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拍到了,疑似是Mazda... 贊助
2021-09-26 03:25:11Solo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69:非常迪斯可,阿瑪迪斯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69:非常迪斯可,阿瑪迪斯

  我笑道:葉莉妳仁慈?
  莉:是呀!我對你特別好,你不知道嗎?我每週日還為你禱告呢,不仁慈嗎?
  我:為我禱告當然仁慈囉,但那句打在寶馬身,痛在茉莉心,明明就是在消遣我呀!那個原詞原本應是:打在兒身痛在娘心,是妳把那詞兒給改了,妳以為我不知道!
  莉:胡說,那是我自創的,怎麼是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呢?我又不是你娘,我是你的酒后,你才胡扯呢!你不喜歡
打在寶馬身,痛在茉莉心嗎?
  我:沒有呀!很喜歡呀,喜歡得不得了!
  莉:那還有什麼好挑剔的呢?簡而言之就是呢,打在酒王身,痛在酒后心,這樣行不?

  我笑道:行!這句更棒!想不到我今晚與妳講個電話,居然已經約了要去舊情綿綿咖啡館,還有要陪妳去九份爬基隆山!
  莉笑道:就是呀,咱們是很陽光的酒王與酒后嘛,不能老是約喝酒的,酒王你說對吧?這樣吧,乾脆無三不成禮,再約個地方去探險一下,發現之旅!這樣好了,我帶你去敦化北路中泰賓館的Disco舞廳探險一下,酒后請酒王啤酒喝到飽,如何?順便把上次我那幾個小富婆姐妹淘約出來好了!酒王坐陪!十二月了,也該找她們出來跳跳舞,過過耶誕了!酒王,你去過舞廳嗎?
  我:沒呀!我不喜歡跳舞的,也不會!但我學校裡有個拜把兄弟,老九他是個舞棍,常在舞廳混的!

  莉笑道:那你排老幾呢?可是我覺得酒王的節奏感很好的,為什麼會不喜歡跳舞呢?你的酒后我,還是個舞后呢!你沒看過我跳舞,那真是太可惜了!那我問你喔,如果現在要你給我一首節奏很強的D廳的歌,酒王會給我什麼歌呢?
  我:我呀,排老三!我會給妳呢,搖我阿瑪迪斯!
  莉甜笑道:酒王,你是搖滾圖書館嗎?在圖書館裡工作打雜的掃地僧嗎?
  我問:怎講?掃地僧武功深不可測,可強的呢?他和第一猛男喬峰酒鬼比拼掌力後,還說降龍十八掌,果然是天下第一!我哪能跟掃地僧比呢?
  莉笑道:等我一分鐘,我把Falco找出來,搖我阿瑪迪斯我有,酒后陪酒王聽聽,拿阿瑪迪斯來給酒王酒后下酒!情話綿綿直到我家老虎回來!酒王得陪我講電話講到,我家的風紀股長老爹回來才行,那樣才算酒王疼酒后!不然,我一個人在家,好空虛寂寞的!

Falco - Rock Me Amadeus 1985
https://youtu.be/lxM6MyvFGDg

  我笑道:酒王一定疼酒后的,不然怎麼當酒王呢?不疼就是假王!
  莉甜笑:怎麼那麼甜呢?那換酒后加碼,下回我帶你去MTV看阿瑪迪斯那部電影(附註)!酒王這匹野馬,可適合看這部電影呢!一定要帶你去看,酒后也疼疼酒王!你看過那電影嗎?
  我笑問:為什麼我適合看阿瑪迪斯那部電影呢?我很少看電影的!
  莉笑道:我知道,酒王的零用錢都拿來買小高梁與錄音帶了!阿瑪迪斯呀,那
是一部藉庸才之口講天才的故事,音樂這條路空有熱情是不夠的,還要有上帝恩賜的天賦。像酒王這種熱情的天才,最適合看阿瑪迪斯了,又會在十二行箋的信紙野,表演給酒后看,隨便用Queen一首歌,就為酒后寫一篇第一名的演講稿,所以呢,酒王一定要看!酒后一定要帶酒王去看,我立誓一定要帶你去看!

  我大笑問:莉,妳這樣把我捧得高高的,我會不會掉下來,摔到骨折呀?阿瑪迪斯的故事究竟是在講什麼呢?為什麼妳這麼推崇呢?
  莉:那電影可厲害了!我現在想到那部片的劇情,我就想到酒王,只有酒后知道,像酒王這麼有天賦,上天自然要給他一些苦難的,否則酒王的人生就顯得太無趣了!那樣無趣的人生,也不會是酒王想要的!說寫情書給酒后,真的就寫成一本書!馬的,這世上,沒有比酒王更猛的,比那個第一猛男還要猛!我看那個峰哥,喝酒也不一定喝得過你!

  我大笑道:酒后,妳也太抬舉我了!人家喬峰與段譽鬥酒前,還叫店小二打十斤高梁上來,十斤不夠,就二十斤,反正這位公子請客,不必為他省錢!我哪比得了?
  酒后:喬峰多猛我可不管,他又不會寫情書給我!而且,我也不是阿朱!不過,話又說回來,酒王你怎這麼厲害?你怎麼突然地就把天龍八部裡,喬峰與店小二的對話,原封不動地搬上來給我聽?你那個是什麼腦袋呀?你怎雜七雜八地,那些東西都記那麼清呢?我在想呀,當初阿朱死掉的時候,那位第一猛男喬峰酒鬼的傷心程度,你一定很瞭解,因為你的六月二日生的黃昏姑娘也不見了!

  我笑道:酒后,咱們現在在聊阿瑪迪斯,不要扯到阿朱那個俏丫頭那兒!
  莉笑道:對對對!只是,我現在想起來,酒王到底是喬峰還是段譽呢?我怎老是覺得我的酒王比喬峰猛多了!說悟性也有像一直開外掛的段譽,也很聰明,有過之而無不及!段譽其實酒量也不太好,但酒王都是道道地地經過酒后的考驗,而且還比那兩個鬥酒的傢伙有文采!還是移動式的搖滾圖書館,真是,越想越猛!
  我大笑:酒后,妳在這麼說下去,我回到地面一定粉身碎骨!我要聽阿瑪迪斯!
  莉笑道:對喔!怎麼越扯越遠呢?都怪你,你給一曲搖我阿瑪迪斯,你的舞后就開始嗨起來了!可是呢,話又說回來,我以前聽你說黃昏的故事,她是你的晚霞山天后,命根子女神,那我算哪根蔥?我也要當天后與女神來玩玩!不然我就不說阿瑪迪斯給你聽!套句酒王的名言,我為什麼要那麼乖?

  我笑道:原來呀,要我哄妳呀!妳都已經是酒后,獨一無二的,這世上只會有一個酒后!而且,妳還說自己是舞后!都已經是雙后了,那樣還不滿足?
  莉:那我也要當女神來玩玩!不然你給我一曲女神之歌!要我滿意才行!
  我笑問:是妳說的喔,女神之歌的喔!我給妳,但不可賴皮!那就給酒后一曲D廳女神!妳那兒有Bananarama的錄音帶嗎?若沒有,下回我送妳!
  莉笑道:酒王,你覺得舞后不會有
Bananarama的Tape嗎?我有!我的酒王就是猛到爆!說不定呢,等會還會給酒后加碼,那是酒王常幹的事!不然他就要跟酒后姓!

Bananarama - Venus 1986
原唱:
Shocking Blue 1969
https://youtu.be/q_98k1YZap4

  我笑問:這樣有過關了嗎?我要聽妳說阿瑪迪斯!
  莉:有,過關!那故事是那樣的,
故事是採用倒述法的。老態龍鍾的薩里耶大喊莫札特的名字,自殺未遂被送往精神病院。神父來聽薩里耶告解,薩里耶不理他,自顧自地彈著鍵盤,問神父有沒有聽過他寫的曲子,一次、兩次神父都說沒有。薩里耶失望之餘,又彈了一段旋律,神父開心地說有聽過,還興奮地說原來這首曲子是薩里耶寫的。薩里耶臉色一沈,說這是「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作的。接著,薩里耶眼神閃爍,開始向神父說一段過去:他謀殺莫札特的經過。在還沒遇見莫札特之前,薩里耶對他是滿懷憧憬的。薩里耶想見見這個傳說中的音樂神童,然而,第一次會面即是破滅的開始,莫札特只是一個自大又下流的色胚。儘管如此,當他親耳聽到莫札特的音樂,仍不禁心神嚮往、大為折服。
  我問:莫札特是色胚??
  莉:對!不要打斷酒后說故事!我繼續說!薩里耶不解,為什麼上帝要給這個傲慢自大的年輕人一切才能,但讓自己空有讚美上帝的熱情卻無天賦可用?於是,妒火中燒的薩里耶發誓要向上帝報復,要毀了上帝在地上的代言人,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
電影裡的莫札特,有點下流、有點天真,對音樂充滿熱情但不黯世故,他的「招牌笑聲」總是使場面尷尬,他不知道自己的無心之過已經樹敵,但是,這些都掩蓋不了他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奧皇約瑟夫二世想要莫札特寫一齣德文歌劇,他馬上表明自己腦中已經有譜,不顧眾臣反對,以土耳其後宮為題材,寫出歌劇《後宮誘拐》,熱情奔放溢於言表。

  我笑道:酒后說莫札特的故事,說得好生動喔!
  莉:不要打斷我!不然就打你屁股!繼續喔!薩里耶運用自己的影響力,處處阻礙莫札特的演出。他安插女婢進入莫札特家當耳目,發現他在譜寫當時被禁演的《費加洛婚禮》,見獵心喜的薩里耶馬上告御狀,心急的莫札特向約瑟夫二世解釋:「我的人下流,但我保證我的音樂不下流!」。《費加洛婚禮》雖然順利上演,但約瑟夫二世的一個哈欠,使得後來的表演機會大幅減少。《唐喬凡尼》上演時,莫札特的父親剛剛去世,這給莫札特很大的影響。欣賞這齣歌劇時,薩里耶驚訝地發現,雖然他父親雷歐波得已經死了,但他依然支配著莫扎特,黑衣武士就是他父親的化身,從地底爬起,回到現世來教訓不長進的莫札特。這時,薩里耶靈光乍現,他終於想到報復上帝的方法了!儘管莫札特總是在工作、作曲,但不懂開源節流的他,老是存不了錢,使得生活困頓,經濟拮劇。因此,莫札特抓住每個能賺錢的機會,彷彿著了魔,日夜不停地工作。一天夜裡,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他的創作思路,莫札特跑去開門,一個戴著死神面具、穿著黑披風的人映入眼簾,他下重金要莫札特寫一齣安魂曲。黑衣人走了之後,他望著父親的畫像,久久不能自語,他相信這是死神上門討命,安魂曲其實是寫給自己的。此後,精神耗弱的莫札特一聽到敲門聲就心神不寧,遲遲不敢寫完安魂曲,他的老婆史坦絲也因為受不了他的日益瘋癲,帶著兒子離開莫札特。莫札特去岳母家問老婆的下落,史坦絲母親以高分貝斥責莫札特的不務實,害他女兒吃盡苦頭。身心俱疲的他,聽著岳母的怒吼,腦海裡逐漸譜出歌劇《魔笛》中夜后的旋律。

  我驚訝道:酒后說故事,說得好生動喔!
  莉笑道:是呀!我被酒王啟發,我遇到情書界的莫札特,酒王!
  我大笑問:情書界是什麼界?有這種世界嗎?
  莉甜笑道:有呀!紅樓酒鬼!不為人知的情書魔王!專門誘拐未成年酒后的!不要打斷我說故事呀,壞酒王!我還沒說完呢!後來呀,
莫札特的健康狀態每下愈況,他最後在伴奏時昏倒了。薩里耶帶他回家,從昏迷中醒來的莫札特又聽到砰砰砰的敲門聲,他以為是死神來跟他討安魂曲了,害怕的他要薩里耶代為應付,順便向死神借一點錢。薩里耶去看門,原來是劇組來看莫札特,還把約定的一半收入拿給他,希望他過得開心一點。薩里耶拿了錢去見莫札特,但他以為錢是死神給的,薩里耶順水推舟,強調只要他在明天晚上前完成安魂曲,到時候會拿到更多錢,莫札特聽了眼睛一亮,喃喃自語道太快了。薩里耶猶豫一下,問他可不可以幫上忙,莫札特彷彿遇到救星,開心地應允。薩里耶拿出紙筆,坐在莫札特床前,聽寫莫札特下的指示和哼出的音樂,但他跟不上他行雲流水的思緒,抱頭露出痛苦的表情。莫札特慢下來解釋給他聽,薩里耶露出興奮的笑容,彷彿也聽到上帝的聲音。薩里耶一步一步領著莫札特邁向死亡,但此時此刻,恐怕也是他最接近上帝的時候。

  我驚訝道:我第一次聽酒后說故事,說得好棒喔!
  莉:你現在知道也不算晚!我改天帶你去看,我可疼你了呢,還會為你禱告!知道嗎?我還會帶你去Disco舞廳探險,酒王說的發現之旅!
  我笑道:酒后妳說發現之旅,我就想起我以前與一個朋友喝酒時的笑話!
  莉:那說給我聽聽,我說故事說好久,好渴喔!需要喝酒王說的冰開水一大口!酒王,快說給我笑一笑!
  我:我有一次與一個朋友拼酒,那個朋友說,上回他在舞廳喝酒,被朋友用啤酒給灌醉,要是春卿在就好了,可以全部封殺,這傢伙有啤酒不醉的天賦!我那時跟那位朋友說,原來呀,你在舞廳被人灌醉過?這可是我全新的發現!發現的英語你知道嗎?叫Discovery!
  莉問:這有什麼好笑的呢?
  我:是因為那個朋友說,他英文不好,他只知道Disco,那Disco後面加上very,那兩個單字他都是認識的,但合起來他就不知道了,原來非常迪斯可就是發現呀!

  莉大笑:這個記憶法,與迅雷小組有點像,這樣真的一輩子都忘不了的!非常迪斯可等於發現!酒王,他說得沒錯,酒后就帶酒王去中泰賓館的舞廳非常迪斯可一下!

Solo 2021.09.26丑時筆

附註:阿瑪迪斯電影小檔案

原名:Amadeus 1984

導演:米羅斯佛曼(Milos Forman)
編劇: Peter Shaffer(play & screenplay)
演員:莫瑞亞伯拉罕(F. Murray Abraham)、湯姆赫斯(Tom Hulce)
得獎: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F. Murray Abraham得獎,Tom Hulce也被提名)、最佳服裝設計、最佳美術指導、最佳化妝、最佳音效、最佳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