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2-04 21:27:25Solo

無處寫憂懷07:松林的低語

無處寫憂懷07:松林的低語

  妹笑說,小哥我覺得你喝了酒,很會說故事。尤其是你只要酒後,說到黃昏都好有趣喔。你們倆在火車上聊金庸小說,我覺得十分精彩。特別是你之後在佛堂裡,研究天龍八部的字詞意義,對照那小說裡的主角與人物。妹妹我壓根沒想到金老先生,會應用佛教的語彙護法神人物,融入小說的故事裡。我想起以前陪老爹看那部港劇時,因為所有歌都太好聽了,每首歌都不放過,都會想聽一回,尤其是那曲倆忘煙水裡。我在想,若我哥那個夕陽先生是段公子,那麼精通詩詞的黃昏姑娘,肯定就是他的神仙姐姐王語嫣了。而且呀,我哥豪飲時,整雙手也都是六脈神劍,溼答答地!一直在排汗,好神奇,我還被你灌醉過一次!

關正傑 關菊英 - 倆忘煙水裡 1982
https://youtu.be/xYPRXIjAKFQ?si=K5k9z4kiudY1Uxh1

  我哈哈大笑地說,可是那部戲裡,我最不喜歡的就是王語嫣,啥都不會,就是個神仙姐姐的小花瓶,那該如何是好呢?我喜歡木婉清與阿紫,比較有個性。妹好奇問:哥不喜歡阿朱嗎?我現在想天龍八部那齣戲,我在想,我哥可是很懂喬峰痛失摯愛的心境,而且若我哥遇到那位喬大爺,要是與他比拼一番,肯定也是要與他義結金蘭的!我笑問:我怎麼就不能與異姓姑娘義結金蘭?為什麼一定要與酒漢呢?我偏偏就想與姑娘家義結金蘭,那樣才有高梁喝!妹妹會請客!每次都會,哥哥不在家,妹妹就不賣酒,金陵酒肆老字號招牌!話說回來,老哥就在這杯高梁,跟妹妹說句真心話,茉就像是我心底伶俐的阿朱,而非王語嫣,而葉莉她,就是阿紫那般。只不過,她不像阿紫那樣癡情。但那樣也好,那樣比較好處理,不會太麻煩!我記得,我第一回讀那小說時,我就想到『恨紫奪朱』的成語,金老先生很會取名字。

  妹感嘆說著,我覺得我哥當兵這兩年,個性上變很多,變得比以前沉靜,雖然熱情的性格不變,但以前比現在活潑很多很多,但多了很多很多,看不見的心靈活動。想不到,行萬里路之後,居然有那麼大的改變。

  我笑問:妹妹,妳可以唱一首老歌給哥聽嗎?這樣好了,妳唱一首歌給我聽,我也唱一首給妳聽,就在金陵小妹的視聽室裡,唱完之後,我就要洗澡睡覺去了,第二次在妹妹家掛單,我得改變作息才行,總不能老是過著守海防時,那種日夜顛倒的日子吧?我再過一段時間,就要去南陽街補習,當小小的臥龍先生呢!

  妹大笑道:老哥,我家又不是寺廟?什麼掛單?你這兩年,在外流浪掛單慣了,你已經退伍了好不好?你已不是阿兵哥了呢!我笑說,哪不是?那與退不退伍沒關係呀,我老覺得我是帶著滿滿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感情,來遊歷人間的!是不是廟也無所謂,在我心裡,無處不是廟宇與法船,都嘛是人生啟示錄。

  妹尋思好奇問道:哥,你跟妹說說,你到廟裡掛單,與和尚之間的對話給我聽好嗎?還有,你提到的禪詩。是禪詩,不是情詩喔!我要聽禪詩!妹覺得你的心思,還在部隊裡,你現在好像是從部隊裡休假時似的,不像是個退伍的軍人。因為,你會想到部隊裡的種種。妹妹很愛聽你說,去年初冬時,你那段在部隊裡,勞心又勞力,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為,那時你的部隊都開拔到駐地外面,那麼多裝備與那麼多人要同時移動,吃喝拉撒睡在野外與山裡都在一起,任務很多很多,又有那麼的路要走,你這個連部組組長,兼任參四業務,還有砲班班長,又是地下連長。所以,也是那段時間,我哥身心靈的體悟最深最深。

  我驚喜說,喔,妹妹現在這麼懂哥唷?那我們的對酌很踏實。妹開心說道:我記得上回你來我家喝酒,是大年初五時,我請你來喝春酒。只是沒想到,你那時破天荒地休了半個月的長假。當兵很操我是聽過,但我從沒聽過,有人當兵可以休那麼長的假,偏偏什麼奇事,都會在你身上發生!那要我唱什麼歌給你聽呢? 

  我:我記得我在無燈的深山裡,半夜望著天上星星,聽晚風吹過山林,聽那梭梭聲,想起老家的後山,想起一首歌,妹妹既然慶祝我退伍,就清唱那首老歌給我聽。

松林的低語(電影我是一片雲插曲) 1977
https://youtu.be/0O8lkS8Us84?si=rFQoGWQ2ceLMvaFu

聽那松林的低語 充滿了柔情蜜意
我們從林中走過 踏著往日的足跡
過去的點點滴滴 到如今都成追憶
我們默默的依偎 戀痕在彼此眼底

白雲在眼前飄去 山風在耳邊歎息
我們靜靜的相對 空有那深情萬縷
過去的點點滴滴 到如今都成追憶
我們默默的依偎 戀痕在彼此眼底

  妹唱完問:那不是我是一片雲那電影裡的歌嗎?我覺得我是一片雲,更好聽更好唱呢!那不然,妹給小哥安可一曲。我驚訝道:我沒有想聽那首歌呀!不要唱那首歌! 妹笑問:為什麼呀?你越不想聽,我就越好奇想唱!你一定要跟妹說,為什麼不想聽那首歌呢? 我說:乾一杯就跟妹說。實際上,我在很多山上賞雲時,都會想到那首歌。但最後,都會想到我站在老家後山的山崗上,眺望家鄉那片大海時的情景,眼角會有滿滿的鄉愁。

我是一片雲 1977
https://youtu.be/r0qfpgeNaLs?si=oBpa_20UQLxPS3t_

  妹低語問:會想起後山的,女主角嗎?她在後山唱給老哥聽過,對不對?我點頭:那是她愛唱的老歌之一。我記得,我在六月下旬移防先遣後,把在香山連部所有火砲裝備與所有辦公室,都安置妥當後,我在連部辦公室裡,也裝了一台可以收聽中廣音樂網的收音機,讓大家邊辦公也可以邊聽廣播裡的新聞或音樂。我記得我在一切就緒後,試聽時,聽到那時收音機傳來一首新歌,你怎麼捨得我難過。我一聽之後,聽得很入神。那還是,我與那曲子的第一次相遇,結果整個連部組辦公室裡,阿兵哥還都會唱,還跟著哼。我霎時很懷念茉與想念莉。很多事,就是那樣像雲層那般層層疊疊,包括情緒。而我默默地,都把那些情緒暫時隱藏起來了!我還記得,連部組弟兄們哼完那首歌之後,回頭對我說:班仔,你再三個月就要退伍了,那樣連部組群龍無首,我們會很難過的!你可是,我們所有人共同的師父耶,兵器連連部業務的一代宗師呢!


  妹笑問:一代宗師?這從何說起呢? 我:我說徒弟們實在是太抬舉我了!因為,我跟他們說,他們原本的師父都是從基幹營退伍的,他們退伍後,連上才開始改實兵編制,所以實兵營的業務,他們其實也沒接觸過。他們就笑說,那麼就是我們師父自己摸索出實兵業務出來,不但基幹營的業務會弄,連實兵營的業務也是嚇嚇叫囉!整個師,也只有我們師父那麼強!所以,咱們整個連部組的師父就是一代宗師,不管那業務有沒有操作過,只要一上手就是嚇嚇叫,叫他全師第一名!我們剛接業務時,回師部開會,師部裡的許多老業務士,一聽我們是從三營兵器連來的,都要我們回連上代為問候師父。而且,他們都會賣師父面子的,說師父是全師最強大的業務士。還會帶兵,移防海防前,到師部出公差,砲排拿下全國冠軍之後,整個師部都對三營兵器連都會豎起大姆指說著,雄獅之光!你們師父老班長,那個地下連長很愛比賽,不管到哪裡,文武全才都是第一名! 妹說:就是,我哥就是文武全才,到哪裡都是一把好手,連喝酒也是第一名。

  我嘆道:唉,可惜呀,我的愛情一塌糊塗,完全失敗!妹抗議道:那非戰之罪,又不是你的錯!哥又胡說!你不是要唱歌給我聽嗎?我都唱了,換你唱。我笑說:好,非戰之罪,不胡說。現在唱,唱完我要去洗水澡了!可是,我沒帶盥洗衣物來耶!妹甜笑:哥只要專心唱歌給我聽即可,那些我都準備好了,就在客房。可是,你不是退伍了嗎?還是要洗冷水澡呀?

黃品源-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1990年四月
專輯;男配角心聲
https://youtu.be/FVG6uqMYWvA?si=j7AJvKn-gCZeycfk

Solo 2023.12.04 亥時筆


後記:【松林的低語】散文

  我沒有寫日記的慣例,人們在入睡前,以醉的醒寫下隻字片語,而我慣以酒中醉的醒,記下一切當下的靈犀的美麗!

  記得上回夜訪泰雅族直潭酒友,他神采飛揚地向我介紹起他挖到的老歌,使我模糊地想起清晰的劉藍溪,與鳳飛飛唱的松林的低語!我時常在曲中失神地諦聽,霎時世間的所有聲息,全然與我毫無干係!但舉杯酌酒的神情,除外!

  往往我在與酒友擎杯之後,會央請其再repeat一回!我很容易被歌曲所感動,再加諸酒揮發的天性與酒友舉杯的手勢,我總認為那樣文思的興起,已是我在人間所得的很美的幸福與好運了!

  我每天看見太陽下山,看著月亮每晚改變她的舞姿,彷彿與酒友酌酒相談,或淺酌或豪飲,成為一種靈魂的作息,醉意在靈感醒來的當口,說醉也是醉,說醒亦是醒!於是我總喜歡同酒友對酒談天說地,如同挽時間的所有古老與新意相酌,飲酒之量在相談甚歡之下,也彷彿如同海隨意的波浪!屢屢以醉意之波醉寫心靈敏感的堤!

  酒中之緣,像兩株形同莫逆的山野松柏,我們各自交談已泊醉的回憶,亦同時創造正入醉的回憶!時間在醉醒之外,是沒有任何靈感的生氣,酒罷而歸,挽著模糊的醉醒散步在匆匆的指間,誰能真得說,黑色的墨裡,沒有一絲的光明?

  於是心裡,再細微的心情,我們都也聽得見,眼神是炊煙也好,漣漪也罷,心底仍私下舉杯謝天,感謝讓今晚如此有意義,不管醉或醒,當下心境,已然是源源不絕的美麗!連忘與記也全然被路過的礁石所忘記,因為我們在笑語間,已然超越了平凡,又入了知足的平凡!

  不管心湖裡的湖水深淺,我們前行的漣漪即使在時光裡即將也成為一種無痕,然而套句酒友的話語:今晚真是甘甜美麗(台語發音猶美)!秋繽紛的心,其實在當下,並非是愁的,而愁亦非全是一種悲哀,如果情緒似水一般善感,就不管那是一時的清澈與模糊!

酒愁 20030719黎明酒筆
直潭與友泛舟對月酌酒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