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6 14:20:54scflower

歸來

從風裡歸來。

 

和yu併肩走在清大圍牆外的小徑上,半童音地唱英文版的生日快樂歌給她聽,用我曾經被某人形容些微稚嫩的嗓音,輕輕揚揚地祝福這位疼惜我如自己妹妹般的好姊姊:二十七歲生日快快樂樂。

 

然後夜就跟著黑了,yu送我回家,揮手後轉身,看見爸爸植種的綠藤蔓攀上了二樓窗台,一種讓人安心的熟悉感。打開家門入內,狗兒看見我開心地蹦跳,爸爸正在看電視新聞,大概是習慣我總是自由來去,倒也沒有太多驚訝的表情,我找東西吃,有一搭沒一搭地跟爸爸說些話。這時候,我是個完全的女兒。

 

肚子填飽了,上樓。二樓後方我的小房間儼然已成了小型倉庫,堆疊許多不知名物,餘剩的空間被兩個書櫃及一張大床、一張大書桌佔滿。二樓梯間二哥的房間已經空置,我想著以後可以拿來放我的書,暫時的休憩處也好,等我確定落腳再挪移。

 

撕裂般地疼早已輕微,我但願漸漸散遠。

想你此時該不會擔憂著我吧,過了子夜,家裡狗兒又狂吠,我從床上爬起,推門探看,再回返睡眠。

 

一覺醒來早過了三竿,爸爸沒喊我,讓我任著性子擺盪。

不見你的這幾年,我的身形日漸細瘦,沒來由的就是多長不了幾斤肉。那日被人小調侃:「妳也不重,秤斤論兩也賣不了幾個錢……」我笑著答:「是根本賣不出去吧。」陪著笑,想這些年你曾以此量我幾何否?似乎聯想不起。

 

想我何德何能,讓你厚愛一程。

 

恐怕是成不了什麼大器了。

別罵我妄自菲薄,別眼裡望著心裡擔,別再多擾一份心。

 

路漫漫其脩遠兮,余上下而求索。

 

那步伐還是踏的,以你對我的了解,你知道我還是會好好走下去的。

只是無以回報,生出一點不安。怕要讓你失望了,那麼還請風裡來風裡去,什麼都不留。風起時,我總會想起曾經有一個你,惜我重我更甚於我自己,因此答應不讓自己低霾沉深,好好度日。

 

風雨歸來,願同你一笑。

 

二○○四.一.十四 龍井傍晚

 

上一篇:告別

下一篇:星星停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