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2 23:10:41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一:歸迴大清》(3-3)

◆◇◆◇◆

小廂房內,陳置極其簡約,除了一張大床榻外,一旁只有一個小小的妝台與一張桌案。玉兒端坐在床榻上,也不慌也不亂,只是低頭木然地想著些事情。

廂房外,忽聞嘈雜聲,似是侍衛與人說話的聲音,仔細一聽,原來是哲哲。

「玉兒,玉兒,姑母來看妳了。妳在裡面可好?」哲哲大喊。

玉兒起身,走至雕花窗櫺的窗旁,對外喊道:「我很好,請姑母莫要掛心。」

「我已去求汗父徹查此事,汗父承諾定會還妳清白。」

玉兒不忍哲哲操心,終落下一滴淚來。「謝姑母為玉兒費心,相信汗父定能查明真相。」

在哲哲身旁的沉璧也喊道:「玉福晉,您好生待在裡頭,沉璧定會設法為您找到撇清嫌疑的證據。」

「謝謝妳,沉璧,千萬注意自個兒安全,凡事切不可衝動行事。」

「知道了,玉福晉請放心。」

「那玉兒,」哲哲又喊道:「我走了,妳自個兒好生保重。」

「謝姑母。」玉兒拭淚說。

 

◆◇◆◇◆

夜裡,沉璧提著黃花梨莰貝食盒,著一襲湖綠色錦緞所製之旗服,髻上插有點翠珠釵,姍姍來到十四貝勒府邸。僕役通報過後,領著她進府,至多爾袞的書房。

書案上亮著燭火,多爾袞正伏在案上疾筆振書。

沉璧上前,向他行了個屈膝禮。「沉璧向貝勒爺請安,貝勒爺吉祥。」

多爾袞並未放下筆,只抬眼看她一眼。「這麼晚了妳還來,是不是有什麼要緊事要找我?」

「當然有要緊事了,」她將帶來的食盒放置一旁圓桌上,打開,取出裡頭一碗湯藥。「貝勒爺平時忙於公事,只怕沒心思好好照料自個兒身子,沉璧是代玉福晉,特來照顧您身子的。」她奉上湯藥,「這是『益補湯』,給您補身,貝勒爺就請趁熱喝了吧。」

聽她所言,他終於放下筆,笑緩走至圓桌旁,一邊笑盯著她,一邊接過她手裡的藥碗,一瞬不瞬地仰首一大口喝下。

「替我謝玉福晉,也謝妳跑了這一趟。藥我喝完,妳可以回去交差了。」

她嫣然一笑,收好藥碗。正了正身子說:「貝勒爺可識得這香氣?」

「什麼香氣?」

「西番蓮的香氣啊。」她趨近,「沉璧今日塗抹了貝勒爺先前所贈之胭脂、香粉,貝勒爺可還記得?」

他陶醉似地聞著她的頸項,確有暗香浮動。「嗯,真香。」

她竊竊地觀察著他的神情舉止,想要探出些什麼。

他不語,假裝凝神細聞她身上的胭脂香味兒,輕輕親吻了她一下。

她一怔,撇開臉頰。

他拉著她的手,欲欺身再吻。

她掙扎,與他形成一推一拉的情狀。

她力不敵他,大聲喝斥:「貝勒爺請放尊重點。」

他停下動作,朝她邪邪一笑。「妳今兒晚上來,為得不就是這個?」

她氣不過,想揮開他。

他卻一把抓住她的手,厲聲道:「沈沉璧,妳知道妳的優點是什麼嗎?」

她不語,狠盯著他,眼光似要射出一道火箭來。

「妳的優點就是太聰明。妳知道妳的缺點是什麼嗎?」

她目光犀利地瞅著他,仍是不語。

他佞笑,「妳的缺點和妳的優點一樣,也是太聰明。太過聰明的人,往往死得比較快。」他使勁兒地推搡,放開她,一點兒也不懂要憐香惜玉。

她恨恨道:「沉璧一點兒也不聰明,如果我夠聰明的話早就拿出證據來,證明玉福晉根本沒有毒害四貝勒,那麼她也不必被大汗給輭禁起來。」

聽見她所說的話,他眉心緊搐了一下,旋又神色自若。

「汗王日前暗中派人調查係何人毒害四貝勒爺,這會兒自玉福晉房中搜出含有西番蓮之胭脂、蒄丹與香粉,玉福晉因此而被輭禁在四貝勒府的小廂房。如果找不到能證明玉福晉清白的證據,那麼她的性命就有危險了。」她試圖以此訊息,再探他的反應。

他呵呵一笑,轉身回看向她。「這些東西不是本貝勒送妳的嗎,何以會出現在玉福晉房中?難不成是妳借花獻佛,竟討好起主子來。」

「這難道不是貝勒爺意料中的事情嗎?借我之手,將那些女人家所使用的胭脂水粉弄到玉福晉身邊,玉福晉和四貝勒又正是新婚燕爾……。只怕貝勒爺沒料到,這事居然會被發現,而且玉福晉為維護我,竟擔起了私藏這些有害物件的罪名吧?」

他哈哈大笑起來,「沉璧,怎麼妳每次都把本貝勒想成是壞人?在妳眼中本貝勒可真有這麼壞?」

她有些意外他一無所謂的反應,道:「很好笑嗎?如果找不到證據,那就等著替玉福晉送葬吧。」說完,旋又一想,他是個城府極深的人,憂喜不形於色亦是極有可能的,或許此刻他心中已開始為救玉兒而設起法來。她眸光不離開他,緊緊地追隨著他。

他冷著張臉看向她,無情道:「玉兒的事就讓大福晉去想辦法,妳只是名小小侍女,不必急於替她籌謀。」

「那你呢?」她急問。

「本貝勒只是玉福晉從小就認識的兒時玩伴,雖說是青梅竹馬,但她所犯的是毒殺皇子之罪,本貝勒不過是名小小貝勒,也沒什麼能耐救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做的只有替她祈福。」

「你──」她氣結,說不出話來。

他下了逐客令,「時候不早,妳請回吧。」

她恨恨地瞅他一眼,一句話也不說,掉頭就走。

 

◆◇◆◇◆

房內,多爾袞躺在床上,徹夜輾轉難眠。桌上的燭火幾乎已要燒光,他仍是睜著兩隻炯炯有神的眼睛,一點兒睡意也沒有。

漫漫長夜就這麼過去,再不久天邊的一絲曙光便透過窗櫺篩灑入室,光影作用使得窗櫺上的雕花圖案投影在地面上,那圖案清晰可辨,一如此刻他的心也已有了清晰的想法。

他起身,大喊外面的奴僕:「進來侍候本貝勒更衣。」

守夜的奴僕聞聲,趕緊推門入內侍候去了。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7697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