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 OLED款式搶先入手 贊助
2021-01-08 18:53:51ryoma

16 心放在主還是在人?

在星期一下午,在佳利的班級,佳利到福利社買東西。

佳利無奈:「(林川老師最近忙到不可開交,最近林川老師回台灣,是因為知道關於阿仁的事?)」

而仁 凜真進入福利社,買到米糕,就一副心事重重。

仁 凜真沉思:「沒有想到,最近的頭條,是真的。」

佳利靈光一閃:「阿仁,如果說是關於林川老師寄給妳的挑戰書,那就說得過去了。」

仁 凜真傻眼:「也對,不過,我目前在想,圍棋只是訓練自閉症者而已,又不能說是能有份工作,頂多只是出書。」

佳利一副無奈:「但,阿仁,妳的棋藝是世界公認的強,不是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好,既然林川老師不相信,那我就讓林川老師見識見識。」

佳利一副理解:「也好。」

而在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到福利社買飲料。

佳利見到仁 凜真一副開心:「阿仁,這星期六,妳有時間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是關於林川老師的挑戰書?」

佳利一副開朗:「原來,妳也有收到這消息。」

仁 凜真一副理所當然:「因為,這件頭條事件,已經傳開了。」

佳利一副不安:「(要是林川老師的實際體驗,而受重擊引退職業棋士界,那豈不是出現震憾彈?)」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收拾一切,就出了教室。

天何一副不解:「阿仁,妳打算接下來自林川老師的挑戰書?」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當然,而且,我不會手下留情,主要是讓林川老師大開眼界。」

安雅傻眼:「這讓我想到在棋靈王動漫的進藤光,因為說話不經過大腦而脫口而出得罪韓國圍棋愛好者的部分。」

仁 凜真傻眼:「怎麼說?」

安雅一副理所當然:「因為在進藤光的立場,根本不知道,全世界都有圍棋院生,不只是日本,連韓國和中國的圍棋界,也很強大。當然,進藤光只是圍棋界的井底之蛙。」

仁 凜真無奈:「但,台灣政府都沒有在關注圍棋的部分。別說自閉症者了,我看,台灣政府都自我中心。」

而在後面的天何有些不安:「(對阿仁來說,當然不可能手下留情。不過,林川老師有自閉症,豈不是經過進行圍棋對弈,就會大開眼界?)」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傻眼:「圍棋挑戰書?」

仁    凜真平靜:「只是,這個職業棋士,有自閉症。」

仁母不以為然:「自閉症職業棋士?靠那個也賺不了錢。」

仁父無奈:「老婆,妳有必要用正常人的思維方式傷害自閉症者?」

仁母無奈:「但我說的正是事實。」

仁父氣炸:「老婆,我就直說,妳越往不好的面去看,就越是害人害己!」

仁母無法反駁之餘,仁父感到開心。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無奈:「我說老公,你記得凜真在小學一年級的高超棋藝的事?」

仁父一副平常心:「當然記得,而且那影片,都上傳到影片網站了。」

仁母無奈嘆氣:「事實上,要是凜真成為職業棋士,反而不公平。因為,如果是在中國和韓國這圍棋強國的話,就比較有接納的可能。」

仁父靈光一閃:「其實,從公平性來說,凜真不就無人能敵了?」

仁母一副無奈:「說得也是,凜真在圍棋的等級,是碁聖。」

而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以妳來說,妳的心有在主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有,但其實最近有職業棋士要找我對弈,我倒是頗傻眼的。」

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用腹語:「不過,妳目前在進行以偵探的名義,幫助別人,我認為不妥。而且,萬事都相互相應,這圍棋挑戰書,也是主在提醒妳喔。」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我知道,因為,是時候該收手了。」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在教務處,和傳山會談。

傳山一副平常心:「凜真,我也看過妳在小學一年級的影片。老實說,我不懂圍棋,但我只想說,到時候一人外出要小心。」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我知道,我爸媽也知道這件事。」

傳山一副正經八百:「不過,妳懂圍棋,也有出書,那麼,有翻譯成其他國家版本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最近才有翻譯。」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吃完飯,就到走廊洗餐盤。

安雅一副平常心:「凜真,關於這星期六的圍棋對弈,妳怎麼看?」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就只是平時的圍棋對弈而已,也沒有什麼。不過,我是業餘的,也只是得到發揮所長的平台。」

天何傻眼:「發揮所長的平台?據我所知,自閉症者有發揮所長的平台,很少。」

仁 凜真一副坦然:「是少之又少,因為,自閉症者的嚴重程度,越嚴重越得到重視。」

天何靈光一閃:「對喔,自閉症者的障礙,根本看不到。」

安雅不安:「(在台灣,目前為止的自閉症者,大多是只有努力的份。)」

到了下午,仁    凜真在福利社,打算買飲料。

仁    凜真有些不安:「至少有人能讓我發揮出專長。」

看在眼裡的佳利感到無奈:「(就算林川老師不相信阿仁的實力,那麼,阿仁能有發揮所長的平台,就有難得的事實了。只是,目前針對自閉症者有發揮所長的機會,是很難製造出來的。)」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回教室用手機上臉書的粉絲專頁看網友的發問。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妳知道,偵探是需要社交和突發狀況的職業嗎?」

仁 凜真直搖頭:「不大知道。」

安雅不解:「那,妳收手的原因?」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我重新找回原本的事實。簡單說,是原本的〝專長〞,目前依然有在出圍棋日誌,事實上,我有見到,我在數獨也有天分。」

安雅一副正經八百:「數獨?也對,看妳研究那麼專精,應該會成為妳的能力。」

仁 凜真淺淺微笑:「那當然。」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先出校門,就騎自行車回家。

仁    凜真感到開心:「這星期六,一定會去。」

安雅一副平常心:「阿仁,妳的圍棋實力到無人能敵的程度,豈不是沒有伴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那又沒關係,因為,我可以提供圍棋愛好者的網友解惑。」

天何靈光一閃:「不然,妳可以加入一些圍棋社團。」

仁 凜真一副坦然:「其實都好,因為,我的主修在繪畫,副修在圍棋。」

天何有些不安:「(要是阿仁下盲棋,那豈不是有高風險?)」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傻眼:「所以,妳這星期六要挑戰林川老師的圍棋對弈?」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錯,而且,有網路直播。」

仁母好奇:「那是什麼樣的網路平台?」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影片網站。」

而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無奈:「老公,目前凜真所銷售的畫冊,有點負評。」

仁父早有底:「這我知道,但這也沒辦法,據說這些負評,來源出自網路霸凌,是針對凜真而攻擊的。」

仁母傻眼:「網路霸凌?不會吧?」

仁父一副平常心:「目前網路發達的時代,必然有網路霸凌。而且,據說有網路霸凌者被逮到了,是針對凜真而無中生有的謠言,一傳再傳。」

仁母火大:「太過份了!竟然有這種事!」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以妳來說,有勝算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只有一半,因為,林川老師有自閉症,想必一定有下苦功。」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不過,以自閉症者家長的立場,很少同意星星做職業棋士。因為,賺到的錢不多。」

仁 凜真一副坦然:「我說艾爾卡蕾娜,圍棋大部分是用來訓練自閉症者的,所以要自閉症者做職業棋士,是少數。」

到了週末,是星期六。仁 凜真特地起了大早,準備一切,到餐廳吃早餐。

仁父平靜:「今天在那裡赴約?」

仁    凜真平常心:「在衛伍營廣場做圍棋對弈的線上直播。」

仁母平靜:「那麼,我陪妳,免得有惡意的人攪亂。」

仁    凜真無奈:「都可以。」

在仁母開車載仁    凜真之餘,林川比仁    凜真早一步到衛伍營廣場和實況主討論。

林川一副平常心:「早。」

網紅實況主一副平常心:「早,林川老師,目前的設備都準備完成。」

林川一副開朗:「那就好,請問誰是實況主?」

網紅實況主一副開心:「是我,我叫做提恩,目前有在網紅做圍棋教學。」

林川感到平靜:「那就好,喔,阿仁,妳來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林川老師早,這是我媽咪。」

林川一副平常心:「早,離直播還有一段時間,就輕鬆些聊天吧。」

仁母一副開朗:「也好。」

林川一副平常心:「沒想到那圍棋神童,和我一樣是自閉症者。但,實力到碁聖的程度,豈不是無人能敵?那這樣,不就沒有伴了?」

提恩一副正經八百:「(林川老師的棋技,照理說是無人能匹敵。但關於仁妹妹的實力,反而令人感到期待。)」

而仁    凜真等人,在聊天。

林川一副正經八百:「仁妹妹,我有聽說關於妳在記憶寫生的事,而且,我認為,在世界自閉症關懷日辦畫展,是件很棒的事。」

仁 凜真一副開朗:「其實,我也沒有那麼棒,只是見到其他的自閉症者得不到重視和發揮所長的平台,就為其他自閉症者發聲。」

仁母一副坦然:「簡單說,正常人有必要改換對自閉症者的看法,但要完全做到,可難了。」

林川一副無奈:「事實上,那是別人的嘴,又不是我們的嘴巴,所以,受罰的不是我們。」

仁母同意:「那當然,反正那是別人家的事。」

在直播開始之餘,全台灣的圍棋愛好網友一同上網觀看圍棋對弈。

台中網友甲好奇:「(這個仁妹妹有被看好,但林川老師也有不低的人氣和支持者。但一般來說,知道仁妹妹的自閉症超強記憶力,一定感到沒希望了。)」

台南網友甲無奈:「(這不用比就分出勝負了,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怪林川老師不相信仁妹妹的記棋譜超強記憶力,虧林川老師也是自閉症者。)」

新竹網友甲好奇:「(這個仁妹妹真的有意思,不但記憶力強,但因此有到碁聖的實力?)」

新竹網友乙一副無奈:「這個叫仁 凜真,不是有自閉症嗎?但仁妹妹的記憶力超強,林川老師打從一開始就處於不利了。」

屏東網友甲好奇:「(真期待仁妹妹在中盤時的表現。)」

而到了中盤,仁 凜真順利記住林川的活路,開始擋林川的活路。

台南網友乙下線:「唉,勝負已分了。」

台中網友乙一副開心:「剩下的就不用看了,不過,這也是提供給自閉症者發揮所長的平台。」

林川傻眼:「這就是,仁妹妹的實力?」

仁母一副平常心:「(林川老師,你就慢慢體驗凜真在頂尖的實力吧。)」

台南網友乙無奈:「仁妹妹必勝,想也知道勝負早就在一開始就分出來了。」

然而,在提恩見到此況,而引起許多網友觀看仁 凜真所呈現的高超棋藝。

提恩一副平常心:「(看來,仁妹妹的高超棋藝,依然有在用。)」

林川傻眼:「這個實力,是碁聖!」

提恩一副平靜:「(看來,勝負已定,不過因為自閉症的堅持,林川老師心然陪仁妹妹下棋到最後一刻。)」

攝影師一副平常心:「(這個仁妺妹,真的是罕見。可以說,自閉症者學圍棋,必然會記棋譜。而這兩個自閉症者的圍棋對弈,是很難得一見。)」

林川一副無奈:「我認輸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謝謝你的指教。」

仁母感到自以為是:「(不愧是我的女兒,就算是自閉兒,也有一片天!)」

提恩不安:「(看起來,仁妹妹的名氣,重新開始燃起。)」

到了下午,在仁母女用餐後,就在衛伍營裡健走。

仁母平靜:「凜真,這次的圍棋對弈,妳有什麼收穫?」

仁    凜真無奈:「我只知道,自閉症者的發揮所長平台,不但少,而且,沒有賣點只有努力的份。」

仁母平常心:「但妳有信主,主必然有為妳安排。」

仁 凜真感到溫暖:「果然,用圍棋的能力,繼續出書,幫助更多的人。」

仁母一副平靜:「(最重要的,凜真已經有未來的繪畫工作室,到時候要買地做畫廊了。)」

到了下午,仁母女休息之後,也吃了午餐,就起身繼續在衛伍營健走。

仁母一副平常心:「凜真,妳希望運用妳的天分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目前有在運用。」

仁母一副平靜:「那麼,妳為什麼認為有定規定,就要百分之百遵從呢?」

仁 凜真無奈:「因為,正常人不把規定當一回事。」

仁母一副正經八百:「老實說,有時候是不得已才違規。例如,在排隊時,插隊的人,是混黑道的呢?既然是混黑道,妳有膽子指責那黑道插隊者的違規嗎?」

仁 凜真更無奈:「這種情況,要是有警衛在,倒還好,沒有警衛,豈不是倒楣無比?」

仁母一副平常心:「所以,這需要看狀況,而混黑道的插隊,是沒辦法的事。」

仁 凜真更是無奈:「這根本不公平!」

仁母一副坦然:「其實,主完全看在眼裡,再說,黑道插隊者的插隊,也只是暫時的,而且,是主給的悔改機會,他自個兒不珍惜,是他家的事。」

到了傍晚,仁母女回到家,仁 凜真感到疲憊。

仁父一副平常心:「老婆,凜真將來有望就是做畫家,不會錯了。」

仁母一副平常心:「沒錯,到時候還要幫凜真看土地,要買地做畫廊。」

仁父一副坦然:「但問題是,經營畫廊的部分,妳打算怎麼做?」

仁母一副坦然:「目前有在做功課了。」

到了翌日,是星期日的主日。在聚會結束,仁 凜真依然孤單一人在回家的路上而回顧。

安雅一副平常心:「阿仁,妳有參與網路圍棋嗎?」

仁 凜真無辜般直搖頭:「沒有,因為我有參與的話,不只引起注意,反而其他的圍棋網友會怕我。」

天何一副無奈:「這可能是所謂的〝強者是孤單的〞,況且阿仁妳都有在記棋譜,反而變得更疏離了。」

仁 凜真坦然:「我記棋譜是為了塞敵方的活路而記的,而且,我只是活用超強記憶力。」

天何有些不安:「那阿仁,妳有想過,有些人的立場嗎?例如,妳活用的超強記憶力,是在丟人現眼?」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有。」

回到現實,仁 凜真無奈嘆氣。

仁 凜真無奈:「巧爾姊姊,妳什麼時候回來?」

而仁    凜真回到家,顯得無奈。

仁父一針見血:「凜真,妳無奈的,是巧爾不見?」

仁    凜真依然無奈:「沒錯,也不知道怎麼會有這些事。」

仁母一副嚴肅:「事實上,巧爾住急必病房了。」

仁    凜真傻眼:「不會吧!」

仁母一副坦然:「是見到巧爾伯母,而聊天提到的。」

仁 凜真無奈:「巧爾姊姊,住急性病房了。」

在仁 凜真知道真相,就回到房間,只有無奈躺在床上,呈現全身無力的樣子。

仁    凜真無奈:「主啊!為什麼這樣?讓巧爾姊姊住急件病房?」

仁父感到心疼:「(看起來,凜真見到自閉症者的無奈。)」

而在仁 凜真躺到熟睡,仁母見到仁 凜真難以調整,而無奈。

仁母無奈:「(這天凜真沒有外出,可見凜真和巧爾的感情很好。)」

到了下午,仁 凜真睡醒,就準備一切,到樓下散心。

仁 凜真平靜:「睡了一覺,真舒服。」

而仁 凜真到G棟附近休息並回顧。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妳目前有在出圍棋日誌的話,豈不是有網友找妳解惑?」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有,主要是圍棋愛好者。」

安雅靈光一閃:「阿仁,我有上網查維基,在棋靈王第五十五、五十六集,是參考阿峰vs阿田的棋譜。」

仁 凜真平常心:「那只是劇情需要而參考。」

安雅正經八百:「其實,阿峰是有名的旅日台籍職業棋士喔,而且,智商很高。」

仁 凜真早有底:「但也只是太過在乎左下角的局勢,而見不到右上角的區域。」

回到現實,仁 凜真感到平靜。

仁 凜真一副平靜:「至少,巧爾姊姊也是主的兒女,不會有事。」

到了傍晚,仁 凜真到便利商店買了晚餐,就在門禁前回到家。

仁母一副平常心:「凜真,這次有得到繪畫靈感?」

仁 凜真平常心:「當然有,但我有買我的晚餐。」

仁父一副開朗:「也對,妳有在簡訊提過。」

到了翌日,是星期一。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用手機上網。

佳利平常心:「據說,上星期六的圍棋對弈,很多網友在中盤看到妳用棋譜封林川老師的活路,就下線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這就是我的能力。」

佳利一副開朗:「那麼,要是學校有辦圍棋社,妳來當講師。」

仁 凜真顯得低調:「那怎麼好意思,再說,我不太會表達。」

佳利一副平常心:「妳怎麼不太會表達?這和自閉症沒有任何關係的。」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要是我誤導呢?」

佳利對仁 凜真有信任:「事實上,我有在關注妳的粉絲專業,所有的網友,都認為妳解說的圍棋,是正確的。」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也要看,有沒有要辦社團。」

到了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就到廁所。

仁 凜真感到無奈:「不知道,往後是否有社團,而且,如果有私下聊圍棋的話,也不錯。」

別班學生甲一副平常心:「聽妳這麼一說,臉書的社團不是有?」

仁 凜真無奈:「我有加入,而且也有我個人的粉絲專頁。」

別班學生乙表面上示好:「那就好啦!那幹嘛要實體的聊天呢?」

仁 凜真無奈:「那你們能理解自閉症者的世界嗎?」

頭也不回並離開現場的兩個別班學生,在仁 凜真所感到的,則是忿忿不平。

仁 凜真無奈:「既然無視自閉症者的需要,遲早得到懲罰的。」

在上午某節課結束,安雅和天何早有知道這件事之餘,也感到無奈。

天何一副無奈:「我看,有可能是上週六的網路圍棋對弈。畢竟,妳太突出了。」

安雅一針見血:「事實上,有的正常人就是只往自閉症者的缺點去專注,導致自己也受苦。阿仁,這種人,妳就用不著理會了。」

仁 凜真更加無奈:「那麼,將來我被霸凌,而住急性病房,那妳們怎麼想?」

安雅靈光一閃:「到時候,我就在網路揪團,為霸凌者製造一樣的情境,強制所有霸凌者體驗。」

天何傻眼:「對喔,目前網路發達,要揪團也容易。」

到了中午,仁 凜真吃完午餐,就到走廊洗手台,洗餐具。

天何感到不安:「阿仁,妳不打算在段考時,偶爾錯幾題嗎?」

仁 凜真不解:「這麼做有什麼用意?是為正常人而活?」

安雅一副嚴肅:「其實,因為妳在段考的全科滿分,有很多學生和老師,都在盯妳。」

仁 凜真坦然:「隨他去,我才不在乎。再說,成績不代表一切。」

安雅無奈:「(只是,阿仁被送到急性病房的話,就要動用網路了。)」

而在下午的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在福利社,先點米糕,而新來的福利社學生根本沒有聽到,就給同樣點米糕的後到別班學生。

仁 凜真憤怒般搶米糕:「我先點的!」

在仁 凜真不斷憤怒大喊〝我先點的〞並不斷搶米糕,後到學生也不甘示弱,反而直接捥起。

後到別班學生強勢:「放不放手,如果妳想保住妳的手的話。」

教務主任火大:「請你放開可以嗎?」

而仁 凜真堅持不放開,並握米糕走人。

教務主任一副嚴肅:「這件事,我要告知你爸媽。」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感謝主。」

到了清潔時間,安雅得知此事而感到不安。

安雅不安:「(據說自閉症者比其他特殊生更容易遇到霸凌,那麼,豈不是更需要協助自閉症學生?)」

仁 凜真剛完成清潔區堿,就以平常心到廁所整理儀容。

天何一副無奈:「阿仁,以妳目前來說,妳滿意現在的生活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因為我將來必然成為畫家。」

天何一副嚴肅:「也是,比起圍棋,畫家也是可以賺到一些錢。」

仁 凜真一副坦然:「不過,我只是運用我的能力。」

天何無奈:「(其實在自閉症者,是幾乎沒有平台可言。)」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整理一切,就出了教室。

安雅平靜:「阿仁,以妳來說,目前出的圍棋日誌,讀者反應如何?」

仁 凜真一副坦然:「其實,那只是用圍棋棋譜,提出我的心得分享而已。」

天何傻眼:「那只是針對圍棋愛好者而已,在台灣的圍棋愛好者,沒有日本多。」

仁 凜真一副開朗:「所以,才有翻譯本。」

安雅不禁冒問號:「翻譯本?是有別的語言?」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因為我都不知道,我出的圍棋日誌,有紅到全球了。」

天何一副不安:「(以阿仁來說,出圍棋日誌不是壞事。但問題是,會不會搶走其他職業棋士的人氣呢?)」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母不安:「凜真,據說妳有持續出圍棋日誌?」

仁    凜真坦然:「沒錯,那也只是提出我的看法。」

仁父感到無奈:「不過,妳記圍棋棋譜到無人能及的程度,這樣做會引起公憤。」

仁    凜真坦然:「那又如何?我才不在乎他們怎麼想!」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一副無奈:「沒想到,記憶力強的凜真,變成沒有固定的棋風了。」

仁母一副平靜:「那也沒辦法,因為凜真有記圍棋棋譜。」

仁父靈光一閃:「對了,到時將來凜真做畫家時,也可以做圍棋顧問。」

仁母傻眼:「什麼意思?」

仁父一副平常心:「就是,在畫廊裡,讓凜真陪圍棋愛好者出題。當然,不侷限職業棋士。」

仁母一針見血:「對喔,如此一來,顧客的廣度,就有提升了。」

仁父一副平靜:「那當然,到時候,要是有職業棋士喜歡凜真所展出的作品,也可以買下來。」

仁母一副坦然:「那當然,這麼做是一石二鳥。」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作品。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將來要成為畫家,那也要顧圍棋愛好者?」

仁 凜真一副坦然:「嗯,有想過,但在畫廊裡下圍棋,是不是有影響到欣賞我的作品的人呢?」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並用腹語:「其實不會,因為,各有所好。」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中正國小的上午,仁    凜真在早自習用手機上網。

天何無奈:「(我想,阿仁將來的職業,一定有些兩邊為難。)」

安雅不安:「(據說,阿仁的圍棋風格,沒有固定。)」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米糕。

別班學生甲一副不屑:「我說阿仁,最近妳很有名氣了喔?」

別班學生乙自以為是:「拜託!要是妳在上星期六的圍棋友誼賽,就屌起來,到時候,妳打算做職業棋士,就只是自討苦吃!」

仁 凜真無法會意:「自討苦吃?我只知道職業棋士的薪水少,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別班學生甲火大:「什麼話?就因為妳能記比別人多的圍棋棋譜?」

仁 凜真平靜:「那麼,你們有學過圍棋嗎?要不要來對弈?」

而在天何拿出手機裡的業餘賽影片,兩個別班學生見到仁 凜真所展現的棋技,全嚇出一身汗。

別班學生乙傻眼:「怎麼可能?跟聽到的完全一樣。」

別班學生甲心虛:「我們還有事,先走了。」

到了中午,在仁 凜真用餐之餘,安雅剛吃完而不安般看著仁 凜真。

安雅一副不安:「(截至目前為止,因為上星期六的圍棋賽,而有抗議的聲浪。)」

在仁    凜真吃完飯,就到走廊的洗手台,洗餐盤。

天何無奈:「(還好阿仁沒有打算做職業棋士。)」

安雅一副平靜:「阿仁,妳將來,有什麼打算?」

仁 凜真坦然:「事實上,有打算開畫廊,而且,到時候提供圍棋對弈的空間。」

天何傻眼:「圍棋對弈?是和顧客的類別有關係?」

仁 凜真開朗:「那當然,再說,可能只有我這一家畫廊獨特。」

安雅平常心:「(那些是到時候的事了!)」

到了下午,在仁    凜真到廁所的洗手台進行整理儀容。

別班學生丙無奈:「阿仁,聽說妳上星期六有重新用圍棋能力?」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只是有記很多圍棋定式而已。」

別班學生甲一副理所當然:「我看不只,妳都記敵方的棋風,並見到敵方的活路。」

仁 凜真一副坦然:「就是因為有記所有的圍棋定式,所以我有這能力。」

別班學生乙傻眼:「但問題是,妳做職業棋士,會引起不公平的聲浪。」

仁 凜真感到開心:「因為,我不打算做職業棋士。當然,可以的話,倒是可以用圍棋幫助和我一樣的人。」

別班學生甲不解:「用圍棋幫助自閉症者?我聽過這說法,不過,妳打算怎麼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在畫廊裡做一對一教學。」

別班學生丙傻眼:「畫廊?」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錯,將來我打算開畫廊,並設立一對一的圍棋交流。」

別班學生甲一副開心:「那一定很有趣。」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放好清潔用品並回教室。

安雅一副平常心:「阿仁,妳目前出的畫冊和繪本,會有錢不夠用的時候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其實,很少。因為,要看出版社。」

天何傻眼:「出版社?」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有的出版社,沒有討論的餘地。」

安雅無奈:「呿!這種出版社可以滾蛋了!」

天何有些不安:「不過,有總比沒有好。」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出了教室,而安雅和天何隨後跟上。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我相信有許多人一定羨慕妳,從小是畫家能賺錢。」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不過,我在年齡來說,是童工喔。」

安雅一副開朗:「但,妳有出畫冊和繪本,也有錢領,這不算童工喔。」

仁 凜真不禁平靜:「原來,不過,也可以往美工發展。」

天何傻眼:「美工?怎麼?妳打算做廣告設計嗎?」

仁 凜真淺淺微笑:「目前還不知道,不過,順利的話,照現在的模式,也不錯。」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一副有自信:「凜真,目前妳出畫冊,要是持續的話,一定很富有的。」

仁 凜真一副坦然:「也是,但,我將來想在畫廊裡,設立一對一的圍棋討論空間。」

仁母傻眼:「一對一的圍棋討論空間?為什麼?」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可以擴展顧客的種類,不一定說只有一種顧客來看我的繪畫作品。」

仁父感到開心:「凜真,妳這麼想不是很好嗎?能顧到欣常妳的作品和圍棋愛好者,一舉兩得。」

仁    凜真淺淺微笑:「這只是未來的預想,到時候就不知道了!」

仁母一副有自信:「放心,凜真,妳的預想,一定會實現的。」

仁 凜真一副坦然:「但願如此。」

而在仁 凜真吃飽飯,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一副平常心:「其實,在凜真設立的畫廊,創造討論圍棋的空間,也不錯。」

仁母一副開心:「那當然,因為可以讓凜真有天分的發揮。」

仁父一副不安:「那麼,凜真記所有的圍棋定式,要是有對弈的話,不就很快就沒有圍棋玩伴了?」

仁母一副坦然:「我看,凜真根本不在乎這件事。」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要是將來開畫廊,又討論圍棋棋譜,豈不是影響到服事主的部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其實,心在主就不會。」

仁 凜真一副開朗用腹語:「對了,妳為什麼在拿鞋子時,都不說一聲呢?」

仁 凜真平靜:「因為直接拿比較快,而且因此做擦鞋櫃這工作,反而不希望干擾我工作。」

到了星期三,在中正國小的早自習,仁 凜真照例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無奈:「為什麼別人要你完全戒糖,你都有藉口?」

網友無奈:「其實,從那天起,我就和他們斷交了,因為,既然連減糖的權利都沒有,那麼以後就別做朋友了。」

仁 凜真平常心:「減糖?我看,那些人是認為,糖是肥胖元兇,但,總要有循序漸進的空間。畢竟,遇不到自閉症者,自然是無法理解這回事的。」

網友更加無奈:「其實,不一定。因為,是個人主觀問題。而且還說什麼,這麼做是為我好才這麼說的,我看,是製造過多的壓力。」

仁 凜真一副坦然:「算了,過去就讓它過去。對了,最近練的圍棋,如何?」

在早自習結束,仁 凜真收起手機,就到廁所。

安雅一副無奈:「對了,阿仁,妳說妳的畫廊要設圍棋空間,這能顧得到嗎?」

仁 凜真不解:「怎麼顧不到?畢竟,這只是和顧客需求有關係。」

天何一副平靜:「就算是顧客需求,那也沒有必要這麼做。因為,妳的棋力,太強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其實,我只是希望有給圍棋愛好者討論的空間,因為,可以坐下來、喝杯茶,休息片刻。」

安雅一副無奈:「那也犯不著需要圍棋吧?」

仁 凜真理所當然:「怎麼不需要,只是單純的聊天,太過時了。」

而在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麻煩,米糕。」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妳那麼愛吃米糕?」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因為好吃。」

安雅一副無奈:「事實上,阿仁,我看妳在研究數獨,倒是有情報了。」

仁 凜真不解:「什麼意思?」

安雅現出手機資訊:「因為,據說目前在今年的農曆春假的新春特別活動,會找數獨挑戰者大招集。」

仁 凜真感到開心:「那好,到時候,我要報名。」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在用餐時,天何剛吃完,就進行收拾。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下子,可有意思了。」

天何不解:「什麼可有意思?」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就是,新春特別活動。」

安雅一副不安:「(到時候,阿仁的將來,豈不是一團亂?)」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前一堂課結束。仁 凜真在教室,用手機上網。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原來,到目前為止,也有新的好友。」

網友一副開心:「那當然,至少都很支持我。」

仁 凜真感到不安:「問題是,你都不出門嗎?」

網友傻眼:「妳怎麼關心我這部分的問題?」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要是一直坐的話,會坐到生病喔。」

網友無奈:「坐到生病?什麼意思?」

仁 凜真有些慌:「就是,因為長期的姿勢不良,而生病。」

下一秒,仁 凜真被強制封鎖。見到此況的仁 凜真,不但不在意,反而出了教室,就到廁所整理儀容。

安雅一副無奈:「阿仁,妳不覺得,圍棋定式一直在變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只是個人的棋風問題,但事實上,目前來說,我只是有在記圍棋定式。」

天何傻眼:「但,我無法理解的,是阿仁為什麼在別人擦鞋櫃時,都一聲不響直接拿鞋子,這麼做不就造成別人困擾?」

仁 凜真不以為然:「因為,直接要求擦鞋櫃的人讓開,很麻煩,不如直接拿,不就得了?」

天何無奈:「難怪,傳山老師把妳目前的擦窗戶工作,換到洗走廊的洗手台。」

仁 凜真依然不以為然:「反正,我沒差。」

安雅一副正經八百:「其實,傳山老師有一次就有提到,要是自閉症學生在換到擦鞋櫃的話,而出現自閉症學生要求等自閉症學生擦完整個鞋櫃才能放鞋子,各位怎麼想,這點,傳山老師都有想過喔。」

天何無奈:「難怪!目前阿仁所換到的清潔區域,在走廊的洗手台。」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只是有見到別人的需要。」

安雅傻眼:「那麼,要是妳在擦鞋櫃,就見不到別人需要換鞋子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當然見不到。」

天何一針見血:「(果然,是自閉症者的過度專注。但,在阿仁換到洗手台的清潔,就有因為〝小天使〞的〝打圓場〞,才有今天的阿仁。)」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而在仁 凜真回到教室之餘,就開始用手機上網。

天何一副平常心:「阿仁,以妳來說,妳運用才能,是為了什麼?」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就只是為主用。」

天何傻眼:「為主用?什麼意思?」

仁 凜真淺淺微笑:「因為,我是屬主的。」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出了教室,就感到無奈。

安雅不安:「(阿仁,妳為誰而用的能力,遲早就有答案。)」

天何平靜:「阿仁,妳知道,妳的粉專,人氣最旺嗎?」

仁    凜真平常心:「我倒不知道。」

安雅平靜:「那麼,阿仁,妳有的能力,會不會有種丟人現眼的觀感?」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才不管別人怎麼想,畢竟又不是我的意見。」

天何一副無奈:「只怕,將來妳遇到霸凌。」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些人,就交給主懲罰,不就得了?」

安雅感到不安:「(到時候,要為阿仁〝替天行道〞,因為,自閉症者比其他的特殊生,更需要協助。)」

而在放學後,仁 凜真出了教室,就到自行車停車站。

安雅一副不安:「(不只是嫉妒的學生,連老師也嫉妒阿仁的超強記憶力。只怕將來,到了重新編班時,阿仁找不到新的小天使。)」

天何平常心:「妳想,阿仁需要小天使嗎?」

安雅理直氣壯:「怎麼不需要?要是阿仁在小世界裡,豈不是不知道今天的課上到那裡。」

天何不解:「問題是,能理解自閉症的老師,妳認為多嗎?」

安雅無奈:「我看,不大樂觀。」

天何一副無奈:「就算阿仁有遇到好老師,也不見到是真心重視自閉症學生。」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一副平常心:「凜真,今天在學校,有沒有比較值得一提的事呢?」

仁 凜真一副無奈:「其實,最近有得知,中正國小是每兩年就要重新編班,只是,到時候遇到帶頭霸凌的惡師,就一時找不到投訴管道了。」

仁母傻眼:「既然如此,那一定是師長的官官相護了。」

仁父無奈:「(真是如此,就大事不妙。)」

在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開始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母無奈嘆氣:「唉!這下凜真要怎麼撐過苦日子?」

仁父一副平常心:「放心,凜真都信主,一般來說,凜真有對主寄託,一定有感到放心。」

仁母一副坦然:「也對,反正那帶頭霸凌的惡師,遲早受忝罰的。」

而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經過上週六的圍棋對弈,妳有什麼感受?」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說穿了,是主希望我能回到信主的初心。」

仁 凜真閉上眼睛並用腹語:「其實,在妳培養偵探能力之前,妳的心就偏離主了。」

仁 凜真淺淺微笑:「不會吧?」

qwaz1314 2021-01-09 17:45:17

加Line:qwaz1314 / Telegram:a85123 雙飛舔飽www.yyy517.com/ 淫蕩人妻/台灣出差旅遊叫小姐
加Line:qwaz1314 / Telegram:a85123 雙飛舔飽www.yyy517.com/ 淫蕩人妻/台灣出差旅遊叫小姐
加Line:qwaz1314 / Telegram:a85123 雙飛舔飽www.yyy517.com/ 淫蕩人妻/台灣出差旅遊叫小姐
加Line:qwaz1314 / Telegram:a85123 雙飛舔飽www.yyy517.com/ 淫蕩人妻/台灣出差旅遊叫小姐
加Line:qwaz1314 / Telegram:a85123 雙飛舔飽www.yyy517.com/ 淫蕩人妻/台灣出差旅遊叫小姐
加Line:qwaz1314 / Telegram:a85123 雙飛舔飽www.yyy517.com/ 淫蕩人妻/台灣出差旅遊叫小姐
加Line:qwaz1314 / Telegram:a85123 雙飛舔飽www.yyy517.com/ 淫蕩人妻/台灣出差旅遊叫小姐
加Line:qwaz1314 / Telegram:a85123 雙飛舔飽www.yyy517.com/ 淫蕩人妻/台灣出差旅遊叫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