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太歲化解方法大公開 贊助
2021-12-05 18:00:00Solo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117:If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117:If

  與兄長夫婦聊天,一向是我在家裡認為比較偏文學的對話。即使我這位老學究哥哥唸土木工程,但我卻認為他骨子裡是屬於文學院的!因為他與他那位無緣的中文系初戀,造福了我以前在小閣樓書房裡的眼界。而外文系畢業的嫂子,雖然她嫁進李家一段時日了,但至今她在基隆,我只和哥哥在家陪她看電視,看了一齣電影,克拉瑪對克拉瑪,其餘時間,家裡只有我們三人,會在晚餐後,各自躲在房裡看想看的書!而家裡這位英文老師大嫂,在除夕夜裡,與我和哥哥聊了許久,都是詩詞歌賦,當然,兄弟倆久別對酌,在除夕夜裡,也是一種幸福!

  大嫂問道:小弟,我聽你哥說,以前他放在舊家小閣樓書房裡的書,你好像每本都翻過看過了?
  我大笑:嫂子,這要怪哥哥,誰叫他在小時候,他只要發現他買給我的書,我沒看,他就要生氣打我手心!我可打不過他,他大我九歲耶!然後他就會說,我挖撲滿買書給你看,你還不看,你這樣不是很對不起哥哥嗎?所以呀,他放在書房裡的書,每本書都充滿我的指紋!我坐在那酷熱的春天書房的地板上,一翻就是一個上午或一整個晚上!
  大嫂笑道:這是好習慣呀,小弟,保持下去!開卷有益嘛!
  我舉杯笑道: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唸小學時,也因此背了弟子規與三字經,還是哥哥規定的,不是老師規定的!我這個哥哥,比我學校裡的老師還要嚴格,但幸好,他娶了嫂子,脾氣就變好了!不然,我老要被他K,說真的,我實在是打不過他的!所以呢,只要你們放在書架上的書,我有興趣就去翻一翻!
  大哥笑問:那當然,我大你九歲!可是,你喝酒喝得過我呀,你不會把我灌醉打回來,小王子復仇記!

  我大笑:那可不行!哪能幹那種以下犯上的事呢?那不是有負哥哥的一番教誨嗎?
  大嫂笑道:瞧你說的,那我可救了小弟好幾命了呢!看小弟怎麼謝我?
  我:那簡單,等大嫂把漂漂小姪女生下來,以後你們帶她回基隆,我和媽媽會幫妳照顧她,我喜歡和小嬰兒玩,我可以帶她去頑皮呀!我哥也要學著當慈父了,不能老是打我之後,冒出那句,不用霹靂手段難顯慈悲心腸,哪能有那麼多霹靂手段呢?
  大嫂笑道:說得好!你哥說你比他聰明,酒量也比他好,你若是以後考得沒有比他好,就是懶惰鬼!
  大哥笑道:說得對!他若是沒進國立大學,就是懶惰鬼!台大或政大,至少也可以撈一個吧?
  我笑道:這樣壓力好大喔!我們還是陪媽媽喝酒好了!

  子夜臨近跨日時分,電話響了!大嫂接了電話又喚我道:小弟,這次是一個不同的女生,聲音聽起來是個文青女生打的,大概是要來拜年的!
  我接過電話,電話那頭,府城小姐姐笑道:野馬弟弟,新年快樂!過了農曆新年,你就二十歲了!
  我:文青小姐姐(玫),新春愉快!妳怎找這個時間打電話?好久不見了!
  玫笑道:是呀!我想你大概在守歲,我閒來無事,想說很久沒打電話給你,也很久沒看到你了!就打個長途電話拜個年!這樣,很有誠意吧?
  我:當然,誠意十足!我今晚燈火通明,時間可以任意揮霍,妳再晚打,我當然都在,都泡在音樂與酒裡面!
  玫笑問:野馬弟弟,你很久沒寫信來,都在忙些什麼呢?上次中秋前,你寫信說幫一個司儀寫演講稿,你只報告到那兒,就沒下文了!怎麼了?被葉莉打敗了嗎?

  我:玫,這個嘛,現在說來話長!我再寫信跟妳好好報告!一時也說不清楚!
  玫笑道:那你就寫封長信來報告呀!你這麼久沒寫信給小姐姐了,我要聽你說故事!
  我:好,我還記得我每年生日,都是要到台南成大向妳報到的,妳去年暑假時,在成大規定的!我還記得!
  玫:對呀!你還記得呀!那樣很乖!下回你來呢,我就帶你去民歌西餐廳朝聖一下!
  我:朝聖?是朝聖沒錯!沒去過那種地方!我還記得,上回妳帶我去五克拉西餐廳(附註),邊聽小提琴演奏,邊吃牛排!
  玫笑道:是那樣沒錯!咱們好久沒好好聊聊了,下回你來,咱們聊久一點,就像上回在禮賢樓大樹下聊一整夜那樣,當然囉,小姐姐會請你喝酒的!
  我笑問:又喝酒?我最近都沒喝耶!但今晚除夕夜有陪家人喝一點!

  玫笑道:那可不行!野馬弟弟沒喝點酒,都不知要說些什麼,那樣就不可愛了!
  我驚道:看來,我要戒酒,得經過很多考驗的!
  玫:你要戒的機會多的是,比如說,你去當兵啦!去唸經啦!那樣都是沒法喝的,要戒機會多的是!那時,你想喝也沒得喝,戒什麼呢?戒了酒,野馬弟弟要如何酒詩歌,那樣就不可愛了呀!
  我笑道:好像也有點道理喔!
  玫:反正野馬弟弟喝也喝不醉,還會越喝越可愛,戒什麼呢?姐姐我呢,以後非但會幫你準備酒,還會幫你準備一條毛巾,讓你擦手汗!我現在可知道你的毛病呢!你不喝點酒,咱們怎麼聊天呢?所以,不准戒!那你跟姐姐說,後來你與那個司儀怎麼樣了?她演講比賽順利嗎?

  我笑道:還能怎樣?她演講比賽超順利的呀,第一名作收!還送我一隻支鋼筆,然後,後來我就淪陷葉莉的世界裡了!她還成了酒后!
  玫:她那麼棒呀?當然野馬弟弟也很棒,跨刀相助得很精彩!我就知道,你那麼久沒寫信跟我報告,一定有鬼!都在忙她!不過,那也不錯,茉莉註定與你有緣!酒后這個名字好,她常陪你喝酒呀?你不是酒王嗎?有酒后相伴,很好呀!
  我:真的有緣嗎?我可沒有那種感覺!是呀,她成了酒后,那樣才麻煩!她今年夏天過後,還要出國去當小留學生呢!麻煩!
  玫:這樣,我有點懂了!她與你感情太好,你捨不得人家!姐姐沒有說錯吧?
  我:是沒說錯!所以我在想,既然知道會那樣,那要一直那樣好下去嗎?
  玫:為什麼不?活在當下呀!野馬弟弟的狂野浪漫情懷呀!你何必那麼早,想那麼多呢?不過,我也知道,黃昏驟逝帶給你很深的陰影,但生死也殘酷檢驗那段愛情的真實,所以囉,你就想太多了!反正,上天的劇本怎麼編,又不知道!我們只能認真地演自己囉!不然老天爺,就來打你屁股,沒有按祂的劇本演出!

  我笑道:這樣說,好像也有點道理!我前陣子還冷落她呢!一個半月都沒與她聯絡!老天爺的劇本確實很詭異,就像莎翁說的:那是個謎!("I don't know. It's a mystery." 語出第十二夜)。
  玫:是呀!那你何苦作繭自縛呢?那樣酒后多可憐呀!感情好也是一種緣份呀,你說對不?你要惜緣呀!世上任何的安排,都是美麗的安排,你要相信小姐姐說的!我想聽你好好報告你的酒后,你許久沒寫信來,我都錯過了精彩的情節了,你得補述一下!你不是對我說過,過程遠比結果踏實重要嗎?有好的過程才能有美好的結果,就像炒下酒菜那樣呀!一道美味的佳餚才端得上桌嗎?我覺得你說得很對,那即是野馬弟弟的愛情觀呀!那你呢,就不要浪費時間在思索裡了,盡情演出,好好作個野馬就是了,新年新希望嘛!
  我嘆道:新年新希望?這個新年充滿很多的未知!
  玫:那我送你一首老歌,我喜歡的麵包唱的!也送你的茉與莉!就叫作IF!我就在房間放給你聽,但你先去倒杯酒,就用話筒聽聽!

If / Bread 1971
原唱版:https://youtu.be/Y1FWxayAvPA
南方版:https://youtu.be/CCNgBZFJe4Q


If a picture paints a thousand words
如果一幅畫能夠畫出千言萬語
Then why can't I paint you?
那麼,為何我畫不出妳
The words will never show the you I've come to know
千言萬語也無法描述我所認識的妳
If a face could launch a thousand ships
如果一張容顏能使千百艘船啟航
Then where am I to go?
那我將何去何從
There's no one home but you
在我心中只有妳
You're all that's left me too
你是唯一留在我心中的人
And when my love for life is running dry
當我對生命的愛日漸乾涸
You come and pour yourself on me
你前來將自己傾注於我心中

If a man could be two places at one time
如果一個人分身有術
I'd be with you
我願與你同在
Tomorrow and today
無論今日明日
Beside you all the way
我將永遠陪伴在你身旁
If the world should stop revolving
如果世界停止轉動
Spinning slowly down to die
慢慢停下,直到毀滅
I'd spend the end with you
我會陪你到最後
And when the world was through
當世界已經結束
Then one by one the stars would all go out
星星將一顆一顆的熄滅
And you and I would simply fly away
而你和我將只管飛向遠方吧

  我笑道:If a face could launch a thousand ships?小姐姐呀,那句歌詞使我想到馬洛一個詩句,是否就是這張臉孔發動千艘戰艦?"The Face That Launch'd a Thousand Ships" by Christopher Marlowe(附註)。難道小姐姐說的麵包唱抒情歌曲,他的歌詞抄了馬洛的詩嗎?
  玫笑問:親愛的野馬弟弟,英詩你也讀嗎?你突然這樣說,使我開了眼界!喔,不對,是開了耳界才對!你究竟看了多少課外書?這兩年,黃昏不在了,你到底都在看什麼書?
  我:家裡書架上有什麼就看什麼呀!我家裡有一個數學老師,一位英文老師,他們夫妻倆的書不少!他們倆不在家時,我有時就跑去看看他們書架上有什麼書?那兩個老師還故意不鎖房門,我就去當個偷書賊!閱閉歸還,完璧歸趙!

  玫:這倒是有趣!你不要再冷落酒后了,過年陪酒后小酌一下!
  我:好!就聽文青小姐姐的!我們昨天已約了,她要送我串珠聖經,還要請我喝高梁!
  玫:很好很好!那你要寫信跟姐姐報告一下!我是茉莉情節唯一的旁觀者!

Solo 2021.12.05 酉時筆

附註:

五克拉西餐廳

台南七十年代早年的老派西餐廳,類似像華新、雙橡園這種,裡面都黑黑暗暗的、會有餐前酒、椅子是布面扶手椅,如果是慶生的話,服務生會端著插上仙女棒的小蛋糕上來。

五克拉是70年代的成大商圈內的勝利路上有一家很有名的餐廳,它由大使餐廳執行董事徐德懷於民國70年所創,很多成大教授、學生都曾在此用過餐,隨著歲月推移,還是令人懷念。在沉寂十數年之後,大使創辦人徐德懷於今年父親節讓五克拉,於2018年在勝利路重啟爐灶。

跟許多老地方一樣,都是早期府城知名的相親餐廳,當時還有五克拉、大使、雙橡園,很多人第一次接觸的西餐就是在這幾間,但也漸漸隨著歲月淍零了。

早年的成大生態,要解決民生問題,東寧路兩旁全是自助餐店。若想吹吹冷氣、與朋友聊天,則可到校旁的「五克拉」、「首都」及「橄欖樹」等西餐廳;晚上十一點,由圖書館念罷書,可到「明新」麵包店買出爐的熱麵包當宵夜,或在「東明」麵包店喝紅茶、吃麵包及包子。



Christopher Marlowe

《浮士德Faustus》作者:克里斯多福.馬洛( Christopher Marlowe)馬洛最為人所認識的名作莫過於《浮士德》。《浮士德》這齣戲倍受爭議,正當清教徒經常在劇場外集會抗議它為魔鬼效勞,馬洛卻讓主角在舞台上召喚魔鬼,劇場對當時的人來說是新事物,你大可想像主角在台上不斷畫圓圈和五角星時,人們對這齣戲有多恐懼!馬洛沒有結過婚,去世時只有二十九歲。他的死也十分戲劇性,在旅館中因為錢跟別人吵架,他的眼睛因而被刀刺中,但很多人認為這只是煙幕,因為前幾天他才被指控他是叛國賊和異端份子,時間巧合得令人滿肚狐疑。儘管馬洛在倫敦寫作只有短短六年,他仍被譽為英國史上十大劇作者之一。

馬洛生於坎特伯雷(Canterbury),是一個鞋匠的兒子。他與莎士比亞同年,後來他們認識了彼此。在馬洛的一生中,他比莎士比亞更為出名。他曾獲得了劍橋大學獎學金併入校就讀,但在畢業時(1587年),當局指控他參加顛覆天主教活動並拒絕授予其學位。後來,樞密院派人送了一封信給當局,信中說馬洛為他們做著某些機密事物的服務。具體是什麼服務,我們現在不得而知,但是通過上下文可以判斷出,馬洛是從事反天主教的一名間諜,他在學校的戶頭裡存有大量的現金。

克里斯托弗·馬洛(英語:Christopher Marlowe),英國伊莉莎白年代的劇作家、詩人及翻譯家,為莎士比亞的同代人物。馬洛以寫作無韻詩(blank verse)及悲劇聞名,克里斯托弗·馬洛最著名的是他寫的戲劇《浮士德博士的悲劇》。亦有學者認為,他在當時比莎士比亞更出名。

後來,英國政府下令通緝馬洛,但卻並沒有列出任何理由。馬洛於被帶到英國樞密院前接受審訊,其後需要每天向他們報到。10天後,馬洛與Ingram Frizer等人爭執期間,被Ingram Frizer用匕首刺死。到了現在,仍沒有人知道他的死與樞密院的審問有沒有關連。

馬洛第一齣戲劇作品《迦太基女王狄多》於1580年代在倫敦上演。馬洛的第二齣戲劇作品《帖木兒大帝》於1587年在倫敦上演,它是第一齣把「無韻詩」運用在劇場作品內的戲劇,「無韻詩」是一種不押韻的抑揚五步詩,所以當時發展及運用這種詩體在當時來說頗為大膽。《帖木兒大帝》完成後,馬洛只創作了四齣戲劇─《浮士德》、《馬爾他的猶太人》、《愛德華二世》及《巴黎大屠殺》。

A line from the sixteenth-century play Doctor Faustus, by Christopher Marlowe. Faustus says this when the devil Mephistopheles (Marlowe spells the name “Mephistophilis”) shows him Helen of Troy, the most beautiful woman in history. The “thousand ships” are warships, a reference to the Trojan War (see also Trojan War).

海倫(古希臘語:Ἑλένη, Helénē,英語:Helen of Troy)是希臘神話中宙斯與勒達之女,被稱為「世上最美的女人」,她和特洛伊王子帕里斯私奔,引發了特洛伊戰爭。

Obviously an allusion to Helen, "The Face That Launch'd a Thousand Ships" by Christopher Marlowe is a poem about beauty and infatuation more than true love. Marlowe is using Helen as a concept of beauty, rather than a literal person. ... It is his infatuation with that beauty, but whose beauty it belongs to is irrelevant.

If Bread抒情曲:

"If" 是David A. Gates 在1971年填詞譜曲的歌,他是1970年代早期相當受到歡迎的熱門搖滾團體-麵包合唱團(Bread)的主唱兼吉他手、鋼琴手及歌曲創作人,這首單曲在1971年一經麵包合唱團推出(收錄在Bread的第三張專輯Manna 中)隨即獲得了美國告示牌百大熱門單曲(Billboard Hot 100)排行的第四名,很快地也被許多歌手爭相翻唱(像是 Jack Jones, Perry Como 和 Telly Savalas),其中 Telly Savalas 的版本更在1975年3月份獲得了英國單曲榜(UK singles chart)冠軍達2週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