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17:25:22向日葵

錯過的我們

那年,我們倆進了同一所高職,這是一所在高二會進行分班的綜合高中制度的學校,一開始的我們在同一個班級就讀,他的個性開朗,講話又幽默風趣,所以學期才剛開始沒多久,就擁有了一群好朋友,但我的個性因為在國中時發生過一點事情,所以變得比較膽小懦弱,不太敢主動跟人群接觸,所以能夠一起講話聊天的朋友少之又少。

在學期快一半的時候,校內的糾察隊開始招收新血加入,那時的我被唯二的朋友一起拉去參加,因為我們剛好都屬於早上會提早到學校的人,所以參加這個對於我們來說不會有睡太晚的問題,而在糾察報到的那天才發現,原來班上除了我們還有他也一起來參加,但他只有一個人來,但糾察隊長跟我們說,我們需要倆倆分組一起行動,我跟他剛好被分配到同一組。而那時,我們兩個才正式的向對方自我介紹。

他說:「你好,我的名字是柏,很高興認識你呀,沒想到你也來參加!」。

我說:「你你好,我的名字是喬,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也不知道能在這裡巧遇你」。

接下來在往後的日子,我們每天都一起在校門口相遇,然後一起進教室放書包後,再一起去糾察隊報到且開始我們的一天,而我們從一開始的互不相識,也漸漸的變得熟悉起來,在上下課的時候也逐漸有話聊,他漸漸的把我一起帶入他的朋友圈裡,在後面的時間裡,只要有他在的地方都會有我的存在,他習慣我的靜靜陪伴,我也習慣他的幽默風趣,我們兩個之間的感情也越來越深厚,甚至有些微超過他原先的那群朋友,但或許當時的我們都不知道,在朋友這層關係中,其實已經有一些不同的情愫了,我們會單獨私底下約出去玩或吃東西等,而次數從一兩次到後面幾乎可說是天天放學糾察下崗都會一起去吃晚餐再各自回家、在段考前也會一起約出來讀書等,而這樣的習慣在高二那年開始有了變化...。

高二的我們面臨是否要轉高職的選擇,當時的我想了很久才下定決心繼續讀高中,因為那所的職科沒有我感興趣的,但柏決定要轉高職,因為高中跟高職不同大樓所以我們兩個面臨分班的時刻,而那時他跟我說,雖然不能在上下課的時候一起聊天,但還是可以一起去糾察隊,最後跟我說他不會拋下我一個人的,他也知道我之前發的過的事情,而個性開朗的他到了高職班,依舊很快交到一群新的好朋友,但這次不同的是,這群朋友圈裡不再有我的存在,而我只能在執行糾察的時候能夠跟他見面、一起聊聊天,一開始的我以為我還能夠擁有這短短的幸福時刻,但在越來越接近大考時,他跟我說他要先退出糾察隊了,為了要好好準備接下來的大考,而我在他離開後沒多久也跟著離開了,因為在他離開後覺得參加糾察隊彷彿是一件很無趣的事情,接下來的一起放學、考試前的一起複習都沒有再繼續,放學後的我是自己一個人走回家,段考前去圖書館的我,座位旁邊也不再有他...。

這時的我才知道到原來我早就習慣有了他的陪伴,也才發覺我的世界好像不能沒有他,也才意識到原來我想要跟他當的不只是朋友而是戀人,但正處於大考時刻的我也只能將這份心意慢慢深藏,等到大考結束後再向他表白,而這樣艱難的日子終於跟著大考結束後一起解放,我們兩個也不約而同的在各自考試結束後相約出去放鬆玩耍,我也決定要在出去玩的當天跟他表明,而他也剛好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向我說,當時的我寫下了一張充滿我的心意的一封信,誠懇地希望他能夠接受我的表白。到了出去玩的當天,我們相約在火車站見面,而我到的時候遠遠就看到他的身影,但沒想到跟他站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女生,心裡開始有種不安的感覺,向他走得越來越近,心裡不安的感覺也越來越大,而當我站在他的面前時,他才跟我說他所要說的重要事情。

柏說:「你終於來了,我要跟你說的事情就是,我交到一個女朋友了!!」。

而聽到這個消息的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也只能先笑笑地恭喜他,沒想到在考試期間還能交到一個女朋友,他才跟我說原來他們兩個剛好要一起考同一所科大、興趣也剛好相同,所以在高二那年的相處中漸漸互相喜歡上了對方,在大考後就互相表白在一起了,而柏向我問起我要說的事情時。

我說:「已經沒事了,之後有機會再說吧..」。

而講這句話的我心裡正想著其實我很有事,但現在講也都來不及了,我的那份心意也只能像石頭一樣深深的沉入大海,而那封信在當天結束後,我親手將它一點點地撕碎丟棄,並想著是否能藉著這樣做也能將我的這份不能說出口的心意也放下,而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們各自的處理升學的事情,他選擇了北上就讀,而我決定繼續留在中部的學校,我們漸漸的不在有交集,也互相淡出了對方的生活圈。

而在升大四的前陣子,我們兩個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再度相約出來吃飯敘敘舊,此時他的身邊不再有另一個她,只有我跟許久未見的他,在吃飯過程中他向我問起那年我到底想要說甚麼事,因為當年他覺得我是真的有事要說,但些原因所以才說沒事,我想了很久還是鼓起勇氣且毫無保留向他說了那時的心意,或許當年的我還是放不下對他的情感,而在他聽完後沉思了很久,才對我說。

他說:「其實當年的我跟你一樣有著相同的心意,但覺得你可能不會接受,且又剛好在大考前夕,所以寧願深藏起來,也不願打破這層關係」。

聽完這句話的我,呆了很久,原來當初的我們不是沒可能,且又剛好雙方的想法又一致,才成了這樣的局面...,最後我跟他說。

我說:「既然當年的我們錯過了,那現在的我們還有機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