濾水壺濾心多久換一次? 贊助
2021-06-10 06:39:10Solo

夜歸四十八:夢與伊影一樣清

夜歸四十八:夢與伊影一樣清

  小敏笑問:老李,你剛剛讓我們唱的這兩首歌,旋律根本就是一樣的呀!但兩首歌的歌詞寫的,有點類似的心境,閩南語曲名是牽成阮的愛,粵語歌卻是似是故人來,有點類似,但一曲是現在式,一曲卻已是過去式!
  我笑道:是呀,兩首歌呢,冰冰都住在裡面呀!不行嗎?
  小月嘆道:我現在才搞懂這兩首歌的關聯,這是很有名的老歌,但歌詞都寫得挺好的!
  雪甜笑:我剛剛就提示了,唱酒詩人的歌,要注意歌詞,把心情放進歌詞裡,之後就會詩意了!

  我笑問:雪,妳這麼懂我?
  雪甜笑道:那當然囉,咱們認識又不是一兩天的事?我還是酒詩人的愛將,豈能不懂?都唱幾百首酒詩人的詩歌了,不懂就太愚鈍了!我沒那麼笨的!

  我笑問:幾百首詩歌?有那麼多嗎?有那麼誇張嗎?妳這是誇飾法!沒看到有什麼寫意或是寫實的筆法呀?小敏呀,既然雪提到詩歌,那咱們就再來唱詩好了!我說小敏,妳說自己叫小歪,可是妳是正妹,怎麼給自己取那麼難聽的名字,妳是小葉姑娘,綽號小敏,頑皮小敏!台語詩會唱嗎?
  小敏笑道:沒唱過呀!今晚第一次聽老李提起台語詩!但之前呢,有聽冰雪兩個學姐提到,老李腦子裡有很多詩歌!你到下半場才開始提到詩歌呀!

  雪笑道:酒,我現在呢,要客串當你的小秘書了,你說我來幫你操作點歌系統!那還是你們公司的產品你卻一點都不懂,只懂點歌聽歌與喝酒!
  我大笑道:我懂那些比較美吧!我懂秘書會的事作啥?我長得又沒有妳們美,秘書我可作不來!
  雪大笑道:可是你的酒腦美呀!酒越喝還越美!
  我笑問:雪,妳的嘴巴抹蜜了嗎?酒腦怎麼會美呢?只會呢,百感交集!好了,不逗嘴了,讓小敏獨唱一曲台語詩來聽聽,紀念兩個心底深處的人!

  小敏問:喔?這首台語詩歌是紀念兩個人?老李,誰呀?
  我:閩南語是我的母語,當然是紀念我偉大的酒友老媽呀!
  雪問:那另一位呢?黃昏姐姐?
  我點頭道:十里洋場最後一夜嘛!總要紀念十趟杭州西湖的旅途!
  雪道:小敏呀,我就說了,酒詩人花了很多感情與心思,還有時間,在聽歌!我看他上了那麼久的大夜班,應該都是在過那樣的心靈生活!

  我微笑:雪,妳這個愛將,是我肚子裡的蠱!不是蛔蟲!蠱比較有意思!這首台語詩呢,在我母親過世那年問世,那張專輯我一口氣買了五張!
  雪問:為何要買五張呢?
  我嘆道:其實嚴格來說呢,不是買五張,而是買十張!因為當年,在1992年夏天時,鳳飛飛出了一張想要彈同調的專輯,第一張專輯都是鄧雨賢的歌,就是寫雨夜花與望春風的那位作曲家,我當年就買回家給我媽媽聽,我那個酒友老媽可是很愛聽那專輯!那裡面有一首新歌,就是小敏剛剛唱的那首牽成阮的愛!隔年鳳飛飛又出了想要彈同調第二張,那裡面就有那首台語詩,但那時媽媽已經不在人間了!所以,我在處理母親後事之後,買了那兩張專輯各買了五張,給我的五個手足作紀念,包括我自己,第一張是媽媽喜歡的歌,第二張是懷念媽媽的,我拿給我的哥哥姐姐們時,跟他們說,想媽媽時,就聽吧,想念一下我們那個愛唱歌的媽媽,她就是我心裡,在田裡的鳳飛飛!

  雪紅著眼眶道:想不到,還有這樣的故事?那是媽媽一個人,另外那個人是黃昏姐姐,應該是歌詞讓你想起比你母親還早逝的她!
  我嘆道:是,是那樣沒錯!
  小敏感慨道:老李,我說一句話,你不許罰我酒喔!你果然是A7的酒王,你聽歌,都聽得很深沉,連喝酒也是,都喝好烈還越烈越好越美,但聽那些心曲,越聽就越喝不醉!
  小月小李齊嘆:原來,酒王是這樣用感情在聽歌的!我們接在小敏後面說,也不許罰我們酒,只能罰我們唱歌!
 
  我笑道:那好,那等會再罰唱歌!來吧愛雪,客串的小秘書,就是那首寫佇雲頂的名,那是路寒袖寫的詩!妳們就唱給我品味,我就在這杯陳高中,品味品味!  

寫佇雲頂的名 電影《戲夢人生》插曲 1993波麗佳音
原唱:鳳飛飛 專輯:想要彈同調2 
https://youtu.be/gq0fRt_xTWc

詞:路寒袖 曲:陳明章

你的名 寫佇水中央 寫佇雲頂
漂東漂西 無時無陣
這是命 嘛是運
定定孤單 目睭金金等天光

我的聲 吹著風 凍著霜
盤過山嶺 一莊一村
心會酸 嘛會軟
夜夜等待 腳手冷冷倒眠床

你的名 你的聲 水雲一過無留痕
我的名 我的聲 風霜絕情啥人問
啊~咱前世天註定
一生空等 無情無恨

  小敏唱罷問:老李,你的歌都要那麼催淚嗎?
  我問:哪有?哪有催淚?我又不是瓦斯!那是因為妳有用心唱!
  雪笑道:有,有催淚!因為酒詩人你會點火,點燃歌者的心頭火!因為你叫酒愁,所以有心頭火!
  小李笑道:學姐說得對!老李我問你,你是怎麼追上我們那個極美麗的冰冰學姐,我一直很好奇!怎麼學姐她誰都不理,卻為老李唱了幾個晚上,居然就,就把心送給老李了!我提到冰冰學姐,就好想說酒王,因為一個是歌后,當然要說酒王比較搭!

  我笑道:那好吧,提到冰冰時,喚我酒王不用罰酒!可是我對酒王那個名,聽了就是不太習慣!什麼酒王?明明是孤王!我說真心話,我沒追好妹妹呀!我只是與她交心,然後很疼她,非常疼她,就那麼簡單呀!喔,雪當時也在場的,她是見證人呀!
  雪笑道:這個是實情!酒呢,就是一曲接一曲,一杯又一杯,冰冰歌后就一曲一曲地走進酒詩人的內心世界,然後他們就義結金蘭!什麼義結金蘭,根本就是一拜天地,拜堂成親!從此,融化的冰冰就跑進酒詩人的酒裡了!酒,我這樣形容美不美?之後,酒詩人喝的酒,都是不加冰的冰酒!摸起來很冰,入喉卻很燙,世上最烈最烈的美酒!

  我苦笑問:雪,妳怎消遣我,都不用打草稿的?說的好順口喔,沒聽過那麼順的!早知道,我應該與兩個愛將義結金蘭才對!那樣,妳就不會消遣我了!還比桃園三結義,更精采呢!既然提到歌后呢,那就唱一首歌后最喜歡的歌!
  雪問:哪一首?歌后為酒王唱過那麼多的歌,哪首是她最喜歡的,我怎不知道?
  我笑道:那年第四夜唱的歌!
  雪問:第四夜?那個晚上是甜死人不償命的好妹妹甜歌大放送,這樣的提示不夠!
  我:就是唱完搖滾的答案之後的那首歌,妳當時還和小風小雨一起合音得很盡興呢!對了,她們倆個小姑娘今晚怎麼沒來?

  雪笑道:她們不在上海,就找台柱合音天團,不是更美嗎?喔,對了,我想起那首歌了!那首歌,讓合音天團合音是很美的!
  我點頭道:對!小李呢,妳就來主唱,那要女高音主唱比較合適,當年冰冰唱那首歌,她唱完還在我耳邊偷偷說,她很愛那首歌!可是,如今,那裡面的歌詞卻好似寄不出的情書似的!
  小李問:寄不出的情書?怎麼酒王一提道歌后,好像就變成越來越文青了?那我要來試試,酒王心頭火,我待會唱完後,會不會也會問,怎麼又那麼催淚?然後我就說,怎麼酒王的歌,都拿瓦斯來鎮壓合音天團?

  我大笑道:什麼鎮壓?有誰暴動了?哪有用鎮壓那兩個字?是抒發,慢慢地抒發,抒懷,這樣小李妳懂了嗎?那就好好唱這曲寄不出的情書之歌!這樣,妳們有沒有很好奇呢?唱了就知道!歌后的最愛!
  雪問:酒,那我呢?她們八個唱,那我呢?
  我笑道:愛將休息,等我寫詩給妳!
  雪驚喜在耳邊輕聲道:對!你要對妙管家好一點,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Should it matter - Sissel Kyrkjeb(挪威籍女高音)
Album:All Good Things 2000
https://youtu.be/LQtwAQII5vk

I look at you Please don't walk away I see you're about to 
There is just something I'd really like to say So please don't walk away 
I know that you're there Still you pretend you're not 
Yes I know it hurts I have also felt the pain 
So should it matter What I do or what I've done 
As long as in my heart You're still the only one 
I hear you say it But I don't think you understand 
I can be trusted now, I swear to you I can 

It's been a year a memory from my past I know what I did wrong 
I wish to change Just to make it last But I guess it's been too long 
Easy to move on To forget to about it all 
Is that what you do, hoping I will be gone 
So should it matter What I do or what I've done 
As long as in my heart You're still the only one 
I hear you say it But I don't think you understand 
I can be trusted now, I swear to you I can 
If you got to know me again Maybe then -- maybe then 
We could see what we should do 
But that's all up to you I'll be waiting for you 

So should it matter What I do or what I've done 
As long as in my heart You're still the only one 
I hear you say it But I don't think you understand 
I can be trusted now, I swear to you I can 
I hear you say it But I don't think you understand 
I can be trusted now, I swear to you I can

  小李唱罷道:老李,這首沒有催淚,但很感傷!我有記住小雪學姐說的,唱酒詩人的歌要注意歌詞!那真的有寄不出的情書的味兒!你是不是想到,你們當年義結金蘭的景象呀?
  我點頭笑道:嗯,小李,妳有認真,剛剛這曲由合音天團唱,更加壯麗!
  雪在耳邊輕問:詩呢?

  我笑道:雪,把手伸出來!當年呀,2002年中秋那天日出前黎明時,我一個人在西湖邊看日出,那時得詩一首,我記得那時,我是聽著雲河那曲鋼琴曲有所感的,送給兩個愛將,我那時看日出,想著前三晚,妳們倆就在A7唱歌給我聽,一連唱了三個晚上!今天就由雪的手心領受,我寫給妳喔!
  雪甜笑:酒說要寫詩給我呢,我的手心就會乖乖地交出來!

錦衣何如情衣輕,也堪雪飛與冰迎,
夜來添個湖中月,夢與伊影一樣清。

  雪看後輕道:我喜歡最後那一段,夜來添個湖中月,夢與伊影一樣清。就像靜夜的西湖水,那樣安靜清澈與明亮!我在那段詩句裡,看到三個人,黃昏姐姐,冰冰與我!

酒愁 2004.06.07丑時於上海A7
   2021.06.10卯時整理於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