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為二級!各縣市都準備好了? 贊助
2021-06-22 15:39:21Solo

[舊作]~我自雨中來.之一(詩)之二(散文)

之一.雨落下來的詩

 

雨進港了

眼裡的溼度熟了

在碎片的拼圖裡

我不是一朵漂泊

 

SOLO 2004.01.13 丑時酒筆

 

之二(散文):我自雨中來

 

  給母親:

 

  其實我有點累了

  可是我會因為妳

  繼續地努力!

 

  ........................

 

  返回基隆休息幾日,卻並未可以徹頭徹尾地休息個夠!我的腦子裡想起,過年時,要買什麼酒送給媽媽的好弟弟好酒友,那看著我長大的叔叔?要在哪一天到宜蘭探望四個小姪女們?還有哪一天?可以一整天,都不用開口說話?不用說著:歡迎光臨!

 

  在家裡的書房夜底,每一晚都是善感的夜!我看著抽屜說:反正都已經唱了十年了,再拿出來唱它一回吧!於是一張張的照片都跑出來唱歌,與窗外的雨蓬一起合音著。每一段歌聲都鏗鏘有力地,像寒流來襲時基隆慣有的又冷又濕的冬雨。

 

  我依然聽見悄悄的開門聲,是雨聲在山邊太過澎湃?還是我的耳朵直達天聽?不然,為何我聽的每一首歌,眼睛的雨都瞬間掉在宣紙上,像一朵長了棉絮的雲,詩不成詩?還是一切太過肅靜?該來的聲音沒有來,只是眼睛閃著一閃即過的閃電?這樣的曝光,會不會太傷了記憶的底片?

 

  ∮我等妳∮ 曲:光良 詞:業瑞 演唱:劉若英

 

  不做考慮也沒半點猶豫

  我就說了這一句:我等妳

  妳眼中閃過了一些訝異

  更多的是懷疑 所以妳可以離去

 

  不相信妳還會回心轉意

  是我任性才決定 要等妳

  我眼中的淚沒掉過一滴

  只是隨妳背影 慢慢倒流進心裡

 

  我等妳半年為期 逾期就狠狠把妳忘記

  不只傷心的 還包括一切甜蜜

  要等妳 要證明自己 我可以縱容妳在心底

  也可以當妳只是路過的人而已

 

  愛到痛之極 才需要一段等妳的限期

  來遺忘自己

 

  走上樓梯前,才遇見十年前母親剛過逝後,住在五樓的老奶奶,十年前農曆過年前夕,在樓梯巧遇,她告訴我她是個好太太,我的心底響起一個問號:她是個好情人嗎?老奶奶說她每次看見她在樓下等我與父親回家時,就很開心。而她總是告訴老奶奶說:他去菜市場買菜,而父親去爬山還沒有回來!

 

  等我煮過晚餐,與她及父親三人,快快樂樂地吃過晚餐,陪父親喝完茶後,已經晚上九點半了,我送她下山搭車回家,通常會目送她返家的車子消失在遠遠的轉彎的路口,偶爾,在她上車與我揮手後,我毫不考慮地跳上車,在她耳邊說:我送妳到家門口!她就貼在耳邊說:你真好!我轉貼在她耳邊說:妳靠我這麼近,等一下我的靜電就會電到妳了!(她的名字有個靜字)

 

  我想起母親在清晨七點整離開人間的時候,我騎車到山下菜市場那兒找她母親,眼睛含淚地向她母親說:我母親剛走,我心亂如麻,一時該準備的東西全都忘了!她母親含淚地看著我,那個眼光使我感覺到她非常心疼我,只差沒有抱著我心疼而已。她的母親說:我這勒乖囝仔毋甘喔,攏交乎趙媽媽來發落落好啊,麥煩惱!

 

  當晚,她走到家裡來,說剛去過醫院了,見病房空無一人,心想大事不妙,就直奔家裡來。在我騎著叔叔的機車送她回家的路程裡,真是此生最短且最漫長的距離,我不敢在家裡掉任何一滴淚,送她到她家門前,她遲遲不進門回頭看著我,我就在她家門前,抱著她哭,把她的袖子都哭溼了!她說:盡情地哭吧!我會陪你走過這一段最難的時刻!

 

  之後,她與我一起陪伴初失去老伴的父親,一直到她畢業後去工作。我敏銳且沉默地感覺她的移情別戀,直到她以她累了的理由提出分手,我基於以往的感動挽留她,挽留無效後依了她!她在被母親責備後回心轉意,她告訴我她的母親只接受我這個女婿,因為即使她不孝順她,還有我,但一切已經回天乏術!

 

  這件事曾經造成父親一度想出家,父親自責地認為是他帶給我們太多的負擔,使我更心如刀割。一方面我認為這樣的理由十分不理智,不成熟,另一方面是這根本與父親無關,父親壓根是基於疼兒子的緣由想太多,以致於我更排斥她如此粗糙的回心轉意,卻對她的母親深深感激在心底。連寄給她母親一封告白的信,也難以下決定是否要寄出?

 

  在基隆家裡過夜,踏上一段簡短的樓梯,遇上老奶奶與以往的老鄰居,令我很難不想起很多很多雨調的起音!我看著那封寫給一位,在我母親辭世之後與我宛若母子的信,在夜底百感交集的雨聲中,燃燼了。然而,曾經感動過我的一切,我依然記得,那一個,基隆第一次缺水的夏天,與那個在她家門前,雨靜靜地全跑到她的衣袖上的夜裡。

 

  兩年後,連她第一個孩子誕生的那一夜,我還夢見自己含笑靜靜地站在她面前,她懷裡抱著一個嬰兒水汪汪地看著我笑。後來我告訴大姐曾經作了這個夢,經大姐證實作夢的那一晚果真是她分娩的時間。時間在感動裡,已經烙印下一些默契。即使她是我最靠近紅地毯的人。

 

  我不認為感情的選擇對她而言有任何正確與錯誤,因為,愛若是不成熟,不會有一輩子的溫柔。然而我的腿已經酸了,爬不了什麼樓梯了。

 

  其實我有點累了,可是我會因為妳,繼續地努力走自己的路。

 

  SOLO 2004.01.13夜半於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