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8 22:34:25悟獨道長

啞吧在唱歌11

從來不曾想過,
我知道結局。
所以我決定讓一切由衷的,
寧願沒有答案的做夢。
在妳的世界我的角落有多大?
那是你操控的世界,
操控著我的喜怒哀樂。
我隨你的風起舞,
我隨你的蹤影走停,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這不是歌。

已是深秋,
陽光一樣炎熱,
我如往常工作,
面對客人我得把你放在安全的地方,
深怕你會走失了。

每次出門都得把傲氣冰著,
把脾氣鎖著。
所有的問題我都必需答:好的,沒問題。
這刻我感覺自己是超人。
每次面對幾十人相處幾天,
都會讓我看見人生百態,
有最丑的一面也有感動的一面。

一對看似夫妻又似情人的男女,
四天只有一個手提包和一個背包,
我彷彿看到阿六團,但他們不是。
天涼了,不用換衣服?窮遊?
隨丟隨買,有錢就任性?
事實告訴我,臭屁男超討厭,
整天問我:你看,這房子太適合我了。手裡拿著傳單。
我也愛死這了,可我買不起。
很貴嗎?
不貴,98坪約3000平方英呎,六千萬跑不掉。
那女的臉帶不屑,看得出那男的愛裝闊愛吹水。
我一直都不喜歡那種裝富擺闊的人,
你多錢又怎樣,花不了還是零,
說得天下無敵拿不出還是等於屁。 
我們身邊太多這種人了,看了就他媽的惡心。
難怪說男人四十只剩一張嘴。
不過還是有很棒的男人。

我和你,
就這樣,
偶爾你會斷了信,
偶爾我會跟你說些不快:
我他媽的被那所謂的好姊妹出賣。
這時你的回應超快:誰啊?超惡的。
職場要有真心的朋友真的不可能,特別是同公司。
是啊,我之前的那船上的同事本來好好的,後來來了個傻b,真的是氣死。
····
我開始知道,我不能再無聊的跟你說著甚麼天涼啦,
吃飯沒啦···
代表甚麽呢?我不會再白癡了吧。
戀愛的情人是可以聊得超白痴的,
吃甚麽早餐都可講上一小時還會付上照片,
明明一口就可送進嘴裡畢需裝得淑女分幾口,
反正放個屁都可說上一天,
而且還無時無刻無地的都要機不離手,
不會像我現在這樣!
我在TMD的演悲情劇嗎?
我還情緒不夠混亂嗎?
我還很空嗎?還是在發老人春,
臨老入花叢!
 
我能怎樣還能怎樣?
我懂、我懂,
那個位子空缺的位子,
距離使我無法使力拉近,
停格在無奈與感慨。
哪個角落是我在妳心裡,
那個角落是他不逝的觸動,
如果真有一種快樂是悲歌的描述,
那是為妳唱得最用力的一首歌,
哪個位子屬於我?
哪個角落有我?
我···在哪裡