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17:42:52向日葵

我不懂愛情

高三快畢業的時候,班導提醒我們以後的大學生活除了要學習專業技能,還不能忘了修點愛情學分。我一直覺得這是一件蠻好笑的事情。得不到愛情似乎就比別人遜色一截,因此它無意間成為一個被抬神壇的目標,愛情在長大後瞬間成為無比神聖的事情。四年過去了,這個神壇上沒有任何一炷我燒的香。我想我不懂愛情,因為這炷香我似乎不想燒下去。

  喜歡的女生交了男朋友,我沒有因為這件事難過太久。當大家在看愛情電影哭得唏哩花啦的時候,我也沒有感同身受。但即便如此,我並沒有對愛情抱持不屑的態度。

  從小我就為流得誇張的手和跟滿臉的青春痘所苦,長時間下來即便身邊的人都認為我是一個開朗的人,其實在我內心深處有一個自卑的自己。幾年前我喜歡上一個女同學,好長一段時間我滿腦子想的只有她。成天坐著白日夢;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找到她身旁的位子,跟他一起上課。我從來沒有跟她表白過自己的感受,只希望哪天腦海裡的想像可以成真,也漸漸說服自己或許不是一個那麼糟的人。他交了男朋友,在社群網站上分享彼此親密的合照,內心的自卑瞬間成為了我主要的樣子。

  我沒告訴過任何人這件事情,只把它悶在心裡燻死自己,因為我連告訴別人喜歡過那個女孩都怕被笑。我曾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久到這張臉變得陌生,心想著:「對嘛!怎麼可能有人喜歡這樣的人呢?」我覺得自己是怪胎;長得也不好看,穿得又很奇怪;每次喜歡上一個人,都是我高攀了對方。就這樣說服了自己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出門時我也時刻注意著自己的言行舉止,深怕自己怪異的舉動會招致眾人的目光。那段時間我恨不得乾脆躲進陰暗的角落永遠不要出來。

  朋友們看得出我心事重重,但我就是不願說出口。有趣的是,我發現這反而給了我很充分的時間檢視自己。獨處的時間讓我能暫時關閉周遭的噪音,聽聽自己的聲音。這才發現原來我一直在否定自己原本的樣子。連自己都無法擁抱的話,又怎麼期待自己有能力擁抱別人?我開始嘗試去愛自己的樣子,才知道原來一直以來有多少不存在的壓力背在自己身上。從此愛情這件事情斯乎變得沒有那麼神聖,在我心裡已經不是一個需要去努力爭取的東西。就這樣,再愛上別人的經驗中,我卻學會了開始愛自己。

  即將畢業,我想我仍是別人口中的「魯蛇」,不過看著身邊有人對向一換再換,有人見一個愛一個,有人因為膚淺的理由愛上對方,有人活得渾渾噩噩又抱怨自己沒人愛,似乎繼續跟著自己的步調探索也不是壞事。愛情的一大盲點或許就是太多人沒在自己身上找尋問題,只抱怨難尋一段感情,卻沒看見自己一塌糊塗的樣子。蔡康永說過,愛情的價值透過電影跟流行文化都被過度充分的高估。我認為每一段感情最後的價值都是回歸於自己。

  我想我還需要一點時間讓自己充分準備好,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真正懂愛情。但是我不急,愛情已經不在神壇上,而我只需要繼續走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