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4 11:32:15Rosa Chiu

星月情海(十三)

寶瑜你好

我明早自西貢飛新加坡轉美國。郵箱照舊。沒事早來個信。

安好   Sam 2001/9/2 (週日上午 03:02


      以前定居在日本東京七年,後來帶著兒子以單親家庭的新型態回台灣,他是我留學日本最大的收穫。兩年後,我又帶他轉學陪我住在神學院進修,期間有太多恩典數算不盡,信仰基督教的好人都圍繞在我們身旁。

      唯一擺臉色不悅的人是提供工作給我的基督徒老闆,她說:「我的幫助是希望妳能夠找個好人嫁了。」違背這位女建築師期望的代價就是不再理會我了。

      當年馬丁路德發起改教運動的時候,把天主教的尊嚴與威信掃得七零八落,久久無法復原。神學院的教授們教導這段歷史,總是突顯天主教教義的腐敗與墮落面。直到我閱讀馬丁路德傳,發現這位原本是神父的改教者,晚年亟欲重回天主教卻被斷然拒絕,因為他在改教分裂時早已被教宗正式逐出天主教了。

      我一直在思考,如果天主教當年接納這位回頭浪子的話,往後的基督教歷史應該會大不同吧!也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多的教派嚴重分裂。寬恕是教義的一部份,真的「說教」遠比身體力行還容易得多!

      我又丟給Sam一個題目了。網路交友最害怕的是沒有話題,如果無法持續聊三個月的話,以我的標準,見面就會無話可說。我主修神學教育,曾經在輔導課程中學習心靈醫治,幫助很多人在各種傷痛裡面,藉由寬恕得以重生。每個人感受的最大痛苦點不同,我就認為廣島原爆的餘生者,他們那種傷痛是絕對無法言喻的。


寶瑜你好

謝謝你的關心。

很抱歉遲覆信,實在時間不夠,還有14個客戶4州要走。

你真會給自己找事。

你的問題:

人不分男女總歸有七情六慾。這些七情六慾越想得到而越得不到時,該是最痛苦的吧!但是這些七情六慾每個人因為己身擁有的程度各自不同,因而每個人的最大痛苦大概都不是很相同吧!

我想活受生離死別,感受思念割捨餘願未了悔恨難彌,應該是每個人的最大痛苦吧?包括我。

安好   Sam 2001/9/6 (週四上午 01:34



2002年3月11日Sam林先生攝於澳門國際機場

2008年3月23日Sam肝癌過世海葬於台灣海峽


上一篇:星月情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