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底前租iRent,折扣免費送 贊助
2021-09-17 18:00:44Solo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62:大江東去,東山再起之禱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62:大江東去,東山再起之禱

  我笑道:莉,可是妳想到福隆沙灘露營當芙蓉酒后,這個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呢,要看日升之海這個就得看老天爺的臉色了,這個我說不準的!得找個有星光滿天的夏夜,那樣比較容易,就像我小時候在金山老家過暑假那樣,每天都是豔陽天,那樣才能讓妳得償所願!

  莉甜笑道:對!野馬說的是,我又不是現在就要去,現在都已經十二月了,北台灣好天氣的機會不太高,東北季風一下來,北台灣都是雨天,尤其是你們基隆,更是活生生的雨港!不過,酒王我問你,我記得你在信裡說,三年前黃昏第一次去你家,爬木樓梯上到屋頂閣樓,就是你和你哥住的極酷熱的春天書房,你還帶她爬出閣樓小窗戶,倆個人就坐在屋頂上,我讀到那段覺得挺有意思的!但之後她過世之後,你還晚上自己爬出閣樓小窗戶,自己坐在屋頂上偷喝酒賞月,我看到那段,就覺得酒王很有趣,望月想你的黃昏詩后呀?天知地知眾人皆不知,獨酒后在信裡通通知曉!你信裡頭就用那些外表看不出的脆弱與破碎,很無邪地緩緩地用信寫給我看,幾乎都成一本書了,我又把那些你寄給我的信穿針引線作成線裝書,與日俱增越來越厚!人家是屋頂上的提琴手,你這匹野馬是屋頂上的夕陽酒王,然後那本書呢,就是給酒后的情書!

  我笑道:對呀,那有沒有很慷慨呀?不是幾乎一本書,而是天生就是一本書,越來越厚的書,時間會加深它的厚度!
  莉甜笑:對對對!酒王說得對!那些信紙還是酒后無盡支援的!我記得你那時在閣樓書房對黃昏說,幸好屋頂還在,沒被薇拉颱風給掀掉,對面鄰居,1977年七月底那時,整個屋頂都被薇拉颱風(附註)給掀了,怵目驚心,萬一你家的屋頂被颱風給掀了,你和你哥就沒地方睡覺了,更沒地方讀書了!人家是揮汗耕耘翻土,你們哥倆是在頂樓,揮汗埋首翻書!還練就了一身耐熱的功夫,沒冷氣沒電扇的,倆兄弟就窩在頂樓,反而是冬天,那個頂樓的書房變成了有書香,安靜美麗的溫室!

  我笑問:酒后記性那麼好呀?我信裡提的,妳都還記得?黃昏她呀,聽到那屋頂經歷過十七級強風的考驗,就想到屋頂瞧瞧,於是我就帶著她爬出閣樓房間後面小窗戶,爬到屋頂上,併肩坐在屋頂欣賞藍天白雲囉!
  莉笑道:對呀!然後呢,自1985年仲夏至1986年深秋,那屋頂就成了夕陽酒王,夜半獨酌賞月想念黃昏詩后的秘境!還神不知鬼不覺地,只有星星和月亮知道!喔,現在還有酒后,葉莉我深知肚明!
  我嘆道:可是在1986年11月29日,我家搬離西定路,搬到現在的地方,那個酷熱的春天書房以及賞月屋頂,成了消失卻永恆的回憶!

  莉嘆:是呀,時光也是一本無形的書,卻有很多很多腦海的影像,你在信裡還提到,黃昏她要你坐在書桌前,她站在你身後,雙手放在你肩上,下巴就放在你的右肩上,甜甜地逼你直接當場寫信給她,她就在你身後看你寫,然後你寫完時,她就甜甜地偷親你一下!莉現在演給你看!你坐在長椅上別動,我站在你身後,模仿當年茉的動作,下巴輕貼在你的右肩上,酒王你覺得葉莉酒后演得像不像茉?
  我輕笑道:像,像極了!像一場真實的茉莉夢!但莉妳沒偷親一下,茉都有!
  莉在耳邊輕道:你這樣說,我都想到Reality那首歌了!還有呀,我可沒逼你寫信給我,我只提供信紙,讓你的野筆奔跑,然後那些信紙就會跑回酒后這兒,通通與我私奔,你剛剛說的!所以我都不偷親你,而是直接逼你親我,哈哈,莉比茉還要兇狠!那有沒有覺得很幸福呀?

Reality (第一次接觸主題曲)
Richard Sanderson 1980
https://youtu.be/cjbSvxn2FyM

  我笑道:那首歌確實也很搭,葉莉妳說,我是不是對妳很慷慨,慷慨到爆?
  莉甜笑:那是一定的呀,我可是你的女酒友,獨一無二的酒后呢,你不對我慷慨要對誰慷慨?既然酒王這麼慷慨,那你靜靜坐好,我在你身後,就在你耳邊清唱一曲老老的短歌給你聽,也是酒王獨享的!今晚陪酒王喝了一瓶小高梁,又喝了一些冰啤酒,特別有歌興!而且今夜又是好天氣,還有景美溪畔圓圓的月兒初升,此情此景,恰到好處!葉莉就對這景美溪畔,在你耳邊唱一曲老歌慰勞,其實傷心至極的酒王!

River Of No Return (1954) - Marilyn Monroe
https://youtu.be/KuNqXHb4lpg

If you listen you can hear it call(Wailaree)

There is a river called 'the river of no return
sometimes it's peacefull and sometimes wild and free

Love is a traveller on the river of no return
swept on forever to be lost in the stormy sea(Wailaree)

I can hear the river call(no return, no return)
I can hear my lover call: come to me

I lost my love on the river
and forever my heart will yearn
Gone, gone forever
down the river of no return.

Wailaree, Wailaree
You never return to me.

  我輕問:莉呀,為什麼要唱大江東去給我聽呢?東方不敗的酒后!
  莉問:好不好聽?
  我:好聽,真摯入心!妳今晚提到好多的東方,有東海岸,日出東方,東方不敗,現在又有大江東去!
  莉笑問:那提到東這個字,酒王會想到什麼?
  我笑道:我會想到一句,月出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
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
  莉笑問:這是誰寫的?酒王嗎?裡頭有東山,但整段與此情此景倒是有點像!

  我問:酒后不知嗎?那是東坡的前赤壁賦裡面的句子呀!
  莉甜笑道:難怪,這只有金山狀元,五柳先生老爺爺的孫子,那樣的古人才熟的嘛,酒后不熟!
  我問:喔,那酒后熟什麼?
  莉:酒王呀,酒后啥都可以不熟,熟酒王即可!
  我大笑道:那是幾分熟?太熟會不會焦掉呀?
  莉笑道:什麼幾分熟?又不是吃牛排!

  莉在耳邊輕道:我覺得,酒王與我喝酒越開心,就是越難過,我常那樣想!因為這世上,沒人比你懂得隱藏,你幾乎沒有什麼慾望,就只是想喝個小酒聽個音樂,與世無爭,連主動親我抱我都不會,還都是我主動的呢,我這個校花顏值到底是有多差呀?我以前很不服氣,我對你就這麼沒有吸引力嗎?但後來葉莉懂,你喜歡與葉莉喝,只對葉莉在酒中說,你信任我,所以你才會乖乖寫信給我,都快成一本書了。但我深深地覺得酒王需要安慰與鼓勵,我偷偷跟你說個秘密,我後來星期日陪我媽媽去教堂作禮拜,我還都會私自為你禱告!有句肺腑之言,我想輕輕告訴你。
  我問:喔?禱告?肺腑之言?
  莉甜笑道:對呀,還是與東那個字有關的呢?
  我問:這次該不會是東邪吧?
  莉笑道:才不邪呢,跟酒王一樣,無邪,思無邪所以詩無邪!只會想著寫情書給葉莉,與酒后喝交杯酒!然後還配樂,可是我要說的肺腑之言都不是這些!

  我問:寶貝葉莉,酒后妳到底想說什麼?
  莉甜笑:因為酒王剛剛提到月出於東山之上,於是我就想到東山二字,親愛的耳朵過來,我跟你說悄悄話:如果酒后的愛,不能讓酒王東山再起,那將是酒后,人生裡最深最大的挫敗!

Solo 2021.09.17酉時筆 

附註:1977年重創台灣南北雙港的賽洛瑪與薇拉颱風

1977年7月25日,風力高達十六級的賽洛瑪颱風侵襲高雄港,為港區造成嚴重損失,第一港口暫時封閉,各貨櫃中心全部停止作業。高雄壽山和旗後山中間的高空高壓電纜鐵塔,被狂風吹毀,橫阻在第一港口,第一港口不能通行,船隻均改泊第二港口,港務局趕緊調派人員前往第一港口搶救。港口船舶撞沉了十六艘,其中3,000噸的正隆輪,在9號碼頭被光輝輪撞沉;據初步統計,其中包括漁船沉沒十艘,港務局的工作船、交通船沉沒五艘。另有二十多艘船隻因斷纜在港區漂流。港內貨櫃中心共八座橋式起重機全部折斷,機件彎折扭曲,情況悲慘,令人不忍卒睹,貨櫃碼頭幾近癱瘓,如果未能於短期內修復,將嚴重影響經濟發展。高雄港務局一方面通知各航運公司,凡貨櫃輪船進港,需自備吊杆,該港暫時無法負責起卸作業,並與基隆港務局協調,擬自基隆港借一座橋式起重機使用。

基隆港務局接到高雄港務局的求救後,準備拆卸橋式起重機赴高雄港支援。詎料不到一週,7月31日,強度同樣高達十七級的薇拉颱風登陸侵襲基隆港,四台橋式起重機,有三部從底部折斷,倒在海中。這四台貨櫃起重機分別設在基隆港22、23、25、26號四座碼頭上。薇拉颱風來襲前,港務局曾詢問瑞典製造廠商,採取特別保固措施,30日上午9時即停止裝卸作業,25、26號碼頭的併攏在一起,其他兩台則分別鎖緊固定,而且把雙臂伸直,以增強抗風力。不料當日下午五時許,其中一台被十七級陣風吹垮,六時許又有兩台受損,都是從底部折斷,然後崩倒在海中。這使得全台僅剩下一台貨櫃起重機,基隆港也表示無法支援高雄港,兩港均展開復舊及修復工程,大約經過兩年,兩港才重新回復榮景,可說是戰後台灣港口受到的最大災害。

摘自於王御風著,《波瀾壯闊:台灣貨櫃運輸史》(台北:遠見天下,2016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