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3 17:52:23 原點

20130413 湖口老街後山步道

20130413 湖口老街後山步道

最近把單車和步道結合,單車生活更加精彩,於是上網了解湖口老街步道的分佈情形,發現竹13-1鄉道至湖口老街之間,散佈著許許多多的步道,便興起探訪這些步道的念頭。

今天是母親節,於中壢陶板屋的慶祝活動結束後,回到家時雨停了,就和老婆提起到湖口老街走步道的想法。


萬年道:沿著湖口老街往仁和步道的入口,大約要走1.5公里 的產業道路,過老街後方的高速公路涵洞後,取左行,沿著高速公路旁的小道到高鐵下面止,全長805公尺 。

仁和步道:全長967公尺 ;沿山而上,坡度不大且是人工步道,但將近20分鐘的連續上坡路, 讓人走起來不禁也足以汗流夾背。

金獅步道:全長732公尺 ;是昔日新埔往來湖口的古道,大部份的路段現在都已變成柏油路,僅有金獅寺至逸鶴山莊之間仍為步道。

姑娘廟僅是一間簡單的小廟,供桌牌位寫著「東海明玉姑娘之座」,廟前的廣場附近栽種了許多油桐樹,成為一座桐花公園。

廟前的廣場油桐樹,已經開花了。

這座桐花公園的油桐樹,滿樹繁花、如雪披被的時候,隨風搖曳如浪拍岸,肯定會美不勝收。

油桐樹上的螞蟻窩,童年的記憶又浮了起來,當年看到這等情況,就會撿起石頭,然後;螞蟻雄兵;好不壯觀。

已經凋落在地上的桐花,就安安穩穩的躺在舒服的地上,不知是誰排好的心形花。

從高鐵隧道口的橋墩下的指標,既使現在不是桐花開的季節,輕鬆的行程,也足以令人心曠神怡。

仁和步道一開始為泥土小徑,地勢平坦,輕鬆好走,從這裡進入,約走五分鐘,即可抵達姑娘廟。

經過姑娘廟的廣場,就可以看到仁和步道入口右邊的石碑,步道由此進入約略左彎拾階而上穿梭於林木間往山上稜線而行。

仁和步道是一條人工鋪設的石階步道,步道整齊穿梭於相思樹及雜樹林間,沿途綠意盎然。

整個步道沿石梯而上,雖坡度不大林木遮蔭,但慢慢的走到這裡,已經可以聽到自己的喘息。

步道兩旁夾道原生植物十分茂盛,走在這種自然的環境裡,心情一片開朗。

走累了;步道中途還貼心設有石桌椅可供小憩。

沿途還可以看到,遺留在步道邊的許多軍事碉堡。

到達步道高點望過去,一整片的茶園,相當漂亮,優美的景觀,令人愉悅的景色畫面,總是能讓我留連忘返。

四周環繞的蓊鬱林木,享受置身於大自然中,悠閒輕鬆的氣息,給了我不同視覺感受。經過幾座墓園後,稍作休息,這是從稜線小路上一座墓園,眺望山下,湖口地區及中山高速公路,一覽無遺。

位於仁和步道下方及金獅古道入口的金獅寺路標,這才發現這裡的標示牌很人性化,都有對景點的詳細解說。

金獅古道是由類似鵝卵石鋪設而成具有相當古意,因為該下過雨,相當濕滑,經地方人士指點,有另一石階步道可往下走,於是順著方向走過去。

 

附記:「金獅古道」是昔日新埔至湖口運輸農產品的重要路線,如今大部份路段已開闢成道路,只留下現在這一小段。

「金獅古道」由大顆鵝卵石鋪設,現已長滿青苔,所以看起來格外古樸,走起來充滿古道趣,坡度頗大一路可下至逸鶴山莊。

石階雖然是水泥和石板鋪成的步道,但是整條步道仍然有著十分優美的線條。

金獅步道的石階,全長約只有300公尺左右,一路下往下走,倒是輕鬆不少。

這座走過歲月的石柱;留下了淒涼,心中無限的感慨。

步道旁又是一座廢棄的房舍,牆上貼著「天道觀弘道院」的字樣,也不知原來這裡是怎樣的情況。

逸鶴山莊前的水池,過小拱橋直走,可通往仁和步道,但這是一條山腰的土路。

逸鶴山莊也似乎是被廢棄的幾間鐵皮水泥建築物,附近也已雜草叢生無人整理,斑駁的建築也長滿青苔,殘破不堪。水泥牌樓左右兩邊對聯「澹泊明志、寧靜致遠」。

 

附記:

 

「逸鶴山莊」原為「中華文化城」,現已雜草叢生,斑駁的建築也長滿青苔,殘破不堪。山莊四週林蔭茂密,要不是當時天氣晴朗,從樹林縫隙中灑下幾道陽光,平時經過這裡,一定特別陰森。從湖口鄉公所的網站得知,「逸鶴山莊」原為「中華文化城」,免費供人參觀。現在雖然凋零已久,或許幾年後經有心人整頓,成為庭園咖啡餐廳或民宿,便可恢復昔日光彩。

第一次我離高鐵如此的接近,很想體會列車從後面呼嘯而過的感覺。在往下走,就可以回到仁和步道的起點,但我們順著來時路,走回湖口老街。(時間也來到了四點多,其他的步道,就留待下回再見了。)

----------------------------------

老湖口天主堂現址就是過去大湖口車站的所在,也曾經是大榕樹的生長地,而如今這座建築物為閒置空間再利用,作為社區利用永續就業工程辦公室。並且還設立—大窩口文物館供民眾參觀了解,現場更有專業的導覽人員負責解說,是一個生活的寶庫。

歲月流下的痕跡,讓人產生無限的懷舊情懷。

天主堂教堂靜靜的佇立在湖口老街的街頭,細數著老街的一切。老湖口天主堂見證了劉銘傳鐵路歷史、老街盛衰歷史、天主堂傳教歷史,歷經風光、興盛至閒置時期,飽受風雨摧殘的天主堂仍屹立不搖。

內部的陳設,簡單而不失莊重。 

教堂內聖壇背景壁面則以巨幅耶穌託付地球予聖母照顧的浮雕,表達天主教充滿人道與環境關懷的精神。

附記:

《大湖口車站公園》

曾經有幾間酒店,來往艋舺、竹塹的商旅與甫自新埔越過平岡的文人,三杯兩盞茶酒洗淨一路塵勞後,自此再拾前程。

後來,掌握鐵軌的劉銘傳南來,擺下大湖口車站,讓茶、樟腦與米糧,北向遠洋。達洋的殖民者接踵而來,腰懸歐洲拱廊,起造嶄新的街道。

殖民者離開時,鐵道卜早已走遠,滿街風華也未停留。幸好義大利的神父趕來,儘管風中只揚起幾載彌撒,卻留下聖母升天堂豐腴的靈糧。

九四年春天,沿著相思樹林裡的石砌月台,我們許下清淨家園的願望。這兒有風、有山、有故事,碎石步道的花叢裡,有你、有我、有祖先的足印。

老街 羅烈師謹誌於九五上元

 

ò湖口老街隨手拍:

é孤挺花

é孤挺花


é湖口老街一景

湖口老街,長約 三百公尺 的街道,大方氣派。

é湖口老街一景


é湖口老街一景

é湖口老街一景

é湖口老街一景


 

é湖口老街一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