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車去玩 車對車碰撞怎麼辦 贊助
2021-05-05 03:46:29Solo

夜歸五:酒國英雄金屋藏嬌

夜歸五:酒國英雄金屋藏嬌

  她聽聞大哥已病逝的消息,不可思議地呆望著我。隨即回憶道:我記得我是在1992年農曆過年後,我記得是二月初,見到你大哥全家。那時,你家族全員到齊為你媽慶祝五十大壽,還有你阿姨舅舅們也到了,熱鬧極了。你們李家的家族聚餐算是非常恐怖的聚餐,再加上你媽娘家那邊的阿姨舅舅們,就更加驚人了,簡直就是酒國英雄的大盛會。而你那時又剛退伍一年多,體能酒量也是巔峰狀態,我真的親眼見到,那餐廳的門口旁邊,那啤酒箱堆在外面堆到堆不下去,威士忌也不知喝掉幾箱了,而你媽和你,居然還老神在在地,在與家族嘶殺。最好笑的是,你把你媽每個手指頭都戴滿了五個孩子送的戒指賀禮,你媽就這樣穿金戴銀與她那些少小離散的手足們對酌,我在一旁看了覺得十分有趣。我那時在想像著,你媽和你的酒量到底要喝多少才是極限?而且還越喝越開心,越喝越大,好像都不會醉似的!更讓我大開眼界的是,你媽的孫女們居然個個都長得十分美麗,我那時還突然幻想,若咱們生個孩子會長什麼樣子?你那時還左右各抱著你大哥的雙胞胎千金跑來跟我打招呼,還跟她們說,快,快叫趙阿姨,一人給趙阿姨親一下,一人一邊臉頰剛剛好!那時她們都還好小!

  我感慨道:是呀,那時雙胞胎千金都還很小,都是比周迅還要可愛漂亮的小周迅。只是一年多前那時我牽著雙胞胎千金的小手,倆邊是大姪女與二姪女,我這個唯一的親叔叔,牽著四個小姪女走在送葬隊伍的最前面,我那時也是心如刀割,十分心酸。1993年才傷心欲絕地與告別母親一次,1995年妳這個無緣的李太太與我分手,2002年卻是換成唯一的親大哥陰陽倆隔,無語問蒼天!

  趙:你可以跟我說說,你那時獨居在木柵一年的事嗎?我記得我在1995年八月時去過一次,那是當時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你答應過我弟,陪我弟去政大考插大考試!

  我苦笑道:我也記得!我還記得妳在那年下學期開學不久後,三月五日第一次對我提分手,我苦苦挽回不成,最後聽到妳永不後悔的回語。一週後,我自政大辦了休學一年。妳卻來電找我外出晚餐,告訴我妳後悔了,原因竟然是因為妳被妳母親責罵無情無義,我不置可否,因為傷害已造成,我好似拳擊手被痛擊後倒地不起被讀秒中,昏迷之中卻聽到把我擊倒的人叫我站起來,說妳會等我回心轉意。之後,妳在六月二日我生日那天又找我外出晚餐,一句生日快樂也沒說,就無情地對我說妳不願再等了,六月五日又打電話來告訴我,我們彼此就這樣塵埃落定,至今剛好整整九年。之後,從那天開始,我就準備搬到學校附近,租屋獨居在政大景美溪畔,那時七月颱風來襲,我一個人穿著雨衣坐在溪畔,戴著耳機喝著酒,在四下無人風雨大作之時,傾聽這首歌,聽到渾然忘我,開啟我狀似精神分裂般的與世隔絕生活。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漫長風雨路)
The Beatles 1970
https://youtu.be/fR4HjTH_fTM

  我現在回想,這幾年過得也像那首歌,那裡頭唱著:

Many times I've been alone
And many times I've cried
Anyway, you'll never know
The many ways I've tried

  趙:為何會那樣?
  我:因為那將近四年的時間裡,我付出了我的全部。而妳,瞬間帶走了全部,就像颱風掠過,滿目瘡
痍盡皆成空的景象。自此,我再一次鬥志瘓散,我自然就找最舒適的方式獨活,以及療傷。 再之後,那年的耶誕節前,妳來電告知當時獨自住在政大景美溪畔的我,說妳耶誕節那天要訂婚了,於是我在那晚無端寫了第一篇「九愁自述」,一直寫到妳告訴我的隔年三月十日結婚,我的「九愁自述」也就在那一晚,風風雨雨地完稿(此BBS記事已失佚),自此開啟我的書寫生涯。

  之後我還夢過妳!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晚我到大姐家那兒過夜,我夢見妳之後就睡不著,大姐還沒睡,我告訴她說:我夢見了妳,之後就睡不著了。我夢見妳剛生下一個寶寶,妳懷裡抱著寶寶,是個小男孩,我站在妳面前,一言不發地對妳微笑。而妳也對我微笑著,母子均安。我還是很開心地笑著,卻保持著一言不發的表情。

  她接著說:嗯,我知道。你的三個姐姐裡,我與大姐交情最深,之後,她私下好奇與我聯絡告訴我,那晚你失眠,在幻想著自己的女兒以後要取什麼名字好?而我的確在你夢到我的那時,才剛分娩生下我兒子。我聽了大姐說了你那場夢後的失眠,心裡有一種苦中的甜意,感覺,你潛意識裡還是擔心著我的。但是不久之後,你大姐離婚了,我自此就再也沒有她的消息了,連同你,就因此杳無音訊。再之後,我在以往的朋友那兒,再也打聽不到你的消息,只有偶爾在補習班老師那兒知道一點你的音訊,但老師後來跟我說,你都不和她聯絡了。

  我跟妳說,那一年,我與所以故舊同學盡皆失聯,我記得從九月到十二月,我常在發呆,時常音樂放著,就呆坐在書桌前一整天,日出日落日出落也沒人管我,直到妳來電跟我說妳準備在耶誕節訂婚。自此,開啟了我的書寫,我居然還在清大人工智慧站與台大醫學院楓城杏話站當起詩版版主,妳說好不好笑?更好笑的是,隔年1996年一月下旬,我居然當起了文學網站的站長。再之後,妳結婚去了,我居然想到妳時,想的是以前的甜蜜時光,而非妳絕情割袍斷義的時刻。還有,很久以前,母親剛過世那一晚,我在妳懷裡痛哭流涕的往事。

  她微笑道:你非但在我懷裡痛哭流涕過,在很久以前,還時常在我懷裡,聞著我身上的味道醒來!你還說呢,說你睜開眼時,看著我的素顏說,這張素顏的臉真好看!我這樣說,你會不會難為情呀?我那時從大一開始,根本就是被你這個酒國英雄,金屋藏嬌般地藏在淡水!

  我微笑道:聽起來確實挺難為情的!不過,我從以前就很喜歡看妳的素顏,妳那時還笨笨地不懂我的弦外之音!我也想起來,妳大一時,我是怎麼疼妳的!我記得呀,我在1991年秋天第一次去淡水看妳,牽著妳的手一起到便利商店買一大堆東西回來,結果多到吃不完,我那時怕東西壞掉,於是又牽妳的手外出,妳那時還一頭霧水不知我要帶妳去哪裡?

  她大笑道:結果是帶我去電器行買一台小冰箱回來!從此,我的房間多了小冰箱可以冰啤酒。然後過了不久後,你又帶我去淡水街上逛街,又買了地毯回來。你說磁磚冬天太冷,要鋪個地毯才好,還可以打滾!自此之後,你就把我的房間佈置得越來越舒適!更神奇地是,為了我學校的功課,你居然連在附近關渡光武工專教書的數學教授,也找來當我家教,教我工程微積分!我那時聽你打電話給他,你在電話裡問他有沒有空過來淡水,他問到淡水幹嘛?你好像下命令似的,說過來教我馬子微積分,他還真的騎車殺過來教我!我後來還跟你抗議說,什麼馬子,多難聽呀!你問我要不然要叫什麼?不那樣講,朋友就不會殺過來友情贊助了呀!那樣講,簡單明瞭,朋友又懂!後來你問我,到底要叫什麼?我跟你說,反正就是不要跟朋友說馬子!結果你問我那叫趙小姐,可是那樣朋友又聽不懂!過來教趙小姐數學,一點誘因都沒有!後來你說,乾脆叫李太太,那樣說,朋友都聽得懂,又比馬子好聽太多了,又有絕美的誘因!自此,你都對朋友說,我是李太太!

  我微笑道:對!李太太的確是那樣來的!結果我的數學教授好友黃排,他一看到妳就說,地下連長,你到哪兒誘拐這麼甜的良家婦女?我還笑說,什麼婦女?沒禮貌,當兵兩年都沒學會呀,人家還是羞答答的少女呢!結果黃排就對妳說,地下連長來電,黃排怎麼樣也要排除萬難地來還債!那時,妳好奇問,黃排你欠我們家李先生錢呀?黃排笑說,欠多了,我當兵時都靠妳們家李先生罩,所以當的輕鬆愉快,開心的不得了!妳的李先生很厲害的,還是地下指揮官,他下令比我下令有用多了,阿兵哥聽他的,都不聽我的,妳看,他一來電我不就奉命馬上殺過來了?

  她大笑:對,你那時還笑黃排說越來越狗腿!結果後來呀,大一下學期一開學時,你又跑來找我,跟我說你的寒假終於開始了!我那時也一頭霧水問你,寒假明明剛結束才剛開學呀,為什麼是寒假剛開始?

  我接她話道:這個我記得,我跟妳說,我打了一整個寒假的工,都在幫姐姐上大夜班以及改補習班的考卷,邊上大夜班邊改補習班的考卷,一個時間賺兩份薪水,寒假結束剛開學,終於可以偷偷放寒假。妳那時還真的笨到家,都不懂我的弦外之音。我跟妳說,開學兩個禮拜後,加退選那天才是我的開學日,現在大家開學去,我們倆就去遊山玩水。

  她甜笑道:對,我最記得的是你說,老師剛開學不會點名的,他敢點名你就敢退選!結果你就牽著我手跑到台北火車站,說自強號的車票你都買好了,就殺去台南去讓鐵桿兄弟請客!結果我到台南,還真的又見到你另一位當兵好友。我那時還很好奇,怎麼連這個朋友也那麼大方?一整個晚上都在請客?從晚餐,然後打保齡球,然後又跑去唱歌,唱完又去吃宵夜,最後還送我們到飯店去,還說三天兩夜他都訂好付好錢了!我那時問他說,小余,你怎麼也對李先生那麼好?你倆到底是什麼關係呀?小余還消遣說,就是麻吉關係鐵桿兄弟呀!以前我剛退伍時的第一年,我常跑去補習班找妳的李先生,然後他就請我吃晚餐,我沒生活費了,他皮夾裡的生活費還一人一半,能不好嗎?我們當兵兩年都在一起,有革命情感!我那時還跟他說,對,這是他會幹的事,他有時也問我還有沒有錢用,然後皮夾打開,五張千元大鈔,就拿三張給我了!小余還笑我說,這就對了,對李太太當然還是要比對鐵桿兄弟好些,合情合理呀!

  我微笑道:無緣的李太太,妳是放映師嗎?在錄影機倒帶呀?這麼浪漫!時間也不早了,太陽都快下山了,情調就來了。妳來上海出差,明天下午的飛機回台北吧?那今晚有沒有空?與李先生約個小會,重溫一下往日時光,要敘舊就敘個夠!我等會在遠洋的旋轉餐廳,與朋友約在那裡晚餐喝個小酒談點事,晚上十二點可以與妳續攤!

  她甜笑:當然有空呀!就在等你這句話!那不然你晚點帶我去,你在上海最常去喝酒的地方!就李先生與李太太兩個人,如何?

  我笑道:想去我最常去喝酒的地方呀?你今天提起我以前把妳金屋藏嬌的往事,妳很壞!那妳等我一下,我打個電話安排一下。 小秘書,你幫我打電話給我的手下敗將,我今晚要去他那兒喝酒,你就跟他說我生日快到了,我今晚晚上十二點要去他那兒暖壽一下,叫他把辦公室的美酒搬幾瓶下來。 小秘書笑問:總監,你又要去A7了呀?你生日不是剛過嗎?我記得的。 我大笑道:端午節又還沒到,我過農曆不行嗎? 小秘書:對,總監是古人,我馬上辦! 我急道:對了,幫我把明天下午的機票,往後挪一天,我晚一天再回台北!

  回頭對她道:這樣安排滿意嗎?重溫一下浪漫回憶,畢竟無緣的李太太,曾經是我疼到心坎,疼到不行疼到骨子裡的人。

  她拉著我的衣角問:原來,你原本是明天下午與我同一時間回台北呀?往後挪一天!

  我:是呀,但是既然要去老地方,去一晚不過癮,今晚就帶妳去見識見識,今晚老夫老妻再搞一次浪漫。

最浪漫的事
https://youtu.be/VmeM46a3IDc

酒愁 2004.06.05午後於上海和平飯店
   2021.05.05凌晨整理於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