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2 16:27:36向日葵

3 A.M.

這是第幾個總是會在半夜想得睡不著的夜晚,數不清了。

相識是在國一,我們同班,她是一看就是班上的中心人物,而我就是和大家都相處得很好,但主要交友圈還是班上較小群的那種人,我們本該會是班上不同的兩個生活圈,像她這樣的人也是我不會去深交的,感覺就沒太多相同話題能聊,怎麼變熟的已經忘了,可能是因為她的朋友我也相處得很好,漸漸地大家就一起玩了,我也成為了她的好朋友。

是的,這又是一個喜歡上好朋友的故事。

我每天一到家後就是先去line她,用各種話題找她聊天,好像每天回家要做的事就只有跟她聊到睡前,還要說完晚安才願意放下手機,就這樣,在學校我們也開始形影不離,會一起去廁所、一起去上體育課音樂課美術課等所有需要外出的課,她會在午睡結束的下課坐在我座位前叫我等我起床,我會故意在她會經過的地方跟小學很好的朋友打鬧想讓她吃醋,而她也真的掉進了我設好的局裡。

我們的交換日記(交記)就是這設計拙劣的局誕生的產物,因為我跟那位小學朋友

也有在寫交記,她也常在下課時到我的座位看我寫跟小學朋友的交記,我知道她也有跟別人寫,所以一直在等著她開口跟我提寫交記的要求。

終於,我們寫了第一本交換日記。

但寫著寫著,我就發現她其實沒有很認真在寫我們的交記,對於我們之間的關係好像也就這樣,期間我也有試過想等她先來line我,大概是失敗了,而我也累了,所以我一個禮拜沒在回家後找她聊天。

第一次某種形式上的冷戰。

她也發現我們之間的不一樣了,在體育課的時候來找我聊了一整節課,其實我沒有生氣也沒有不開心或是想要求她什麼,只是有點累了,我將我的想法如實告訴她,而她也告訴我確實是她忽視了我們關係和我的感受,彼此講開了,感情更好了。

升上國二,寫了我們的第二本交換日記。

這次的本子更大了,一本日本旅遊封面的筆記本,是她依照我的喜好選的。翻開

第一頁,滿滿的字用各種不同顏色的筆分段,她先是跟我道歉,再是跟我要誇獎因為封面是她特地選的,還小抱怨我下課玩水的時候潑太多根本就是用水管再噴,又用了淡到不行的顏色問我有沒有覺得其她人包括她自己有點不一樣了,但我最在意的是最後用*字號標示的一段文字,她說那是她的心情語錄叫我不用管它,但我怎麼可能不多看兩眼多想兩遍,那段話那麼明顯的是要寫給我看的,而我也是那麼的在乎她。

國二是我們感情最好的時候。有次晚自習時老師讓我們自由換座位看電影,教室燈全關,我跟她坐在最後一排,我躺在她的身上她環住我,就這樣看了一整部電影,其實這個姿勢沒有很舒服,但我捨不得動,捨不得打擾這安靜又令人心動的氛圍,電影是什麼早就不記得了,或許當時我也沒再看,心思全在兩人像是獨處的世界裡了。

現在回想,這會是離她的心最近的一次嗎?

日常的一舉一動、交換日記的字裡行間都能看出她對我的在乎,但我好像退縮了,這份喜歡讓我害怕了,常常讓自己顯得沒有把她放在最重要的地方,有種把喜歡的人推開的感覺,是我幼稚了。

國三我們分了班,就在隔壁而已,卻一點一點的在改變我們之間的關係。

她們班導嚴,常常不下課,見面的時間少了,回家也無法像以前那樣聊天了,交換日記也沒有再寫了,第二本留在了我這裡,但我還是每天都在她們班教室外晃晃,就是希望能多看她幾眼,但還是免不了關係變得疏遠,我也有過要放棄這段暗戀,很顯然地失敗了,一直在放棄與喜歡中反覆掙扎。

記得有次假日我在跟她講電話

「妳有喜歡過男生嗎?」她突然問我

「沒有欸」

「那你有喜歡過人嗎?」

「有啊」想到喜歡卻沒有勇氣追,我眼眶都已經泛淚了

「那妳還喜歡嗎?」

「嗯…不喜歡了」我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聽起來是很平穩地回答

「欸?欸!妳套我話!」我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己都暴露了些什麼,雖然在交記中有提到過同性戀幾個字,IG也追蹤了一對同志情侶,甚至她也跟著追蹤了,但我從來沒有自己說過或是承認,只聽見螢幕對面的她輕笑一聲,後面發生了什麼我全都記不得了。

有次我們兩人單獨約了出去吃飯,走著走著她就牽起了我的手十指緊扣,但我很不喜歡跟人牽手因為我會留手汗,就算手是乾的只要有人牽了就會開始流,更何況是我喜歡的她,但她沒有嫌棄擦了擦手又重新牽起,我們去吃了飯,逛了服飾店買了情侶帽,還拍了一張合照至今留在我的IG版上。

高一高二,教室離的超級遠,二樓與五樓的距離,我還是一有空就跑上去想找她聊天,但不意外的還是只能在教室外看看她上課的樣子,越來越沒話題能聊,所以後來我就選擇下課到走廊靠在護欄上跟朋友們聊天,因為我知道她是副班長,常常要去辦公室,那就一定會經過我們班,這樣我就能跟她講幾句話,或是等她上樓時看到我過來抱抱我,得到一份小喜悅就能再喜歡好久。

高三我們的教室終於又在隔壁了。

我早掃的範圍是外面的玻璃窗,而她是衛生股長,所以我都會盡快擦好然後等她出來尋她們班外面的玻璃窗,這樣我就能理所當然的去她們班前洗抹布,因為那裡是最近的洗手台,然後跟她說兩句,或是拍拍她但不說話對了視就走,也有很多時候不等她看我我就走了,只是想讓她在她面前刷一下存在感。

高三的每天都是晚自習,而我都會在下課的時候到她們班前去等她出來,我是路

隊她是車隊的,一下樓梯就要分開走,但就算是這麼一段短短的路我也想跟她多待在一起幾秒,因為這時她會將手搭在我身上捏捏我跟我說幾句話。

不同班這麼多年,在學校卻常常能遇到,她對這件事感到神奇,殊不知她以為的巧遇都是我的費盡心思。

畢業後我覺得只要看不到她就能完全的放下,但我錯了,大錯特錯,在去年8月的某天夜晚,跟好朋友訴說著喜歡她的這件事,我崩潰了,嚎啕大哭,這時我才認真地意識到我還沒放下。

我一直覺得蠻神奇的,她是有什麼氣質能吸引圈內的人靠近嗎?國三的時候她跟一位A同學挺好的,我一看到A的時候就知道A一定是圈內的,但我跟A相處得很好,偶爾會約出去打球什麼的,反倒是高三時我發現她跟一位B同學走得很近,B也是我一看到就知道是圈內的,但我莫名的不是很喜歡B,事實證明我的感覺是對的,因為她們後來在一起了。

她們在一起這件事我到今年三月才知道,她的IG自我介紹突然標註了B的帳號後面還有一顆愛心,而B的帳號也是,我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急忙打給好朋友說這件事,一開始我還說她的眼光怎麼那麼差啊,但後來我在椅子上冷靜了半

小時後,突然覺得她的眼光應該是好的才對, B大概是個很好的人吧。

趁著室友都回家的假日我大哭了一場,並決定去跟她表白。

原本打算用line,但至從我決定不再跟她聊天後就沒有再用過line聯繫她了,聊天紀錄也停留在了去年的新年快樂,所以我決定用IG來訊問。

「Yo!我可以提問嗎?」

「怎樣」

「交往多久了」

「妳問得跟我想得不太一樣,快兩年」哇都這麼久啦...

「她人怎麼樣」

「很好啊」

「那你,知道我喜歡妳嗎」

「不知道」

「什麼時候的事」她問我

「很難說,可能是剛熟沒多久的時候吧,妳真的不知道我喜歡妳啊,是妳太遲鈍還是我藏太好,讓妳只拿我當朋友」

「是妳給我像朋友的感覺,妳喜歡我也沒追我不是嗎 」

「我怎麼敢追」是啊,對於一個交過男朋友的人,那個年紀的我哪裡有勇氣追

「那我怎麼知道妳喜歡我」

「還以為我對妳已經對其她朋友很不同了」我對她的喜歡明顯到連不熟的同學都會問我是不是喜歡她了

「原本也沒打算說的,只是為了放過自己,任性地跑來打擾妳」

「如果按妳講的,這都幾年了,打擾我一下能讓妳放下的話,也好」

「不用擔心太多,我自己會處理好,祝你幸福啦討厭鬼」

啊...歷經兩天的時間,將18歲最後所有的勇氣都給了她,睡前我發了一篇文「『未經允許,擅自特別喜歡妳,不好意思了』要是明天能被太陽叫醒就好了」就當作是宣告這段暗戀的結束了。

經過一個月的沉澱與思考這段關係給我的反饋,認真地審視了自己的幼稚與不成熟,當時的我也沒有能承擔這段感情的能力,還好當初她沒有跟我在一起,怕讓她受傷了,對比在段感情中的我,上大學後我勇敢了很多,也更能接受自己面對己,希望之後能更勇敢些,去爭取自己喜歡的,謝謝這段感情給我的成長,雖然痛,但我不後悔。

能量補充 2020-08-04 11:32:31

人參糖:http://www.ham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