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31 00:55:19雨胤止

安靜的幸福進行式[笠X尼]

最後一篇笠尼祭用文

 


「滴滴滴滴滴……

「下雨了呢……

「嗯……

 

從聲音與窗外的景色可以得知雨下得很大,陰暗的天色,清晰可見的雨滴,不會馬上停,也許今天都不會停。

 

「可以躲掉萊納的腦殘野餐邀約了。」反正他也只是想追赫里斯塔。

「是啊……

 

縮在床上,兩人都沒有起來的打算,今天是假日,沒有必要早起,一夜折騰,現在疲累到連動一根手指都覺得麻煩。

 

「那今天要幹嘛……

「不知道。」

「先說,我不要滾床單。」

「我又沒說要滾床單。」

 

摟住背對自己的阿尼,昨晚的痕跡還清晰可見這件事讓三笠很興奮,不過剛睡醒就做出什麼糟糕事的話,可能就不只是被丟出去這麼簡單了,獅子的起床氣可是非常恐怖的。

前些日子,在阿尼的某份報告的截稿日前,三笠在百般無聊的狀況下,決定要來個晨間突擊,結果自己很悲劇的成為了房間內最新潮的裝置藝術,脾氣暴躁的柔弱少女在各方面來說,戰鬥力指數都破萬點了,甚至還看不到高點。

 

「妳前科太多,證詞不足採信。」

「所以這是我可以推阿尼的意思嗎?」

 

扣除早上的那一次,三笠還有很多驚人紀錄,秉持著“是可推,孰不可推„的冒險精神,阿尼的恥度下限在交往後猛烈又迅速的被刷低,如果不嚴加禁止的話,再來恐怕就是超脫總受小姐想像的地點跟Play了。

 

「妳到底是用了什麼翻譯軟體才能把意思扭曲成這樣啊?」

「阿克曼公司獨立研發的阿尼語專用即時翻譯6.0試用版,欲購買完全版請付費。」

「去死啦……

「現在購買可享九折優惠。」

「妳以為打折就會有人買嗎?」

「嗯。」

 

換了個舒服一點的姿勢躺,萬一落枕就不好了,雖然很想給三笠一記爆擊,不過還是休息重要,過完這個假日,又會有一堆事情要處理,不好好蓄積體力是不行的。

 

「唉……還是睡覺吧……我還睏著呢……

「不做點別的事情嗎?」

 

貼近迷人的後頸,阿尼的氣味一向很好聞,明明用的只是大賣場的廉價沐浴乳,卻比那些無聊的富家子女更能讓人放鬆,好誘人啊……

 

「沒興趣。」

「那就讓我來挑起阿尼的興趣吧!」

「說什麼啊……

 

含住發紅的耳朵,不用翻過來都可以猜到對方應該已經一臉嬌羞了,用言語來刺激向來都效果卓越,待人冷漠跟不在意別人說什麼是兩碼子事,更何況阿尼平常都是口嫌體正直,傲嬌的很。

 

「阿尼,妳的耳朵好燙啊……

「喂……

 

衣服昨晚就已經橫屍地板,沒有什麼需要剝去的阻礙,不論向何處進攻,都所向無敵,然而覆在腰上的手卻安份的出乎阿尼意料,現在還只是前菜,有時候只靠嘴巴也是種有趣的新挑戰。

 

「有興趣了嗎?阿尼。」

「沒有……

 

吸吮的聲音異常的響亮,也許是因為在耳邊,也許是因為房間很安靜。

 

「別鬧了……三笠……

「我很認真啊。」

「我想睡覺啦……

「阿尼邊睡邊做也可以,雖然聽不到阿尼的聲音很可惜,不過我是很寬宏大量的,不會介意。」

「我想好好睡覺,什麼都不做的睡覺。」

「阿尼……

 

這是三笠撒嬌時用的聲調,用一般人的視角來看,大概跟平常沒什麼兩樣,面癱冷漠無起伏,但就相識多年的阿尼來說,就算只是些微的差異都能清楚辨別,嘛~不過就現在的情況來說,柔弱少女並不想承認自己有聽出來。

 

「阿尼……

 

請求的聲音再度響起,得想個辦法阻止她才行,幾乎跑不動的大腦只有這一個想法,在這裡心軟的話,就是親手毀滅自己難得的休息日,沒錯,好不容易有正當理由能擺脫笨蛋哥哥的糾纏,一路睡到飽,絕對不能讓步。

 

「三笠……

「嗯?」

 

原以為會是應許的回覆,沒想到竟是更勁爆的發言。

 

「妳玩得太兇的話,我的身體會變不敏感的。」

……!?」

 

就各方面來說,都是擁有相當制止力的發言。

 

「理解的話,就讓我好好睡覺。」

「嗯……

 

阿尼所期待的睡眠再度來臨,而無可奈何的三笠只得拿起一旁矮桌上還沒看完的小說,憑藉著微弱的床頭燈閱讀,一切都在寂靜中進行,若再多給枕邊人一點干擾,恐怕未來的美滿生活就會泡湯了。

雨依舊拍打著世界,照亮陰暗房間的只有一盞小檯燈,翻動書頁,閱讀的速度一如往常迅速,明明是暢銷書,內容卻沒有預想中的有趣,下次還是別被網路書店的排行榜騙才好。

 

「果然很無聊呢……

 

能這麼悠閒的日子很少見,基本的八小時都有睡滿,但生活總是快節奏,要處理的事情永遠是一件接著一件的出現,忙碌是日常的全部,放鬆反而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可遇不可求。

 

「阿尼也睡熟了,來真的很累呢……

 

疲憊,常常是一個人在最有安全感時所表現出来的狀態,不論人有多耀眼,黯淡的休憩都是必須的,如果她願意對妳黯淡,說明她真的信任妳。

 

「來做點什麼吧!」

 

※※※

 

「嗚……幾點了……

 

越過三笠,伸手拿了放在矮桌上手機,大睡特睡後要睜開眼總是特別困難,螢幕上顯示的時間是P.M.,而且還是接近吃晚飯的時段,看來真的睡了很久。

 

「三笠?」

「嗯?」

「結果妳也睡了嘛……

「勞動了一會,有點累了。」

「什麼跟什麼啊?起來吃晚飯了啦……

「嗯。」

 

大腦開機完成,電池滿格,阿尼俐落的下床穿戴衣物,不過在走過全身鏡時,睡飽所帶來的神清氣爽瞬間蕩然無存,前夜的痕跡已經褪去,但滿背的紅點明顯還很新鮮,存在時間絕對不超過十二小時。

 

「三笠!!這是怎麼回事!!」

「勞動的成果。」附帶比讚的大姆指一隻。

「妳比什麼大拇指啊!!!混蛋!!!」

 

果然還是該給這傢伙一點教訓!!

 

※※※

 

隔日,三笠理所當然的引起了軒然大波。

 

「尤彌爾,為什麼三笠才放個假,手就裹石膏了?」

「不要問,赫里斯塔,會有生命危險的。」

「那為什麼阿尼臉色比平常還要難看十倍?」

「這個也最好不要問,會有比掛掉還要恐怖的事情發生。」

 

事實證明,任何的手勢都存在著一定的傷亡風險,沒事別亂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