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31 16:46:01寂行

它異怪事 第一回 厄夢 1~2

它異怪事 第一回  厄夢 1

深夜,貓鳴犬啼。

一名女子似如蛛絲纏繞所困著,本是熟睡的她突然痛苦扭翻著勻稱高大的身子,似掙扎也似躲避什麼是躺在床上嗚嗚叫喊著。

這夢又來了。

其實這夢境很一般,但她就是能心同感受到夢中的女人,也就是她的多年老友雪咪,她的情感和情緒...一切一切,在夢裡她宛若是她。

但她很清楚在夢裡她就像進入她的生活之中是窺探著,她是旁觀者,在雪咪身上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她是她,而我還是原來的我。

只是連續夢到雪咪是有三個月了。讓她迷信了起來,這該不會是預知夢的一種。

問題是這夢境看上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夢是這樣的...

一開始這夢是很單純的。

去年不知何時,一直對著她們這些老友是嚷嚷著不婚主義的雪咪是交了男友。而夢也在今年除夕後是開始夢起。

都是雪咪與男友相關的夢境。她就好像在看愛情偶像劇,兩人甜蜜談心和互動都落在眼裡。

一直到了兩個月後半,劇情是遽變甚大。雪咪的男友突然對她不友善了起來,有時還會罵她嫌棄她。

美好的戀愛氣氛是不復以往來的愉悅甜蜜。

如今這一星期都夢到雪咪獨自一個人在房間裡哭泣。一直重複著說:(把所有時間和情感都投入了,是那麼認真實意,為什麼還是如此?為什麼?)

她那悲傷壓抑不了的情緒是傳遞到她的身上。

胸口好痛,痛的無法喘息、呼吸...

而今晚夢到的雪咪很古怪。

她盤坐在床上,頭低低的垂在口前,弓起的背有些不自然的歪斜,長髮有些糾結纏亂在大腿上。人如風化中的石像。

室內一點呼吸聲都沒。

許久未見的雪咪男友是現身了。他平凡的面貌是冷眼看向她,什麼話都不說,就只是很冷漠的看著他。

後來,他為此感到不耐煩了,打開房門是要離去時,雪咪突然悶笑了出聲。

呵...呵呵...

笑聲沒有往日的明媚動聽,乾渴粗糙如傷了喉般的笑聲聽來很是詭異。

斯文模樣的男子被著突來的陌生笑聲嚇了一跳,轉身皺眉著看向她。

不是雪咪,是她,是自己!

他冷漠的對我說:(在這樣下去對妳我都不好。妳別執意下去了!)

執意什麼?

她不懂,因為她不是雪咪。

男子突然像看到非常醜陋的物體,他嫌惡又帶著恐懼的望了我一眼後,是打開房門是離去了。

她知道他這一離去就是離去了。

而雪咪這時又發出怪異的笑聲,當她抬頭時我比她男友更感到害怕。

雪咪的臉已瘦成如風乾的肉片,頭如骷髏。

一向在夢中靜靜旁觀的我,這時我真是禁不住驚然了一聲。

雪咪沒聽聞到,只是那微凸出的眼球,是無恨也無怨的張大著雙目是看著房門。

不知道她此時在想什麼。這時我才感受不到她的任何情感了。

腦與心是一片空無。

然而我還是感到身體上是很痛苦的,像被強韌的絲線緊密的捆住。

白日,朝陽暖光照身。

夢醒...

滿頭滿身大汗,我深感身子傳遞而來的疲倦。

這夢,或許是結束了...

總覺得心空空的。


......

是用手機打字上傳文章。有空寫一點這樣。

所以會有落字或錯字,請各位就多包涵了。

這一回可以當成鬼話怪事中的蘭馨加強版。不過兩者還是不同。

這文算是真實之事,不過我是改成更為怪異這樣。另方面沒打算消費老友的事。夢境是真的,其他掰的。


它異怪事  第一回  厄夢 2


(曉伊,這兒。)雪咪清脆如鈴般的開朗笑著對著剛進入咖啡廳內正尋著人的高大女子是呼喚著。

這叫曉伊的女子聽聞熟悉的叫喚聲,循聲見著了老友,也報以示禮的淺淺微笑。

雪咪這時看著依然剪著俐落短髮的曉伊是想著:自從她去年是交了男友後,真是已經很久沒看到這位老朋友了。

應該要說曉伊沒有以往與她來往是更為密切了。總覺得自己是被她排斥了。

這時與她見面也是說不上的尷尬。

(雪咪。)曉伊如以往一樣見著她都會親昵的拍拍她的臂膀。

雪咪又想著自己是方才想多了。

(這位是?)

曉伊一進門就看見這位長髮飄逸的小女生了。她好嬌小,小臉是平凡不大有特色,但一雙明亮的眼神還真是會讓人回頭再好好的看一眼。

雪咪循著曉伊的視線,笑道:(她是鄰家的小女兒,叫寂洐。)摸著寂洐那軟軟帶著花草香氣的頭髮是又說著:(妳別看她這小女孩模樣,她可是跟我們一樣是同歲數的。)

簡單為兩人是介紹後,曉伊便坐在雪咪一旁。這叫寂洐的小女生,不,是個和她一樣都是二十來歲的大女生,纖瘦的她看上去有些病態,白皙的膚色是泛著淺淺不正常的淡青色。

寂洐似感覺到曉伊的打量目光,用一雙黑的晶亮的雙目,是對她回以不知所措的眼神。

看著兩人的互動,這讓雪咪有些尷尬的打破這份無聲的見面會。

唉唷!這兩人都是不愛說話的人!

(嗯…我們先點餐吧!小寂、曉伊是點愛吃的,這餐我來付。) 雪咪大方的拍著點餐單說著。

(中樂透?)曉伊皺眉的說著。 她並不喜歡無緣故的讓人請客。

(嘖嘖嘖...是男友給我錢讓我請久違的老友吃飯。)雪咪一臉喜意又說著:(其實我們要結婚了。就...就在下月初。)

(啊!)曉伊大聲的驚呼聲是又讓周圍的客人紛紛往她們這一桌看來。

(有那麼驚訝?)雪咪還真被她嚇了一跳。因為她的驚訝簡直比她看到大強還要誇張。

寂洐靜靜的翻著餐單,聽著兩人的對話,持續保持不語。但誰都沒發現到她帶點紫的紅唇是微勾了一下,方才晶亮靈動的雙目現下則是深幽黯然,如同深不見底的古井。

曉伊愣愣地看著在過去三個月來是一直出現在她夢中的女人。她突然感到夢中的她才是真實的,而現在面前的她是虛假的。

這感受是很強烈的。

(不可能啊…)於是她潛意識只相信了她的直感,於是面目疑滯的木然說著。

或許她快被這夢搞的分不清孰真孰非假了。

雪咪聽聞後是呆了呆,她想她婚後這位老友是少了她這位知己了。她知道曉伊交的知心友是很少的。看來這消息對她打擊是太大了...

為了化解這奇怪的氣氛,她是假裝很生氣的挑著好看眉目說著:(我可視為妳這是妒嫉我找到好男人了嗎?)

妒意?曉伊搖了搖頭。

看了三個月戀愛偶像劇,也在夢中感她所感的各般情緒和思維。然而她很清楚那是夢,不是她的夢,這是雪咪的人生一角,對於似意外窺見他人人生,她還是保持著局外人的心態去看待此事。

(那...不是這樣,又為何不可能呢?啊…妳捨不得我喔!)她自己也不認為多年老朋友會為此羨慕忌妒恨。她很了解曉伊不交男友和不婚的理由。

然而讓雪咪感到訝異又尷尬的是...這廝是又搖頭了!而且是認真不像開玩笑的模樣,現在的她就像是個外人。

(喂!)雪咪這下不悅叫了一聲。

(唉…)被她怒喊一聲是震醒了曉伊。她鬆了眉頭是想這不過是個夢罷了。眼前的才是真實不是嗎?

是的,那是夢,纏著自己三個月的怪夢。

(開玩笑嘛!還真讓妳怒了...真是可怕呦...)曉伊硬是扯出一臉的怪表情。

雪咪瞪了她一眼。

(一點都不好笑。妳可知道妳剛那模樣有多像陌生人!那才可怕呢!)雪咪認真的說道。她真是擔心起這位老友了。

(那就代表我演技好!)

(哼!這嚇人的演出我可不願再看了!)

(哇咧...剛我真有給妳陌生人的感受?)

(是啊!)

那一瞬陌生氣息實在讓她太不自在也感到恐懼了。

...恐懼什麼呢?她也不清楚這異樣卻又似有這般感受過的感覺。

(呵...呵呵...)寂洐伸出與她纖瘦相稱的纖纖玉指,食指的指甲中有一顆紅痣,顯目的跟著指尖點了點餐單上兩個套餐。聲音輕緩好聽的說著:(我要這個和這個。)

一陣沈默是又下來。

都忽略了某位小姐了。雪咪和曉伊再度硬扯著笑意,同時望向她是說著:(看來不錯吃啊!)(這妳吃的完嗎?)

這時兩人也都聽聞到她方才的笑聲都不自覺的全身發寒。

這略微粗嘎的笑聲好像...好像...在哪兒聽過?

曉伊再度沈著臉,那笑聲,她是不會忘的!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