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KI 輕檔車雙料登場 贊助
2015-07-06 02:00:00兔子先生

重松清-《從瞭望塔上》(內有劇情)

※Spoiler Alert! 文內有雷,預讀者請小心服用。


















《從瞭望塔上》重松清著

(書背介紹)

※Spoiler Alert! 文內有雷,預讀者請小心服用。

<烏鴉>
男子在房價最高的時候購屋,之後便開始過著通勤五小時,日日加班、沒有休閒的房貸日子。一年後搬進的家庭以便宜一千萬的房價入住,住戶們便開始欺負這戶人家,大家一同排擠、霸凌這戶人家的太太及孩子。而被住戶的垃圾吸引過來的烏鴉問題也日漸嚴重,住戶們便成立了自助會,表面上處裡無烏鴉問題,私底下討論如何排擠新住戶。某日,住戶自助會採取行動,沒料到居然演變成烏鴉攻擊孩子的慘劇。新住戶因此賠錢賣屋搬走,並警告男子,烏鴉們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打開門扉>
男子喪子後四年,鄰居搬來一個跟兒子同年又同名的男孩。男孩每天都跑去通往屋頂的逃生樓梯門踢球;住在樓梯旁的夫妻倆因此深受其擾,男子卻無法對孩子生氣。妻子不滿他的處理方式,又因為一年前有位女孩從屋頂上跳樓自殺身亡,妻子的精神十分不穩定,口口聲聲說看得見孩子的靈魂。夫婦兩人常常往頂樓上跑,也約定不會讓對方孤單一個人。
因為開門的小意外讓男孩受傷,男孩的爸爸跟男子說出他聽到的『跳樓公寓』謠傳,並說出因為公寓裡有個住戶的孩子死去,其靈魂便吸引著他人上頂樓自殺的謠言。
隔日早晨,男子依然被踢球聲吵醒,發現妻子在頂樓,男孩也對頂樓十分好奇,溜進逃生梯裡。男子決定走回屋內,坐在屋內等妻子下樓,並從窗外看見往下掉的男孩身體。

<向陽處的貓>
年輕的女子跟大她七歲的男子交往,兩人因懷孕而急忙結婚,婚後三天卻流產。婆婆極不滿意女子,對她事事挑剔,丈夫又是個媽寶,認為她什麼都不懂。即使之後生了女兒,情況也沒有好轉。
婆婆突然病倒,丈夫也開始在外留宿,甚至提出因為婆婆不滿意她這個媳婦,所以要上演她不存在的戲碼。女子決定跟婆婆說清楚後提出離婚,未料婆婆此時病危,丈夫用機器延續婆婆的生命,等待讓女兒見奶奶最後一面。女子最後決定承擔關掉機器的責任,而把原本蓋好章的離婚協議書摺好放進口袋裡。



花了一個多小時看完的《從瞭望塔上》,得到的是有點厭煩的心情。

這三個故事的主題都是『住宅』,跟宮部美幸的《理由》或是湊佳苗的《夜行觀覽車》這兩本以住宅為主題的小說也有點關聯。但是反觀《理由》跟《夜行觀覽車》,故事的衝突在於自家人,《從瞭望塔上》裡的三篇衝突都來自外界。而且,三篇故事的角色都很討厭,不管是<烏鴉>中討人厭的太太們、<打開門扉>那不懂禮數的小男孩,還是<向陽處的貓>那討厭的丈夫,都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忘記應該要同情誰的感覺。

尤其是<打開門扉>的小鄰居健一。是哪樣的父母一大早就放任小孩去外面踢球踢個三十分鐘、一小時,全程不聞不問?等到出事了再來討公道,要求別人去負責任,從新聞上看來,這種家長並不少見。

我看《從瞭望塔上》時,一直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我想起不久前才看完同作者的《夢的遊樂園》,<烏鴉>跟<漂流記>都是描寫社區裡被排擠的新住戶,<打開門扉>中的太太跟<陰膳>的太太一樣,想買書包給死去的兒子。<向陽處的貓>那個媽寶又會拳打腳踢的沒用男人彷彿就是《時光膠囊》中的撤夫,沒有狠下心交出離婚協議書的女主角應該最後也會變成《時光膠囊》裡那個三不五時被丈夫修理的可憐女子吧。

會不會想再看一次?還好,因為故事裡的討厭角色時在描寫的太生動,看完很煩躁。

看完的一句話:『重松清的角色『班底』好像不外乎是喪子、家暴,以及被排擠的夫妻。重複性太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