人在我位置上和他聊天,他看到我,就會把整群人帶去教室外聊;他問我要不要吃糖,我也只會回: 「好,謝謝」,然後把糖留著放學回家吃;放學時也不會多和他說話,就這樣各走各的;他東西越線,我只會提醒他超線了,他則把東西拉回去原本的位置。我們的關係因為班上同學而變得無法動彈,只能選擇後退,當時我是有點小受傷的。

    我們尷尬的關係一直維持到國小畢業。因為學校畢業考考完了,剩下一星期的時間基本上就是班級同樂會時間,大家玩遊戲的玩遊戲、聊天的聊天,我和阿凱也自然分開和自己的好朋友們玩。在畢業前一天,阿凱最好的朋友跑來找我,嘻皮笑臉的跟我說: 「你知道阿凱他真的很喜歡妳嗎?他不敢直接跟妳說」,然後轉身跑向阿凱,我遠遠的看著高壯的阿凱,他似乎正對著我笑,他倆會合後一下子又不見了蹤影。我希望這句話是真的,是阿凱拜託他來跟我說的,但因為這位阿凱的好朋友是班上最愛惡整女生、最調皮的人,我實在無法輕易相信他,所以我又脫口回答:「聽你在放屁!」我沒有直接去問阿凱,而是再等他親口來告訴我。

    等到畢業、等到國中快開學了,我卻甚麼也等不到,「錯過就錯過了」我一直這麼告訴自己。也許我當時親自去找阿凱問清楚,即使得到的答案不是我希望的,但至少我還有他這個朋友。

    記得國中開學第一天放學,要離開教室的時候,隔壁班教室的門也打開了,我微笑和他打了聲招呼,絲毫不敢再多看他一眼就快速走過。「他有追上我嗎?」「還是他就這樣看著我走?」一切都只是我內心的想法而已……小西和阿凱最後沒有發生任何事,現在也沒有,是我親手將小西和阿凱的故事畫上了句點,即使阿凱想補上些什麼,也來不及了。

   

 

 

 小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