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18:16:53向日葵

寧靜的夜

為甚麼人們總喜歡熬夜呢?求個不過是這漫漫長夜的安寧與平靜。

我花了很大的勇氣,在一個寧靜的深夜裡,放幾首喜歡的歌,旋律那麼的熟悉、那麼的溫柔,剎時間回憶湧上心頭,我才能將過往種種一筆一筆細細寫下。我曾以為我忘記了所有的細節,但每到深夜我仍記得你說過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語氣的抑揚頓挫或是一字一句的柔情似水。

其實我從沒想過我一個過得如此高傲、不可一世的人會如此癡戀於一個人身上,我好幾次捫心自問自己到底是眷戀他的甚麼、圖他的什麼,當然這個問題我從未得到解答。而感情這種東西本就是如此,有人付出不求回報就會有人棄之如敝屣,有人卑微的甚至不奢求對方知道。今日我再如何喜歡他,再如何努力地改變自己去挽留他,對於他不過就是一粒沙不偏不倚落在了眼裡,他會為你留下那麼幾滴眼淚,卻也會將你視作阻礙剃除。

有時候我會回到我們曾一起走過的地方,看著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吵雜卻又無比安靜。看著那些一人步伐所到之處,曾有兩個纏綿的足跡並肩向前,我是多麼的期待在下一個路口會看見你賠著抱歉的表情將我摟入懷中,可當我駐足良久,也只有月色那麼溫柔地陪著我,與一場不合時宜的夜雨斬斷我所有的想念。

我還記得那一夜,那本來該是寧靜的夜,我歇斯底里的哭喊聲劃破空氣的寧靜,我多麼卑微祈求著你別離開,那一刻我才清醒我錯的多麼離譜,但再多的眼淚,再多的後悔也喚不來你有一絲悲憐,或許我該感謝你走得如此果決、如此的不留餘地,未有刻骨的心痛又怎能換來如今的自在灑脫,未有烈火灼燒過的悲傷又怎能換來如今的笑語吟吟。

其實我一直都明白,我們從不是適合的一對情人。我天性悲觀,總將自己的情緒恣意發洩在他人身上,更別提是離我最親近的你,你總無償地安撫著我,告訴我你不會離開。也許就是這種寵溺,終究養成了我內心的魔鬼肆無忌憚毀滅著我們之間脆弱的關係,我將你一次一次推離我的身邊,為的只是想證明你仍會回頭擁抱住我,但就是這樣的狂妄,那一次你的沉默襯托了這夜能多麼的寧靜,最後你只是告訴我,我贏了,因為我真的將你永遠推開了。

離開你很久很久之後,偶爾我還是會在一樣寧靜的夜裡想起你,想起那個泣不成聲的自己,也許時間真的如你當初那麼的溫柔撫慰著我,再想起來更多的是遺憾自己的不成熟,遺憾我在最不穩定的時期遇見了我曾想相守永恆的你,我很希望倘若有一天你回頭,能看見我已經可以獨自走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