濾水壺濾心多久換一次? 贊助
2014-01-22 14:54:34玥夜歌

♥ 下輩子的諾言 ♥ [第五章]










第五章



看著沉默不語的櫻,響月也不知如何是好,一直站在原地擔憂的看著她。


「親愛的,這是你的份兒。櫻小姐,你不坐下來嗎?」母親邊說話邊把飯菜放在佐助臉前。看到碟上放著的蕃茄,櫻更加感覺到揪心的痛。


「佐助君…是你嗎?」櫻沒理會那位母親,她還是一直盯著坐在桌邊的男子。


「嗯?親愛的,你們是認識嗎?」母親俯下身,把視線和佐助平視,疑惑的看著他那雙平靜實黑的雙眸。


「不認識,素未謀面。」佐助淡淡的回答,然後拿起放在臉前的茶喝了一口。


不認識?不可能啊…那張令人過目不忘的臉孔、那把沉厚的聲音…他明明就是佐助君!櫻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情況。


「櫻小姐,你先坐下來,飯菜要涼了。有什麼事情,我們吃完晚飯再說吧。」母親笑了笑,然後起身坐在佐助身旁的位置。櫻見狀,也不多說什麼,轉頭望著站在身旁的小女孩「響月,我們吃飯吧。」她勉強地掛起一個微笑。


「好,姐姐,你和響月一起坐吧。」響月走上前,拉開自己的椅子。


看著佐助若無其事的開始咀嚼眼前的飯菜,櫻無比的困惑。佐助…你真的把我忘了嗎?


…他們…真的好像一家人…這裡根本沒有容納自己的位置,自己真的像個外人。佐助,如果你真的忘了一切,那你現在覺得幸福嗎?櫻心裡苦笑著。



她輕輕的搖頭,慢慢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來,也開始把飯菜夾起放進口裡。


這頓飯,完全沒味道。





感覺過了一個世紀般的漫長,才把晚飯吃完,而母親也把碗碟洗好。她悠閒的走出來,打發響月回房間休息,就招呼櫻和佐助兩個人到客廳裡。佐助自然的坐了下來,而櫻卻顯得不自在的站著,不敢坐下來,應該說她不知道自己該坐在哪裡。


「櫻小姐,請坐吧。」母親還是坐在佐助的旁邊,指了指對面的位置。她拆了頭上的髮髻,一把柔亮的紫髮瞬間披瀉下來,的確是一位美人。讓任何男子看到也會不禁為她心動吧?櫻看得入神的心想。


整理好自己的長髮,母親帶著輕柔的聲音說著「櫻小姐,我還沒作自我介紹吧?我叫楓,是響月的母親。而佐助…」她停頓一下,看向佐助,只見他好像事不關己,平靜的看著身後窗外的風景。「佐助…是響月的義父。」


義父!?不是生父?櫻睜大自己的雙眸,驚訝的表情不掩飾的爬在她的臉上。「噗…櫻小姐以為佐助是響月的生父吧?」楓看見,輕笑了一下。櫻立即慌張的否認「不…不…這個…」但找不到任何反駁的話語。看著這樣子的櫻,楓更加深了她的笑容。


「呵呵…我們經常被誤會的,所以我也見怪不怪了。櫻小姐,你不要看我這樣子,我的年紀可以當佐助的阿姨了。」


什…什麼!?這刻,櫻的眼睛已經睜的不能再睜大了。


「佐助是幾個月前來到這個村子的。那時候,他站在村口那邊發呆地站著看櫻花樹,剛好響月看見他,就帶他回來了。不過遇到他的時候,他好像已經失去了部分記憶,至於他記得什麼、不記得什麼,也不曾告訴我呢。後來響月跟他相處得很融洽,很喜歡佐助,所以一直吵著要求佐助當她的義父,而佐助也不反對,這件事就順理成章地變成這樣子了。叫親愛的也是響月那傻丫頭的要求,呵呵,所以你千萬別誤會喔!櫻小姐,我剛剛看你叫了他的名字,你是認識他的吧?」


「我…」櫻偷看了佐助一眼,他還是不動的望向外面,好像對情況一點也不感興趣。


該說嗎?還是維持原狀?如果不說的話,他其實是記得自己,卻假裝不記得,那怎麼辦?但樣子,他好像真的把自己忘了該怎麼辦?


頭越想越痛。



「我不知道…抱歉…我有點累了,我先去休息了。」櫻按了按頭,把話儘量流暢的吐出來後,立刻站起身急步走回房間。



一連串急忙的動作令她忽略了背後的視線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