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3 21:09:09酸糖

佐櫻 寄宿 三 H 完

※紅燒肉來囉,請細嚼慢嚥,若吃完有任何想法,請告訴我。

※天氣變冷,大家要注意身體健康喔。


雛田已恢復狀況,只需再待幾天做最後的檢查後即可出院,漩渦家的寄宿也到了尾聲。

 

今天莎拉娜和博人到鄰村出任務,會在那裡住一晚。至於向日葵會參加托育所舉辦的郊遊,也會在外過夜。

 

佐助照例吃完早飯後與妻子道別,準備出門進行今天的工作,妻子到門口送他,神神秘秘地把紙條塞入他的口袋內,並湊到丈夫的耳邊道:『出去再看,路上小心。』

 

一離開家他拿出紙條,正想著妻子為何一副神秘模樣,看到紙條上頭的字他理解了。

 

下午三點,木葉溫泉旅館215號房,孩子們明天中午才會回來。

 

 

佐助在約定時間來到溫泉旅館,敲了敲房門後聽到房裡傳來小碎步,門開啟後妻子露出白裡透紅的小臉,笑說:「歡迎。」

 

怎知道他甫進門放下隨身物品,妻子就往他懷裡塞東西又要把他趕出去,仔細一看手裡的東西發現是和妻子身上同款的深藍色浴衣,妻子甜笑道:「老公也去泡溫泉吧,這裡的溫泉很舒服喔。」

 

『不用了。』

 

「快去,來溫泉旅館怎麼可以不泡溫泉,我等你。」櫻從後頭推著佐助,他不得不從。

 

泡過溫泉後他不得不贊同妻子的想法,泡過熱水後身體放鬆,舒緩了這段日子的緊繃。長年旅行他不是沒有經過溫泉之國,但他一次也沒有去泡。因為他在贖罪,他不能將這旅行當作歡樂的旅行,他要用自己的雙眼去探索這個世界,盡全力去彌補過去犯下的錯,他是過著苦行僧的生活。

 

但是他又犯了過往的錯: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不允許自己快樂。後來櫻連同他一起旅行,他知道現在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即使櫻也是一名忍者,他也不能強求櫻跟著他過苦日子,雖然櫻一定會說過苦日子也沒關係,因為是和他在一起。索性他放慢腳步,看到櫻累了就休息,手上有餘錢的時候盡量住旅館,讓她躺在溫暖柔軟的床鋪睡覺,看到她愛吃的東西就主動買給她吃,看到她有興趣的活動或是小東西就停下腳步讓她看。

 

這些舉動讓他發現人生不是那麼地苦,過往經歷讓他看到人性的黑暗面也讓他習慣痛苦,就算嚐到快樂的滋味也覺得這不會長久。但是和櫻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每天睜開眼看到櫻仍在身邊讓他感到不可思議,他的快樂不會一眨眼就不見。

 

而櫻也讓他看見人性的光輝,一路上見到傷患她從不推辭,看到孩子圍繞她櫻也陪同玩耍,她總是能在平淡的日子中找到能夠快樂的事物。她讓他見識到人生不是那麼多的苦,而是苦中帶甜,那一點甜就能支撐很多的苦。

 

恍惚之間回到房間,妻子給他開門後帶他坐在榻榻米上,櫻遞上一杯熱茶放在茶几上:「喝點茶,泡完溫泉有點渴吧?」

 

『嗯,渴了。』

 

兩人都喝了茶潤喉,佐助擱下茶杯發現妻子正捧著雙頰盯著他微笑。

 

『怎麼了?』

 

「偶爾出來散散心也不錯。」見丈夫沒有什麼反應,櫻繼續說下去:「這幾天忙著照顧孩子們忽略了你,抱歉。」

 

佐助愣了半晌,又想掩飾自己被看穿的不堪:『沒頭沒腦說這些……』

 

「喔?那是我想多囉?」這個傲嬌的男人,本來以為為人夫人父後會坦率些,沒想到還是這麼難搞。明明上次因為被博人撞見而大動肝火,還有每個晚上以為她睡著了而碰觸她,發現她累得沒反應後收手,身為他的妻子多年她很清楚丈夫在想什麼。

 

佐助又是用一連串的省略符號回答她,她只好再下猛藥:「既然是我想多了,那我們今天就什麼都不做,手牽手睡覺囉?」

 

下一秒她感覺被抱起並放到一旁鋪好的被褥上,佐助的身子壓了上來,兩片溫熱的唇覆上她的,沒多久就開始吻的狂野,自他眼中看見不陌生的慾火,但她有預感這次要花點工夫才能滅火。

 

『手牽手睡覺?』末了他舔拭她嬌嫩的唇瓣,一手置在櫻腰間浴衣的帶子,低語道:『也要你有力氣才能。』

 

可惡,剛才不是想要逗他嗎?怎麼現在是她被逗?算了,這幾天真的是虧待了他,只好乖乖讓他欺負,小手也不制止他的動作。

 

「窗簾……」窗外陽光充足,她不習慣在這麼明亮的環境下給丈夫看透。

 

『不會有人看到。』都已經看過彼此的身體無數次了,她還是會害羞。

 

「不是……」她不是那個意思,但心急的丈夫已經大手一拉,深色浴衣也隨之披散開來,與雪白嬌軀形成對比,如同一隻妖豔的蝴蝶,成套的粉色內衣為深藍與白點綴,是孩子們來寄宿那天的那一套,勾起他慾火的那一套。粉髮灑落在被褥上,陽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她羞赧而紅的雙頰,更添嬌媚。

 

掄起拳頭放輕力道往他肩膀上槌,嘟起嘴說:「就會欺負我。」說完小手也將他的浴衣帶子一拉,浴衣披掛在他精瘦的身軀上,配上他俊美的臉龐,透露出不輸給女人的媚。

 

櫻用腳掌側面劃過丈夫的腿部線條,偶爾腳指甲輕觸,用酥麻帶癢的感覺撩撥他,夫妻多年她知道該怎麼助燃他體內的火,讓他為她瘋狂。

 

佐助嘴角逸出輕笑不再言語,直接用行動將她帶進幾乎滅頂的情慾裡。

 

 

櫻側躺在被褥上,佐助從後擁住她,散落在被褥邊的浴衣僅有一件,還是尺寸較小的那件。佐助將身子挪動向下並解開內衣的扣環,讓柔軟的唇貼在纖白美背上,同時大手撫過她的側腰。白玉般的耳垂因為情慾透出粉色,半長的髮也因為汗水貼在柔美的後頸上,修長的指拂開遮掩後頸的髮,熱燙的吻翩翩落下。

 

她輕握拳頭讓唇貼在手指上,感受自身後傳來的愛撫,不知道是不是一段時間沒有親密,她覺得感官似乎變得敏感些,一點小刺激都能激起她身體的反應。

 

手指向下探往下身,不意外地已濕潤一片,才一觸摸就傳來妻子的呼喚:「慢點……」雖然她微微張開雙腿,但佐助還是可以感受到她的顫抖,許久沒有歡愛她需要時間適應,現在他們也有時間慢慢來,他會等她完全適應的。

 

他將手移到柔軟的豐盈上並罩起她一只乳,拇指來回劃過逐漸挺立的蓓蕾,指尖的液體沾染上粉色尖端,散發出情色的氛圍,其他四指則是輕輕搓揉棉花糖般柔軟的軟球。等到她發出難耐的呻吟後再換到另一只乳,同時輕啃她的耳珠。他的鼻息就在耳邊,可以從平穩的呼吸判斷事情還在他的控制範圍內,與他相比,她的呼吸早已亂了套,因為親密而顯露出無助與難耐。

 

好可怕的男人,她知道他向來自制力驚人,沒想到他在床上也是如此控制自己。他總是要讓她舒服後才會釋放自己,總是要撫弄她直到失去理智才肯滿足她。仔細一想,除了第一次因初嚐情慾而失控,之後他從來沒有失控過。

 

恍惚之間她平躺在床上,佐助則拉開她的雙腿,本以為他要釋放自己,沒想到他輕柔地吻她的大腿內側,在雪白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印記,微瞇上眼專注的模樣就像對待一件脆弱的珍寶,她可以感覺出來自己是被佐助寵愛的,在他身下軟成一灘泥。

 

不僅是在床上,日常生活中都可以感受到佐助不明顯卻溫柔的愛:每天會報告自己的行程,時間可以都會回家和家人用餐相處,偶爾回家時會帶她愛吃的甜品,可以想像他在甜品店前皺眉思考該怎麼點餐,話不多的他總是擔任傾聽者的角色,但他會很專心聽她說話,記得她說過的話,晚上睡覺的時候會不自覺地靠近她擁她入懷。

 

她想著這幾日冷落了他,需要給他補償才行,拉了丈夫的手,道:「讓我來。」

 

輕推丈夫讓他躺下,再褪去掛在自己身上的內衣,嬌柔的身子覆了上去,小手將披掛在丈夫身上的浴衣扯下讓他露出碩實的胸膛,清楚見到他的身體她紅了臉,即使夫妻多年在他面前她仍容易害羞,說明他的魅力仍在吧。佐助似笑非笑盯著她,他是個硬派的男人,在床第間他傾向讓櫻滿足,幾乎是他去挑逗妻子,因此很少讓妻子替他服務。妻子主動替他服務多半是她喝醉的時候,主動去解他的衣服並將他壓制在下,說了很多平常不敢說的大膽話,隔天早上醒來後羞愧地不想見人。

 

這次她沒有酒精的輔助,想必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還沒想完他就被她含著唇吸吮,讓他的思緒回籠專注在眼前的吻上,大手反射性地置在她的後腰。櫻已不再是當年那個羞澀的小女孩,她是個懂得情慾的女人:她懂得如何吻他、如何配合他的節奏來讓彼此攀上高峰,更重要的是如何讓他失控,他就要花很多力氣去控制自己不要傷害櫻。

 

小嘴移到他的耳邊,丈夫害羞時耳根子會紅到發燙,她的氣息一碰到他就讓耳朵微紅,將唇貼上去就一口氣變成艷紅,面對佐助誠實的反應她不禁竊笑。之後粉唇來到他的喉結,不意外聽到他在控制氣息,喉間發出模糊的呻吟,兩隻小手劃過他的線條後置於胸前的尖端,學他挑逗她的動作和力道,她可以聽到他吞吐逐漸失控,越來越無法抑制呻吟。等到他即將爆發出來時她停止一切動作。

 

他還來不及反應櫻就挪動身子,小手大膽地握著下方的堅硬,這舉動讓佐助倒抽一口氣。即使隔著一層衣料,他還是能感受從纖指傳來的觸感和溫度,她開始來回撫摸,不時停駐在前端,動與靜的時間點吊人胃口。佐助快慰地閉上眼,櫻還是那麼誘人,此時他已無力掩飾自己,想到剛才妻子說要拉上窗簾而自己拒絕,現在倒是他後悔了。

 

宇智波佐助到底是個自制力極高的人,他握住妻子的肩膀緊了緊,以夫妻之間的默契櫻明白這是要她停手的意思。佐助坐起身後褪去彼此最後的衣物,現在他的俊臉被熱汗沾濕,眼裡滿是蓄勢待發的情慾,大手拉拉她的小手,用眼神示意要她坐上來。

 

她的窄小容納他的粗長,兩條細白的手臂環在佐助的脖子,指尖不時撫摸他汗濕的髮和後頸,健碩的手臂環住櫻細嫩的腰,他倆面對面坐,肢體交纏汗水交混,分享彼此的體溫。佐助緩了緩下身的攻勢,薄唇貼上細白的脖子在滑膩的肌膚上流連,印上一個又一個渴求的吻,櫻偏過頭讓丈夫能順利吻她。

 

「親愛的……」她的聲音不同於平時的颯爽,甜膩帶些鼻音,還因為情慾而破碎不穩,只會在他面前才會發出這種媚人的聲音,連女兒也沒有聽過如此女人的聲音,心底升起一股得意。

 

薄唇滑過她精巧的下顎來到她的唇角,幾個吻後回應她,聲音是不可思議的低啞:『什麼事?』

 

「我愛你。」

 

大手捧著小臉,在吻得微腫的唇上蓋上溫柔的吻,再吻上飽滿額頭上的百豪之印,以額抵著她的,幾個吞吐調整好氣息後道:『謝謝你。』他要感謝這個傻女人出現在他生命中,給予他愛與溫柔並教會他溫柔待人,感謝她生下女兒,給予他期待已久的家庭。

 

旁人常說櫻很幸運,因為她等到了宇智波佐助,由他的角度來看,他才是幸運的。一直以來櫻都等著他,不管是多黑暗的時期,連他都不相信會有迎來光明的一天,櫻還是等著他。曾經彼此之間有嫌隙,甚至有想殺了彼此的念頭,忍者大戰過後不少優秀青年向櫻示愛,他在外贖罪行走多年,漸行漸遠是最有可能的結局,但最終他們還是走在一起。

 

櫻常常對他說愛,不同於年輕時隨口說的喜歡,她是認真說愛他。在他回到家時,在他疲憊不安時,在他對家庭感到愧疚時,在他抱她抱得太緊的時候,她都會說愛他,櫻讓他相信自己是被愛著的,是值得被愛的,但櫻從來不要求佐助回答她,真是個傻女孩。

 

雙手捧著俊美的臉龐並吻上他的額,當時他告訴她戳額頭的典故後,她忍不住抱著眼前這個悲傷的男人,這對佐助而言是多具意義的動作,那是鼬最暖心也最痛心的愛。現在他也對她做,更之後對女兒做,她知道佐助心中希望這動作只代表暖心的愛,不要再有痛楚了,所以他選擇保護世界,選擇在外行走,選擇獨自承受寂寞。

 

拇指撫著他眼角的皺痕,她湊上去親吻歲月的痕跡,有的時候她思考:在這無常的忍者世界,她不想當名留青史的三忍春野櫻,不想修練百豪永駐青春,只想當與宇智波佐助一同慢慢老去的宇智波櫻。

 

佐助閉上眼享受妻子的親吻,櫻的接觸總能讓他放鬆下來,在死亡森林爆走的時候也是她的擁抱讓他恢復理智,其實事後他很害怕,因為櫻總能輕而易舉地影響他,當他要投靠大蛇丸時以及後來與鳴人的決鬥,他不敢讓她繼續說下去,就怕她的告白會讓他動搖內心的決定。之後行走天涯,回到木葉的時候仍感到一陣不踏實,但是回到家擁著她和女兒的時候,心底才會有回到家的感覺。

 

柔軟的掌面貼著自己的頰給予他暖度,在和櫻在一起之前,他早就忘記人類的溫度。小的時候哥哥和媽媽會抱著他,讓他感覺肌膚相貼的親暱和溫度,他可以聞到親人身上熟悉的味道,讓他感覺到安心。之後他再也沒有與人肌膚相觸過了,只感覺到敵人溫熱的鮮血帶來無止盡的空虛,所以第一次與櫻相擁的時候,熟悉的感覺重新回到腦海中,他想起自己還是渴望愛的,他憶起自己愛人的能力。

 

他讓妻子仰躺在柔軟的被褥上,她總是想給他和莎拉娜最好的,他也是。精瘦的身子壓了上來,大手輕撫她的髮,櫻反射性地攀住他的肩,接受他給予的一切。

 

「親愛的你的手……」

 

『沒事的。』

 

佐助還是很溫柔,他並不急著釋放自己,他們之間除了第一次擔心她的身體所以沒有延長時間,其他的親密都傾向慢慢來。他並不會想要快點享受就粗暴急躁,更不會因為自己享受到了就草草結束。每次的愛撫都很溫柔,他會輕撫她的髮、輕掃她的背,用唇及手溫柔探索她的每一吋肌膚與每一道起伏,他會望著你的眼確認你是否不舒服,他會細細呢喃你的名字直到你看著他。歡愛結束後會替她清理身子換上乾淨的衣服,抱著她入眠。

 

每當閨蜜們開玩笑地問佐助是否在床上也很霸道強硬,她只是笑而不答。

 

大手貼上小臉,道:『還好嗎?』佐助望著身下酡紅的小臉,眼角的淚無聲地訴說被欺負得多慘,卻又心甘情願被欺負的表情,總是能惹起他的憐愛之心。櫻只會在他面前露出這副可愛嬌媚的表情,而他也只會在櫻面前露出被情慾支配的表情。

 

他伸手擦拭晶瑩的淚珠,櫻點頭回應後將他修長的手指拉靠近嘴邊,小嘴銜著打橫的手指,軟熱的舌舔著他指上的薄繭,上下唇則輕輕吸吮。

 

佐助微微睜大眼,櫻連忙鬆開他的指後問:「你不喜歡嗎?」

 

『你從哪裡學來的?』

 

「秘密。」

 

八成是她的閨蜜們教的,他知道女人的聚會話題尺度不會輸給男人的,尤其櫻的閨蜜們也多是愛取鬧的人,他也不多追究,反正多的是機會知道。

 

拉開細嫩的大腿,佐助緩緩沉下身將粗長重新埋入她溫暖的體內,櫻偏過頭承受熟悉的快感,指甲輕劃丈夫肩膀上的肌膚,他俯下身親吻櫻小巧的耳垂,在她耳邊吞吐男性沉重又低啞的聲音,情慾的氛圍更加濃厚,讓她的耳根子如鮮血般豔紅。

 

佐助所給予她的她都無法拒絕,從以前到現在亦如是,他所給予的快感讓她閉上眼,用雙腿環住他的腰,隨著他的律動擺動腰肢,一同投入歡愛的節奏中。

 

『櫻……』

 

聽到丈夫呼喚自己,睜開眼看著立在自己上頭的男人,她想起兩人的第一次擁抱。從小到大,佐助是她的信仰,他是如神祇般的存在,他的眼裡只有追求力量,少有失去理智的時候,更別說是男女之情,這就是宇智波佐助、站在忍者世界巔峰的男人。但是在擁抱她時,他的呼吸亂了套,汗珠匯聚在後頸,雙眼因為情慾而模糊,彷彿失語般僅說得出她名字的模樣,讓她驚訝自己對他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甚至有點開心。

 

但她從未說出口這些話,只柔聲道:「我在,佐助。」

 

佐助俯下身擁著她,最後幾個進出後在她體內注入暖流,她伸手抱住壓在她身上的丈夫,佐助微微挪動身子想離開卻被她抱得更緊,也就放棄掙扎。聽著彼此的呼吸從紊亂一同回歸平靜,她感覺一陣疲倦襲上,頰上又被親了幾下,闔上眼便墜入黑甜鄉。

 

 

身體好累又好滿足,貪歡過度了。櫻感覺有人推了她肩膀,她咕噥幾聲當作回應又蹭蹭柔軟的枕頭,又感覺有隻熱燙的手放在她肩膀上不走。她感覺那隻手越來越燙,燙得她從迷濛中清醒道:「親愛的……」

 

『要去吃飯嗎?』丈夫指了指牆上的掛鐘,七點十五分,遞給她一杯水。

 

她接過水杯喝了口,記得晚飯提供到晚上八點,點頭後說:「等我一下。」自家老公一臉輕鬆,真不知他怎麼還有體力替她打理,她都累得不記得後來的事了。

 

溫泉旅館的晚餐採自助式的,佐助還是像以往一樣偏好和食,僅有拿味噌湯、烤魚和醬菜白米飯,櫻拿的就五顏六色,當然有她最愛的紅豆湯。

 

佐助很快就吃完飯,但他沒有回房間,一邊享用飯後的熱茶一邊看著妻子吃甜食。他知道櫻向來愛吃甜食,旅行途中只要讓她吃到一碗紅豆湯,她的表情就會幸福的似是擁有全世界。之後莎拉娜出生他們替她餵飯,每每吃飽莎拉娜也會露出滿足的表情,像極了櫻。

 

這幾日鳴人的孩子來寄宿,向日葵的模樣讓他想起小時候的莎拉娜,加上有向日葵陪伴櫻聊天說笑,他對鳴人也不那麼怨了。至於博人,雖然發生了那件事,但看在他也逗笑櫻也就算了。

 

「吶,親愛的。」妻子吃完紅豆湯放下湯碗,支著下巴對著他笑。

 

『嗯?』

 

「其實這幾日博人和向日葵來住挺好的。」

 

『怎麼說?』

 

「因為你一直笑著啊。」對面的丈夫微皺眉表示不認同,櫻繼續說:「這幾天你有時候雖然會不開心,但是在面對孩子的時候表情變得很溫柔,嘴角還笑著喔。」

 

如果給當年身陷復仇的佐助看他現在的表情一定會不敢相信,他居然也能露出這般純淨的笑容,只是看到孩子就會不自覺跟著一起笑,什麼理由也不需要、想笑就笑。

 

「老公你從以前就對孩子很溫柔,旅行的時候你對遇到的孩子都很溫柔。」

 

他曾以為自己的溫柔隨著父母及兄長的死去而消散,他再也無法將溫柔分給他人,但是遇到第七班、遇到櫻,再之後莎拉娜來到這世上,他發現自己仍有給予他人溫柔的能力,而且他發現越是付出溫柔他得到的溫柔就越多。

 

感覺自己深埋心底的話都被妻子猜中,佐助偏過頭不想讓她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瞧見丈夫被猜中心事後的反應,嬌笑道:「我們回房吧。」

 

 

幾天後,康復的雛田和鳴人來接孩子回家,向宇智波夫婦道謝,櫻原本想要留他們吃晚飯被雛田拒絕,還約定好下次去鳴人家吃晚飯當作謝禮。

 

離開前鳴人將向日葵抱起,女兒向櫻揮手,鳴人查覺到女兒身子往櫻那裡傾就讓她靠近櫻,向日葵在櫻的臉頰上留下一吻。

 

「謝謝你的禮物,向日葵。」櫻撫著被親吻的地方笑著道,向日葵也在莎拉娜臉上啃了一口,讓莎拉娜羞紅臉。

 

鳴人本以為女兒已經親完了想要抱回來,沒想到仍對著佐助的方向揮手,不好違背小女孩的意思,就讓她在佐助臉上也印上一吻,佐助也沒有拒絕。

 

『好了,向日葵也給爸爸一個吻吧,爸爸好久沒有見到你們了。』鳴人將臉頰靠向女兒,女兒也很給面子地給爸爸一個吻,見狀鳴人將女兒抱得更緊,不愧是他的小棉襖。

 

博人見狀也笑了,妹妹總是能融化大家的心呢,還有能在眾人面前親吻老爸的勇氣,他就沒有。

 

發現兒子在一旁笑的不坦率的表情,鳴人放下懷中的向日葵,將臉湊上兒子說:『博人也來親親爸爸吧。』

 

被老爸突然的發言嚇一跳的博人馬上大喊:『我才不要!』他早就知道兒子會有什麼反應了,只是想逗逗他,伸出大手揉他的髮:『那就先欠著吧。』

 

『欠什麼……』雛田知道兒子心裡其實很高興,掩笑後牽住他的手,說:『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小櫻、佐助還有莎拉娜,這段時間謝謝你們了,一定要來我們家吃飯喔。』

 

 

夜裡在宇智波夫婦的臥房內,櫻擁著丈夫道:「總覺得心裡有點失落呢,想到明天開始不用準備博人和向日葵的飯菜,沒有他們陪我聊天,有點難過。」

 

的確,雖然家裡回歸寧靜,但頓時少了兩個人的家讓人有些寂寞,既然他們的陪伴能讓妻子開心,那就不改阻止,佐助道:『以後再來住吧。』

 

感受到丈夫的寵愛,櫻笑著獻上吻:「好。」

                                                                                〈全文完〉

作者後言

大家好我是酸糖

天冷燉了一鍋紅燒肉給大家吃,暖暖身子

我因為健康因素從職場上退出,預計休息一陣子

這段時間我會休養身體的,本來想說多打些文章,但是陪伴我多年的筆電居然壞掉了(哭)

也想做些事情會花掉存款,所以買筆電的計畫可能會延後一點,我還是會用手機看大家的留言的!

這篇H算是我心中覺得很喜歡的,苦盡甘來的宇智波夫妻,充滿愛的宇智波

我把火影重新看過一遍,發覺作者在其中安排的一些細節

例如曉組織存在的是對是錯、每個人物的愛、恨與悲哀、歷代火影的想法

當然還有作者一直要傳達的概念:夥伴與羈絆

以前看有些懵懵懂懂,長大後看才發覺作者融入很多概念,也讓我看得入迷

其中對櫻的想法又更了解了些

看到網路上不喜歡櫻的言論,不喜歡櫻的人覺得第一部的她花痴、看不起鳴人,

到後來和鳴人的約定讓鳴人痛苦,她假意向鳴人告白又試圖殺了佐助

我認為第一部的櫻並不了解真實的鳴人也待他不好,但是我們不也有時候聽信他人言語

沒有用自己的方式去認識那個人,進而評斷那個人

櫻其實是我們的縮影,責怪她的時候我們也是在責怪自己啊,我們沒有資格對她丟石頭

到之後祭告訴櫻她讓鳴人痛苦,櫻覺悟要讓鳴人放棄找回佐助,她想到最好的辦法是向鳴人告白還有親自刺殺佐助

鳴人和佐助都是她深愛的人,都是如家人和夥伴的存在,但是此時的佐助已不是從前的佐助了

她的心有多麼痛啊,對鳴人的愧疚和自責,還有刺殺心上人的痛苦全部夾雜在一起

我個人覺得她刺殺佐助時的淚水算是火影裡面最痛苦的幾幕了

以上是我的淺見,大家若有想法,歡迎讓我知道^    ^

上一篇:佐櫻 寄宿 二

uni2019 2020-11-22 00:52:14

凌涵櫻,讓我想起。

寫的很美!

(悄悄話) 2020-08-26 22:26:05
↗☺ 寒兒 ☻ ↙ 2020-01-09 19:35:57

真的,很多人都看了當時自來也之死難過,我記得我好像有哭((也聽過朋友說爆哭的
啊~說到這想到漫畫,好煩啊啊啊啊~~~
哦~我不厲害我是兩光王!!只是偶爾無聊閒來一筆
放假真的好,以前在宿舍,不管是有功課沒功課,都搞到2點多
假日碰到室友在她還玩LOL到3.4點多才要睡 ((我每到她沒課的時候都祈禱她最好是去找男朋友
現在早了些,1點多就倒了偶爾2點多 (姐姐出門玩回來晚
雖然偶爾我還是不想睡會聽個音樂或開文件的小說起來打字!但真的比以前好多了,沒壓力的生活
不過在聽到同學有工作又受不了辭了工作,就有種....奇妙?心情不知道該怎麼說,哀呀~
然後跟我媽提,我媽還說你們這年輕人沒定力,哀~

但,總是覺得,我很奇怪
要寫,就一直寫下去,然後回頭看一遍又覺得好像很好,但停個幾天幾個禮拜,再繼續,忽然不知道怎麼接下去,真煩。
我一直都很想去寫完一部屬於自己的小說,之前拿著自己的親身故事,又覺得寫這種沒有好結局的東西幹嘛?
而且回憶回去又感覺心情很差,就這樣連續荒廢兩年 (哀~
我要來檢討檢討,我今年一定要達成目標!!!!
順便畫貼圖!!!!((噴氣
好的好的,請多多指教! ʕ •̀ ◡ •́ ʔ

版主回應
自來也死的時候真的是爆哭
尤其後面鋼手得知後震驚的模樣,我真是哭慘了
其實火影裡很多地方,感動或是悲傷的我都想哭,真是部好動漫

哎呀你們都說自己沒什麼
結果幾筆勾勒後都做出很棒的作品,讓我這個美術外行人讚嘆不已

放假的生活真的好,尤其是可以睡到飽!!!而且也沒什麼壓力,可以到街上探索新店家,到河岸邊吹風看風景,到圖書館看一整天的書,真想永遠放假XD

老一輩的人看年輕人總是不滿意,我記得之前埃及的古文物上面就有這麼寫
以前的選擇不如現在多,而時代環境不同產生代溝,不管怎樣做老一輩都不滿意,不如安心做我自己就好
讓自己快樂最重要!!!

我懂你的感覺
當下寫覺得很好,之後看覺得不對勁,一直修改,最後寫不下去了
我有好幾篇文都是這樣胎死腹中的
是那種靈感跑掉再也喚不回的感覺嗎?我覺得是這樣
先別論斷自己寫的東西,既然有話想說就先寫下來,心裡會舒暢許多,
一點一點慢慢來,不用要求進度,不要去評斷自己,就讓它順其自然地說出,要相信心中的感受和自己的對話,有的時候可以問自己的胃,因為胃是不會說謊的器官
新的一年請多指教,照自己的步調慢慢來,人生還長著呢,做自己快樂的事情!!!
2020-01-10 21: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