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4 20:08:43寂行

紅錦袋 3

數月後的翌日清晨。

拿著錦帕擦著頸肩冒出的汗水,跑的小臉滿是紅潤,如此自由放肆著奔跑,讓蘇芳很是滿意的微勾唇角。
 
連日下來陪著蘇芳跑步晨運健身的小緣則是清瘦了不少,看上去更是伶俐靈動了幾分。
 
與小姐同梳著馬尾巴的小緣喘吁吁的走向亭中,為自己和小姐各倒了一杯水,拿著小瓷杯是對著還再跑步的蘇芳喊著:(小姐,快來喝杯水。)
 
現在的八小姐可不是以往走個幾步便是喘氣的人了。她一開始聽到小姐的提議,她可是萬般不準。哪家閨閣千金是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如今看來,小姐是健康了許多,臉上的光釆更是耀然奪目。
(妳接著跑。)蘇芳向某個陰影處是凝視了一下,轉向跑去園中一處亭子。
 
(還跑?)小緣撇嘴是一臉皺的很。

最後像是發現了什麼,她疑惑地走向
亭下,蹲在一角無雜草橫生之處,一小塊紅布是顯露在樹根與泥地之間。

小緣一向有看到什麼就撿什麼的習慣。於是她不多想的邊鬆動泥子邊捏著布上緣角是輕輕的拉曳了出來。

那是一個繡工繁華的紅錦袋。

在四方國裡的及笈女子腰間都會繫戴上這般錦袋,而成年的男子則是藍錦袋。她就為小姐和自己都做了一個。可是劉管事前幾年送來布是不錯,但並不合適做錦袋。

看著撿來的華麗麗的紅錦袋,讓小緣很是哀嘆。

很快的從暗處回來的蘇芳是緩緩的喝了水。她冷眼一瞇,很是不屑地是瞧著輕嘆的小緣背影。她覺得這小丫鬟比她這嬌嬌文弱的小姐更懂得悲傷春秋的。

(欸,把這個拿走!)蘇芳把一直繫在腰上的艷紅錦袋給拿了下來,皺眉的看著巴掌大小的紅錦袋是有些不悅:(妳瞧我一身白的,搭著這能看嗎!)這是多麼赤裸裸的招搖!她這人低調的很!

小緣小心翼翼的拍去華美錦袋上的泥塵。這般繡工她得好好探究一下,學好後再繡幾個錦袋給小姐和自己。

(喂!我說妳聽...靠!妳又做了一個!那該不會是我的吧!)蘇芳一眼便瞄到小緣手上略小但繡的精緻的紅錦袋。

小緣快步的湊近小姐身前,喜樂說著:(這個啊是從那撿來的,小姐妳快看看這繡工是不是很精巧啊?)

蘇芳不再看那個錦袋,只是噢的一聲,瞥了她一眼,冷道:(妳忘了這可埋了不少人呢。)

(啊?埋...埋不少人...)小緣感到喉頭發乾,木楞地看著正用一副看好戲模樣的八小姐。(這該不會是...)希望不會是埋在地下的人的!

蘇芳沒騙她的點了頭:(是的。)

這丫頭真愛亂撿地上的東西。這回可真是撿到不該撿的。

想到要處理這靈異事件可不是一般的麻煩。頭疼!

小緣一聽立即把剛寶貝的很的紅錦袋是扔在了地上,是湊的更貼近蘇芳身旁的提出疑問:(小姐,妳怎麼會知道這是埋在地下的...那位小姐的?)她不害怕,只是感到摸到死人之物總是心裡是不大對勁。

是三小姐還是四小姐?還是哪位表小姐的?這些小姐們可都及笈後過沒多久便死去了。唉,八小姐真的是剋死太多人了...啊~呸!呸!

蘇芳看向一旁正用力自打嘴的小緣。她看著小緣有時突然這般抽瘋似的蠢樣,不禁是嘴角抽了抽,真是擔憂自己面上神經會失調了。這小傢伙真不知又想到什麼了...

(哼!我就是知道!)她並沒打算把自己能見鬼除鬼的事告訴這小丫鬟。蘇芳把她推離了些,瞄了幾眼地上比她的更艷紅更華麗的紅錦袋,再度又冷哼說道:(還有這不是哪位小姐的。)哼,要是文弱弱的阿飄小姐那還好辦!

小緣一聽又是木愣愣的。

那...不然是誰的呢?










 

上一篇:紅錦袋 2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