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vo先前說的3月新車? 贊助
2021-03-21 13:00:00snow

愛在末路之境

改編自《愛在末路之境》及《愛在絕境重生》,原名是《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和《俎上の鯉は二度跳ねる》,直譯《窮途之鼠的乳酪夢》、《砧板上的鯉魚再度躍起》……單獨看起來相當不明所以,一度懷疑是不是日文諺語……看過內容,再把兩者放一起,大概可以明白日文原名整個都是隱喻,中文則是赤裸裸的直白。

今之瀨涉以手上的偷情證據要脅單戀多年的大學學長大伴恭一,強行發展「親密」關係。大伴向來來者不拒,在習慣今之瀨之際,亦沒有拒絕其他對象,離婚後順其自然地再度談婚論嫁。今之瀨的去去留留,逼迫大伴思考與他們的「感情」。八年以來的執着,得到在學長身邊的一席位,對今之瀨而言,是痛苦地快樂着。貪戀着得來不易的溫存,同時感到無邊絕望。

大伴在設定上不是壞人,但感情上一定是爛人,簡稱「渣男」,渣到爆。很懂外間的期待/要求,亦做得到,唯僅此而己,沒有再多,理智地分析利弊,如歌行板。有「被動武士」之稱,身邊從不缺對象對他主動示好,順勢而為,連表達感情都是「等着對方說甚麼」。溫柔體貼,都不是假的,對每個對象付出的感情亦然,但來之不拒,去之不追,換個中二一點的說法:「每個都愛(過),即是每個都不愛」,博愛又薄情。令人意外的床戲,逆轉了觀眾的第一印象,卻正符合大伴的設定:被動,當下他與今之瀨生出感情,不抗拒上床,所以就躺平(咳咳)把主導交了今之瀨。近尾聲未婚妻發現今之瀨作為前度留下來的煙灰缸躺在櫃底,看來就像是大伴刻意要她發現一樣,等她問、說介意、提分手,非常大伴的作風。故事99%時間當渣男,在尾聲今之瀨提出留在他身邊當個隱形人時,大伴拒絕了,雖然看着很傷今之瀨,卻是第一次主動去斷了一段感情,在他明知道可以安心出軌而沒有這樣做,可是說是為今之瀨改變的。

今之瀨乍看偏執、陰晴不定,會耍任性又可以把身段放得好低,讓人摸不着,看着看着就覺得他既可愛又可憐。今之瀨與大伴的關係建立在威迫利誘下,比起大伴其他情人,沒有「最初的兩情相悅」,今之瀨一直惶惶不安,即使他扭轉了大伴的抗拒,甚至習慣了彼此,但亦太清楚大伴會順勢「回應」他,是個性使然不具特別意思,害怕一個小契機就把學長掰回去。縱使這樣,今之瀨都甘之如飴。大伴每個一個行為都觸動今之瀨懸在半空的神經,有種得來不易的幸福感,同時又自覺痴心妄想,禁不住絕望。今之瀨絕望不是大伴原本不愛同性,而是他知曉他心愛的學長不懂愛他,也不會懂他的愛與痛。因為太愛,無法放手也無法伸手去擁抱。

沒有接觸過BL的觀眾覺得整體很GIRLISH,這一點理解沒錯,《愛》由BL改編,保留了BL其中一樣:唯美。分鏡、色調、節奏基本上跟一般日系愛情故事無大分別,美美地說着一個虐心的愛情故事。這裡面亦正是BL常見的概念之一:無關性別,愛而已。好的愛情、壞的愛情可以發生男男女女身上。BL不一定聚焦同性戀的磨難,而是回到「人」與「人」身上,心與心的連繫。當然,故事設定為同性戀愛上直男,少不了磨難,有外界的質疑,有內在的困惑,在《愛》中都不缺,但非重點。拉拉扯扯只是還原到當兩個人的觀價觀南轅北轍:一個愛得充滿計算,一個愛到不由自主,有了交集以後何去何從,在電影中有一點點留白。一如以往,入場前並沒有先看原作,不想先入為主。都說原作和改編最好獨立看才不會糾結,好的改編不僅是還原原作,而是能獨立於原作而圓滿,所謂形似不如神似。

日本人在說糾結、迂迴而壓抑的故事很有一手。有些悲情令人流淚,《愛》卻是千瘡百孔的無言。有看日本電影的會喜歡清晨海邊的告白,似是說開了又言未盡;少接觸日本作品的人看到大伴送禮物有小甜蜜與安慰,而熟悉BL的人感動位在大伴去GAY BAR。還有老是出現的家居服、高凳、煙灰缸、嘉士伯……無聲仿有聲,都在說故事。BL不是腐女的專利,男男戀聽上去可能很「非主流」,但感情是共通的,只要有心都可以看得懂。

一面寫,心裡突然響起了《暗湧》,氣氛有些不一樣,但歌詞很入肉。

來自友人的包場,嘉士伯一出即秒懂XDDD

 

上一篇:熱鬧的冷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