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8 22:50:36

蛇與恐懼

-

-

恐懼 像蛇穴 蜿蜒輾轉

像迷宮 也像陷阱

偶爾 像迷幻劑一樣 讓人產生要被其吞噬的錯覺

讓人忘記 我們在逃的的勇氣 其實是最堅實的利刃

比恐懼更强

 

畢竟光之所能及之處 要比陰影的範圍更寬

影子之所以存在 因爲有光在

而我們就是

是光也是影子

只是有時候遺忘了 以爲自己只剩影子

 

對蛇的恐懼 好像是與生俱來的

凡在野生動物頻道看見有蛇出現的畫面 控制不住的會覺得毛骨悚然

那隻沒有脚的生物  牠天生的缺憾  是因為原罪而被上帝懲罰的象徵嗎

關於牠的一切 都與大自然的基本設定不搭

只有尾巴 卻不生活在海洋

身體幼且長 卻不筆直移動

明明是冷血動物 卻一身平滑的外皮

第一次聽到聖經談及蛇的時候  我爲我對蛇的害怕 或厭惡 找到了合理的支持

因爲神説 蛇是不義的、不單純的  牠對人説謊

 

蛇在我的夢裏 一直是恐懼的象徵

從小到大 只要發噩夢

十次當中有六次都能夢見牠

有夢過爬滿家裏的, 在墻上  地上  天花板上.......

也試過夢見其從梯子爬上我的床

都以冒著冷汗嚇醒結束

 

然後突然有一天

沒道理  但是慶幸 ——

我在夢裏手握兩條蛇  夢中對著誰闡述:

「記得 拿著蛇的時候 不能讓牠們的頭面對著彼此 那樣會引起牠們互相攻擊, 對角也一樣, 最好不要讓牠們的眼神直接碰上(這樣對我們和牠們都比較安全)。

沒有恐懼 沒有不適 沒有骨寒毛豎

只是冷靜地 自然地

説著

 

而對其的原始恐懼已經消失的時候

在跨越原有的心理恐懼時 人往往是沒有意識的

有沒有一種可能  在現實中對一種事物恐懼 而在夢境裏卻不會?

又或者是 某種心魔

就那樣 在某一個瞬間

隨意地 消失了

 

有人説 當你用雙眼 坦蕩蕩地正視恐懼

打從心裏不逃避 不抵抗 也不歡迎

自然而赤裸裸的 觀察時

你能看穿事物的本質

你也許更會忘了恐懼 和害怕

 

也許長大也是這麽一回事

長著長著 就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