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3 01:36:48雨胤止

進擊の病院

<9>

 

女神,果然是拯救人的存在。

 

「我真是笨死了……」全身肌肉痠軟,連翻身的力氣都擠不出來,明明早就知道這混蛋一旦開始就停不下來,還主動求歡,真的是太白癡了。

「阿尼,要繼續了喔……」果然是續航力無限的超人,連續三次後還打算繼續。

「就算我喊停,妳也不會停吧?」至少截止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停過的實例。

「因為阿尼總是嘴上說不要,最後都一臉很享受的樣子啊……」相當無賴的發言。

「不要隨便抄官能小說裡色狼的辯解。」雖然某種程度上來說,三笠的確是跟色狼沒兩樣,比如說像不分地點的推倒之類的。

「可是阿尼跟官能小說的女主角一樣身嬌體柔易推倒啊……」超總攻式的回應。

「那是形容蘿莉的詞吧!!」就算只有153,蘿莉屬性也離我很遠好嗎?

「語言是需要活用的。」

「就算用那麼正經的話去掩蓋妳的不良意圖也是沒用的。」妳只是想把妳的獸行正當化吧!!

 

談話沒有繼續,因為三笠已經認真的開始製造新的紅印了,不過可惜的是,她馬上就又被其他人打斷了。

 

「阿尼,妳在裡面嗎?」

「是赫里斯塔。」溫和的語調跟稚氣未脫的聲音,不用開門就知道是誰了。

「有事嗎?」靠著腎上腺素激發,立馬把三笠踹下床開始穿衣服。

「我有點事想找阿尼妳商量。」

「等我一下,我馬上好。」套上衣服,披上白大褂,赫里斯塔妳果然是女神,竟然能選在這麼正確的時間出現。

「我去檢查病人。」推開門朝加護病房走去,自知無法繼續,所以很乾脆的就準備返回工作崗位。

「那個……是不是打擾到妳們了?」看著走出來的三笠,跟滿臉倦容的阿尼,只要是醫院職員都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

「沒有,妳來得剛好。」超級剛好,剛好到我都想陪萊納去參加女神教了:「所以,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個……」欲言又止。

「不要跟我說小孩的事情。」好不容易才發洩完的。

「不是安緹的事啦……是尤彌爾啦……

 

「要怎麼樣才能讓尤彌爾對我保持新鮮感?阿尼。」

 

有醞釀過的,果然一鳴驚人。

 

※※※

 

今天是難得尤彌爾穿西裝打領帶,然後沒跟赫里斯塔黏在一起的日子。

 

「為什麼我非得回學校演講不可啊?」那些無腦又自大的學生每次就只會問一堆低能的問題,與其來幹這種沒意義的事,不如回小兒科打混。

「因為尤彌爾也算是榮譽校友嘛~上次發表的論文很精采呢!」同間醫學院畢業,一起被邀請的馬爾科。

「再說我就把你給踹下去。」什麼榮譽校友,怪噁心的,論文也不過是sex的時候突然想到的東西罷了。

「這裡是十樓啊……尤彌爾。」會死人的啊……

 

※※※

 

「妳們不是全醫院最恩愛的白癡夫妻檔嗎?」如果三笠是頭脫韁的野獸的話,那赫里斯塔跟尤彌爾絕對是超高亮度的飛利浦,又亮又持久。

「昨天晚上……」認真的詳述了昨天的情況。

「原來如此,但是為什麼是來問我?」這種事情找米娜不是更適合嗎?她在這方面的鬼點子一向特別多啊……不過尤彌爾會突然對女神沒興趣這點,倒是十分詭異。

「因為……阿尼跟三笠空閒的時候總是親熱嘛!」三笠也總是一副很沉溺於吃掉阿尼的樣子:「所以才會想來問妳是怎樣讓三笠保持新鮮感啊……

「赫里斯塔,三笠會一天到晚推倒我完全跟新鮮感什麼的無關……

 

「那是因為她根本就是頭欲求不滿的野獸啊……」摀臉。

 

沒錯,野獸做愛並不需要什麼新鮮感,因為牠完全是依循本能而做。

 

上一篇:進擊の病院

下一篇:進擊の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