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4 21:42:23酸糖

Aching Soul 一


Aching Soul 一


※閱讀指南

此篇為TAS(The Asleep Secret)和WLN(Who's Laughing Now?)的衍生文章

在此以拙作向這兩篇經典軍裝文致敬

TAS:http://tieba.baidu.com/p/578977837

WLN:http://tieba.baidu.com/p/1596975054


※內容大綱

佐助和櫻為軍校的同學兼情人,但是由於掌權人卡卡西毀了佐助的家庭,並且將佐助流放邊疆。

卡卡西迷上了櫻,寧次也喜歡上櫻,但是櫻仍深愛著遠方的佐助,甚至為了他不惜傷害很多人。

最後佐助靠著櫻提供The Kyubi Plan的內容(卡卡西讓她知道的)翻盤,成功扳倒卡卡西,成為掌權者。他判處卡卡西死刑,但櫻強烈反對,裂痕從此開始。

當櫻快要無法忍受日漸腐化的佐助時,鼬給予絕望的櫻希望,他們一起逃離逐漸崩離的世界,來到一座小島一起生活,逐漸相愛。

佐助無法忍受他們的背叛,將他們抓回來後軟禁。不同的是鼬進了牢房,櫻則是進了佐助的房間。

愛恨情仇強烈糾纏,是百度鼬櫻吧的精品文章,值得大家一看。


此篇設定是在櫻和鼬被佐助抓回來之後。

那麼,我的拙作即將開始囉──



他的夢想是她的牢籠。

 

 

櫻拿起他的軍裝外套,望著他寬闊的背影,白色襯衫底下背脊如用刀刻劃的雕塑品,線條分明,也像他的性格,愛恨分明。

 

 

他痛恨謊言和背叛,春野櫻卻同時犯了。她也很清楚:他不會放過任何傷害他的人,必定將其折磨到底,生不如死。

 

 

佐助站在穿衣鏡前,銳利的眼神緊緊跟著鏡中的自己,有時分神給身後的她。他抬起雙手,櫻斂下眼,小心翼翼地替他穿上外套。

 

 

每天早晨他都要這樣折磨她,一日不折磨便難消他被背叛的恨意,這是她傷害他的代價,他要她每天償還,每天提醒她曾經背叛他。

 

 

從前他對她或許是微薄的愛,現在則是濃烈的恨。

 

 

她選擇忽視他眼中的恨意,替他扣上鈕扣,整平衣領上的皺褶,整齊的服裝才符合最高領導人的身分。

 

 

待衣裳整理好,佐助轉身旋開門把離開,像是房內沒有櫻的存在。

 

 

櫻見到佐助的反應,長嘆一聲。冷漠也好,離去也好,她只希望減少跟他相處的時間。說也諷刺,年少時恨不得每分每秒見到他,現下卻希望他早些離去。

 

 

來到窗邊,接送領導人的車停在種滿繁花的花園前,她呆盯著佐助的背影,直到車門被關上,車子緩緩駛走,她才回到柔軟的大床坐下。

 

 

鼬,你很痛苦吧?請再等我一陣子,等我……

 

 

 

佐助今天很早回來,他們之間連言語都不用,他打開門,揚起下頦往衣櫃的方向指去,櫻知道他要自己去換正式的服裝,又是私人宴會吧。

 

 

他仍要她擔任他的女伴一角,縱使難堪,縱使她曾背叛他。

 

 

在車子裡,沉默迅速攻占所有空間,偶爾有司機打方向燈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他們兩人一人占據後座的一角,視線各自朝著窗外。春野櫻輕皺眉頭地望著車外的風景,享受難得的自由。

 

 

『等一下不要露出那種表情。』佐助沉聲道。

 

 

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聽過佐助的聲音,櫻緩緩轉過頭,望著佐助的側臉。白皙的手撫上自己的臉頰,她忘了表情為何物。

 

 

 

下車後,佐助習慣性地伸出手臂,櫻反射性地攬住他的手,假裝兩人仍相愛的動作她再熟悉不過了。

 

 

一進到大廳,全場目光瞬間被吸到他們身上來。櫻勾起輕笑,她知道大家在想些什麼。

 

 

大家在想著春野櫻的不要臉,先是日向,再來是卡卡西,最後是宇智波兄弟,為了權勢春野櫻不惜出賣身體,骯髒。

 

 

佐助放開她,掛起假笑開始和各方人士社交。櫻很識相地退下,來到擺滿美食的餐桌旁,沒有吃晚餐卻提不起胃口。

 

 

驀地,她瞥到餐桌最側邊的粉紅香檳。

 

 

她還記得她和鼬為了慶祝而買的粉紅香檳,那時候她先找到工作,鼬則晚她一些。櫻在領到第一份薪水後請鼬吃紅豆丸子,鼬則是偷偷買粉紅香檳,在吃晚飯的時候突然從背後拿出來,給她一個大驚喜。

 

 

那段時間雖然不富裕,喝西北風的機率也不低,可是那時的她認為只要和鼬在一起,即使喝西北風也是含著蜜的。

 

 

為什麼?在卡卡西身邊的時候,還有現在,我總有喝不完的香檳,為何我只記得窮困潦倒時的那瓶香檳?

 

 

伸手取了一杯不喝,純粹回味。

 

 

『在想什麼?』

 

 

彈指間另一個香檳杯敲擊她的杯壁,受到驚嚇的她抬起頭,熟悉的乳白色眸子映入眼簾。

 

 

日向寧次。

 

 

宇智波佐助痛恨日向寧次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工作場所無法避免,私人時間佐助不屑和寧次處在同一空間。知道這一點的人不敢在舉行的宴會同時邀請兩人,就怕得罪最高領導人。

 

 

櫻張開嘴又閉起,遲遲說不出一句話。

 

 

『怎麼?驚訝我出現?』寧次一派輕鬆地說。

 

 

「沒有……」眼神不敢對上他,心虛地說,畢竟她曾經為了佐助背叛他。

 

 

她的人生在背叛中度過。為了佐助,她背叛寧次和卡卡西;為了自己,她背叛佐助。

 

 

他看透她的擔憂,輕笑道:『別擔心。宴會的主人欠我一份大人情,才肯讓我出席宇智波佐助參與的宴會。』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點頭,眼睛盯著香檳表面雪白的泡沫。要是讓佐助看到她和寧次在一起的畫面,她很難確保寧次的安危。

 

 

寧次再次勾起笑,放下自己的酒杯,伸手奪去她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

 

 

Shallwe dance, Sakura?』

 

 

待她尚未反應過來,寧次拉著她的纖手,強行將她拉入舞廳中央。

 

 

待她站穩,弦樂團開始下一首曲目,身旁一對對男女擺出跳舞姿勢,開始翩翩起舞。寧次冷笑,宇智波佐助就算想進來也沒轍。

 

 

寧次的手自動握住她的側腰,另一手執起她的手,看著她難堪不安的表情,他的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征服感。

 

 

大手稍使力,讓她跌落在懷裡,不顧旁人的眼光,寧次的唇貼在她的耳畔。

 

 

『你不用擔心我的安危。自從你背叛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死了。』

 

 

寧次笑著離開他的耳際,穩健的步伐讓櫻能輕鬆的跟上,讓她生出回到往日的錯覺,露出這陣子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那個溫柔對她笑著的寧次,那個尚未骯髒的自己。

 

 

順著音樂,寧次將她轉了圈再扯回懷裡,說:『過的好嗎?』

 

 

「你覺得呢?」櫻將雙手放在寧次的頸際側邊,若竹色的明眸由下往上看他,風情萬種。

 

 

寧次沉默地看著眼前的她,腳上的動作沒有停住,一個回勾讓她向後翻倒,當然,他握住柳腰沒讓她摔倒。

 

 

俯下身靠近她,櫻睜大雙眼望著逐漸放大的俊臉,寧次瞥過舞池邊一臉寒冰、握緊雙拳的宇智波佐助,再拉回視線。

 

 

櫻閉上雙眼,感受寧次熾熱的鼻息吐在自己敏感的頸部。

 

 

黑暗中,寧次的聲音響起。

 

 

『想知道宇智波鼬的情報嗎?』

                                                                                           〈未完待續〉


作者後言

有什麼想法歡迎告訴我喔^____________^

下一篇:Aching soul 二

(悄悄話) 2014-04-27 21:52:54
(悄悄話) 2014-04-27 00:21:21
(悄悄話) 2014-04-26 23:3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