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6 17:47:08寂行

它異怪事 第一回 厄夢7

午休,之浩靜靜的坐在辦公室內。他突然回想起之前做的夢,也回想起一個人。

他一向認為日有所思便夜有所夢。因而每日循規蹈矩是平凡度日的他,是不大會有煩惱之事是所擾著神思。

除了那一年交往的那名女子,那神似他現任女友雪咪的女子。是有那麼段日子,外向亮麗的她是讓原是按表抄課般過日子的他是不平凡也不簡單了。

想來那段日子簡直是一場噩夢啊。

既有規律和不多變化的單純生活,那才是他想要掌控的生活。

要能掌握住生活,是讓其平衡和諧,這樣他才能安心。

遇到了雪咪後,開始做起有著前任女友的夢。

一開始的夢,讓他有著另交往著女友,夢中的她跟初識的她是那麼乖巧聽他說和溫柔的陪伴。

漸漸的,好夢是變成了惡夢。是她,也是他的恐怖惡夢。

後來夢中的她是自私了起來,這點就跟現實中與她後來沒有差異。在夢裡,他又犯傻的為她改變許多事來。雖然有些改變是有道理也沒有錯,也真的是為他好。

但他已經習慣常年來如此自律又節省的生活,依照本身的能力所展現的經濟,是現實殘酷的呈現結果。

她說她暸解他的能力和困難之處,而他可是認清她的本質。

她只能是一個當好短期陪伴的戀人,但絕不是一個長期好生關照對待自己的好情侶。

之浩苦澀一笑 。

在這已做了數回這般的夢,他總最默默聽著她講著許多自以為是的道理,又拿他的個性去與誰相比,提出他的種種性格是很透徹的指出優缺點。

然而,壞的缺點總是比較多。

漸漸的,一直把這夢當默劇來看的他是突然發狂。

她跟雪咪是兩個不同的人。雪咪越好,這女人更是越發顯得惡劣的可以!

反正是在夢中,心一恨又狠的。另一個純惡的自己是從心裡覺醒。

他把她那雙勢利的雙目給挖了,有力的雙手狠掐著她的頸子。

再次夢到她,恐怖的樣貌,乾啞的笑聲。

這都讓原本就平凡單純過日子的他是害怕了起來。

這夢太詭異。有時真實的讓他分不出在夢中還是在現實世界之中。然而那女人是一直出現在她的夢中,很執著的跟著他不放。

乾啞的笑聲還伴隨碎唸般的低喃:(外面是假的!我才是真的!)

(頭好疼。)之浩皺眉著,抬起沿著杯緣的手,揉起一側微抽動的太陽穴。(假的?真的?)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