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自來水可能會有潛在汙染源 贊助
2014-01-21 16:57:48玥夜歌

♥ 下輩子的諾言 ♥ [第四章]






第四章


 

「媽媽!我帶了一姐姐回來喔!今天她會在我們家過夜,行嗎?」響月雀躍奔進屋裡,緊緊抱著一頭紫髮的年輕婦女,看上去年紀和櫻差不多。


「嗯,當然可以喔!我寶貝女兒說什麼的,只要是合理的話,媽媽也會聽的。」那位母親寵溺的向響月笑了笑,輕輕的回抱著她。

 

不久,響月在母親的懷裡抬起頭,四周張望,似乎在找尋什麼。「對了,媽媽,爸爸呢?」她疑惑的問道。「差不多到吃飯時間了,他應該快回來了,妳就等一會吧。趁現在還有點時間,妳就帶那位姐姐去房間休息,順便洗手準備吃飯吧。」母親抬起頭,和櫻四目交視,投以微笑表示友好。


 「妳好,我叫春野櫻,謝謝妳女兒幫了我一個忙,不然我今天可能要在樹林裡露宿了。」櫻看到那位母親看著自己,立即彎著身子,向她行禮。「不客氣,這孩子人很好,看到人家需要幫忙,她就會立刻跑上去。」母親的臉掛上溫柔的笑容,完全沒有顯示一點對陌生人的厭惡或懷疑。


「哎呀!妳受傷了!響月,妳快點帶姐姐進房間吧!」那位母親發現櫻身上有不少微細的傷痕時,不禁有點驚慌,急急的推了響月一下。「好!姐姐妳快跟我來!」響月聽到媽媽的說話,乖乖的點點頭,然後轉身拉著櫻的手往屋子裡走。


 他們走到走廊上最後的房間時,響月停下腳步,轉過頭望向櫻「姐姐,就是這間了,妳先進去,我去拿熱水給妳洗傷口。」櫻低頭看著略顯焦急的響月,說「不要緊的,小傷而已,我自己處理就行了。」「好吧,既然姐姐妳這麼說,那響月不打擾妳了。到晚飯的時候,我再過來叫妳吧,順便可以跟姐姐介紹一下爸爸!我的爸爸很帥氣的喔!」響月掛上一副幸福的表情笑說。


「好,那拜託妳嘍。」等響月帶著蹦跳的步伐走遠後,櫻慢慢關上房門,然後捂上傷口,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要快點進行治療才行,剛才一直忍耐得太久,毒液開始蔓延全身了。


 她立即控制好自己的查克拉,專注的把查克拉凝聚在自己的手中,很快看到手上泛著一團淡淡的綠光。她把綠光輕輕的覆蓋在大大小小的黑紅色傷口上,然後輕力的向上拉起,只見一點點黑色的液體隨著拉力從傷口拖了出來,融合在光團裡。



動作不斷在每個傷口上重複,額上也開始冒著不少汗水,但她還是把專注放在傷口上。直到天色變黑的時候,她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把手重重的跌放在地上。


這樣應該可以了。


  

輕快的腳步聲由遠漸近,很快敲門聲就在身後響起。

 

「姐姐,晚飯準備好了!」還是那股充滿活力的聲音,小孩子真好呢。她開始想起小時候的自己,也是這副模樣。那時候自己經常圍著那位酷酷的男孩身邊,不斷跟他說話,希望總有一天他會注意自己。


她重整好呼吸,緩緩扶著門邊站起來。推開門就已經看見天真的臉孔站在門外,等待自己。


「姐姐,我們走吧!爸爸和媽媽等著呢!」月急不及待就拖起櫻的手,向飯廳裡走去。「姐姐,爸爸可能話很少。如果姐姐跟他說話的時候,他不理妳的話,妳不要介意喔!」月一邊拉著櫻的手走著,一邊把頭轉過去看著櫻。

 

「嗯,好的」話剛說完,她們就已經走進飯廳裡。當她踏進飯廳裡,看到坐在飯桌邊的男人時,她頓時止著腳步,動也不動,好像雙腿被釘死在地上,拖也拖不走。



「佐…佐助君…」櫻帶著微微顫抖的輕聲呢喃著。



「嗯?姐姐,妳認識爸爸嗎?」月聽到櫻說著自己爸爸的名字,好奇的望向她。


 

「…爸…爸爸?」櫻再次睜大那澄澈的碧綠雙眸。「嗯啊!佐助就是我爸爸啊!」還是一把似無害的聲音,卻在櫻心裡割上了好幾刀,血不斷的流淌著,很痛

 


為什麼…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子?佐助君是…這孩子的父親?


 


她抬頭看著眼前的男人,發現他也看著自己,一臉平靜,沒有任何表情的變化。


 

這是第幾次的打擊了?尋找他…是對…還是錯?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4-01-22 15:07:56
(悄悄話) 2014-01-22 13:19:16
(悄悄話) 2014-01-21 21: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