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30 13:26:01scflower

【與吉貝殼答問書】(之二)-勝王再論。台灣文學?

【與吉貝殼答問書】(之二)-勝王再論。台灣文學?

 

【吉貝殼】

 

scflower:

謝謝你對我家小朋友的讚美呢,我想他一定會很高興的,而且我覺的他將來一定是一個大帥哥唷,因為他有內雙、福氣的鼻子,還有我家獨特的漂亮的嘴唇,所以一定會很帥的,如果能再有很好的氣質的話,一定會迷死很多人的。

對於文化思想上的五四,我是極為推崇的,但在文學上的五四,我卻真的很不以為然。文學上的五四亟欲跳脫古典文學的框框,卻失去了很多文學的美感,而很弔詭的是,那些卓然大家的文人們,卻都或多或少存在著古典文學的影子,就如同電影「夜奔」那股如影隨形的深層的藍。也許,在那時代,中國的疲弱,讓很多知識份子亟欲尋找出自己與天地共存的自適,而且最快的方法就是重現西方文化的富強,這無所謂對錯,反正只是兩股力量依著辯證法則進行著融合的動作。只是,那時他們在文學的理念,太過於迅速,以致於有點薄弱。

而當時的台灣,對於外來文化,總是很快地能夠加以吸收消化,這也許跟長久以來的殖民個性有關吧!加上當時,日本人大肆地(有規模)將西方現代文學理論,一股腦兒全部移植到台灣來(台灣往往是日本吸收西方文化的實驗地),於是那時台灣人一下子被切斷連接大陸中原文化的臍帶,能接受的唯有那全然西化的東西。也因為如此,他們很容易就能跳脫古典文學的束縛。說真的,依妳對所謂台灣文學的觀察,妳應該很容易發現最近十幾年盛極一時的魔幻寫實技巧,在當時就已經出現。

如妳所說的,要探討這一個問題之前,真的要先定義所謂「現代文學」,但說真的,我還真是無法論述呢,因為我一直覺得,就文學史的進程,短短幾十年,要形成一股新的文學潮流,是非常困難的,尤其中國近百年來,遭受中西文化的衝擊,這更是難上加難啊。反正,套具後現代的話,就是眾聲喧嘩囉!

而且不瞞你說,我對於所謂的「台灣文學」,也是給他有點反感,因為台灣的文學歷程還太短,真正出自於內部的自發性原創動力仍太少,充其量,只能算是史料而已,還不能稱之「文學史」。但很可惡的,就是有人會利用民粹,將這一些全給泛政治化,真的是有點可悲(尤其是那些說要成立台灣文學系的學校,我倒想看看,他們四年的課程要怎麼安排?要怎樣跳脫中國文系的框框。)。

我在大學,花了最多的時間,不是在台灣文學、大陸當代文學、現代文學,而是在古典戲劇小說之類所謂的俗文學上。

你說妳研究上古,那妳有研究神話傳說嗎?我覺的上古的神話傳說,真的很活潑呢,很有生命力,而且往往可以發現,有一些傳說,竟可以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找到相似的傳說唷,也許,在遠古之前,人類的起源,是來自同樣的生命悸動唷!

我很喜歡這樣的思辨,因為可以交換彼此對事物不同的看法,那漸漸的自己就能以比較圓融的態度,來觀照這世界、這生命。我大學時,還常常和同學進行辯論,一個小小的事情,我們可以辯一個晚上,但還是無損彼此的情誼,反而能更加瞭解彼此的思考模式呢!

關於電影,海上鋼琴師,我已經看過,真的很棒唷,很喜歡那「海洋的聲音」的思路。而其他兩部我都沒看過,而「新天堂樂園」,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四五個朋友推薦我去看,但我還是沒有時間找來看,也許,等上台北時,可以去電影資料館找來看看。

淡水,真的是一個很美的地方,很幸運的,我可以在這裡念文學,真的是一大享受呢!而你說的藍石頭,我知道那家店,但當時的我,如果要去這些店坐坐,唯一的要求是必須看的到觀音山,很無聊的堅持吧!所以藍石頭我一直沒進去過,雖然幾乎每天都會從他店門口經過。

我也很高興可以跟你在網路上很自在地聊起這些話題,而且不瞞你說,在現實裡,我很ㄍㄧㄥ的,不太習慣和陌生人講話的,而這種情況在網路裡就不存在了,也許是跟運用文字來交談有關吧!

呵呵~~中文系的人,果然真是囉唆呢!但囉唆久了,也是一種特色呢!

 

 

【scflower】

 

親愛的吉貝殼~

謝謝你如此認真又誠懇的答覆,讓我真的覺得很溫暖,不是被人敷應過去的隨便。
真的嗎?你也是沉默的男生喔?怪怪了,我怎麼老是認識這樣看起來沉默其實很多想法的人呢(呵呵)。總覺得你們是懶得多說吧,除非遇見想說可以說又覺得對方能理解的對象,是降嗎?嗯,大概我話太多,所以只有沉默的人才能忍受吧哈哈。
言歸正傳,我們繼續回到台灣文學吧!

五四的問題我想再補充一下,其實我也贊同你說五四一味西化部分的愚昧,但我想強調的或許只是那樣奮發的精神吧,一種再造文明的呈現。我們不能否認的是,當一個新運動推行的風起雲湧時,勢必也會失去一些原本很珍貴的東西。
五四要談起來太大,就像所謂現代文學或台灣文學一樣,必須要先界定了,再談會公允些吧,否則流於情感的評論,我寧願保持沉默。(請原諒我這方面的龜毛)

我想說的或許只是「道不相同不相為謀,而道並行不相悖。」
無論是哪一種文學存在價值或意義,我想他們之所以還能存在,背後一定有一些歷史推進或社會環境的支撐所演化而來的吧!而當然,採取批判的方式是好的,表示思維邏輯有在轉動,不人云亦云。但文學之所以不同於其他學科,就在那份『情』吧,也就是因這份情的積累,我們倆今天才有如此機緣能在這對話,多麼奇妙又難得。
我的指導老師朱老師曾說:「這世界上沒有通人,初學者可攻其之短(也就是如同我們這樣批判的方式吧),已成氣候者,則須攻其之長而成,則能取而代之。」
和你分享這段我覺得有點意思的話。

『台灣是否有文學?』這是第一堂台灣文學史陳老師丟給我們的題目。
『當然有!』
或許在靜宜這樣的環境,受到台灣文學的浸染又似乎比別的學校多了些。(現在很多老師都走了,如陳芳明、向陽、黃美娥、游盛冠、陳玉玲…等,還有我非常喜歡的教紅樓夢的歐老師也回台大了;而我在靜宜的四年中,這些研究台灣文學有成的老師都是在的)雖然我最後仍轉回的中國古典的老路子,但我仍想大膽任性的為台灣文學說幾句話。
我絕對贊同台灣文學該另成一系。
或許是切身之感吧,靜宜中文四年,是要唸中國文學史也要唸台灣文學史的,當然這從另一方面來說也是好事,但有時候,學生是會被弄得無所適從的。而我一直以為唸台灣文學的東西和中國古典的東西是不衝突的啊!我可以一邊看楊逵的「送報伕」,一邊捧著我心愛的「文心雕龍」,有那麼衝突嗎?文學就只是文學,只是不同朝代不同形式不同表述罷了啊!
而想想賴和、楊逵、吳濁流等人,有人是不讀四書五經的嗎?更別說之前寫台灣漢詩沈光文或是洪棄生了..。我也不曉得台文系的課程是怎麼安排的,但我相信那裡面還是會有一些好老師的。我一直相信帶領的人很重要,最初的觀念雖不至成終生奉行的圭臬,但影響是一定有的。
吉貝殼(或許我該喊一聲學長的),我不是故意要唱反調(相信你該能明白吧),只是這些確實是我心裡的想法。教學相長,希望我們以後也還能繼續類似這樣的討論。
至於「魔幻寫實技巧」,最近幾年太熱了,我還在觀察階段不是太明白,有機會再談囉。而你最熟的俗文學戲曲部分剛好是我最弱的呢,有機會的也歡迎你分享一些你鍾愛的作品給我們聽聽,我會很開心的喔。

我目前不研究上古神話,因為功力不夠(呵呵),也是因為如果由尚書來切會衍生出許多附會的問題,如果從山海經來談或許勉而可行。我目前要處理的才了除了甲、金文,還有墨子和周禮(都是一些最枯燥的東西,呵呵),當作為以後打一個基礎吧。
我還是只能說啊,這人生,誰知道呢?或許好戲在後頭?!(呵^___&)


還有啊,看你如此憐愛你家未來的大帥哥(我想了老半天覺得「憐愛」甚妥切,你可以反駁沒關係呵呵),真是羨慕呢。他現在已經被你們捧在心上疼了呢,小心別太寵囉!變成小霸王可就不太妙了。不過我昨晚也偷偷觀詳過他的五官,應該會長的很好看喔,哈哈。(那..我來作個20年計畫好了,呵呵..)(我是說啊我幫我未出生也不知是否會出生的女兒作計畫拉)..好了,不胡扯了。

嗯,淡水真的很美。
你害人家也開始想念淡水了啦…><

無論如何,謝謝你來和我說了這麼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