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2-01 02:33:43Solo

無處寫憂懷06:一笑嫣然,紅梅白雪知

無處寫憂懷06:一笑嫣然,紅梅白雪知

  我在靜夜酒中,向小妹傾訴著與她的過往,那曾在古老通車火車上的金庸小說絮談。我說道,我記得她對我詢問:你知道金庸武學裡的第一女主角是誰嗎?他可是把她從十六,七歲出場,寫到她襄陽城破終老呢!她也是個鬼靈精。我笑答:那還會有誰?當然是出場時,白衣金帶一笑嫣然的神廚呀!她接著道:對的!那裡面還提到,我很多的家鄉菜呢!只不過,除了東坡肉以外,其他的我都沒吃過,我還在想呢,那西湖醋魚是何滋味,我若吃到那道菜,我一定要逼那個,在海邊從不吃魚的小農夫,吃一小塊魚肉看看。我一聽到她提到魚肉,心念一轉就把那話題轉開,問她:那妳可知道,那位白衣金帶女主角,是以那首詩詞出場的呢?那裡頭最後一句,還以黃昏結尾做收。

  只聽到小妹哈哈舉杯說道:我知道,夕陽先生又把話題轉到詩詞了!然後呢?她有說出一笑嫣然的宋詞嗎?我笑說:她當然知道呀!她說著:一笑嫣然對冷落黃昏。只不過,那闕詞有點四季況味,由春入冬,開頭感覺是花季,但句末有點滄桑。

瑞鶴仙·賦梅 南宋辛棄疾

雁霜寒透幕。正護月雲輕,嫩冰猶薄。溪奩照梳掠。想含香弄粉,豔妝難學。玉肌瘦弱。更重重、龍綃襯著。倚東風,一笑嫣然,轉盼萬花羞落。

寂寞。家山何在,雪後園林,水邊樓閣。瑤池舊約。鱗鴻更仗誰託。粉蝶兒只解,尋桃覓柳,開遍南枝未覺。但傷心,冷落黃昏,數聲畫角。

譯文

濃霜浸透了窗間的帷幕。現在正是雲輕月冷,層冰未消的時候。梅花臨水照鏡。有人想塗抹胭脂,卻學不成半點富豔妖媚之態。在朦朧的月色籠罩下,寒梅依然是玉潔清瘦的本色。想像春風中的梅花,流盼一笑,百花失色。

寂寞。故鄉在哪裡?雪後的園林,水邊的樓閣。雖然有瑤池以前的約定,但託誰捎去書信?粉蝶只懂得親近桃柳,梅花開滿了南枝卻沒有發現。只留下梅花在黃昏中,獨自冷落傷感。

  酒小妹感嘆道:你們倆個古人對話真是有趣。但妹妹我覺得,過去那五年,不,是六年才對。我哥高中唸了四年,當兵當了兩年,影響我哥最深的,剛開始是她,但後來是佛堂。因為我哥,常獨自一人去佛堂吃齋唸佛,也沒人知道,還把佛堂裡的書都瞧了一回。

  我笑說:妹說對了!我其實是將佛書當作故事書看的,因為書總是說如是我聞。或是當作哲學來研究,親身經歷實驗與實踐。讀萬卷書,也要行萬里路,兩不擔誤。

  妹甜笑問:那我哥,還記得去年十二月嗎?你跟我說,那是你人生中最累的一個月,就是1989年的12月。你一直都在野外訓練,測驗以及演習對抗,大多數的時光都在野外或山裡。只有深夜裡,你手握著步槍,看天上星星陪著你。妹妹我送你一曲鋼琴曲,慰勞一下,我酒小哥去年的十二月,那專輯就叫作十二月,曲名叫感恩,
Thanksgiving,用黑膠聽。

George Winston - Thanksgiving - December 1982
https://youtu.be/YJm364qRtQE?si=179KUP2r7ATG2AUl

  我聽完後,低語著,這曲子像老酒般,那般清澈與溫度俱足。若說酒是時間的佳釀,那栩栩往事就是眼底的陳釀,像一首詩。如同,我在佛堂裡,跪在佛前,文字突然一瞬,同淚水,脈脈合盤托出。詩即是,我閉目,雙手合十,以赤子默默地,流出。

  可是,妹你知道嗎?我背值星,晚上讓阿兵哥休息時,是在中山室請他們看電影,而且大多是香港電影。有的阿兵哥還好會唱歌,去年初冬我們在野外小酒館,我與他們喝酒,他們一開口就唱著『浪奔浪流』給我聽!我那時一聽到時,我想起老家海邊的白浪滔滔,以及那曲子裡幾段情節,內心對著天上繁星自語著:我的女酒友,以後應披著白紗,是別人的新娘子了,那衷心祝福她,願歲月善待她!然後又想到,我與她對酌過無數回,曾經有過的甜蜜對話。想著想著,我想著黃昏在耳邊提過的詩,以及與葉莉的對酌,我就自嘲,結果我自此,以詩酒為家,到處流浪。

上海灘 1980
https://youtu.be/4tNg5N6hi1k?si=n7zKLYzbTLp5kAKR

  小妹突然哭出來輕聲道:我一想起來就覺得好悲哀!一個學霸變成流浪的乞丐兵,心裡喜歡的人,一個早逝,一個遠走他鄉,腦子裡還裝著那麼多往事,在那曲上海灘中飄過腦海。偏偏,那人的記性又那麼好,聯考社會科還考滿分140分。我這樣認識小哥也三年了,聽著聽著,總覺得我小哥是天龍八部裡,那三個男主角的綜合體,酒量一流也是酒國英雄,也天資聰穎像段公子,但天性好佛,愛去佛堂與廟裡唸經,又像那個小和尚。可是偏偏我哥命運又不開掛,苦幹實幹地當著很難當的兵。

  我笑問:小妹,妳提到天龍八部,我記得我在火車上,與黃昏說那書名其實是佛經裡的用語,那些都是護法神。之後,我這幾年在佛堂翻佛書,曾經翻閱過佛經辭典,我記得天龍八部是天人(或稱天、提婆)、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呼羅伽。許多名詞是梵語直譯過來的!我後來在當兵時,認真研究過那個名詞護法神的個性與意義,對照以往閱讀過的天龍八部小說,有一些心得,有人用心寫了書,有一個人休假時,喝著小酒也認真地看了,會心一笑(附註)。我總認為,人與人的相遇與感情,就像一個穿越世紀累世的周天。我記得,我是在山裡為她讀經時,淚流滿面之後,老和尚開示我的。他拍我的肩說,萬般皆是緣,那也是一種輪迴與周天,四季皆有法華,都有花,不經情,何有真智?年少多磨難,是好事!有所感時,不仿寫下,捎信來給我們看看。你看那紅樓夢寫了人間故事,也是充滿禪理,推敲推敲也很好。遊歷人間,乘物以遊心(附註)。

  小妹問:小哥,老和尚還挺有學問的嘛!那你聽到時,怎麼回他呢?我笑說:我在信裡回他說,乘物遊心,借假修真。就好似王
右軍《蘭亭集序》暢懷:無絲竹管絃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乃心中有景,不必親赴之;若茶香縈繞回旋於心,更不必持壺沏茶。由此觀之,則天下之大有容為大,又何生榮辱得失乎?故景語情語皆緣起於心,置喧鬧處罔若隱於市集,亦聞幽靜竹林間清風徐徐。又或者是,東坡念奴嬌大江東去裡提及的,風回,輪轉,物是,人非,千古風流終隨大江東去,答言世象皆虛幻。智者能不被其矇蔽,則該有所持。紅樓夢第四十九回裡篇名琉璃世界白雪紅梅,大千世界亦作如是觀。然後,賦詩一首。

Solo 2023.12.01子時筆

附註:

詠梅詞:梅花引,紅梅白雪知詩歌引(酒詞)

其一
霜夜裡,風雪至,恰應和庭前梅蕊。看花低,瘦骨棲。
吻雪香駐,紅顏魅人姿。
擦肩走馬似相識,獨自西風冷碑石。松崗踟,醉攜枝。
無常應是,滄桑對月辭。

其二
輕風倚,薄霧弛,那年初見相別淚。欲斜杯,飲新醅。
醒時醉時,心為誰而痴。
紅梅白雪盈蕊綴,病酒尋常推舊事。徒然衰,憑誰滋。
元夜燈市,寂寞影離遲。

其三
擱筆計,孑然思,自別後不曾拈指。惶然淒,韶光馳。
斷荷彌池,隨風霜盡頹。
得而鴛夢復失侍,偏灼燙多情至此。無那持,月盟追。
何處安置,紅梅白雪知。

其四
尋常睇,相應謂,晨昏捧茶落日對。燭同吹,累做稽。
夢釋紅塵,心刻骨相思。
詩詞該當何句施,帳里相擁推敲詣。月沉西,寐方滋。
舒枕雙適,紅梅白雪知。

紅梅白雪知 詞:乘物遊心
https://youtu.be/QfjEhFSLnI8?si=oIvWJckdoyZqIoJg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紅梅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
綠簑江上秋聞笛,紅袖樓頭夜倚欄。博得嫦娥應自問:何緣不使永團圞?

乘物遊心:
乘物以遊心,出自於莊子的《人間世》。所謂“乘物”,就是駕馭自然規律、知識思想和法則;只有最大限度地順應自然,才能夠遊心,以實現精神的自由和解放。
原文:超然世外,欲乘物以遊心,逍遙馳騁,必先了悟宇宙之真諦,才能至上善若水,利萬物而不爭,下百川,因容而深邃之境界。

附註:天龍八部

天龍八部的說法在佛教出現的時間較早,祂們經常出現在佛經中,以佛陀說法時的「聽眾」和「護法」形象出現。隨著佛教在東漢時的正式、成規模的傳入,天龍八部的說法也跟著傳入並漸漸在民間流行起來。《華嚴經》共四十部類世主包含三十九類「華嚴聖眾」(佛教108位菩薩,也就是護法)。《三國遺事》中經常出現類似的華嚴聖眾的形象,如描述四天王、忉利天(三十三天)、閻魔天、兜率天等諸天王,和天龍八部、神兵、四十聖眾、道場神、華嚴神眾等神現身並獲信仰等事,在《法華經》的靈山會上,天龍、乾闥婆、阿修羅等八部神集會時,其他的大乘經典神眾也隨之出現,因此「華嚴聖眾」也稱作「天龍八部」。

依佛教辭典,天龍八部包括:天人(或稱天、提婆)、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呼羅伽。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游化諸國,至廣嚴城,住樂音樹下,與大比丘眾八千人俱,菩薩摩訶薩三萬六千,及國王、大臣、婆羅門、居士、天龍八部、人非人等,無量大眾,恭敬圍繞,而為說法。」

祂們是八類護法鬼神,隨侍佛、菩薩、阿羅漢到世界各地說法,也會在人間護持修行人和寺院。
《天龍八部》中,每個神都對應著不同的人物,不同的理解會有不同的認識,亦正如芸芸眾生形態各異才構成書中乃至人世間的大千世界。「天龍八部」出於佛經,有「世間眾生」之意,寓意象徵著大千世界的芸芸眾生,背後籠罩著佛法的無邊與超脫。全書主旨「無人不冤,有情皆孽」,是一部寫盡人性、悲劇色彩濃厚的史詩巨著。也是金老先生小說中,我最喜愛的一部!

人物介紹如下

一:天眾的代表,是蕭峰。
蕭峰在整部書里給人的感覺就是「如天神一般」,無論是身材、相貌、氣質、還是武功、人品、性格。另外,蕭峰其實是書中第一主角,與天神的首領地位一致。釋名中說「天神的壽命終了之後,也是要死的。天神臨死之前有五種徵狀:衣裳垢膩、頭上花萎、身體臭穢、腋下汗出、不樂本座,這就是所謂天人五衰,是天神最大的悲哀。」蕭峰雖然如天神一般神武,但還是不免英年早逝,他的悲哀雖然與天神不同,但卻都是最令人扼腕的。蕭峰不但是天神,還是天眾中的首領帝釋天。

二:龍眾的代表,是段譽。
八部以天眾、龍眾最為重要,段譽是第二主角,可當這一位置。段譽是大理皇帝,在中國人眼裡,皇帝就是龍;古印度對龍的尊敬,也與段譽王子身份受人尊崇一致;龍王自幼向佛,這和段譽也一致。另外,大理歷代皇帝出家都在「天龍寺 」,這足以證明大理皇帝與龍的關係,也暗指了段譽的「龍神」地位。

三:夜叉,四大惡人
經常以集體名義出現,有「夜叉八大將」、「十六大夜叉將」等名詞。金庸提到:「現在我們說到夜叉都是指惡鬼。但在佛經中,有很多夜叉是好的,夜叉八大將的任務是維護眾生界。」可見,金庸的意思是夜叉並不都是人們想像中的惡鬼,夜叉也有好的一面。依此夜叉是四大惡人。四大惡人是金庸精心打造的一個組合,他們面目猙獰,兇惡殘暴,與我們常說的「夜叉」一樣。但同時四大惡人也有心中永遠的痛,也都有好的一面,就連雲中鶴這樣的惡人也曾救過王語嫣。所以,四大惡人的夜叉組合告訴了我們沒有絕對的善惡。

四:干達婆,阿朱
是一種不吃酒肉、只尋香氣作為滋養的神,是服侍帝釋天的樂神之一,身上發出濃冽的香氣,「干達婆」在梵語中又是「變幻莫測」的意思。香氣和音樂都是縹緲隱約,難以捉摸。從這段釋名中我們很容易想到,干達婆就是阿朱。與「帝釋天」蕭峰關係最親密的兩個女性就是阿朱和阿紫,阿朱自然是服侍帝釋天的樂神之一。阿朱剛出場就「變幻莫測」,易容成多個角色,但她身上的香氣卻讓段譽識穿了身份。還有一層引申的含義,那就是:塞上牛羊空許約,阿朱對蕭峰來說只是縹緲隱約的,空留一縷香氣,卻帶走了蕭峰的心。從此,「帝釋天」蕭峰出現了「天人五衰」的徵兆。

五:阿修羅,慕容公子
毫無疑問是慕容復。阿修羅有以下特點:他經常率部和帝釋天戰鬥;他往往被帝釋天打敗;他性子暴躁、執拗而善妒;權力很大、能力很大卻唯恐天下不亂;疑心病很重,疑心佛祖偏袒帝釋天。阿修羅的這些特點幾乎與慕容復完全一致:慕容復與蕭峰並稱「北喬峰南慕容」;慕容復被蕭峰打敗;慕容復性子執拗而善妒;他是大燕太子為了復國唯恐天下不亂;儘管「阿修羅」慕容復總與「帝釋」蕭峰作對,但永遠都是失敗者。

六:迦樓羅,鳩摩智
釋名中寫道:「迦樓羅」是一種大鳥,翅有種種莊嚴寶色,頭上有一個大瘤,是如意珠,此鳥鳴聲悲苦,以龍為食。舊說部中說岳飛是「大鵬金翅鳥」投胎轉世,迦樓羅就是大鵬金翅鳥,它每天要吃一個龍及五百條小龍。到它命終時,諸龍吐毒,無法再吃,於是上下翻飛七次,飛到金剛輪山頂上命終。因為它一生以龍(大毒蛇)為食物,體內積蓄毒氣極多,臨死時毒發自焚。迦樓羅顯然是鳩摩智。鳩摩智寶象莊嚴;他與大理天龍寺為敵,整個書中都在跟「龍神」段譽過不去;最終走火入魔,其痛苦如同自焚。但鳩摩智是幸運的迦樓羅,他最終把體內的「毒氣」(內力)還給了龍(段譽),也因此而悟道,成為岳飛一般的「大鵬金翅鳥」。

七:緊羅那,阿紫(恨紫奪朱)
善於歌舞,也是帝釋的樂神之一。聯繫到前面的干達婆,很容易判斷緊羅那是阿紫。緊羅那在梵語中是「人非人」的意思,其實她是個樣子和人相似,但頭上長有一角的善於歌舞的女神。阿紫的「人非人」可以這樣理解:阿紫自幼生活在星宿派這樣一個惡劣環境中,性情變得不可捉摸。一方面狠毒狡詐,一方面又單純痴情。說阿紫的「人非人」就是說到她抱著姐夫的屍體跳崖那刻也沒有人能理解,或者了解她,哪怕是一點點。

八:釋名中只說「摩呼羅迦是大蟒神,人身而蛇頭」,地龍虛竹
在首楞嚴經中對摩呼羅迦有以下解釋:「摩呼羅伽。此雲地龍。亦云蟒神。腹行之類也。由痴恚而感此身。聾呆無知。故樂脫倫。修慈修慧。挽回前因。脫彼倫類也。」也就是說,摩呼羅迦是與天龍相對應的地龍,原本是腹行類,但「由痴恚而感此身」,由於「聾呆無知」,反而能「故樂脫倫、修慈修慧」,最終挽回前因,擺脫腹行類,脫胎換骨。經此解釋,摩呼迦羅即是虛竹!虛竹本是普通的少林和尚,是「腹行類」,但由於「聾呆無知」,反而得福,脫胎換骨,修慈修慧,最終挽回前因(本是玄慈與葉二娘之子),成為身兼靈鷲宮主與西夏駙馬的蟒神,亦即與「天龍」段譽相對應的「地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