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1-06-20 03:41:21Solo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50:漢諾瓦街

天空的一齣戲卷一50:漢諾瓦街

  莉笑問:野馬,莉問你,那後來黃昏有彈那曲古箏曲子給你聽嗎?
  我:當然有呀!她在家彈好錄好音,拿錄音帶讓我帶回家聽,我自個兒住在頂樓酷熱的小閣樓書房裡,我就放她彈的那曲子來聽!
  莉:嗯,那以後我彈琴給你聽,我也錄給你聽聽,你就躲在頂樓書房裡,夜半佐酒聽!你今晚可真乖呢,說了那麼多的故事給壽星聽,你看看,現在都已半夜四點半了,第一次在望海巷兩手,第二次在金山續攤喝了四手,今晚我們在貓空,從晚上八點喝到半夜四點半,喝了八手,真是難忘的生日趴,就海卿與葉莉兩個酒友!但我今晚聽故事,聽得很盡興呢!過來,我看看你的臉頰,噫,沒半點紅?果然是金山喝酒家族的小王子,居然喝了那麼多的啤酒面不改色?等會呀,我們慢慢騎小兜風下山,我家那個康樂娘娘,我媽她可能還在與她姐妹淘打牌也還沒回家,我得在她回家前,趕緊上床睡覺裝乖!裝乖是我們最拿手的戲碼,對吧?哈哈!

  我大笑:胡扯,我是真的很乖呢,從不給我媽捅樓子的!什麼裝乖?那是葉莉的拿手好戲,不是我!
  葉莉:那不行,你要陪我演才行,不然呀,那樣是獨角戲,姑娘才不幹呢!
  我:等一下,我看看妳臉有沒有紅?
  葉莉甜笑道:看什麼看?臉頰借你摸摸!溫溫熱熱地,紅透半邊天了,都是你害的,你要負全責!
  我微笑:那要趕緊送妳回家去裝乖才行!妳等會要抱緊我,那樣才安全!我今晚是捨命陪女君子,女壽星酒友,又喝一個通宵!
  葉莉大笑:你這個野馬海卿酒友先生,從暑假第一天就在福隆沙灘喝通宵了,我呀,葉莉是陪你寫暑假喝通宵的完結篇!很精彩的野馬暑假喝通宵人生,中場時七月底時,葉莉加入野馬飲酒團隊,我這個野馬海卿超級酒友,居然喝了一整個暑假,美麗的句點還是葉莉給的!

  我笑道:葉莉,妳已經在說酒話,我趕緊送妳下山裝乖去!
  葉莉:卿,幫我把我哥的機車停好,看到沒?就是這個信箱,三樓左邊的,你寄來的信,我都在我爸攔劫前,就親自從郵差先生那兒拿,親自等你的信,夠誠意了吧?
  我問:那一開學,妳不就沒辦法攔劫了?
  葉莉驚道:對耶!我差點沒想到!到時候呀,我再想想辦法,我想到時我再打電話跟你說!對了,把你的繳費單拿給我,我明天去木柵北市銀幫你繳費!
  我問:什麼繳費單?
  葉莉大笑:你是陪我喝酒喝得太爽忘了是吧?我可沒忘呢!你不是把註冊費拿出來買酒請本姑娘喝,還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不受你的大頭,註冊費還是要繳吧?不然怎麼開學?我明天睡醒時幫你去繳,你呢,開學第一天放學時,到中正紀念堂杭州南路與信義路交叉口,靠中正紀念堂的那個亭子裡等我,我拿回執給你!以後,我有事找你,我們就固定約在那個亭子,那兒離我學校很近!

**開學後

  葉莉問:你在這兒等了多久了?
  我:還好,大約三十分鐘,我下午三點五十分就放學了呀,然後就走過來!
  葉莉驚道:那麼早?嗯,回執給你,完工!對了,這禮拜六中午,你還是要到這兒等我!
  我問:為什麼?
  葉莉笑道:跟你這個酒友約個會不行嗎?你高一剛開學是與茉約會,高三剛開學是與莉約會,老天爺安排的,不想嗎?這叫作一前一後,茉莉包抄,可美了你了!
  我笑問:可是,我除了與妳對酌以外,我不知要帶妳去哪兒玩的喔,我先說喔!不然,到時又怨我,又要我負全責!

  葉莉笑道:噫,奇了!叫你與校花約個會,架子這麼大呀!
  我問:校花?在哪裡呀?
  葉莉抿嘴道:就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我!
  我笑問:妳是校花?真的假的?
  葉莉:生氣!居然對美女這麼沒禮貌,你媽媽是怎麼教你的?怎麼可以對美女這麼沒禮貌?
  我拉她的衣角道:別氣了啦!我跟妳說喔,我二姐也是一大堆人說她美,可是我就是不知她到底美在哪兒?我是說真的!我與她也喝過好多次酒,說了三年的話,我還是不知我二姐到底美在哪兒?
  葉莉驚訝問:你與你二姐只說了三年的話?你都那麼大了,怎麼可能只與她說了三年的話而已?
  我:我沒騙妳呀!我二姐大我五歲,在我出生前,她就被人家帶走了,到別人家當養女去了!我媽有三個女兒,聽說就是因為她長得最美,所以那個金山街上,有個家裡沒女兒的,就來老家把她給帶走了!所以,我一出生就沒見過她,直到我唸高一暑假,我來台北打工,那時我三個姐姐都在台北上班,她們三個在台北租房子住在一起,我才真正地,第一次與這個親二姐,第一次姐弟相處!

  葉莉驚道:這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的!這個年代居然還有這種事?你得好好地跟我說說這事,我的天呀,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那你二姐以前在金山唸書時,不就是也是校花?
  我笑道:是呀,聽說是那樣!但我與她相處對話三年,她也常回基隆家來吃飯,我也不曾覺得她美,我真的不知道她到底美在哪裡?不過,聽說她在公司裡很多人追,去年結婚了,就住在內湖!我說的句句實話,不騙你!
  葉莉笑道:那,本週六,就這禮拜六中午,一樣約在杭州南路這個亭子裡,我帶你去玩,你繼續說故事給我聽!你聽到杭州南路,會不會想起杭州姑娘呀?夕陽先生的黃昏姑娘呀?
  我微笑道:會!

  葉莉:我就知道!你就是很念舊,對她念念不忘!你就不能不要那麼老實嗎?
  我嘆道:叫我說話騙妳,我作不到!
  葉莉甜笑:這句話很甜,本姑娘愛聽!這可是你說的喔,你以後敢騙本姑娘的話,我就!
  我問:就怎樣?妳可以咬我的,我不怕痛的!
  葉莉笑問:那你到底怕什麼?老實說,你剛剛說的,你不會說話騙我的!
  我笑道:我怕頭痛心痛,還有。
  葉莉問:還有什麼?老實招來!
  我微笑:我說了,妳可不能那樣對付我!不然我就不說了!
  葉莉:來,擊掌為誓,絕不用那招對付你!你說吧!
  我笑道:我胳肢窩很怕癢,腳底倒是不會怕癢!

  葉莉笑道:收到!那本週六喔,就約在這亭子裡!對了,我爸出差還沒回來,你今天回家趕緊再寫信給我呀!聽到沒?信紙快寫完時要跟我說!
  我笑問:我怎麼跟妳說呀,我打電話給妳又不方便,在信裡說,有時會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我可以自己去買信紙的!
  葉莉:不准!說好的,你信紙寫完前,我都要給你補貨的!而且,我給你的信紙,你只能寫給我!現在還剩幾本呀?
  我笑道:五本!
  葉莉笑道:那這禮拜六下午,我們再去補貨吧!可是,不會吧?你不是在七月底認識我時,才自己去買信紙的,怎麼寫那麼快?喔,對了,現在才九月初,一個月的時間,你已經寫了十封信給我了!想到就寫,想到就寫,一下子就快寫光,就跟你喝酒一樣,一個脾氣,默默地一直就口,一下子就沒了!那這禮拜六,開學後的第一個週末,葉莉全包了喔!

  週末中午一點,我問葉莉:我們要去哪兒玩呢?
  葉莉笑道:我們在西門町認識的,當然是去西門町囉!
  我驚道:什麼?我不太喜歡西門町那個地方,人擠人的!而且,我又不會溜冰!那樣不好玩!
  葉莉甜笑道:誰說西門町只能溜冰的?誰說的?也可以看電影呀!你這個聰明傻瓜!我們去看電影,走吧,坐公車去!邊看電影邊吃東西,那樣也很優哉呀,看完後,我再給你補貨!我的零用錢比你多,這次我請客!下次再讓你請客!

  在公車上,我問葉莉:要去電影院嗎?我沒在西門町看過電影的!
  葉莉在耳邊問:你沒在西門町看過電影?那你去西門町都是在幹嘛?打架嗎?
  我笑道:那倒不是!都是帶同學去那兒吃小紅莓火鍋拼酒!
  葉莉笑道:在耳邊輕說,這個倒是你拿手的!等會呀,我們去看電影,我請你喝一小瓶威士忌,我從家裡帶出來的!還有呀,我們不去電影院,那兒太吵,不適合酒詩人和校花開學後第一次約會的!我連電影都選好了呢!我說過的呀,本週末包在葉莉身上!你就跟著校花走就對了!
  我在葉莉耳邊輕說:好,都交給妳了!下禮拜六,換我招待妳!

  葉莉:就是這兒了!我們去看MTV,看一部老電影,一個包廂沒人吵,可以邊喝酒邊吃東西邊看電影!電影呢,就是這部了,漢諾瓦街!我覺得那劇照拍得不錯,我就好奇想看,配樂也還不錯聽!

Hanover Street Main Title  John Barry 1979
https://youtu.be/ktttAfYAQ-A

Solo 2021.06.20寅時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