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san GT-R將現身 贊助
2021-05-13 00:00:00Solo

夜歸十六:窗外依舊吹著風,不久就會飄著雨

夜歸十六:窗外依舊吹著風,不久就會飄著雨  

  我問小雪:思念的墨底?

  小雪笑道:酒愁哥從那獨居一年,從躲起來默默療傷,之後,慢慢地,開始獨酒,獨歌,然後獨詩。然後漸漸地慢慢地變成酒詩人。拜李太離去,三個愛過的人盡皆成空的沉澱與昇華!
  李太凝眼問:你那一年一定過得很孤單!我那一年對你特別的壞,為了麵包,放棄了愛情。
  我嘆道:那些都已經是很久的過去,我已去過那些過去,那樣就行了,我其實心裡並沒有怪妳!否則,我就不算真的疼妳。而且,我事後深思,妳跟著我,只是跟著我吃苦,那又何必呢!

  小雪突問:酒愁哥我有個疑問耶!你說葉莉在高三開學前,在七夕那日帶你到木柵貓空看星星對酌了一夜,而你那年獨居也住在政大附近,也是木柵,這兩者之間,有關聯嗎?
  我笑道:本來是沒有關聯,我本意就是休學後,住在政大附近好好休息待來年復學,畢竟,媽媽走了,李太後來也離開了,世界突然變得很安靜,我累了,想好好休息!而且,我租屋處還是政大會計學弟幫我找的,我與政大學弟妹一起租了一層樓,三房兩廳,我來當他們的樓友。會計系學弟與她英語系女友住一間,地政系學弟住一間,我自己住一間,我那間房間最大間。

  李太接話笑道:我在那年去過一次,李先生與我陪我弟去政大考政大會計插大考試,但我弟沒考上政大,只考上輔大,那是我們偶遇前最後一次見面!而且,我發現李先生極度念舊,他居然把房間佈置成以前我在淡水租屋處的模樣!中間有大地毯,地毯上有下棋泡茶或獨酌的小桌子,靠牆壁處有一方長桌,不過,落地窗前有他的新音響,那是我以前淡水那兒沒有的,是他新買的,其他的幾乎很一致。喔,對了,他房間牆角還多了幾箱金門高梁酒,還有煮咖啡的器具!

  小雪大笑道:李太,我就跟妳說,李先生對李太太用情至深,妳就別懷疑了,有太多的事實足以佐證!但是,我剛剛聽酒愁哥說,本來是沒有關聯,本來?那後來呢?
  我笑道:小雪,妳是女檢察官嗎?字字句句都斟酌得很厲害喔!
  小雪:我是順著你說的話思考的,快說給我們聽!

  我笑道:李太當年在1995年三月五日提分手,我三月中就休學了,系主任叫我下學年開學後立即復學,也就是九月開學。所以我大約是五月底時,我在學校附近找房子,學弟說他們住的地方有一間空房,很大一間,問我有沒有意願當他們的樓友?我說,那去看看!結果,他就從學校一路帶我沿著景美溪散步,走到他們租房子的地方!我當時走在景美溪的長堤上,突然發現這長堤,不是我1987年八月底,高三開學前與葉莉來過嗎?木新路馬路邊巷弄裡一樣的長堤,還有長堤上的長椅!然後我左右環視長堤的情況,勾起八年前的回憶時,學弟喚我,學長這邊,跟我來,就是這個公寓三樓,這兒環境不錯吧?我驚笑道:環境很好!學弟喚,從這兒大門進去上去三樓右邊!我望著大門各樓層的信箱,我腦袋突然時光倒流地,想起葉莉帶我來牽當時他那個去當兵的哥哥的小兜風,準備上貓空時,她笑道:海卿,你寫給我的信就是投進這個信箱的,三樓左邊!我偷偷跟你說喔,我可是都與郵差打好關係的,問了他每日來投遞信件的時間,我得在我爸下班拿信前,先把你的信拿走,省得被他攔截!

  小雪大笑:酒愁哥,聽你說本來,我就覺得後頭有鬼,應該就是後來怎樣怎樣!結果,剛剛聽你說了那一段時光倒流的記憶,我突然想起去年2003秋天的一部電影:向左走向右走!學弟說,學長三樓右邊,你一看到信箱,想起葉莉姐姐八年前說的:你寫給我的信就是投進這個信箱的,三樓左邊!
  李太笑問:那李先生後來住在三樓右邊,有再遇到三樓左邊的葉莉嗎?
  我笑道:當時學弟帶我上樓時,我看三樓左邊信箱裡堆滿了廣告傳單,妳覺得那兒有人住嗎?

  小秘書感慨道:總監,你住那三樓右邊是對的,可以好好休息療傷,當時黃昏姐姐不在了,你媽媽也不在了,李太也不在你的身邊了!雖然三樓左邊美美的老酒友也不住在那兒了,但那個地方你也熟悉,挺好的!剛好,全部,一次想個夠!
  我大笑道:我後來就真的住那兒了呀!住了一年,還常跑到長堤上賞月,或是沿著長堤走到學校,然後再散步走上貓空!不過,剛開始住那兒時,還是挺想念李太太身上的味道!以及,她以前黏TT撒嬌的模樣,然後我就摸摸她的頭,她就說mm幾聲,就睡著了!

  小雪笑:李太太與李先生那幾年相處,一定有不少密碼!我剛剛就發現ttmm的由來了!一定還有別的!
  李太甜笑道:當然是有別的呀!例如密碼鎖,我問李先生密碼鎖要設四個數字,要設什麼好?我的生日還是你的生日?結果,小雪妳猜,李先生說什麼嗎?都不要!要設個個甜甜的數字代號,那樣笨笨的李太太才記得住!他還繞個圈子笑我笨!結果呀,設了個3719,他還說十全十美呢!害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小雪大笑:確實十全十美,深情依舊!
  小秘書問:小雪,深情依舊我後來唸一遍數字懂了,可是哪裡有十全十美?
  李太大笑:前面加起來是十,後面也是呀!不是十全十美嗎?
  小雪笑道:那樣,酒愁哥休學時,剛開始住在三樓右邊就慘了,一直都在深情依舊!我現在相信他好妹妹說的,他是個極端念舊,對於老地方很難忘情!

  我嘆道:確實一開始是那樣的!我剛住在那兒時,我跟學弟妹說,我每週日晚上都去附近的Welcome超市一趟,把冰箱補貨補得滿滿的,裡面的東西你們大家都可以吃,我沒有在分什麼你的我的,全都是大家的,有冰啤酒就拿去喝,不用客氣!我最記得的是,當時七月中旬時,颱風來襲前,學弟妹跟我說,學長晚報說今晚半夜時,颱風可能就來了!我那時看時間是晚上六點,問學弟妹他們三個樓友,那現在有沒有空跟學長一起去吃晚餐?我請你們吃頓飯,我搬來都還沒請你們好好吃一頓呢!選日不如撞日就在今夜,反正你們放暑假都離留在台北補習準備要考研究所!學弟問我,那要去哪兒?我笑說,咱們今年就暫時當一年的家人,就去兄弟飯店吧,剛好四個人,坐計程車剛剛好!結果我就真的請他們到兄弟飯店吃飯喝酒去!吃完一起回家,四個人還坐在客廳地上打撲克牌!打到一半颱風真的就快來,窗外的風咻咻叫。英語系的學妹說,坐在這地方打牌有點累,我們這個客廳太空了,感覺缺點什麼?我當時笑道,真的耶,我腿也酸了,挺麻煩地。這樣吧,我改天也把客廳塞滿,你們沒意見吧?那樣才像個舒適的客廳嘛,下次換打麻將!

  會計學弟大笑道:學長,好點子!等客廳弄舒服了,下回咱們四個樓友就來場家庭衛生麻將,輸的人,喂,英語系的,輸的人要幹嘛?我大笑一聲道:唉呀,輸的請喝酒,這個我很會!但我不是說我很會輸!
  小雪笑道:酒愁哥,你那些學弟妹與你當樓友,一定很開心!因為你可能又把窩搞得很舒適了,還會每個禮拜天晚上,把冰箱給塞滿!
  我:可不是嗎?我後來可是真的也把客廳給塞滿了,我量好尺寸跑到二手市場買了沙發和電視,我們後來還真的在客廳打起麻將了!不過呢,我休學住在那兒時,學妹有一次遇到我說,學長有你的信,還問我,學長你怎有時一整個禮拜都不在家,有時候又一整週每天都在,連門都沒出?只有禮拜天晚上會出門去超市?
  我笑道:我在等復學,現在就是散人一個!不是跑去遊山玩水,就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聽音樂!

  小秘書笑道:總監那時確實是挺閒的,也沒事作!該不會每天都在聽歌喝酒想舊愛吧?
  我大笑道:小秘書,妳一定是被小雪給帶壞的,也變聰明了!我的確每天都有在想!我記得,那晚坐在地方打完撲克牌之後,學弟妹們打累了就各自回房間了!我回到房間倒杯高梁喝,喝一口之後,聽著落地窗外的風聲,心裡也跟著唱:
窗外依舊吹著風,不久就會飄著雨 我當時想起,以前與李太一起住在淡水時,有一回十月初,遇到秋颱來襲的往事!她靠在我身上睡覺,我聞著她的味道也睡著了!我清唱那段給妳們聽:

窗外依舊吹著風,不久就會飄著雨;
在我們心靈深處,堆積堆積。

  我嘆道:我當時酒後想起那首歌,心裡頗辛酸!想起李太身上的味道,往事歷歷!然後又想到三樓左邊,自1988年至今,已經七年不見了。又想起更早以前的人,自1985年已經是,十年不見了!
  小雪笑道:酒詩人,來,滿上,擦個手汗!小雪唱老歌給你聽,你點我唱!就算是代你的好妹妹唱給你聽的!那按兩年前的A7規矩,要先唸一段話來培養一下歌詠的心境!

悽惻。恨堆積。漸別浦縈迴,津堠岑寂。斜陽冉冉春無極。
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沈思前事,似夢裏,淚暗滴。(宋周邦彥蘭陵王)

堆積 原唱:林瓊瓏 1986
辛曉琪 1994 專輯:味道
https://youtu.be/Och-TEXSZ-c

當你的背影逐漸消失,我只想要再次的擁抱你;
在新的旅程開始以前,我只想要留住你的淚,留住你的淚。

雖然我們曾走過一樣的歲月,雖然我們也有過相當的瞭解;
卻有人將代替我和你相依偎,這不是我希望的那種結局。

窗外依舊吹著風,不久就會飄著雨;
在我們心靈深處,堆積堆積。

酒愁 2004.06.06丑時於上海A7
   2021.05.13子時整理於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