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郵箱取件就抽萬元禮券 贊助
2021-11-04 15:00:00Solo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107:寂寞啟航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107:寂寞啟航

  我:金陵公主,我很願意分點高梁給妳的,這是妳家不是我家!酒都是妳們家的呀,不是我的呀!可是,公主妳今晚酒量怎麼那麼好呀?都喝不醉,精神又那麼好,奇葩!
  小河:那還不是都要怪你,都怨你,說書說到天昏地暗,充滿驚奇!你這個人,我今天才算是認識你!我們家瘋婆娘司儀,遇到你這個酒王,不瘋才怪,都要玩通宵才過癮!
  我:會嗎?我陪酒后玩通宵,也是很耗體力,像打仗似的,我是隨時都可以倒頭大睡的!但也可以隨時都跑步的!要不,我在妳們家的視聽室放一首曲子給妳們聽,借花獻佛一下,我剛剛瞧到那張唱片了!何爸,你知道唱片最方便之處是在哪兒嗎?
  何爸笑問:在哪兒?
  莉甜笑道:我知道呀!就是不用快轉也不用倒帶呀,唱頭對準哪一曲就放哪一曲!
  我:知我者,酒后也!沒錯!等會放一首演奏曲,那曲子很神奇,有個聲音可以從頭到尾卻不會覺得很突兀,而且,還會覺得很自然,就像是,跑步的節奏似的!老爹的老歌唱片真的是不少,連這個演奏曲都有!

  小河:酒王,你是壞蛋,你專門讓人充滿好奇心,哪有什麼跑步的音樂?這世上有那種音樂嗎?
  我:我說有就有!我不騙公主的!我記得有首歌叫作Burning River,那節奏也適合跑步的,樂團名稱叫作:Topas!跑步要用固定的節奏與步伐,然後吐納規律,那樣才能持續前進,才跑得好跑得遠!我小時候回金山老家時,有時在海邊一下車,我就一路跑回家,大概有一公里遠,而且還是在鵝卵石上面跑,不是平面道路喔!

Burning River / Topas 1980
https://app.box.com/s/wg8q5u7qp0s9st70mxi4

  何爸問:那個Topas好聽嗎?我沒聽過!但我對跑步的演奏曲有興趣,逸仙路旁邊就是國父紀念館,那兒也可以晨跑的!
  我:當然好聽呀,酒友!不好聽我就不會提了,我下次呢,送你那個卡帶,唱片我買不起,整張都好聽的!
  何爸:沒關係,我可以叫秘書去買,你把清單開出來,我就叫秘書去買,你有空再來當DJ解說,我會再請你喝高梁,但要我有空才行!像現在三天連假,我就很有空,還有空陪公主格格與野馬玩通宵,我都已經是中年大叔了耶!
  小河:莉,我家老爹對酒王不錯的,還約了下回來當DJ!對了,妳的酒王說他要先去當兵,回來再一股作氣唸書,那他以後要唸什麼科系呀?
  莉笑道:公主,妳這麼關心他呀,可以問問他!妳請他喝酒,他就什麼都願意跟妳說的,只要用酒與音樂,就能買通他的!我先說喔,他在建中什麼都唸過了,也什麼都玩了,自然組社會組,高一還是數學資優班那班,高二唸了兩次,自然組一次社會組一次,那三年修鍊完之後才遇到我的!所以呢,他現在是高四,今年肯定可以畢業!不對,他還被記過小過,也差點被記兩大過退學,這樣,金陵公主滿意了嗎?所以,他算跳級生,唸的是建國大學,提早唸提早玩四年!也不對,他高一乖得很,沒玩,只帶著他的黃昏姑娘回金山過童年生活!那樣,就是玩三年啦!畢業算是出社會,直接去部隊裡深造!
  小河:哇,酒王,本公主太晚認識你了!算是,你的損失!你少喝了不少酒耶!
  我大笑:是小河的損失,何爸的幸運!不是我的損失!
  何爸笑問:小酒,此話怎講?
  莉笑道:那樣公主就不會被酒王給帶壞了,他專門帶壞朋友的,帶朋友去玩的!
  小河問:莉,妳是說妳被酒王帶壞了呀?我願意被酒王給帶壞!
  莉:可不是嗎?我都成了酒后了!所以他要賠我!好好地賠我!

  小河:誰叫妳自己愛去給他考試,想去考他酒量,結果人家一直倍數加碼,很豪氣地一手兩手四手八手地往上加,還得罩妳,護航,差點翻船了吧!這種加碼法,就足以證明酒王深不見底的實力了!而且,還是靜悄悄地往上加!
  莉:胡說,他不是得了個心愛的酒后,命根子女神嗎?
  我笑道:我加碼都還有配樂呢!
  小河笑問:酒王,難不成你要去當兵,也有配樂呀?
  我:有呀!借花獻佛,就借用妳家的視聽室黑膠,電子樂電影配樂的先河,一曲火戰車!我放給你們聽!我腦子裡就用這曲子,坐火車入伍,到部隊跑步去!
  小河:那我就去歡送你!
  我大笑:公主與格格不是明年夏天要出國去了嗎?一個美國一個日本,小留學生!妳們出國後我才入伍去!我歡送妳們才對!連歡送的送別曲,我也有!

Chariots Of Fire / Vangelis 1981
https://youtu.be/3pQlRZZ9NMs

  何爸笑問:小酒酒喝得多,腦袋瓜還一直都很清楚的!這火戰車的固定節奏,倒真像是坐火車的鐵軌聲與跑步的步伐!
  莉:何爸,他泡在音樂裡喝酒,一直都是神智清楚的!連體力也很行,我熬夜都熬不過他的!你看現在都快五點了,他還老神在在,連個哈欠也不會打的!
  我:那,酒后,要不要來首催眠曲,回歸現實,給酒后催眠一下,哄妳入眠呢?
  小河:這不行,我遇到酒王,越戰越勇呢,哪能倒頭大睡?這世上能這樣激起我喝酒的鬥志,唯獨酒王酒后!況且,現在是在我家,我老爹可放心了,不怕!
  何爸:小酒,但我很有興趣聽,你幫我哄這隻大乖入睡!
  我笑道:何爸,你來看看這張黑膠,唱片封面的這個女士畫得多好呀?簡單的線條構成一幅美圖!而且,那眼神還很有神韻呢!有沒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呢?小河,何爸雖然搖滾買得少,但其實也挺會買唱片的!
  小河:那倒是,我娘長得美,所以呢,他也會在深夜的音樂與酒中,想念她的!這張似曾相識是很適合現在聽的,我們可以陪最疼我的老爹聽!

Return To The Present / John Barry
Somewhere In Time 1980
https://youtu.be/Weuw4IawZRo

  我問:莉,似曾相識的鋼琴曲,妳會彈嗎?除了那曲Over The Rainbow以外,可以加碼這一曲嗎?李季準感性時間的開播曲(附註)!酒后,人家李季準也曾得過演講比賽冠軍,妳也是演講比賽冠軍,妳應該也可以去當廣播主持人的,妳聲音那麼好聽,我大嫂接過妳的電話,她認證過的,我一聽妳的聲音,就醉了!
  莉笑道:真的嗎?喝酒不會醉,聽我的聲音會醉?那敢情好,酒王說加碼就加碼!酒王是加碼王,什麼都要加碼的!一曲接一曲,一瓶接一瓶!可是,我又好奇了,酒王送給公主與格格的歡送曲,是哪首呀?
  小河:對!剛剛酒王提到了,該不會是你胡扯的吧?
  我:那我要先聽感性時間的開播曲,再跟妳們說!
  莉笑道:小河,對!妳越否定他,他呢,就會越想讓妳肯定他!
  我: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敗在公主與格格的手裡,讓我們先感性一下!莉,妳要說,這裡是酒后的感性時間,那樣才像!記得喔,低沉,甜美的聲音!對酌一杯,然後開播!
  莉甜笑:好,這裡是何爸視聽室,酒后的感性時間,開播!

Somewhere In Time (Main Theme) 1980
https://youtu.be/bHplAhnIErk

  小河笑道:莉,妳在酒王的調教下,真的很像廣播主持人,妳是女版的感性時間主持人!酒王還可以為妳挑音樂呢,多好呀!可是,酒王,剛剛那曲是借李季準的開播曲,我要聽首播曲!
  何爸笑道:對耶,小酒,來曲首播曲!
  我:好!首播啟航曲,就是那曲吉他前奏的Sailing!就以此曲送公主與格格啟航,台語也有一首老歌喔,叫做快樂的出帆(附註)!
  莉:那好,那就都來聽聽!
  何爸:但這裡只有Sailing,沒有快樂的出帆!
  小河:老爹,沒關係,台語老歌就交給酒王來唱!
  莉笑道:對!他肯定聽他酒鬼媽,在菜園裡種菜時唱過,不然他怎麼會知道呢?
  我:好的!酒后,滿足妳!那曲Sailing有點宗教色彩的,適合公主與格格,基督徒與天主教徒聽,因為最後一句有唱到:

Oh, Lord,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Oh, my Lord,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Sailing / Rod Stewart 1975
https://youtu.be/ZXnx0oD_kGI

快樂的出帆/初めての出航 1958
https://youtu.be/tFyFJFiUIJs

  何爸笑道:小酒,你提到那曲快樂的出帆,還有李季準的感性時間,我都想到懷念的播音員了!
  我:老爹酒友,這懷念的播音員再說下去,天就快亮了!
  小河:哪會?現在才五點出頭,今天是耶誕節,冬天哪有那麼快天亮的!不過,剛剛酒王送給我們的啟航曲很好聽!酒王,你再去翻翻老爹的黑膠,看還有什麼適合我們聽的?
  我:好,我再翻翻呀,老爹的老歌黑膠不少,很愛買,卻沒啥空聽,我們就來幫老爹聽一聽。我找到一張經典專輯了!
 
  莉問:卿,你找到專輯了,可是眼睛怎麼紅了?
  小河:我來瞧瞧!酒王,你怎看到這張專輯,眼睛就,紅了?有畫面?有故事?
  何爸:那我來放這張,我想聽小酒的故事!我看看喔,這專輯呢,最美的就是這首歌了!這首歌,應該就是小酒說的酒詩歌!
  小河問:莉,妳的酒王有說過這歌裡的故事給妳聽過嗎?妳不是押著他帶妳上後山,去看那株茉莉花過?
  莉:沒有!他那個晚霞山後山的一景一物,都是有畫面有故事的,我聽都聽不完,但他沒提過這首歌過!
  我:是沒提過!我在她家聽的最後一張專輯,那是她媽媽最愛的專輯!後來呢,她送我這張卡帶,叫我乖乖地等她回來,之後她就沒再回來過!我還記得,我陪她坐在她家地板上,一起聽這首歌,她還邊聽邊翻譯給我聽!
  何爸:難怪!小酒的眼睛,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The Sound of Silence / Simon & Garfunkel 
Album:Wednesday Morning, 3 A.M. 1964
https://youtu.be/Qb8Q-0f_dHE

  我:我想到那裡面唱的那一段,彷彿有我們在山裡的對話!她對我說:1963年11月23日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被暗殺,消息震驚全世界,甘迺迪聲譽正隆,美國人痛失他們所愛戴的國家領袖心靈的創傷不可謂不劇,Paul Simon這時寫這首歌適時反映了大眾的心聲,這是Simon當時的創作時間背景!小農夫你知道嗎?有個人這樣說:I despise a world which does not feel that music is a higher revelation than all wisdom and philosophy!可是我現在聽來,有許多歌詞,成了我們在山中的對話內容,以及之後,回憶裡寂寞的聲音!
  莉:我想聽寂寞的聲音!小河,這是今晚的大獎!酒王寂寞的聲音是很有溫度的!
  我:這是黃昏她母親喜歡的歌,她1969年6月2日在紐約出生,她母親就聽著Paul Simon寫的諸多美曲把她給生下來,如
The Sound of Silence(1964),Scarborough Fair(1966),Mrs. Robinson(1968),The Boxer(1969),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1969)。所以,她也愛這些歌!我剛剛聽到這一段,就很有畫面:

"Fools", said I, "You do not know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you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you"
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raindrops fell
And echoed
In the wells of silence

愚蠢的人們,我說你們不明白
沉默像頑疾滋長
聽我所教你的
妳要握住我伸出的手
但是我的話語就像無聲落下的雨滴
迴響在沉默的深井裡

  莉:嗯,我知道那些上山的景物,先經過一口深井,一條山間小徑,唯一一條,那口深井就是唯一的提示,之後有小溪,溪邊有大蓮霧樹,溪上有一巨石,可以坐在上頭洗腳丫子!之後沿著小溪上山,走到小溪深處遇到第二顆大石頭,可以站在上面看風景,其實是海景。之後,走梯田的小田埂,那段不好走,一直走到楓樹那兒,第二個提示,準備上後山!過了那兩株楓樹後就別有洞天了,滿山滿野的菜園與果園!
  何爸:聽起來就很美,那是很美的,無形的精神資產,尤其呢,與爺爺躲在山上喝冰啤酒!對吧,小酒!後面還有呢,又有茉姑娘相伴!來,我們敲一杯,這真是一曲懷念舊愛的美曲!我也愛聽!
  小河問:酒王,後來呢?你的茉姑娘不是拿卡帶給你嗎?那是最後一次見面嗎?還有茉姑娘跟你說的那句英文:I despise a world which does not feel that music is a higher revelation than all wisdom and philosophy. 那是誰說的呀?
  我:喔,那是貝多芬說,他的感嘆!我記得那最後一次見面,她拿卡帶給我,叫我等她回來,我在那
寂靜之聲一曲,那天的記事本,是這樣記錄的:之後的日子裡,時間是沒有脈搏的,連聲音都無法構成音符,風也失去了迴旋的姿勢,火車的汽笛聲變成單調,也失去了在趕火車的記憶裡,彼此腳步此起彼落的抑揚頓挫。

Solo 2021.11.04 未時筆

附註:
李季準
生於台灣基隆市,廣播及電視節目主持人,聲音富有磁性、低沉渾厚、極具魅力,被稱為第一代「電台情人」。

李季準就讀臺灣省立基隆高級中學時,就想報考台灣省立師範大學音樂系,校內一位音樂老師免費教他鋼琴。因家境無法負擔拜師學聲樂,他每天自己去基中附近山上練嗓子。他說,可能因這段時間所下的功夫,練就他獨特的嗓音。

李季準基中畢業後沒有考上台師大音樂系。因曾在高三得過臺灣省演講比賽冠軍,他覺得國語標準、聲音不錯,到益世廣播電台謀職從事播音工作時,台長問他「能不能帶廣告」,他只有黯然離去。後來進入一家通訊社當記者,跑基隆市議會新聞,在地方上建立了點名氣、人頭熟。1962年在一位地方要人推薦下得到一份益世電台的工作,如願踏入廣播界。在益世電台,除了製作、主持節目,還要採訪、播報新聞、招攬廣告。在職期間考上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夜間部編採科,每晚從基隆趕到台北上課。

1966年,李季準應召入伍。服完兵役後,剛好中國廣播公司招考節目主持人,他從一千四百多位角逐者中以第一名被錄取。

1975年,中廣成立調頻台,李季準在調頻台開闢一個長度為半小時的夜間帶狀節目《感性時間》,播出時間為晚上十點,後因廣受好評,節目延後至半夜零時開始並將節目延長為一小時,是李季準最花心血、主持最久的節目。Somewhere In Time 主旋律鋼琴曲,於1980年之後,成為每晚半夜零時感性時間的開播曲!

快樂的出帆
或作《快樂的出航》,是一首知名的臺語歌曲,由日本音樂家豐田一雄作曲、臺灣陳坤嶽(筆名蜚聲)作詞,問世於1958年。原曲是吉川靜夫作詞的日文歌曲《初めての出航》(第一次出航)。

原本這是吉川寫的一首小詩,豐田一雄因為欣賞而譜曲,交由曾根史郎演唱,立刻爆紅。臺灣文人陳坤嶽(筆名蜚聲)以臺灣閩南語填詞,其中有一句「かもめ、かもめ、かもめの唄」,陳坤嶽打算以「海鷗」二字翻譯,卻覺得太不順,最後直接不翻譯,填為「かもめ、かもめ、かもめ嘛飛來」(卡膜咩、卡膜咩、卡膜咩嘛飛來),卻因此成為臺灣人最耳熟能詳的歌詞。陳坤嶽交由他十歲的堂姪女陳芬蘭演唱,也立刻名噪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