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30 20:06:42Heart

2020.11.30

細數轉化情緒的過程  好漫長 .....

好像人類被吸血鬼咬了一口

那種嗜血的慾望  卻又不願意成為嗜血的怪物

只要忍住轉化的過程  就可以成為一個自我控制的高端吸血鬼

但若沒能忍住  那就注定直到死去前都會是一隻怪物

想到這裡  怎麼我連看個影集都可以有這種聯想 .....

話說回來  漸漸消失的陣痛感  大概就是這樣吧

一直循環的周遭  一個可以打轉的地方

其實也差不多可以轉出來了

 

每一次我都說想買什麼  約一約就去逛一逛

但總是在出門的路程上發現其實我根本什麼都不想買

只是想換個地方  換個心情繼續打轉  

哈哈哈  說到這邊  自己都很想笑

然而昨日我們一同前往台北的某知名百貨公司

推著小帥哥要進電梯  卻遇到一位婦人與先生

打開電梯門的同時  婦人搶先進到電梯裡面

而我的友人說了一句  [這個人怎麼插隊啊]

其實我根本也還沒意會過來

只想著電梯這麼大  就算她先進去我也沒差

接著走在我們後頭的先生說了一句

[她是先進去幫你們按電梯]

接著走進電梯  看一下婦人 邊看我們  邊說

[看你們推小孩  先進去幫你們按電梯]

友人火大但壓著脾氣小聲說  [沒禮貌就沒禮貌]

先生與婦人都不甘示弱繼續說道 

[只是幫你們按電梯  幫你們按電梯還這樣啊 ~~~~~]

我忽然間秒被點火  ......

一瞬間理智線全斷  ......

開始與婦人先生對嗆  [幫什麼忙  插隊就插隊]

[誰要你們幫忙啊  我不是人嗎?我們不是沒手  為什麼要你幫忙]

婦人更是口出惡言的說出  [他媽的  我幫你們按下 你還這樣說]

友人回  [可是我們要上啊 我們沒有要下啊]

婦人回應  [這電梯現在是下的啊]

我秒回  [插隊就是插隊  凹什麼凹]

婦人跟先生又來一句[你怎麼這樣  他媽的 你出來講啊 你出來講啊]

我整個人都被他那個他媽的  跟出來講啊  點到大火

嗆他說 [ 叫警察來啦 ] 

心裡又想著  他媽的能不能構成辱罵?! 

電梯裡外應該都有攝影機  叫警察來  我不會理虧

我跟婦人的對囂越來越大聲  最後友人說了一句  好啦 算了

我就沒再說了  婦人跟那位先生也走了  .....

我只能說  這個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  

台灣社會現在有亂成這樣嗎 ??

一個插隊搶電梯要下樓的婦人跟先生

硬凹說幫我們按電梯  按什麼按  是有問我們要去幾樓是不是

明明就是不想等電梯上樓以後再下來  才搶在我們前面把電梯按下

思想髒成這樣  還要怎麼教育好下一代 ?

滿口仁義道德  做的盡是傷天害理

丟盡台灣人的臉  難道老不要臉就是這樣嗎 ?!

其實有時候想一想  如果沒有注意到這麼多事情

可能也就開開心心過完一天了

這大概就是天下無賊這部電影要說的故事吧  ......

伴隨著好友的婚禮越來越近  好像也越來越清醒  

很多很多發生在日常生活當中的事件與對話

都會有一眨眼的記憶  我姑且將那記憶判定為思念之泉

我也不太想開口向誰提起  好像就這樣  也習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