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限量鋼彈.多款特效再現劇中場景 贊助
2021-03-06 10:01:28ryoma

18 用愛來引導

到了翌日,是星期日。在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在回家的路上有說有笑。

巧爾傻眼:「所以,妳在臉書和學校,都被說壞話?」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因為,那是有學生得到的資訊。」

巧爾更加傻眼:「不會吧?是不是有人查聊天記錄?」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這我不清楚,不過,也只是學生之間的資訊傳來傳去。」

巧爾無奈:「那,妳會不會認為,自閉症者要理解諷刺、隱喻等聽不懂詞句,是必要的嗎?」

仁 凜真無奈:「老實說,最近在想這問題。但,一切交給主,必然有收穫的。」

在巧爾和仁 凜真各自回到家,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今天要去那裡呢?」

仁 凜真以腦子地圖,開始找目的地。

仁 凜真正經八百:「那就,去愛河。」

而仁 凜真騎自行車到愛河之餘,就平常心。到了愛河,就遠眺並進行回顧。

天何無奈:「阿仁,妳認為霸凌者的原因何在?」

仁 凜真平常心:「我認為,霸凌者是因為有缺乏,才會養出霸凌者。例如,在家庭教育過程,得不到手足具有的,長期的環境下養出的霸凌者。」

安雅傻眼:「那要是輔導霸凌者,豈不是難上加難?」

仁 凜真平常心:「倚靠主就不難。」

天何傻眼:「(怪不得,阿仁總是笑臉迎人的。)」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感到開心:「好在,我有主。」

而仁 凜真在橋上散步之餘,就平常心。見到人來人往的人潮,而心曠神怡。

仁 凜真感到開心:「相信一定有不少的繪畫素材。」

到了中午,在仁 凜真到了一家自助餐店,就買了一份,並內用。

仁 凜真感到開心:「這家還不錯。」

在仁 凜真用餐過程,見到婆婆帶著女孩的用餐,仁 凜真見到女孩鬧來鬧去,婆婆也沒有在管。

仁 凜真無奈:「真可憐,這女孩的父母,工作太忙了。」

婆婆不解:「(她怎麼知道?)」

在仁 凜真吃完之餘,婆婆的女孩依然在鬧,而婆婆依然事不關己。

仁 凜真感到憐憫:「這個婆婆,只是不知道怎麼和孫女互動。」

在仁 凜真回到愛河的橋,就邊散步邊回顧。

天何不解:「阿仁,妳說的缺乏,是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是對霸凌者而言,所缺乏的。當然,各方面都有。」

安雅不安:「我看,帶頭霸凌的老師,一定見到自閉症學生的能力而有所缺乏。」

仁 凜真平常心:「那也只是自閉症者的單純,因為,正常人有心機。」

天何無奈:「難怪,據說自閉症者一輩子無法理解諷刺、隱喻等詞句。而且,只能用背的。」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因為,能理解諷刺等詞句,就不是自閉症者了。」

安雅傻眼:「那成語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就陪自閉症者說成語故事,不就得了?」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

仁 凜真感到喜樂:「沒想到,自閉症者的存在,是為了散傳喜樂。」

到了傍晚,仁 凜真在愛河上方的橋上,看著夕陽,進行回顧。

仁 凜真平常心:「說穿了,我在想,帶頭霸凌的惡師,也要用愛來引導。」

安雅傻眼:「那妳要怎麼要用愛引導呢?」

仁 凜真平常心:「就算要倚靠主,我倒是有想過,要找出原因。只是,看這惡師是否要去找心理師而已。」

天何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帶頭霸凌的惡師,往往因為在孩童時期和學生時期,得不到的事物,見到某類型學生有的,就針對某類型學生,進行帶頭霸凌。」

天何正經八百:「簡單說,在惡師見到有自閉症學生是全科滿分,就會因為學生時期的被傷害而帶頭霸凌自閉症學生。要是這自閉症學生沒有先天的能力,而惡師針對自閉症學生的霸凌,那豈不是對自閉症一無所知?」

仁 凜真坦然:「沒錯,一般來說,那只是與主為敵的自我保護方式。」

回到現實,仁 凜真離開愛河上方的橋,就回到家。

仁父感到開心:「到家了,凜真。」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反而今天在愛河散散心。」

到了再翌日,是星期一,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

網友無奈:「原來如此,仁妹妹,那些人的指桑罵槐,妳聽得懂嗎?」

仁 凜真一派輕鬆:「老實說,不懂。」

網友感到開心:「那就好,因為越聽不懂,只有氣死自己。」

仁 凜真淺淺微笑之餘,早自習結束。

天何不解:「阿仁,上週有提到用愛引導,那麼,妳認為那些指桑罵槐的人,是有原因嗎?」

仁 凜真倚靠主:「有時候是因為見到別人有自己沒有的,也有因為惡意攻擊別人。」

安雅傻眼:「為什麼惡意攻擊別人?」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惡意指桑罵槐的人,感到無聊想找樂子,但用錯方式。」

天何傻眼:「(我都不知道有這回事。)」

到了上午某堂課,是小考。仁 凜真早完成答題而整理繪畫素材。

天何平常心:「(最近阿仁得到第十四次全科滿分,不知阿仁是怎麼想的。)」

到了課堂結束,安雅剛從福利社回到教室。

安雅得到消息而急得上氣不接下氣:「阿仁,妳知道有別班學生,嫉妒妳全科滿分喔。」

仁 凜真平常心:「那會是誰?」

安雅早有底:「根據傳山老師調查的聊天記錄,那人叫做偉和,是因為富家子弟的繼承而強制上精英教育,也因此見到比偉和還要優秀的學生,而嫉妒就搞小圈圈。」

天何不安:「阿仁,那妳豈不是有危險?」

仁 凜真平常心:「不會的,因為我有主在。」

而到了午休,傳山在教務處,和偉和的班導師,聊了偉和的事。

偉和的班導師早有底:「關於這點,我早就知道了,而之前的電訪,偉和的家長根本聽不進去。」

傳山無奈:「那是因為偉和的家長太過看重名和利,當然,要是偉和的家長沒有信主,這現象就顯得強烈許多。那,妳都已經信主了,可以先傳福音。」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以平常心將一切交給主之餘,也感到偉和的無奈。

仁 凜真無奈嘆氣:「一般來說,出生在集團的孩童,都沒有選擇的自由嗎?」

天何平常心:「只能說,一切都是命。例如,胖瘦是基因的支配,只有接受的份。」

安雅傻眼:「天何,你舉這例子,也不妥吧?因為一胖就減肥,就不是命了。」

仁 凜真無奈:「但在自閉症者而言,根本見不到有運動有差的事實。」

安雅靈光一閃:「阿仁,我懂妳的意思,就是,自閉症者認為胖瘦是基因在決定,反而見不到後天的影響。」

仁 凜真感到開心:「沒錯。」

在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回到教室,用手機上網。

安雅平常心:「阿仁,妳認為偉和的想法,不受父母重視?」

仁 凜真平常心:「難免的,但據說偉和的班導師,也有信主。」

天何傻眼:「據說,偉和的班導師,才剛信主不久。」

仁 凜真坦然:「說穿了,目前偉和的班導師,是在傳山老師的帶領。而且,是在同教會的。」

天何平常心:「這倒不奇怪,畢竟,偉和也有選擇權。」

而仁 凜真上網之餘,見到被封鎖的事實,就淺淺微笑。

安雅不解:「奇怪,出了什麼事?」

仁 凜真平常心:「只是小事。」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以平常心收拾物品。

安雅不禁冒問號:「阿仁,妳有見到偉和嗎?聽說,今天偉和逃學了。」

仁 凜真平常心:「到目前為止,沒有。但,如果偉和的父母因為偉和的逃學能見到偉和的心聲而有所見到心聲,那還來得及。」

天何傻眼:「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要是偉和的父母無視這訊息,將來必然無法挽回了。」

安雅傻眼:「(有這麼嚴重嗎?)」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 凜真平常心:「老實說,偉和的事,我倒是憐憫他。」

仁父不解:「為什麼?」

仁 凜真無奈:「因為,出生在集團的孩童,必需要強制比別人強過許多,而往往有過多壓力,是許多家長無可奈何的事實。」

仁母正經八百:「那麼,妳打算領他信主嗎?」

仁 凜真坦然:「是有這打算,但,我怕越權。」

仁母平常心:「只要不是越權,都好。」

在仁 凜真吃飯後,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不安:「老婆,據說中正國小是每兩年重新編班,要是凜真遇到帶頭霸凌的惡師,豈不是難以收拾?」

仁母阿沙力:「到時候,我就到學校處理,不就得了。」

仁父無奈:「問題是,妳都用暴力處理。就算妳再怎麼容不下霸凌者,也犯不著這麼做。」

仁母平常心:「如果不這麼做,怎麼可能讓別人有警剔呢?」

仁父無奈:「(到時候,一定怕到想轉學了。)」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傳福音沒有越權的問題喔,反而,最怕的是落單的問題。」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我知道,只是,不知道怎麼協助偉和的班導師。畢竟也只是剛信主。」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那妳可以代禱,求主給偉和的導師智慧。」

仁 凜真坦然:「我早有為這件事代禱了。」

到了下一翌日,是星期二。仁 凜真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我的粉專,人氣大幅下降?」

網友無奈:「目前來說,沒錯。那仁妹妹,妳是主的子民,應該有好名聲。」

仁 凜真不解:「好名聲?」

網友平常心:「就是有行出好行為。」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一直以來,都有。」

而在上午的某節課結束,偉和的班導師感到有幫助。

傳山感到喜樂:「聽說偉和的父母所建立的集團倒閉了?真的是感謝主。」

偉和的班導師平常心:「那當然,這麼一來,就有時間陪偉和了。」

傳山感到開心:「不只,而且偉和也因為父母建立的集團倒閉,而得到父母的溫暖。」

偉和的班導師開朗:「沒錯,而且,我有領偉和一家信主。」

而在仁 凜真所在的班級,仁 凜真早就得到此消息而感到喜樂。

仁 凜真感到喜樂:「感謝主,願意救偉和一家。」

天何不解:「我說,偉和只是因為富家子弟而強制承受過重的壓力,就因為偉和的父母建立的集團倒閉而感謝主?根本是本末倒置。」

安雅一針見血:「但換角度想,偉和的父母就用不著忙集團的事,反而有更多時間陪偉和,搞不好這是偉和想要的呢。」

仁 凜真坦然:「沒錯,事實上,養出霸凌者的原因之一,是因為父母忙於工作,沒有時間教孩童什麼是同理心。」

安雅傻眼:「那麼,如果是妳,妳想怎麼分配時間?」

仁 凜真平常心:「那就要利用假日的空檔,陪養和建立親子關係。」

天何傻眼:「那不就沒有自己的時間了?」

仁 凜真平常心:「在陪養孩童的人格期間,是不允許有自己的時間,否則會有無法挽回的慘事。」

安雅&天何更加傻眼:「(這麼嚴?)」

到了午餐時間,在偉和的班級,偉和依然因為沒有伴而無奈,不過成為主的兒女,就有笑容。

偉和的班導師平常心:「(這次,要宣傳人的獨特了。)」

而在仁 凜真所在的班級,仁 凜真吃完飯,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餐具。

安雅感到開心:「阿仁,偉和有笑容是不錯,豈不是需要陪伴?」

仁 凜真平常心:「事實上,偉和只是需要主的陪伴,而且是偉和一家人。」

天何傻眼:「那阿仁,妳家是全家信主嗎?」

仁 凜真坦然:「只有我信主。」

安雅不了了之:「原來如此,難怪妳都找傳山老師聊天。」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出來。

偉和平常心:「阿仁,對不起,我都不知道妳從小在工作了。」

仁 凜真平常心:「這倒是沒關係,因為,繪畫是我的謀生能力。」

看在傳山的眼裡,感到欣慰。

傳山平常心:「(要是凜真願意,就會多一個屬靈朋友了。)」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就回到教室,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平常心:「那好,我知道了,目前的話,只知道有幕後黑手在背後鬼。」

網友開朗:「那麼,有結果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只是小學生的得不到重視,而被迫學繼承的事物。」

網友無奈:「果然,都沒有顧到孩子的需要。」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剛收拾好物品,就見到膽小的同班學生。

仁 凜真正經八百:「朝新,不斷在被傷害。」

天何平常心:「阿仁,妳打算怎麼辦?」

仁 凜真坦然:「這件事,我早就告知給傳山老師,一直以來,傳山老師也有為她代禱,所以,我在想,我能做的,就盡力去做。」

而仁 凜真帶朝新到校門口的路上,有壞學生故意絆倒朝新。

仁 凜真見到傳山就直接投訴:「傳山老師,有學生視朝新為活玩具。」

傳山無奈:「好,到時候我會調查。」

在傳山和仁 凜真合力護送朝新之餘,在校門口的朝新父得知此事而大發雷霆。

朝新父火大:「太過份了,朝新,明天我會到校一趟。」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無奈:「所以,朝新的父母,都在校門口等嗎?」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只是今天,朝新被霸凌者傷害了。」

仁母好奇:「那是怎麼傷害朝新?」

仁 凜真不禁臉一沉:「就是,絆倒朝新。」

仁母火大:「過份!就算是正常人,也沒有資格去傷害弱勢者!」

仁父依然無奈:「那麼,朝新的父母,有表示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是氣到說明天會到校處理。」

在仁 凜真吃飽後,就進行家務事。而仁父母,就到客廳看電視。

仁父不安:「真令人擔心凜真的將來,要是被霸凌,那不就大事不妙。」

仁母平常心:「反正到時候,我就要霸凌者好看。」

仁父不解:「不過,目前凜真所賣出的作品,有增加的趨勢。但據說,凜真也因此被網路霸凌。」

仁母無奈:「這些人,真的需要強制輔導。」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以妳來說,遇到帶頭霸凌的惡師,妳打算怎麼做?」

仁 凜真坦然:「就倚靠主,並用愛引導。」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用腹語:「問題是,用愛引導,那惡師會聽得進去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所以才要倚靠主。」

到了再下一翌日,是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

網友平常心:「最近的死活棋練習練到將近一千題了,而且也有用線上對奕來做休閒活動,可以說充實許多。」

仁 凜真感到滿意:「那很好,目前我出的圍棋日誌,妳有蒐集?」

網友開朗:「當然有,而且,妳寫得很生動。」

仁 凜真不禁臉紅:「也還好。」

在上午某堂課結束,仁 凜真立刻找傳山。

傳山感到聖靈的感動:「是朝新的事嗎?」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

傳山平常心:「那好,傳山父和我約在午休時間,到時候妳就為這入事代禱。」

仁 凜真感到喜樂:「知道了。」

而仁 凜真見到朝新,依然陪朝新到福利社買東西。

仁 凜真平常心:「朝新,來,妳想吃什麼,我請妳。」

朝日有些膽小:「那就,奇多。」

在仁 凜真和朝新買到東西,仁 凜真得知朝新父的到校處理這消息,見到所有霸凌者一副丟臉般的遮遮掩掩而迴避,仁 凜真感到憐憫。

仁 凜真不禁憐憫:「這些霸凌者,真可憐。」

朝新不解:「為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霸凌者沒有而別人有的東西。也因此造成嫉妒的來源,造成傷害。」

朝新有些理解:「難怪。」

到了中午,安雅和天何見到仁 凜真往朝新看去,就感到心酸。

天何無奈:「(沒想到,阿仁見到朝新的事一傳開,阿仁就特別關照朝新。不過,朝新豈不是需要建立自信呢?)」

安雅正經八百:「(我想,朝新也不過是因為朝新的爸媽怕孩童被受傷,而養出了朝新這膽小怕事的性格。只是說,需要鼓勵就好。)」

到了下午,是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一見到朝新一個人孤單坐在教室裡而感到心酸。

仁 凜真平常心:「也只有代禱的份了。」

在此當下,仁 凜真進行為朝新代禱,看在傳山的眼裡,就淺淺的微笑。

傳山感到喜樂:「(凜真有成長了呢。)」

在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回教室用手機上網。

安雅開朗:「阿仁,妳照顧朝新,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平常心:「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天何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愛難以用言語形容。」

天何理解:「(這也難怪。)」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陪朝新走到校門口。

朝新膽小:「阿仁,老實說我喜歡妳的作品,但,網路霸凌的部分,我有聽說過。」

仁 凜真感到開心:「我知道,不過,我沒事。」

而在後頭的天何和安雅,見到仁 凜真在關照朝新,而感到欣慰。

天何平常心:「我都不知道,阿仁是怎麼想的了。」

安雅不解:「什麼意思?」

天何更無奈:「就是,阿仁在和朝新的建立關係。」

安雅順利回到平常心:「那也只有基督徒能理解的事了。」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傻眼:「真的假的?今天傳山老師打電話來,說妳有關照別人了。」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只是朝新因為從小被嬸嬸施壓,就變得膽小怕事。」

仁父無奈:「那就要花時間去鼓勵她了。」

仁    凜真平常心:「不過,主都看得到,因為,在主沒有難事。」

仁母傻眼:「要是在主沒難事,那早就解決了!」

仁    凜真沒好氣:「請尊重主的時間,可以嗎?」

仁母傻眼:「(主有主的時間?怎麼可能。)」

到了週末假日,在星期六,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手機查目的地。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就去劍湖山世界。」

而仁    凜真出門,就前往高鐵站。一路上,有感到喜樂。

仁    凜真感到喜樂:「這次一定很有趣。」

而在仁    凜真順利到劍湖山世界,就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一定有很多素材。」

在仁    凜真買到門票,而平常心。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次,一定有大豐收。」

在仁    凜真逛遊樂園區,就感到開心。

仁 凜真開朗:「沒有想到,這遊樂園的知名度,這麼高。」

而仁 凜真走到某遊樂設施,就進行回顧。

天何得到消息:「阿仁,朝新出車禍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在想,朝新的嬸嬸,壓根兒把朝新視為活玩具,根本不把朝新視為親兒子。」

安雅無奈:「阿仁,妳這麼說,等於沒有說一樣,畢竟朝新又不是她親生的。」

天何無奈:「事實上,朝新不只因為她嬸嬸的虐待而變得膽小怕事,也因為單親父而沒有顧到朝新的需要。」

回到現實,仁 凜真無奈落淚。

仁 凜真無奈:「朝新好可憐。」

在中午前,仁 凜真開始玩遊樂設施。就感到喜樂不說,也有滿滿的收穫。

仁 凜真看了看目前的零用錢:「嗯,還有一些錢,去買吃的。」

而仁 凜真買了可麗餅,是近中午。選好露天吧的空位就坐並謝飯禱告,就開動。

仁 凜真感到開心:「真好吃。」

到了下午,仁 凜真再度逛遊樂園園區並回顧。

仁    凜真無奈:「不過,既然知道原因,那朝新豈不是要找社會局求助?」

安雅平常心:「如果有必要的話。」

仁    凜真無奈嘆氣:「問題是,朝新的爸爸,是怕朝新的嬸嬸。」

天何正經八百:「不過,不知能否藉由朝新這場車禍,能有所改變。」

回到現實,仁    凜真交託給主。

仁    凜真對主有信心:「這由主處理。」

到了傍晚,仁 凜真離開劍湖山世界,順利回到家。

仁父感到開心:「到家了,凜真。」

仁母平常心:「今天,有什麼有開心的事呢?」

仁 凜真平常心:「其實,有得到不少的繪畫素材。」

在仁 凜真回房之餘,就累到趴在床上。

仁 凜真感到喜樂:「這次,朝新伯父的喪女之痛,朝新嬸嬸也被唾棄了。」

到了翌日,是主日星期日。在主日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一同回家之餘,就聊天。

巧爾傻眼:「不會吧?朝新伯父的喪女之痛,再怎麼悔不當初,也不能完全怪到朝新伯父身上啊。」

仁 凜真正經八百:「那只是因為朝新伯父工作忙,沒有時間陪朝新。但,朝新一出生母親就死了,只有嬸嬸來做保姆了。」

巧爾感到憐憫:「那也只有傳福音的份了。」

在仁 凜真和巧爾各自回到家,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要去那裡呢?」

而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找目的地之餘,顯得平常心。

仁 凜真眼睛為之一亮:「那好,就去屏東夜市。」

在仁 凜真騎自行車前往屏東夜市的路上,就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這次,會有什麼收穫呢?」

而到了屏東夜市,就快近中午。仁 凜真見到滿滿人潮,就淺淺微笑。

仁 凜真平常心:「相信這裡面,一定很有意思。」

在仁    凜真逛屏東夜市,就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到時候,要上網關切了!」

而仁 凜真買到午餐,就進行謝飯禱告並開動,同時也進行回顧。

天何無奈:「沒想到,朝新的嬸嬸,這麼冷血。」

仁 凜真平常心:「嗯,但再怎麼無感,也有得到懲罰的一天。」

安雅傻眼:「不過阿仁,將來的重新編班,遇到帶頭霸凌的惡師,妳怎麼辦?」

仁 凜真平常心:「這只有交給主的份,再說,之前就有提過,那帶頭霸凌的惡師,一定有缺乏的事實。」

安雅再度傻眼:「那是缺什麼?」

仁 凜真無奈:「我不知道,反正,到時候,會傳福音。」

回到現實,仁 凜真淺淺微笑般吃飯。

仁 凜真淺淺微笑:「目前有用繪畫作品,進行傳福音。」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繼續逛,直到見到〝進來涼〞冰品店,而進去見到菜單的特別冰品。

仁 凜真傻眼:「情人果冰?老闆,來一份。」

而仁 凜真買到情人果冰,就找到位置就坐,並邊吃邊回顧。

安雅無奈:「阿仁,妳目前做的小畫家,打算將來要成為職業嗎?」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只是工作室,如果說有畫廊的話,將來要考量到租金,不然就是買地了。」

天何靈機一動:「那就上傳在網路吧,這樣就可以省錢了。」

仁 凜真平常心:「聽起來不錯,但在網路拍賣,能放嗎?」

安雅正經八百:「對喔,阿仁,可以的話,妳就原封不動,繼續畫冊、繪本和書籍就行了。」

仁 凜真傻眼:「不用做畫廊?」

安雅依然正經八百:「不用。」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安全感。

仁 凜真淺淺微笑:「搞到最後,照目前的原封不動,就行了。」

而到了傍晚,仁 凜真離開屏東夜市,就回到家。仁父母見到仁 凜真平安無事,就感到開心。

仁父平常心關切:「凜真,要洗澡了嗎?」

仁 凜真平常心:「就快了。」

而到了翌日,是星期一,在上午的中正國小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無奈:「不會吧?你用大馬步飛,當然是自討苦吃。你就是因為太強勢了,才會自討苦吃。」

網友傻眼:「哇賽!妳也太強了吧?從下的每一步棋就知道別人的個性。」

仁 凜真更無奈:「拜託!這是棋士的基本能力,你不懂得收放,怎麼可能受歡迎?」

到了上午某堂課結束,仁 凜真剛從廁所出來,就有些無奈。

安雅平常心:「阿仁,是因為在廁所以的別班學生小圈圈談話嗎?」

仁 凜真無奈:「沒錯,是因為針對自閉症學生的指桑罵槐。」

安雅正經八百:「這就要找傳山老師談談了。」

仁 凜真順利回到平常心:「但我認為,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也不見得是完全有符合。」

天何傻眼:「為什麼?」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因為,一定有原因養出霸凌者。例如,家庭教育。」

天何更加傻眼:「(沒有想到,阿仁很看重家庭教育。)」

到了中午,在午休時,仁 凜真和傳山到保健室。

傳山正經八百:「所以,目前妳經過的廁所和網路,都有針對自閉症學生的指桑罵槐的情況?」

仁 凜真無奈點頭:「那當然,但我也無法表示什麼。只是說,有交給主了。」

傳山順利回到平常心:「其實,主都看得到,因為,這些人是與主為敵的可憐人。而且,心中沒有主。」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我知道有的自閉症學生,因為被霸凌而轉學。」

傳山依然平常心:「事實上,這就是傳福音的目的,讓自閉症者見到福音的喜樂。而且,將來不會擔憂,也沒有後顧之憂。但,主會為主的兒女懲罰惡人的。」

到了下午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傳山得到關於自閉症學生被指桑罵槐的事實,而交託給主。而主耶穌收到一切,就因此憐憫。

主耶穌憐憫:「這些人,有必要懲罰了。」

到了清潔時間,在有自閉症學生的別班教室,所有霸凌者因為拖地的地板溼而滑倒。

別班霸凌者一無奈:「你力氣那麼小,乾脆不要拖地嘛!」

別班學生一火大:「要抱怨去找老師抱怨,不要找我!」

別班自閉症學生一不以為然:「誰叫妳每次都要欺侮我,看吧!得到報應了吧!」

而所有霸凌者因為地板溼的滑倒,有的造成骨頭斷裂。

別班自閉症學生二開朗:「這就是,霸凌者的下場。」

別班學生二幸災樂禍:「(滑倒活該!)」

別班學生二冷冷看了一眼,就回到教室裡。在仁 凜真所在的教室裡,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回教室上網。

仁 凜真無奈:「那些指桑罵槐的員工,錯在先。所以,你離開那惡劣職場,是對的。如果說真的完全遇不到,就去教會看看。」

網友傻眼:「教會?什麼意思?」

仁 凜真平常心:「因為,主是唯一真神,唯一的主有答案喔。」

網友更加冒問號:「我不懂妳的意思,我去忙了。」

安雅感到開心:「阿仁,妳有得到消息嗎?」

仁 凜真不解:「什麼消息?」

天何平常心:「就是,別班的所有霸凌者,得到懲罰了。」

仁 凜真感到喜樂:「感謝主。」

天何一副無奈:「阿仁,妳有提過,霸凌者的原因,妳認為是什麼?」

仁 凜真平常心:「我認為,家庭教育,是重要關鍵。但,前提是,父母有沒有時間教育孩童同理心。」

安雅傻眼:「就算和家庭教育沒有任何關係,也有別的原因,不是嗎?」

仁 凜真出現自閉症症狀:「有很大的因素,是來自家庭教育。這就所謂,言教不如身教了。」

安雅感到不妙:「(看來,阿仁因為自閉症,而抽不出身了。)」

而在放學後,仁 凜真收拾一切,就出了教室。仁 凜真見到兩個自閉症學生的家長到校,就平常心。

仁    凜真平常心:「這兩個人?」

天何無奈:「看起來,是兩個自閉症學生的父母親到校處理。」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是因為自閉症學生被霸凌?」

安雅平常心:「沒錯,總之,阿仁,妳自己小心。」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無奈:「沒錯,問題就出在家庭教育。」

仁父不解:「老婆,沒有別的原因嗎?」

仁母平常心:「因為所有原因,是家庭教育造成的。」

仁 凜真坦然:「還是你否認,父母是孩童的第一任老師嗎?」

仁父無法反駁:「這完全不假。」

仁 凜真開朗:「當然,那帶兩個自閉症學生的班導師,一下子就分析霸凌者所處的家庭教育和環境,連其爸媽也分析透徹並強制輔導。所以,那班導師很受歡迎。」

仁父感到傻眼:「(那一定是好老師。)」

而在晚餐後,仁    凜真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不安:「不知道凜真將來遇到帶頭霸凌的惡師,由我出面來處理,到時候,會是什麼樣?」

仁父不給面子:「我看,到時候有轉學潮。」

仁母傻眼:「什麼意思?」

仁父平常心:「因為妳摔死霸凌者,那麼,其他學生能讀得下去嗎?」

仁母無奈:「不然你說怎麼辦?」

仁父開朗:「凜真有提到,形成霸凌者的主因是家庭教育,所以,到時候,交給輔導員就行了。」

仁母傻眼:「輔導員?根本不可靠。」

仁父冒問號:「為什麼?」

仁母坦然:「因為,輔導員愛莫能助。」

仁父傻眼:「就算那輔導員再怎麼說,也只是心態問題。真的遇到,可以投訴。」

仁母無奈:「只能說,傷害自閉症者,真的是無知。」

而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間,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把一切交給主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當然有,因為,主最可靠了。」

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用腹語:「不過,妳能倚靠主,不在乎霸凌者的攻擊?」

仁 凜真坦然:「當然能,只要能倚靠主。」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

網友無奈:「我有朋友的孩子是自閉兒,目前因為被霸凌而感到混戰。」

仁 凜真平常心:「那,你打算怎麼幫她?」

網友停頓:「就是,打算申請在家自學。」

仁 凜真不解:「在家自學?那自閉症者有先天的天份?」

網友更無奈:「完全沒有。」

仁 凜真靈光一閃:「那就要告訴你的朋友,要給老師和霸凌者的不同生命的機會教育,並讓他們機會學習尊重不同生命。」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

福利社學生一無奈:「阿仁,最近妳得到第十四次全科滿分,妳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只是我運用的記憶力。」

福利社學生二傻眼:「記憶力?照理說,妳早就跳級了,不是嗎?」

仁 凜真坦然:「問題是,我爸媽堅持不允許我跳級。」

福利社學生三無奈:「(果然,要是自閉症者遇到霸凌,必然無法翻身。)」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天何平常心:「阿仁,妳目前都連續得全科滿分,不怕別班學生認為妳自以為是?」

仁 凜真坦然:「當然不怕,因為,別人怎麼想,是別人的自由。反正,受罰不是我。」

安雅無奈:「我看,越是不理解自閉症者的人,越沒有耐心。」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這怎麼說?」

安雅理所當然:「因為,是沒有意願去理解自閉症的正常人,就表明了那正常人沒有耐心。」

天何平常心:「總之,要是妳將來遇到這帶頭霸凌的惡師,妳就先找輔導老師投訴。要是沒有用,就上教育局官網投訴。」

仁 凜真無奈:「其實,都沒有用,我也只有交給主了。」

在下午的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就在教室裡用手機上網。

網友有些擔心:「帶頭霸凌的惡師?的確不是為人師表的行為。」

仁 凜真平常心:「那當然,不過,也不能一直忍。」

網友沉思:「那麼,妳認為,收集證據如何?雖然會滅證,但也不能說,能滅掉所有的證據。」

仁 凜真平常心:「也是,只是需要製造機會。」

而在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回到教室,進行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平常心:「那麼,你用愛引導,是好的。不過,有時候不急。」

網友無奈:「但問題是,目前的話,有出問題。」

仁 凜真平常心:「放心,就交給主。」

天何見到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就感到不安。

天何不安:「(將來阿仁遇到帶頭霸凌的惡師,豈不是無法見到出路?)」

安雅平常心:「天何,看你這麼不安的樣子,我也大概想到,自閉症學生的目前危機了。」

天何無奈:「還不是因為有無知的正常人,成為害群之馬。」

安雅平常心:「沒辦法,因為一粒米養百樣人。」

天何無奈:「所以,宣傳自閉症者的部分,就沒有事不關己了。」

到了放學時間,仁 凜真收拾一切,就出教室,往校門口方向。而仁 凜真見到有別班導師和家長在校門口使仁 凜真感到好奇。

仁 凜真感到好奇:「那老師是?」

安雅平常心:「她叫做菊米,就是能直接分析出霸凌者的家庭教育的好老師。」

仁 凜真傻眼:「菊米老師能分析霸凌者的原生家庭?」

天何理所當然:「沒錯,因為,菊米老師認為,霸凌者缺乏愛。」

仁 凜真平常心:「我看,就算菊米老師見到帶頭霸凌的惡師,必然狠狠的強制輔導了。」

天何平常心:「那當然,這是一定的。」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傻眼:「菊米老師的分析?」

仁父一副平常心:「這就表示,菊米老師擅長用心理戰。」

仁 凜真不解:「心理戰?怎麼可能?那只是從暗中觀察學生的行為、人格特質及言行舉止等做分析出原生家庭的環境,還有爸媽的教養方式。」

仁母一副嚴肅:「所以,家庭教育才是大問題。」

而在仁    凜真吃完,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無奈:「老婆,雖說將來凜真有畫廊不成問題,但目前說將來的事,也說不準。」

仁母沉思:「那要看,凜真所選的路了!」

仁父認同:「那當然,況且將來畫家的路,會有成為世界熱門的職業,倒是不知道。」

仁母不安:「(只要將來重新編班,有新導師,就要告知。)」

在仁 凜真完成所有的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有見到用愛的引導了嗎?」

仁 凜真坦然:「有,因為菊米老師的分析,帶有愛。」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為什麼妳這麼想?」

仁 凜真坦然:「因為,菊米老師該責備就責備,該給愛就給愛。」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但是,菊米老師不是基督徒。」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不過,菊米老師,有用愛來引導。」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依然用手機上網。

網友傻眼:「將來開畫廊?那好,我有時間會光顧。」

仁 凜真平常心:「謝謝,到時候有機會來光顧。」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感到無奈。

天何關切:「阿仁怎麼悶悶不樂?」

仁 凜真無奈:「事實上,是因為見到一件嚴重的事實。」

安雅不解:「什麼嚴重的事實?」

仁 凜真更加無奈:「就是,菊米老師,是校董的女兒。」

安雅正經八百:「對,我也有聽說,因為菊米老師是校董的女兒,才會讓菊米老師越權。」

天何傻眼:「有這種事?」

仁 凜真無奈嘆氣:「問題是,菊米老師的越權,豈不是來自校董的觀點?」

安雅平常心:「或許吧,而且,沒有人說得過和說服成功菊米老師的。」

仁 凜真正經八百:「我看,菊米老師是念能力者,有練讀心。」

天何瞄了一眼:「阿仁,我從去年就注意到妳戴的十字架手鏈,很好看喔。」

仁 凜真平常心:「謝謝,這是我阿姨在我幼稚園時就買給我的。」

到了午餐時間,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便當盒。

仁 凜真看到十字架手鍊的十字架而感到放心:「至少,主一直都在。」

天何平常心:「阿仁,妳知道,目前的職場類型,比較少有專屬為自閉症者量身訂作的職場喔。」

仁 凜真無奈:「老實說,是少得可憐。因為,自閉症在早期是沒有被發現的障礙。」

安雅好奇:「那麼,妳豈不是很幸運?」

仁 凜真無奈嘆氣:「其實,我幸運也沒有用,因為,我想用繪畫能力來傳福音。」

安雅傻眼:「怎麼傳?開畫展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目前打算用開畫展的型式進行,之後再看看,是否能用線上購物的方式。」

天何更加傻眼:「不會吧?線上購物?那妳豈不是要學開車?要是家人不允許妳學開車呢?」

安雅平常心:「可以用郵寄的,不是嗎?況且,有宅急便的服務。」

仁 凜真平常心:「沒錯,有宅急便的話,是其中之一的方式,再不然,可以到郵局寄包裏。」

天何傻眼:「我的天,阿仁,妳怎麼想到用郵局的宅配服務?」

安雅正經八百:「先等一下,你們想,一幅畫的尺寸,能裝得進去嗎?」

天何無奈:「看來,郵局的宅配服務,是行不通了。」

安雅平常心:「那阿仁,將來妳想進行上網賣作品的話,妳打算怎麼辦?」

仁 凜真坦然:「這件事就交給主處理,只是說,那也是將來的事了。」

而仁 凜真不斷倚靠主並抓住主的應許,度過充滿主的每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