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6 14:22:02scflower

星星停電了

是因為那個聽見星星故事的早晨,覺得古文字的世界也可以這樣迷人。

 

碩三到碩四這兩年,我一次一次說服自己:遭逢的困厄與艱難,走哪條路都是一樣的,把眼淚擦乾,好好走下去吧。可是怎麼知道風吹乾了又濕,吹乾了又濕。

 

很少把事情做得如此絕,我知道這麼做可能會有的結果,但我觀察細想了一段日子,還是選擇了這樣裂傷的方式處理這個事件。因為我想,鬧劇是不是該結尾了呢?生命裡值得品賞的美麗事物那麼多,大家一定要把時間賠在這裡嗎?

 

那天也開玩笑跟一個朋友說,我這人真要倔起來,可以比山高、比海深。

同樣的,我也絕對對我做過的事情負全責。奇摩信箱仍空盪未有隻字片語,那到處貼我信箱地址與新聞台網址的人,若真不平,不是該直接寫信來討公道的嗎?

 

恐嚇式的言語對我的作用不大,如果明白我成長背景的人就會知道了。

我的確是被嚇大的,但對於無理的人,我一概不應,這次也不會例外。而我當然也不會為貼出的這封隱微信道歉什麼(隱微是因為還顧念一些過往交情),我唯一需要道歉的是因為跟我相熟而無端被騷擾的朋友們。同為女人,也該同樣疼惜女人。我不偉大,也有私心,只是見不得自己獨力帶兩個孩子的媽媽還要被人問候||『希望你的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為人師表者,行為如此,嗚呼哀哉!

 

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呢?

魯鈍如我,搖頭後仍想沒用的問這麼一句。

 

當然明白是電話裡我清淺帶過的往事引起了別人興趣,但我以為那是我的隱私,的確無須奉告,而他人要如何猜測揣度,自也不在我能干涉的範圍。我會儘量誠實地回答我能也願意告訴的部分,至於其他,我想真的與妳無關吧。

 

我的生命,我自己負責。

同樣的,妳的生命是不是也該自己負責呢?

 

我知道我的性情不討喜,但似乎也輪不到妳昨晚落井下石到「風之華」的留言版恐嚇我:『這樣的個性,難怪會被盯。』逼得我把剩下最後一個讓朋友探視的對外窗也關了,至少還有一分清靜。

 

謝謝這段日子裡的每一份善意。

 

月亮弦著,星星可能是不小心睡著了。

我擁著心懷裡還有的一點溫柔,把日子繼續走下去。

 

至於風雨,該來的總是會來,我會記得再去買把大傘,也會記得添衣的。

 

二○○四.二.十四

意外遇見一些美麗靈魂的情人節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