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0 15:43:10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4-8)

「妳怎麼知道?」他十分驚訝地問

她未回他話,心下很明白,這是歷史的必然,李愛淑是多爾袞唯一的女兒──愛新覺羅‧東莪的生母,所以即便她心裡再難過、再如何的不願意,都必須得要捍衛此段歷史。

見她知此事以後的平靜反應,他反而嚇了一跳,以為她生氣。他拉起她的手,試探地問道:「如果這件事情讓妳不開心,是不是我想法子回了大汗所指的這樁婚事兒。沉璧,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以妳會不會開心才決定要不要去做。」

「不,」她深吸了口氣,看向他,十分肯定地說道:「先不要顧忌我的想法,你老實告訴我,你自己真正的想法。」

「如果是納李愛淑為福晉,說真的我從未見過她,未與她有過感情,這樁婚事兒純粹僅為政治聯姻。不過若以前途計想,李愛淑背後所代表的是朝鮮勢力,如能納她為福晉,對我的政治勢力無疑是再注一力。但亦僅止於此。」

「那麼,」她便鼓勵地對他道:「你便納李愛淑為福晉吧,你和她之間,是早已注定的事情。」沉璧雖很不願多爾袞再納福晉,但既是歷史她亦不得不維護,知絕不能以小我情感去影響事件的發展。

「沉璧,為什麼妳的反應這麼奇怪,妳說的事情我怎麼一點兒也不懂?什麼十中之二還有八,且明明傷心難過,卻為什麼還執意要我納娶李愛淑?」

沉璧心下很是矛盾,進退兩難。且她實在很難以向他說明歷史已然決定一切的事情,遂道:「毋需在意我是否會難過,既然事情來了,咱們順勢而為便是。你納李愛淑吧。」說完,她逕自往馬兒的方向走去。

見她不再多說,他心裡很是無奈。

 

【註】多爾袞十位妻妾中,有兩位朝鮮李姓女子,一為李愷胤之女,義順公主李愛淑;另一則為李世緒之女李氏。但此二位朝鮮女所被納娶之詳細年月究竟為何,並無從查得可靠資料。至於多爾袞唯一獨生女愛新覺羅‧東莪,一般皆指她的生母為李愛淑,然有一說是其生卒年不詳;另一說則指東莪年紀與李愛淑差不多,兩人不可能為母女,她的生母應為李世緒之女李氏,然而,這仍查不到有關之確切資料。

本文本章與第十五章此一相關情節,因無從查證更多史料,且為使故事事件能更為緊湊集中,所以便以作者所設計之情節為主,不再顧及歷史年代元素。

 

◆◇◆◇◆

沉璧回宮以後已是夜深,可玉兒竟還未入睡。

玉兒見沉璧自打回宮以後便一副黯然神傷狀,心下覺得奇怪,便上前特去關心。

「沉璧,妳不是同多爾袞策馬去林子裡散心了嗎?怎麼回來竟一副寂寥落寞的樣子?」玉兒打趣道:「可是多爾袞欺負妳了,若是的話,我替妳教訓他。」

沉璧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無力地搖頭。

「不是多爾袞欺負妳,那是何事,妳告訴我。」

沉璧歎息地道:「大汗又給貝勒爺指婚了。」

「啊?」這一消息,亦使玉兒感到有些意外。「可知是指了誰給多爾袞?」

「是朝鮮王朝的義順公主,李愛淑。」

這會兒玉兒也懵了,「這……,怎麼會這麼突然呢?」

「不知道,只曉得是義順公主之父上書請朝鮮皇帝向咱大汗請求指婚的。」

見沉璧神色雖平靜無波,但她猜想她心裡應該十分難過,不禁勸道:「妳也知道,咱們皇室成員婚嫁,自個兒本就沒有多大自由,一切皆得聽君令指婚。且多爾袞與朝鮮公主的婚姻乃政治聯姻,無關情愛,妳一向最清楚多爾袞一逕將妳放在心尖兒上,對一個女人而言,這不是最為重要的嗎?

「主子,這我知道,方才多爾袞貝勒亦說過同樣的話。」

思及皇太極納了許多妃嬪,玉兒可謂感同身受。「其實妳的心情,我又何嘗不能瞭解呢。」

沉璧點頭。

玉兒擁沉璧入懷,開解地道:「身為女子,這是咱們的不得已,話說回來,不論咱們的男人往後會有多少妻妾,只要他們是真心待自個兒好,其實這也就夠了。」

沉璧明白,這年代,皇室裡的男人注定是多妻的。既已選擇與多爾袞在一起,她亦只能如此消極地接受了。

只是,理智雖告訴自己該受,而情感呢?情感上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地接受?只怕,連她自己也不知曉啊。

 

◆◇◆◇◆

一連多日,多爾袞每一下朝,於汗宮內遇見沉璧,她總疏遠客套,雖仍一派溫雅柔順,卻不欲再與他多言。這樣的狀況,令他心裡十分難受。

今日上過早朝以後,多爾袞特以商議全羊舖一事為由,徵得皇太極同意,才能至后宮與玉兒一同討論公事。商議公事僅為藉口,事實上多爾袞乃欲藉此至后宮一探沉璧,他打算好好地哄哄她,讓她心裡能夠不再因納李愛淑之事而那麼難過。

多爾袞與玉兒坐於宮室內的圓桌前,兩人正說著話。

沉璧恭順地以托盤奉上兩盞茶,她低頭斂眉,神色優雅地道:「兩位主子請用茶。」說完,福了一回正欲退下。

多爾袞卻輕喚一聲,「沉璧……

沉璧抬眼,與多爾袞的眸光相接,有一瞬電光石火。

多爾袞心下千言萬語,怎奈在沉璧面前,竟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沉璧見狀便道:「如若貝勒爺無事,那沉璧便先退下了。」

「欸……」馳騁沙場一派英勇的多爾袞,此刻於沉璧面前竟顯得笨拙了。

玉兒見狀,輕歎了口氣,拉住沉璧道:「別這樣,你倆好好聊聊。」她轉對多爾袞道:「機會我替你尋了,接下來可得看你自個兒,我幫不上忙。」說完,她便款款地走出宮室。

玉兒走了以後,多爾袞上前,拉住沉璧的手道:「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妳心下好過一點兒?我不納李愛淑了可好?」

「不行,」沉璧搖頭,「你一定得納李愛淑。」

「可我不想見妳這般難過。這幾日以來妳總對我疏離客套,這不是我要的。妳這樣,我是既吃不好也睡不穩,心心念念的都是妳的事兒。」

她福了一回道:「是沉璧不好,是沉璧的錯,竟讓貝勒爺誤會沉璧生氣。」

他將她拉向自己的懷抱,愛憐地輕攬著她。「妳沒有錯,是我讓妳傷心了。」

她放開他,溫婉道:「沉璧沒有傷心,可話說回來,您畢竟是沉璧心裡的人,沉璧還望貝勒爺能給沉璧一些時間適應。貝勒爺就請好好地去準備迎親的事兒吧。」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