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看病貴鬆鬆 幸好有它? 贊助
2021-11-02 22:15:31Solo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106: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106: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何爸:小酒,你提到的老歌,都是我以前自己一人在視聽室時,常聽的!我個人是很愛音樂的,但生意忙,也不是那麼有時間聽,所以窩在這視聽室,也大多是深夜時,也是小酒說的屬夜!
  我笑道:何爸,你不覺得很多音樂都適合在夜晚時聽嗎?而且,你這視聽室又那麼棒,隔音又好!音樂雖沒有什麼外貌可言,無色無味,只有聲音,所以呢,長得不好看也不用說抱歉,長得好看也沒有什了不起!但閉著眼聽的時候,腦海會有美麗的影像!有時,它會是回憶的索引!就像是打開一本書時,最先入眼的目次,但隨著音樂啟奏,依著旋律,我們就瞬間抵達某個章節,某時某個情景!就好比一首歌,那歌裡曾有過的種種情景,隨著旋律勾勒出那些圖騰,那也是我很鍾情於電影配樂的緣故!
  何爸:那小酒,你舉個例!

  我:就拿這張何爸黑膠唱片架上的,這張遠離非洲來說好了,我還不曾用這麼好的設備聽過呢!第一曲主旋律,曲名是:我在非洲有個農場,Main Title (I Had A Farm In Africa)!這首曲子,讓我想到了兩個人與一隻狗,我的童年生活,所以我就愛不釋手,而且每次聽的感觸都不同!事隔多年,給我的體會是:也許就是,為了這最後的別離,所以,我們才會來到這裡!我們現在一起來聽聽這曲子,就用這主旋律,重回後山農場的往日時光!

Out Of Africa Main Title (I Had A Farm In Africa) 1985
https://youtu.be/ecPJxghJteg

  莉問:我記得暑假時,我第一次去基隆找你,後來去金山海邊喝酒,回到基隆火車站時,你帶我到唱片行買了那卡帶給我,原來就是要用這配樂要跟我說後山的事!雖然,你什麼都沒有說,但都在那曲子裡了!
  小河問:酒王,你老家後山有那麼多名堂呀?有兩個人一隻狗,在那首曲子裡,你的回憶?
  莉:是,酒王的後山呢,有一隻狗的墓,以及他的紐約女孩的遺物,都在那兒了!喔,還有一株他們合種的茉莉花!因為呢,酒王出生後,學會走路學會跑與頑皮,是那隻狗當他的保鑣,陪著他和他爺爺上山的!他人生的起點就在那山裡,只是後來狗狗與爺爺都相繼過世了,那後山就是他的童年!最後出現的呢,就是他的茉姑娘囉,但在兩年前也過世了,他一個人上山,就把她送給他的東西都埋在那山上,那株合種的茉莉花與黑龍狗狗的墓旁邊!所以,這首配樂呢,就是那些回憶!
  何爸:喔,小酒,那這曲子,有你最初的感情,那後山農場也是你的發源地!
  我:我從小就在那後山,與黑龍那隻台灣土狗跑來跑去呀,當山裡的野孩子!肚子餓了就吃山上的水果,山上的水果可多呢,應有盡有!還有喔,滿頭大汗時,陪我爺爺偷喝冰啤酒,當然也有極清澈的山泉水!我記得在我唸幼稚園的年紀,我沒上幼稚園,都在山裡陪爺爺,我每次在海邊下車,沿著海堤,跳著鵝卵石走回老家,走到入口處,我就高喊著:阿公!然後,狗狗聽到就衝到海邊入口處圍著我跳,最後跳在我身上就開始舔我的臉,然後爺爺走出來,就把我抱起來走回老家三合院,那段時間,是我最無憂無慮快樂的時光!何爸,我始終認為,我從那兒開始,也應該要在那兒結束!
  
  小河問:莉,那個叫茉姑娘,妳是酒王的莉姑娘,那酒王不就被茉莉給包圍了嗎?
  莉笑道:對呀!真是便宜酒王了,一個茉寧,一個葉莉!一個紐約女孩,一個東京女孩!我前幾天才拉著酒王,押著他帶我偷偷溜上後山瞧瞧!確實是個很美的天堂,酒王沒騙人!所以呢,他的命根子女神,現在換我當,對吧?親愛的!
  何爸笑道:難怪,他要送妳耶誕神秘禮物,但都在視聽室現形了,我們的耳朵也都分一杯羹了!小酒友,別忘了,還有那兩篇樂評,給酒后神秘禮物兩張專輯的樂評!但我覺得有件事很神奇,你這麼個在山裡野的野孩子,怎麼會唸建中呢?
  莉甜笑道:何爸,這就是後山小王子的秘密,他天生的!他有兩個保鑣呢,一個是他出生後,陪他上山的台灣土狗黑龍,他後來唸小學開始,就有個私塾老師,與他住在酷熱的小閣樓書房,盯著他背書唸書的老學究哥哥,直到他考上建中!所以我說呀,酒王這個小王子,天生就有保鑣的!從一出生後,一直到長大唸高中!
  我:現在的保鑣叫酒后,拿著馬鞭說,只准說:好,遵命!不許說:好吧!
  何爸問:小酒,你還有哥哥呀?我剛剛聽你說去年冬天為大姐慶生,那你不就有一個哥哥三個姐姐?
  我:是呀,我哥大我九歲,我唸小學時,他已經在唸建中了,所以,我就得背書給他聽!我又打不過他,只好乖乖背書給他聽了!他就像是個老學究老古板,哪有哥哥逼著弟弟背三字經給他聽,我從小一就得背那個給他聽,好像他的催眠曲似的,他睡不著時,一翻身過來就對我說:弟弟,上次哥哥買給你的三字經,你背到哪兒了?再背幾段來聽聽!要不然就叫我背唐詩給他聽!背不出來,他就叫我把手心伸過去!

  何爸問:那他現在呢? 
  我:去年剛結婚,現在在唸土木工程研究所!他是退伍後去五專教書,教工程數學認識我大嫂的,我大嫂是外文系畢業的,她在五專當英文老師,他們現在就住在宜蘭!
  何爸:有意思!你哥是你的私塾老師,小莉說的沒錯!可是你好像與你哥哥的個性又不太一樣,你哥比較嚴肅,你比較活潑,但你雖活潑又比你哥會藏心事,你都在音樂和酒裡發洩情緒,那樣也挺好的,與我一樣!來,咱們中年酒友與小酒友乾一杯,就在這曲配樂裡對酌!
  我:好,這張遠離非洲的配樂很優美!很適合對酌!不過呢,我覺得民謠的清唱也很棒!我記得以前聽中廣時有聽過他們播過,但是我覺得那些伴奏根本就是多餘,一點都沒有美感,還不如清唱來得爽快,去掉繁重的華麗裝飾,回歸自然,返樸歸真!
  小河笑問:酒王,你聽音樂還那麼挑呀?清唱會好聽嗎?那不就像是在唱山歌嗎?
  我:只要旋律美,清唱自然就好聽呀,不然那些民謠要如何傳諸後世呢?說是唱山歌,也對!在山裡唱歌,沒有伴奏,只有大自然的聲音,協奏!親愛的,酒后妳來唱唱!就簡單地唱一兩句!
  
  莉問:要唱那首呀?
  我想想:就那首,在那遙遠的地方(附註),妳就想像妳坐在後山女神石上唱歌好了,那兒有回音,還有潺潺的流水聲!唱得越慢越好,與流水比慢的!慢慢地啊,啊個夠再來唱!

在那遙遠的地方 1939(大陸歌手2002版本)
https://app.box.com/s/metc5zvkrxgzocws6zvoqlhjzloyr52b

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人們走過了她的帳房
都要回頭留戀地張望

她那粉紅的小臉好像紅太陽
她那美麗動人的眼睛
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何爸笑道:小酒,你是專門來喝酒,還是專門來聊音樂的,幸好你不是專門來聊詩的!但很有趣!
  我:喔,何爸,這酒中有音樂,音樂裡也是可以有詩的,所以才會叫作詩歌詩歌的嘛!我記得有好幾個歌手都是詩人呢,例如:Dan Fogelberg,他號稱民謠詩人歌手之稱。更早期的還有Leonard Cohen,他的曲風有希臘味,歌詞也很詩意。
  小河笑問:那酒王,你提他們唱的歌來聽聽,我看你有沒有胡扯?
  莉笑道:酒王,今晚我們金陵公主很愛考你喔,她都不怕死的,一直問一直問!
  小河大笑道:酒后,會吵的公主有糖吃,沒聽過嗎?
  我:那公主妳以後一定會蛀牙,因為愛吃糖!那就讓妳天長地久都蛀牙好了,變成蛀牙公主!
  小河:酒后,妳的酒王欺負我!
  何爸:小酒,來乾一杯,我要聽詩人歌手唱的歌,你去翻我的黑膠,我是專門收藏老歌的,看看有沒有他們唱的歌,你介紹歌曲及解說給我們聽聽!你現在呢,是視聽室裡的小酒DJ,大乖,妳說對不?以後咱們家的視聽室有一個酒王DJ,妳老爹的點子,酷吧?
  小河:酷!看酒王還敢不敢說話欺負我?
  我:好!那就當酒友與公主,還有格格的DJ一回,用何爸酒友的超級設備上工!

Longer / Dan Fogelberg 1979
https://youtu.be/83yCDt2MBmo

  小河:哇,老爹!原來我們家有好貨呀!要DJ在,才能指明給我們看!那另一位詩人呢?我家有嗎?
  我:找找喔!老爹敢叫我找,應該是有的!
  何爸笑道:小酒聰明!沒有我還叫你找什麼?但我想聽你解說呀,我好奇呀!就像我家的大乖說的,好奇心都要被你搞到火山快爆發了!
  我笑道:有!酒后,舞后!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莉:酒王,你又不會跳,不愛跳,還叫我帶你舞向愛的盡頭,你會不會太誇大了!
  我:我不會跳呀!但我的腦袋瓜會跳出舞步的詩句出來呀!我記得他是那樣唱的:

Dance me to your beauty with a burning violin
Dance me through the panic 'til I'm gathered safely in
帶我舞向你的美麗,伴一支燃燒的小提琴
帶我舞過恐慌,直到我安頓身心

  何爸笑道:小酒,你是在唸歌詞,還附帶翻譯呀?
  我笑問:何爸,你知道愛的盡頭
是什麼呢?是浪漫的天長地久,還是不可避免的死亡與毀滅?這首歌都有唱到的,他還用了很多聖經典故呢!他用了象徵和平的橄欖枝,還有象徵著災難與淫亂,是邪惡與鬼魔的巴比倫。整首曲子帶有希臘風情,在熱切的小提琴聲中,讓我舞向你的美麗,舞向愛的盡頭!
  莉笑問:酒王,你不是基督徒,也不是像我那樣,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你連聖經的典故你也知道呀?親愛的,你也太神奇了!
  我笑道:酒王不能疼酒后嗎?酒后接觸的東西,酒王還是要瞭解一下的嘛!
  莉笑問:那我問你,那橄欖枝的歌詞寫了些什麼?
  我:既然橄欖枝象徵和平,當然是要寫到白鴿的喔!典故裡的意思是指毀滅世界的大雨終於停了,諾亞方舟送出的白鴿銜回橄欖枝,於是眾多生靈終於可以回到陸地,繁衍生息。那句歌詞是那樣的:

Lift me like an olive branch and be my homeward dove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把我像橄欖枝那樣舉起,作那引我回家的白鴿
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小河驚道:酒王,你比我這個基督徒還要厲害呀!是有那樣的典故沒錯!酒王,你今晚真是讓我不但大開酒戒,還大開眼界耳界呀!那巴比倫呢?我還要聽,你快說給我聽,我等不及了!可你怎麼都會記得呢?
  我:公主,妳沒大開殺戒就好!我呢,一定要理解那裡頭在說什麼唱什麼呀,不然就與我的個性不合!我從不背數學公式的,我一定要把公式導出來,那樣我才會甘心!於是公式導出來之後,我也就忘不了了!
  莉笑道:寶貝酒王,那巴比倫那段呢,你也把我的好奇心搞得火山快爆發了!說給我聽!
  我:我好像是消防隊員,要拉水線來滅火似的!
  小河:誰叫你很會放火,你要趕快救火呀!
  何爸:小酒,你就滿足一下公主與格格這兩個制服妹!
  我:好,《聖經》裡的巴比倫,是墮落邪惡的象徵。巴比倫那段是那樣的:

Oh let me see your beauty when the witnesses are gone
Let me feel you moving like they do in Babylon
Show me slowly what I only know the limits of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容我目睹你的美麗,當見證者都已離開
容我感受你的一舉一動,就像巴比倫的子民
慢慢為我揭示那侷限著我的一切
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小河:莉,妳的酒王真的很神奇!越喝越喝不醉,現在都在酒詩歌裡說書了,我都不知道我爸的黑膠唱片有那麼多名堂!他這樣說書,害我們倆把那瓶高梁給幹光了!我今晚酒量怎麼那麼好呀?
  莉:金陵公主遇到酒王酒后,酒量不變好一點,那樣就代表我們功力不夠!
  我:好,聖經裡的和平與邪惡都說完了,後面當然要浪漫一下,所以他就寫到了婚禮與新生兒了!那兩段是那樣,先從婚禮開始呀,然後才能生寶寶的!

Dance me to the wedding now, dance me on and on
Dance me very tenderly and dance me very long
We're both of us beneath our love, we're both of us above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帶我舞向婚禮,帶我不停地舞
帶我溫柔地舞,舞到天長地久
我倆在愛裡沉落,在愛裡高升
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Dance me to the children who are asking to be born
Dance me through the curtains that our kisses have outworn
Raise a tent of shelter now, though every thread is torn
Touch me with your naked hand or touch me with your glove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帶我舞向期待降生的孩子
帶我舞過我倆吻穿的簾幕
支起遮風蔽雨的帳棚,儘管每條繩線都已殘舊⋯⋯
觸碰我,以你赤裸的手,或是戴上手套
帶我舞向愛的盡頭

  我笑問:Leonard Cohen的詩寫得如何?這首歌來自他1984年的專輯《Various Positions》,歷來無數歌手翻唱。這首歌借用了希臘民族舞曲Hasapiko的形式,Cohen早年曾在愛琴海的小島住過好些年,過著波希米亞般的放浪生活,這首曲子於是就展現了他很深的希臘情結。每個生活點滴,都是日後詩意的結晶!

  何爸:小酒,很精彩!以後我在視聽室裡聽歌,一定會想念紅樓野馬DJ的!那這次由何爸來放歌,大乖,妳那瓶酒喝光了,可以叫酒王分你們一點!

Leonard Cohen -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Album: Various Positions 1984
原唱版:https://youtu.be/NGorjBVag0I
清唱版:https://youtu.be/twRgYBzUQ-w

Solo 2021.11.02 亥時筆

附註:

1939年,王洛賓受鄭君里邀請至青海湖畔的金銀灘大草原參與紀錄片的拍攝,片中牧羊女由藏族姑娘卓瑪扮演,後者給王洛賓留下很深的的印象。在拍攝結束、卓瑪驅馬回家,而王洛賓則在不久之後為紀念她而寫下《在那遙遠的地方》。

Leonard Cohen

李歐納·諾曼·柯恩(英語:Leonard Norman Cohen,也譯作萊昂納德·諾曼·柯恩,1934年9月21日-2016年11月7日),生於魁北克蒙特婁西峰(Westmount),加拿大創作歌手、音樂人、詩人以及小說家。他的作品中充滿對宗教、孤獨、性以及權利的探討。柯恩先後獲選進入加拿大音樂名人堂,加拿大創作名人堂,美國搖滾名人堂,同時他被授予了加拿大最高平民榮譽加拿大勳章及魁北克民族勳章。

2008年柯恩獲選進入美國搖滾名人堂時,致辭人婁·里德形容其是「最高水準與最具影響力的創作人之一。」

評論家布魯斯·艾德(Bruce Eder)曾在一篇評述柯恩流行音樂事業的文章中寫到,「(柯恩)是六十年代晚期最迷人也是最神秘的創作人之一,40年的音樂創作成功的保留了一批聽眾,僅次於鮑勃·迪倫(也許還有保羅·賽門,從影響力來說),在眾多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並且還依然活躍在21世紀的舞台上的音樂人物里,他比其他任何一位都更能吸引評論家和年輕音樂人的注意力。」

美國詩人學會對其在藝術領域的一生做出過更加概括的評論,包括他的詩歌、小說以及詞曲作品,「(柯恩)對詩歌、小說和音樂的成功糅合在其1993年出版的《Stranger Music: Selected Poems and Songs》作品表現得尤其突出,這部作品包含了200多首柯恩的詩……多段小說的節選,和大約60首歌詞……雖然對於某些人來說,李歐納在追求音樂創作時偏離了文學;但是對於喜愛柯恩的人來說,他們更加樂於認為他作為一名通才,跨越了多種藝術之間隱晦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