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駕】Hyundai渦輪油電來襲 贊助
2021-09-20 12:00:00Solo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64:Young And Innocent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64:Young And Innocent

  我問:莉,那妳覺得長堤上的寶馬戰歌與情歌,與妳的芙蓉酒后之歌Inside Of My Guitar比起來如何?
  莉笑道:伴我吉他,旋律悠揚優美,寶馬的兩首歌,都透露著狂野中帶的文雅,充滿野馬的節奏!而且我的伴我吉他是洩漏了溫柔的渴望,但我的寶馬的戰歌與情歌卻透露一種優雅的狂傲,還用肉眼完全瞧不出狂傲,除非是,陪酒王對酌傾聽,才會知道!

  我笑道:我一定會讓酒后如願的,帶妳去福隆沙灘,舉杯邀明月大戰三百回合的,然後再牽妳的手看海上日出!但妳要在福隆再唱一遍給我聽才行!不只太陽老公公寫日升之海的情詩給妳,酒后也親自寫給酒后瞧瞧,作人要有志氣,妳說對不?我再送一個紅利給妳好了,加碼一曲好了,我也在那兒唱那年我們十九歲給妳聽,為妳慶生!這個禮物夠有誠意吧?芙蓉酒后的豔陽天!
  莉甜笑:對!誠意十足!我記下了,酒王說的日升之海,給酒后的情詩,還有那年我們十九歲!可我現在才剛滿十七歲而已呀!你那麼早就許下承諾,要寫福隆情詩給我了呀?今晚心情這麼好?還要大戰三百回合?要把酒后灌醉呀?那得喝多少酒?喝幾天幾夜呀?

  我:對呀!好到不行!就喝個,三天兩夜好了!
  莉:不許不行,要很行才可以!三天兩夜不錯,就算是七天六夜我也跟你戰到㡳,不然哪叫酒后呢?酒后若要醉,就一定要醉在酒王的懷裡才行!我第一次喝醉一定要醉在你懷裡,那樣我才會放心,安心!
  我:對喔!哪能不行呢?那樣算什麼男人?寫情詩給酒后沒問題的,妳放心好了!寫一本情書給妳,我都辦得到了,更何況是一首情詩呢?對吧,可人的酒后?不過,酒后醉在我懷裡,是必須的,不然我就跟妳姓,冠后姓!

  莉:我怎覺得你說話在消遣我,吃我豆腐,又挺自然地!什麼冠后姓?說話欺負我!怎不說是冠夫姓?
  我:天地良心喔,我哪敢喔!酒王酒后怎麼冠都是一樣的嘛,我都把妳當作皇后那樣對待呢,那樣我才算是妳的,真正的酒王!不然就是假的!這世上呢,除了我酒鬼媽以外,我最喜歡對酌的人,就屬酒后了,溫柔到爆,溫柔的馴獸師,簡直是奇葩!
  莉笑問:今晚你喝了兩瓶小高梁,嘴巴抹蜜了呀?你寫信給我時還都是酒後寫的,難怪都甜滋滋地!我有很溫柔嗎?我怎覺得我對妳挺率性挺野的?還認識沒幾天,收到你的第一封信之後,就突然跑去基隆找你喝酒!沒嚇壞你吧?

  我大笑道:妳有見過花嚇壞路人的嗎?妳不是說自己是校花嗎?難道妳是騙我的?我怎麼可能被妳嚇到呢!我又不是膽小的人,哪能說嚇到呢,妳長得很抱歉嗎,才不呢!那只能說是,吸引!妳是被酒香的文字吸引過來,所以酒后呢,非妳莫屬!世上只有酒后,才會有的舉止!
  莉甜笑:酒王今晚說話特別甜,可能是今晚沒人管,可以玩到飽,太開心了!可是我還要聽情歌才行,剛剛那曲是演奏曲而已,我不滿意,不滿足!
  我大笑道:那還不簡單,剛剛那曲改成慢版就是了呀!B面最後一曲,第五首,妳聽聽,聽完後,妳就差不多該回家上樓洗香香去,在妳父母回家前,裝乖!

  莉笑道:我本來就很乖的,什麼裝乖?不用裝就很乖的!
  我:那我給你加碼,請妳喝一口開喜婆婆冰的烏龍茶,不然妳身上與嘴巴都是酒王的味道,不太好!
  莉:酒王的味道?是什麼味道呀?
  我大笑道:酒味呀,不然還會有什麼味道?
  莉:胡說,酒后身上本來就會有酒味的!
  我大笑道:妳才胡說呢,妳平常身上不會酒味的,是心裡有酒味!妳以為我酒後胡說八道呀?
  莉笑道:對對對!可是心裡有酒味是怎麼一回事呀?
  我小聲在莉耳邊道:妳心裡有我,所以心裡有酒味!滿滿的都是!
  莉甜笑:是!酒王說的是,滿滿地都是酒香,這樣才是道地的酒后嘛!我要聽慢版的情歌,我快轉好了,來,一人一邊耳機!

Donny Gerrard & Amy Holland - For Just A Moment 1985
https://youtu.be/K0wl35dwS0E

  我問:這曲男女對唱曲如何?
  莉:我今晚要拿這首歌當催眠曲,還要研究一下歌詞!
For Just A Moment!對了,你不是今晚與同學打撞球打通宵,明天上午不是還要跑大隊接力,你是鐵人呀?
  我笑道:是呀,我不是鐵人!但明天大隊接力是學校運動會的決賽,之前還有籃球比賽與橄欖球比賽,都比完!大隊接力是校慶運動會的重頭戲!
  莉驚訝道:酒王比那麼多名堂呀?已經比完了?第幾名呀?
  
  我:是呀!因為那些球類運動比賽時間比較長,所以在校慶前就已經比完了呀!橄欖球比賽是全校第一名,我們組了個社會組聯隊,那是校內比賽拿了第一名,因為學校並沒說一班組一隊,於是社會組三班就組了社會組聯隊來比賽,我們已經慶功過了,全隊跑到西門町拼過酒了!明天是校慶園遊會以及大隊接力的決賽,那樣熱熱鬧鬧嘛!
  莉狐疑問:酒王也打橄欖球呀?不會很危險嗎?撞來撞去的!不會受傷嗎?
  我笑道:會呀!我腰兩側都各有一個傷疤!我是跑鋒後衛第一支,位置是One-cnet!我說這些酒后聽得懂嗎?橄欖球其實是意志力與體力還有智力的競賽,男子漢的比賽,我覺得挺好玩的!
  莉驚道:腰兩側都有傷疤?不痛嗎?我看看!
  我:我又不是鐵人,哪會不痛?但是痛,一下子就過去了,然後就不痛!我記得我以前在學校打籃球打全場時,有一次也受傷過,跳起來爭球,突然被撞到,然後咬到嘴唇受傷,滿口是血,被緊急送到和平醫院掛急診,因為是嘴唇受傷,用特別的肉線縫了好幾針!而且那兒沒辦法麻醉,醫生就直接縫,那才痛呢!其他的,都不算是什麼痛!一下子就過去了!

  莉驚訝問:我看看!我看你的嘴唇一下!
  我笑道:那個是看不出來的,因為是特別的線,就像肌肉顏色那樣,但用手指頭仔細摸是摸得出來的!
  莉驚訝道:你居然可以忍得住?我要摸摸看,還要看你腰間的傷疤!
  我笑道:嘴唇讓妳摸,但腰兩側的傷疤就不要看了吧,那樣很難為情耶!其實呢,頭兩側也有,有一點小突,頭頂也有疤,但那是被我媽媽打的!
  莉驚道:嘴唇真的是看不出來,但用手指頭細細摸,是摸得到一條細線。頭我摸摸,兩邊有一點小突,好像有被撞到過,頭頂上的呢,我瞧瞧,真的有一小點小疤,那兒是沒有毛髮的,若是你沒跟我說,是看不出來的!你的酒鬼媽下手那麼狠呀,她不是很疼你嗎?還是因為你小時候太皮?你媽怎麼會K你,還K出一個疤出來?

  我笑道:的確是我太皮,太黏媽媽了,我很小時候,唸小學前,想陪她上菜市場買菜,但她不願意,可是她不管走哪一條路都遇到我,她一氣之下就拿菜藍子K我,她才一下手,我的頭就流血,把她嚇到花容失色,趕緊幫我敷藥療傷,之後就成了一個甜蜜的疤,一輩子的疤!
  莉笑問:她不管走哪條路都遇到你,酒王你小時候就這麼厲害呀?
  我笑道:我其實只是想幫她提菜而已呀,但她就是拗不過我,走哪條小巷子都會看到我,陰魂不散的小鬼,所以她就K我!但我畢其功於一役!
  莉笑問:怎麼說?畢其功於一役是何意?
  我大笑道:因為從此以後,我媽就再沒打過我了,一勞永逸,還時不時就來瞧我那個疤,只會找我喝酒談心!我身上的每道疤,故事我都記得的!

  莉笑問:可是你也沒被打笨呀,還越來越聰明呀!
  我笑道:莉,妳沒聽過嗎?
  莉問:聽過什麼?
  我大笑道:越挫越勇呀!我就屬於那種人類!不是很怕痛的那種人類!剛剛說過了呀,
For Just A Moment!痛一下子就過了呀,有什麼好痛的?但有一種痛,一輩子都在!
  莉問:哪種?
  我:心痛,痛心疾首的沉痛,捶心肝!酒后想聽嗎?我可以唱一小段給妳聽,心事那沒講出來,有誰人會知,
有時陣想要訴出,滿腹的悲哀。  
  莉:我知道!就在今夜的晚霞山花塚!七夕那晚你報告過了!

  我:時間九點出頭,大約再過半個多小時,妳爹娘就要回到家了,葉莉妳得回家裝乖了!
  莉:不要不要!我還要安可一曲!
  我:還要安可曲呀?那就月亮為證!請妳聽安可曲!A面第三曲!
  莉問:一樣的St. Elmo's Fire嗎?
  我笑道:不然還有哪捲的A面第三曲呢?那裡頭的第一段唱著:

There's an echo in the wind
Makes me wonder where I've been
All the years I've left behind
Faded pictures in my mind
My barman's mandolin
Dancing in the air

中譯:

風中有回音
讓我想知道我去過哪裡
我留下的所有歲月
腦海中模糊的畫面
我的酒保曼陀林
在空中跳舞

John Elefante - Young And Innocent 1985
https://youtu.be/03Vyebfe5cI

  莉:那前奏的鋼琴聲,很棒!改天我彈鋼琴給你聽!我的寶馬酒王給我聽的歌,歌詞我都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行!好像不能再賴皮了,得回家洗香香去!然後爸媽回家前,我就乖乖待在房間玩,裝乖!
  我:嗯,對,那樣才會神不知鬼不覺,才乖!
  莉:可是我要你背我下長堤,背我回家,再賴皮一回!
  我:好,那是野馬的福利!
  莉:對別人而言是野馬,對我來說是寶馬,因為我是你的主人!寶馬,我問你喔,明天大隊接力你跑第幾棒呀?我很好奇!
  我笑道:最後一棒呀!我可是全班跑最快的人,所以一出場就是決戰!但前面不能落後太多才行!

  莉驚道:哇,這麼酷?一出場就是要決戰,那樣也太酷了!
  我大笑:不然哪當得了酒后的寶馬呢?那豈不是沽名釣譽,當假的!
  莉笑道:對!到了家門口了,放我下來!酒后叮嚀一下喔,今晚打撞球別打太晚都沒睡,得瞇一下,不然明天上午還要大隊接力呢,休息是為了,更美的衝刺!明晚十點,我打電話給你,聽寶馬報告戰況!偷親你一下!
  我:好,我答應妳,就瞇個三小時好了!莉,過來!閉上眼睛,妳這個壞蛋,給妳一個至上無尚的晚安吻,就印在額頭上!用這曲Young And Innocent唱的歌詞!衝刺!那裡面唱著:

Though maybe yesterday is gone,
The things we shared were never wrong.
Come back, babe, I need you now.
And I know if you're out there
I'll find you somehow.
I want that feeling back again.
So we can be young and innocent.

Solo 2021.09.20午時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