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18:01:06向日葵

不是因為天氣晴朗才愛你

「有些地方去過一遍就會想念數十遍,就像有些人愛上了一次就可能會成為了永遠。」

  2020的5月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刻,住在一間沒有陽光的小房間、生了一場大病、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種種挫敗降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又使我過去回憶湧起,之後一切一發不可收拾,我開始對生活失望、憂鬱,不願踏出房門。在沒有陽光的小房間裡,時間是靜止的,我再怎麼地放聲大哭也止不住心中壓抑的痛苦,世界瞬間變得好大,大到我找不到一處能安置自己,只能獨自被眼淚浸泡。

  2020的8月,我強迫我自己必須好起來,在媽媽與朋友的鼓勵下我一個人去了綠島,開始了一個月的打工換宿。在綠島的打工是在地人開的一間早餐店,老闆和老闆娘都把小幫手們當自己家小孩,要我們工作之餘也要盡情的玩耍、交朋友,不費青春、不費此行。在早餐店我們總共4人小幫手,兩男兩女,都一起打地舖睡同一間房間。我是最後一位到達綠島的,於是與我年紀相仿的他,便主動向我搭話並主動要求帶我認識綠島。

  他叫Jerry,今年21歲,台灣人,在美國密西西根大學讀書,一年只在台灣待4個月,這次回來想用綠島打工換宿來當暑假結尾。187公分的他讓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止於他的胸前,擁有一口流利的英語與美式幽默,熱情、開朗、活潑,他就像在這海島上的小王子,這整片海洋的浪都猶如能馴服在他的一抹笑顏下。

  「走吧,我帶你去環島!」我們就這樣開始了,開始了我們的小島戀情。一放下行李,他馬上帶我一一介紹浴室、床鋪、房間,還驕傲地說他幫我鋪的床單很漂亮,希望我會喜歡。當時只覺得,很謝謝他降低了我的緊張感、很高興他願意和我交朋友,沒有想到其實這都是他早就規劃好的行程,都在他的計畫內。

    第一次的綠島環島,是他騎著摩托車載著我,我正準備抓著後面的握把時,他馬上抓住了我的手說:「等等有斜坡,抓著我比較安全。」笑了一下,就順勢讓我貼上了他的背、摟上了他的腰,皮膚跟皮膚貼緊的摩擦,對於一個第一天見面的陌生人不會太快嗎?已經分不清楚是這夕陽美景動人,還是他的體溫交替使我心跳加速。一路上他介紹著各個景點,每個都說著「我們之後可以一起來」也分享著關於他的大大小小,問著他好奇我的每個問題,希望未來多多指教。

    接著開始了我們的打工日常,早上大家一起起床去早餐店上班,到了下午大家就會一起去潛水、跳水,晚上時,我們會去酒吧唱歌、喝酒或是買幾瓶啤酒到海邊看看流星雨。Jerry很可愛也很貼心,我們開始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兩人共用一台機車、一起洗衣服、一起下水游泳,明明都沒說好一起,但都有一起行動的默契。他帶著我看遍綠島風景,我們兩也一起下過不同的海底、走過各個蜿蜒的小徑、踩著沙、看著夕陽,曖昧著的味道越來越濃,或許這就是這座小島的魔法吧!是這片大海讓人忘記憂愁,而那晚霞餘光使人意亂情迷,最後滿天星空將人推入愛河。

    Jerry真正的開始交心是某天的晚上,我做了場醒不來的噩夢,夢裡是過去害怕的事情再次發生,啜泣聲和眼淚一同流下,全身開始不自覺顫抖。在一個四人房內,如果再大聲點,大家都會被吵醒,在這時Jerry慢慢將床墊拉進到我身旁,手摸摸我的臉,擦去眼淚想讓我從夢裡醒來。睜開眼,我們四目相望,那時時間停止了,不用任何言語都能感受到他的溫柔,白天的他是陽光與海的孩子,而在此時他成了我的光,用溫暖走進了我的心房。他看著我醒後,又笑了,這次是他緊抱著我,小聲說著:「不怕了,我陪你,好好的,我在。」我也抱著他睡著了。其實,在旁的兩人都醒了,也都看到了,真想知道他們那時是什麼表情。

    幾天後的晚上,他在流星雨下和我告白,腳踩著珊瑚砂粒配上海浪拍打聲,仙女棒照亮了我們彼此的臉,他依舊笑得像個孩子,像太陽的後裔繼承了一切。他說:「妳還沒來綠島時,我看著妳的Instagram、看著妳的相片,我心動了。而妳真正站在我面前時,對我的第一個笑,我就想抱住妳了,因為是真的動心了。」18天,我們認識了18天就在一起,他的出現對於當時如此混濁的我,大概就是個久未歇息的少女遇見了一瓶卸妝液與一面鏡。在殘妝剝落後,我再次能看見自己,說著:「親愛的,妳笑起來很美,也有人知道的狼狽後,仍願意愛妳。」

  2020的9月,我回本島了,他也回美國。我們還是在一起,相隔了12小時,會講電話、傳訊息甚至是寄信與包裹,或許我們無法擁抱彼此入眠、無法交集著彼此生活,他也不法替我上九天覽月,我也無法替他下五洋捉鱉,但我們仍住在彼此心裡。他讓我知道世界很大,大到能讓我們相遇是如此幸運,在彼此的時間、空間裡,總有人能照著陽光,時間會一直不斷的往前,所以不要再害怕過去了,好好活著。

    期待未來的某一個聖誕節,他會牽著我,我也許牽著也許牽著狗,漫步河堤看著萬家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