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kswagen發表新款電動車 贊助
2013-01-09 23:27:57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一:歸迴大清》(4-10)

聽見他所說的話,她異常驚駭。「大汗,不!您聽我解釋,其實我……

他搶白,「我都知道,妳與代善只是有情,時常談心、一起用膳,絕無不苟。」

她聽了,只是哭,哭得很傷心。

「可是阿巴亥,妳有沒有想過,即便妳與代善之間並無不苟,妳認為別人看不出你們之間的交往過從甚密嗎?如果別人心知肚明,那麼他們心裡怎麼想?而他們又是怎麼看待我這個大汗的?」

這話,問得她既愧疚又羞赧,她根本無話可以反駁。

「這些年來,我爭戰沙場,冷落了妳我不是不知。可是,身為大汗有大汗的立場與格局,我的格局就是以國家人民為重,妳既身為大妃,難道不能明白?難道不能有大妃的格局嗎?」

這話,更教她無地自容。是,她沒有大妃的格局,她一心一意想的只是當個小女人,在家相夫教子。原來,她不配當大妃,她的格局只是小女人;一個平凡的女人。如果人生能夠重新選擇,她確信自己並不想成為大妃,只希望自己能是一個有丈夫兒女圍繞在自己身邊的小女人,如此,才是自己活著的一種小確幸。

「妳、妳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見她不語,他問。

她跪著退了兩步,然後俯伏在他病榻前。「是我錯,是我對不起大汗。」她哭得梨花帶淚,淚人兒一般更平添嫵媚氣息,令人看了實在不捨,更不願意多加苛責。

他的眼角淌有一顆英雄不輕易落下的淚珠,緩道:「即便妳孤單寂寞,想有情感上的依託,也不該、不該是代善。代善他,他是我的兒子,妳如此做,是陷他於不孝不義。」他停了會兒,又道:「咱們滿人有『收繼婚』之俗,我身後,妳自有可能轉嫁予我輩叔伯或我的子侄輩,但那也是我身後才考慮的事情,難道妳……,妳就那麼心急?」

這話,更是無情幻化成了一把尖刀,將她的心捅得千瘡百孔、鮮血淋璃。

「做任何事情,皆需付出代價。」他對她說。

她驚駭,跪著趴到他身旁。「莫非大汗,要我以死謝罪?」

他不回答,只說:「我不會將汗位,傳給妳所生的兒子。」

她一時忘了哭,急問道:「那麼汗位將傳予何人,是皇太極、代善、阿敏,還是莾古爾泰?」若沒了夫君,她便如同失勢失去保護的普通女人一般,命運堪憐。此時,繼位者便可決定她的未來。於她有利的繼位者,形同可保護她的新屏障;於她無益的繼位者,那前方便是──死路一條。

「我、我將把汗位傳給、傳給……」他幾乎說不出話來。

「大汗、大汗,您要將汗位傳給誰?大汗──」最後一時情急,她居然嘶吼起來。

「傳、傳給──」話沒說完,他噎下最後一口氣、閉上雙眼,就此撒手人寰。

見他動也不動,她輕輕搖他,不見任何反應。她知道,他已歸天。嗚咽著,淚忍不住落下來,她已弄不清楚,這淚究竟是哭汗王如此撒手人寰,還是哭她一無可知的前程。最後,她終於放聲哭喊:「大汗、大汗──」

天命十一年,努爾哈赤沒有交代汗位傳給誰,就駕崩,逝於靉福陵隆恩門雞堡,終年六十八。

 

◆◇◆◇◆

努爾哈赤已逝,阿巴亥哀憂驚懼,卻木然地隨送他的遺體,回到盛京。一回盛京後,努爾哈赤駕崩的噩耗迅速傳遍整個汗宮與諸王貝勒府邸。

宮裡已速速為努爾哈赤設立靈位,安排大殮事宜。同時宮中人人身著縞衣、宮殿建物被陳置得一片素白紗幔連緜,幾乎遮去了汗宮內所能看見的一片蔚藍天空。迴廊小徑,人人低頭肅穆,來回穿梭,或悲或泣,或驚或懼。霎時,汗宮就像一座毫無溫度的華美枯殿,令人覺得不僅冷清,且更異常暗淡恐怖。

阿巴亥仍肅穆地守在努爾哈素靈前,她跪坐在地上,此時臉上已無任何淚水,只是獃著,沒有什麼起伏的情緒。

阿濟格、多爾袞與多鐸得知消息,立刻趕至汗宮覲見阿巴亥。三位貝勒見到靈前獃著的阿巴亥,內心震動哀傷。

多爾袞上前,拉過母妃的手道:「額娘,您還好嗎?」

聽見多爾袞的聲音,她才總算回復了知覺似的,掉下一滴眼淚來。

他不忍,將母妃緊緊擁在懷裡。

阿巴亥則是恣意毫無隱諱地,在自己兒子懷中,不停抽泣。

阿濟格與多鐸見狀,不忍卒睹,別過臉去,暗自淚垂。

母子四人哭過以後,多爾袞才緩問道:「汗父歸天時,只有母妃待在身邊?」

阿巴亥拭淚,點頭。

「那,汗父可有說些什麼?」

阿巴亥想起努爾哈赤臨終前,說了她與代善之間的事情,然而這事,她怎說得出口?因此只能低頭、搖頭,什麼也沒說。

多鐸問道:「怎麼可能?汗父難道沒和您說,他將要傳汗位與誰嗎?」

阿巴亥一聽見「汗位」二字,整個人驚惶了起來。「你們兄弟三人,永遠不要提『汗位』一事。知道嗎?」

阿濟格不明所以,問:「為什麼?」

「如果想保命的話,就不要去想汗位之事。懂不懂?」

「可是……」阿濟格嚅囁,最後吞下想說的話,未再多言。

多爾袞道:「汗父真沒提及汗位之事?就算不是我們三兄弟,也該要有人繼承汗位,畢竟國不可一日無君哪。」

阿巴亥斂容,吸了吸鼻子道:「你汗父來不及說,就斷氣了。」

多爾袞輕歎。

多鐸卻道:「十四哥,我支持你。汗父生前最喜歡你,就算他來不及說便歸天去了,我相信他屬意的人選肯定是你。」

阿巴亥聽多鐸如是說,便大聲喝斥:「我方才說了,你們三兄弟,誰也不許提汗位之事。」

三兄弟見母妃如此反應,皆有些被嚇到,趕忙噤聲。

 

◆◇◆◇◆

稍早之前四貝勒府裡,皇太極與哲哲、玉兒正在用早膳。此時奴僕匆忙入內,跪在皇太極面前。

「貝勒爺,宮裡來報,大汗他……

皇太極一聽此言,整個人緊張肅穆了起來。「大汗如何?」

奴僕哽咽道:「已經,歸天了。」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7697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