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7 17:59:44往事歷歷在目

祝你生日快樂!我的父親

一大清早,像往常一樣,父親幫我鋪蓋躺下。因為我躺下以後不能自己翻身,左側髖部由於長時間壓迫,幾年前曾經造成局部股骨頭壞死,後來治好了,晚上我再也不能躺下睡覺了,所以我現在都象老和尚打坐一樣,只能坐著睡了。父親每天早起,將我放到躺一個小時,也算是稍稍的放鬆一下,再過來把我扶起來,伺候我洗漱,吃早飯。 周而復始,這樣的日子已近十年了。 十年來,眼見著他的鬚髮一天天變白,腳步一年年的蹣跚,內心裏的酸楚常常象蛇一樣纏繞著,糾結著,甚至,暗暗自責,都是因為自己的殘障才導致父母的心苦和辛苦,讓他們不能像別人家的老人一樣有一個幸福的晚年。 但是父子之間有一種很微妙的關係。從小到大,有什麼話總是習慣跟母親說,跟父親卻少有語言上的交流。即使他在幫我起臥和洗漱的時候,父子倆也都是無言,默默的。跟別人交流也算是能說會道的,可是偏偏羞於跟父親說長道短的,弟弟們早早打來電話祝福老人家生日快樂,而我就是說不出這句話。仔細琢磨起來,可能也是因為自己做為家中的長子,從小父母要求都比較嚴厲,所以骨子裏多多少少還是對父親有些敬畏的緣故吧。 說嚴厲,不是說父親對我不疼愛,那當然不是的。父親的愛往往不是通過說來表達,而是默默的為我做。天氣剛剛見涼,他就每天早上給我的火炕燒火,一直到第二年的夏天,天天如此,晚上就更不用說了,火炕永遠是暖暖的。家裏儘管不富裕,可是當我很羡慕人家有電腦上網的時候,他就拿出家裏僅有的積蓄為我安裝了電腦,就像二十多年前,他為我買來了當時村裏第一臺黑白電視機一樣,讓我一下子拉近了跟外部世界的距離,讓我有幸認識結交天下的朋友,讓我的詩歌成為網路世界一抹靚麗的風景! 今天是個美好的日子。此刻,父母正在灶間拾掇各樣的菜蔬,晚上有不少的親戚朋友回來給老人家祝壽。弟弟們提議說要去飯店請客,費用他們出,可是父母拒絕了,他們不僅僅是嫌多花錢,主要是過生日要的就是家庭的喜慶,一種其樂融融的氛圍,看到二老快快樂樂的張羅,我心裏也多了幾分欣慰——我希望在我活著的日子裏,每一年都能看到老人家為自己張羅生日,就像今天一樣,明年的今天,後年的今天,外面陽光燦爛,家裏和煦如春。 今天是個美好的日子,我把羞於出口的祝福,在這裏向全世界宣佈: 祝你生日快樂!我的父親! いつ出現するかわからず そのシーン 片方の茶碗が温かい フリスビーは と呼んでいるが 車などには 新年も初旬を過ぎる頃になると 当日出唤醒晨曦 沉寂的夜鬧區 落紅不是無情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