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專業居家清潔服務 加碼抽耳機 贊助
2021-12-03 00:00:00Solo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116:寂寞守歲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116:寂寞守歲

  莉問:想聽我唱摸摸臉之歌呀?那我就找時間去找你!對了,我過年時應該會去基隆找我舅舅,那我再去背酒去找你呀!
  我:那,妳可不可以不要背三瓶高梁嗎?
  莉笑問:三瓶太少嗎?
  我:不是!我覺得那太多了,太重了,我不想讓妳背那麼重!我好一陣子沒喝酒,不是很有酒興,妳要嘛就背個一瓶,意思意思就行了!我不是很想喝酒!
  莉驚道:噫,酒王不喝酒?可是我與你在一起時,你都是喝好多好多酒的呀!多到爆!你不喝酒,就一點都不像你了!那樣,我也不習慣!你這陣子太安靜了,你都不覺得悶嗎?你可是一匹很野很野的野馬耶!
  我:妳帶那本串珠聖經來找我,一瓶酒就夠了!我們找個地方,倒一小杯高梁,我來翻翻那本書,莉妳陪我看!

  莉笑道:原來是想看書了呀?野馬想在書裡野,心就自然靜下來了!行,那就背一瓶!你是怕我背不動酒嗎?我體能好得很呀! 對了,今天除夕一點了!白天,你家應該會熱鬧吧?
  我:嗯,是會很熱鬧!我大哥大嫂要回來圍爐!我大嫂快生寶寶了,我快要當叔叔了!圍爐時,我會陪父母與哥哥喝點酒!然後就窩在房間裡守歲,我也不習慣不愛看電視的,我會在房間小酌聽音樂!
  莉問:那酒王都怎麼守歲呀?整晚待在房間不睡,都作些什麼呢?
  我:我呀,我有個很大的大背包,裡頭全都是我自小收到的賀年卡與書信,我會翻出來,每封信都重看一回!然後就練字呀!那樣不知不覺就過了一整夜!
  莉:我就是想到你家明天比較熱鬧,所以我特別小年夜接近除夕時,打電話給你,那樣你才有空陪我說說話!不然,我覺得好安靜好寂寞,你那麼久都沒寫信來,也沒陪我對酌,我突然覺得我們的距離,變得有點遠,我不習慣也不喜歡那樣!

  我:過年前家裡比較忙,我都要陪我媽媽到處拜拜,我也不知為什麼?小時候在金山過年,也是那樣!拜拜都拜不完,家裡還自己作年糕,忙到翻掉!今年倒好,不用回老家後山採收,我也覺得很寂寞!
  莉問:你那麼久沒寫信給我,沒聽到我在耳邊吵,沒見到我,你難道都不會想見我嗎?
  我:會呀!但想著想著,時間就過了!我現在對妳說的串珠聖經很好奇,不知裡面是寫些什麼?
  莉:喔,酒王變成書蟲?
  我:妳打電話來之前,我才到我哥房間,拿一本史記到房間看,我正在看項羽本紀,然後妳就打電話來了!
  莉笑道:我只看過酒王,沒見過書蟲!我下回就背一瓶酒去基隆會會書蟲!時間也晚了,我們也講了兩小時的電話了!酒王,送我一首歌,給除夕夜一個美麗的句點!
  我:好!就送妳這首應景的歌,那一盆火!下次見面,妳說要唱摸摸臉之歌給我聽的!

那一盆火 原唱:包聖美 1980
陳亮吟版:https://youtu.be/xcg0N4puCMI

大年夜的歌聲在遠遠地唱,冷冷的北風緊緊地吹;
我總是癡癡地看著那,輕輕地紙灰慢慢地飛。
曾經是爺爺點著的火,曾經是爹爹交給了我;
分不清究竟為什麼?愛上這熊熊地一盆火。

熊熊地香火在狠狠地燒,層層地紙錢金黃的敲;
敲響了我的相思調,甜甜遠遠地相思調。
別問我唱的什麼調,其實妳心裡全知道;
敲敲胸中鏽了的弦,輕輕地唱妳的相思調

  莉笑道:沒退步呀?沒喝酒也能當點唱機呀?
  我笑道:那是去年過年,我哥放給我聽的,我覺得很棒!所以,就記住了呀!明晚除夕守歲,我會寫信給妳!
  莉甜笑問:是葉莉情書嗎?
  我:嗯,當然呀!就寫在宣紙上,新春開個筆,就送給酒后!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我以前寫信給妳,我都說是寫情書,妳都笑說那不是情書,是說故事!我現在寫信給妳,我說是寫信,妳卻說是寫情書,怎麼差異那麼大呀?
  莉:那是因為呢,我今天比較想你!所以,就是情書囉!
  我:那還是寄到小溪家嗎?還是直接寄給妳?
  莉:不用寄,我親自去基隆拿信!你就把想給我看,通通放在背包裡背出來!我就背著高梁與串珠聖經去找你,你就乖乖地在基隆,等亮晶晶女孩,第二次拜訪你,親手交付!說不定,我這次到基隆拜訪你,打電話給你,一樣還是你大嫂接的電話。然後呢,你大嫂就又跟你說:小弟,是一個說話聲音很好聽的女生打電話給你!但是我在想,上次是去年八月八日去找你,這回第二次拜訪你,你大嫂卻是準備生寶寶了,你要當叔叔了,真有趣!

  我微笑:是喔!那明晚除夕夜,大年初一凌晨,我就寫情詩給命根子酒后,這樣行不?妳以前不是叫我練習寫十二行詩,我就來練習練習,但可能不止十二行!
  莉:這可是你說的喔,我直接過去拿喔!那我還要安可一首情歌!
  我:好!再安可一首!當作晚安曲!就很溫馨的這首Always!
  莉甜笑道:那我可以甜甜地睡了!等我到基隆找你!

Atlantic Starr - Always 1987
https://youtu.be/n4SIPpir7sA
 

  中午時,電話響了,早上兄嫂自宜蘭歸來,大嫂接的電話又笑著對我說:小弟,有個女生打電話,與上次那個不一樣,但也是說話輕聲細語,有氣質的女生!
  我接過電話來,只聽到電話裡傳來:酒王,是我,金陵公主!我笑問著,公主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陵:我問酒后的信使小溪的呀!你這個死酒王,這一個半月怎麼銷聲匿跡那麼久呀?我老爹想找你過年過來喝春酒,陪他聽音樂!
  我:公主,今天是除夕,大過年的!什麼死酒王?那樣一點都與公主的氣質不搭!妳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吉祥話嗎?剛剛我家的英文老師大嫂還說,是個說話輕聲細語的氣質女孩打的!
  陵笑道:喔?你家的英文老師說我有氣質呀?那不能破壞公主的美好形象!
  我笑道:就是!那重來一遍!
  陵甜笑道:好!酒王,祝酒王霸業綿延,永遠不醉!這樣行不?
  我笑道:二號女酒友腦袋瓜裡只有酒呀?還永遠不醉?妳老爹要找我喝酒?
  陵:是呀!原本元旦那天凌晨他就想找你喝的,但誰叫你把我灌醉,結果就喝不成了呀!於是,我就懷恨在心,不理你!結果呢,不是我不理你,是你不理我,你怎麼自元旦子夜,那天把我灌醉後,就不見了?

  我笑道:我怕呀!
  陵笑問:怕什麼呀?酒你都不怕了呀?你可是酒王耶,有何好怕的?
  我:我怕有人喝醉又一直放電,我怕萬一我漏電怎麼辦?我怕有人放電,我招架不住!
  陵問:誰對你放電?酒后呀?
  我:酒后放電我才不怕,我習慣被她電!還會有誰?當然是金陵公主,妳囉!
  陵笑道:我怎麼對你那麼好?又請你喝酒,又對你放電,你豔福不淺嘛!我爸找你來視聽室喝酒,當DJ,你幾時可以來陪他喝酒?
  我:過年期間家裡客人多,今天是我哥哥嫂嫂回來,後天我姐姐姐夫們都要回來,我的哥哥姐姐們都已婚了呀,他們一起回來就很熱鬧嘛!所以,我大約只有開學前才能去妳家,陪老爹小酌!
  陵:酒王現在怎麼這麼客氣?小酌?你上次來我家不是喝了兩瓶多!把我老爹都嚇到了!

  我:我戒酒很久了耶?我還跟酒后說,只陪我媽還有她喝!結果,一過年,居然又要喝酒?真是盛情難卻!
  陵:我不管什麼卻不卻的,反正呢,我老爹找你來喝酒,你就得來!公主免費請你喝,喝到飽為止!我可是酒王酒后的酒使!你酒王面子大,寫信有信使,喝酒有酒使,可美了你!公主酒使不准酒王戒酒!
  我:可是我不想豪飲了,小酌一下就好!我不能與妳說太久的電話,等會有好多事,要拜拜!
  陵:那就這麼說定,開學前你來,我會再與你敲時間的!再說一回喔,新春愉快,手氣暢旺,通殺!
  我笑道:公主聰明!下一次見面賞妳!對了,妳不是寒假在學開車嗎?我都來不及祝妳生日快樂,妳就去學開車了!
  陵:誰叫你消失不見?你再補償我好了!我等著!你來,我就拉小提琴,請你再聽聽!好了,祝酒王新年快樂,心想事成,明年見!

  這是家裡很特別的除夕夜,因為兄姐都已成家,大嫂大腹便便,即將臨盆了,預產期不遠了!二姐與三姐居然也不約而同地,同時身懷六甲,家裡突然變得很熱鬧!母親忙裡忙外,都準備為她們進補!我當然是廚房裡最好的小幫手!直至深夜,才有空進房間獨處。倒一杯小酒,開始進行一年一度的除夕練習曲,黃昏,在腦海裡,快說話!

Solo 2021.12.02 亥時筆

黃昏與葉莉,茉莉練習曲:

我的心頭總有妳覆蓋的綠茵
在我的經年累月
為此我印證晶瑩恰似妳的眼
正潤澤了我心間的原野
像妳的天空如此有我的影子
我們忘了什麼叫作永恆
卻教星斗霎時投影人間
如果露水的芬芳誠然只是宇宙的縮影
我們的距離曾以一瞬無解的剎那
點滴深谷底的燦爛 

雨中珍珠如此豐盈染了紫
玫瑰與雲 踩在相同的天際
淡淡地抹上了時光的胭脂
一樣地越過了眉上的月光
親愛的 陰影不是拿來對抗黑夜
那是來自光芒的向背
好讓星兒來帶路
以星之雨澆熄白晝的倦意
請仰望斜織的路上
取代悄悄的心酸
直至我捎來水飄兒的風信
雖萬象的湍急已謝了紅幕淌一段夜曲
仍有我作妳的夜河
於妳低垂之後閃著星光 

......(寫了一夜,後面還很多)



附註:

黃詩扶 - 三行情詩 2020
https://youtu.be/41P_f2xH1hs

「 第一行寫你 第一行… 」

街角的月 要赴幾次約

才能遇見 優雅的半圓
天上的星 勾出線
連成一張渙散畫面
足夠朦朧 才足以稱作浪漫

詩人的臉 是你的特點

才吸引我 千百行詩篇
寫過山川 寫過白夜
寫過嘶聲至力竭
用最沈默的方式 為你呼喊

第一行寫你溫柔的眼

融化了冰山荒漠雪原
它不肯收留我最炙熱的
遇見你就失控席卷的焰

第二行寫你溫暖的肩

擁抱過四季每個寒夜
它不願眷顧我廣袤的
等待你未荒蕪的心原

墨汁的藍 肅穆又莊嚴

才能遮掩 字句的狂歡
寫至明天 寫回從前
寫到筆鋒都枯爛
藏於紙頁中相傳 為你流轉

第三行寫你心上的弦

編織著恒河沙數星點
它不會照耀我最單調的
沒有你無比孤寂的夢園

哈啊~

( 第一行寫你溫柔的眼 )
( 第二行寫你溫暖的肩 )
( 第三行寫你心上的弦 )
( 撥動起我蒼白的筆尖 )
( 一行兩行三行, 是你忽隱忽現)

琥珀上沁點一滴淚斑

枯葉中流落幾只秋蟬
幻想裏所有淒涼的美滿
都與你無關只存續筆間

如風追逐著雷鳴閃電

如魚遊向清澈的川
你無意卻早已自然的
成為我 無止境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